您在這裡

58. 卷五十八:辰星占六

Jack 在 2012, 九月 25 - 13:51 發表
版本狀態: 
待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五十八

唐 瞿曇悉達 撰

辰星占六

辰星犯石氏中官

辰星犯大角一

《海中占》曰:「辰星守大角,臣謀主;有兵起,人主憂,王者戒慎左右;期不出百八十日,遠一年。」

辰星犯梗河二

巫咸曰:「辰星守梗河,國有謀兵,四夷兵起,來侵中國,邊境有憂。」

辰星犯招搖三

《聖洽符》曰:「辰星犯招搖,邊兵大起,四夷為寇;若守之,夷人敗,若夷主死;期不出二年。」

辰星犯玄戈四

《聖洽符》曰:「辰星犯玄戈,邊兵大起,侵掠為寇;若守之,夷主死;期不出二年。」

辰星犯天槍五

辰星犯天槍,夷兵起,機槍大用,防戌有憂;若誅邊臣,期不出年。

辰星犯天棓六

巫咸曰:「辰星犯天棓,夷兵起,機槍大用,防戌有憂;若誅邊臣,期不出年。」

辰星犯女床七

《荊州占》曰:「辰星犯女床,凶。」甘氏曰:「犯守女床,兵起宮中,若後妃有暴誅者,期百八十日,遠一年。」

辰星犯七公八

《黃帝占》曰:「辰星守七公,為飢;民居不安。」石氏曰:「犯守七公,輔臣有謀議,臣相疑,若人主有憂。」

辰星犯貫索九

《荊州占》曰:「辰星入天牢,天下有賊;又曰水,期一年;一曰旱,期一年;又曰歲飢,人相食;一曰大赦,期百二十日。」巫咸曰:「犯守貫索,天下兵大起,多有獄事,貴人有死者。」石氏曰:「入天牢中,犯乘守者,以獄多為亂,不出年。」

辰星犯天紀十

《文曜鈎》曰:「辰星犯守天紀,幸臣執權,有兵,王者有憂。」

辰星犯織女十一

《黃帝占》曰:「辰星犯守織女,天下有女憂,兵起,不出其年。」

辰星犯天市垣十二

石氏曰:「辰星入天市,大臣有誅。」郗萌曰:「辰星入天市中,皆為將相凶;一曰五官有憂;一曰赦;又曰辰星入若守天市,蠻夷之君戮;又曰為驚;一曰更市。」

辰星犯帝座十三

石氏曰:「辰星犯帝座,為臣謀主,有逆亂事。」《玄冥占》曰:「為臣謀主,天下亂兵大起,不出年。」

辰星犯候星十四

《海中占》曰:「辰星犯守候星,陰陽不和,五穀傷,人民大飢,有兵起。」

辰星犯宦者十五

甘氏曰:「辰星犯宦者,輔臣有誅;若戮死,期不出年。」

辰星犯宗正十六

石氏曰:「辰星犯守宗正,左右群臣多死;若更政令,人主有憂。」

辰星犯宗人十七

石氏曰:「辰星犯宗人,親族貴人有憂,若有死者;一曰人主親宗有離絕者。」

辰星犯宗星十八

甘氏曰:「辰星犯宗星,宗室之人,有分離者。」

辰星犯東西咸十九

石氏曰:「辰星犯東西咸,為臣不從令,有陰謀。」

辰星犯天江二十

《黃帝占》曰:「辰星入天江,大水決城郭。」陳卓曰:「暴水為害,不出其年。」巫咸曰:「犯守天江,天下有水;若入之,大水齊城郭,人民飢,去其鄉。」

辰星犯建星二十一

陳卓曰:「辰星犯建星,大臣相譖。」《百十二占》曰:「辰星出建星,中國有水旱,五穀不成,人民飢,不出年。」郗萌曰:「守建星,地氣泄,貴人多死;一曰臣謀其主。」《荊州占》曰:「犯建星,歲水,人飢,有自賣者。」

辰星犯天弁二十二

甘氏曰:「辰星犯天弁,若守之,則囚徒起兵;一曰五穀不成,糴大貴,人民飢。」

辰星犯河鼓二十三

齊伯曰:「辰星犯河鼓,大將若左右將,將有誅;若守之,將有罪,以五色占之。」甘氏曰:「辰星入河鼓,大將出用兵。」

辰星犯離珠二十四

石氏曰:「辰星犯離珠,宮中有事,若有亂宮者;若宮人有罪黜者。」

辰星犯匏瓜二十五

辰星犯匏瓜三十日,狗夜嗥,雞鳴;天下盡驚。」《聖洽符》曰:「犯守匏瓜,天下有憂,若有遊兵,名果貴;一曰魚鹽貴十倍,不出其年。」

辰星犯天津二十六

《海中占》曰:「辰星犯天津,關道不通,有兵起,若關吏有憂。」郗萌曰:「守天津,兵革起。」

辰星犯螣蛇二十七

甘氏曰:「辰星守螣蛇,天子前驅凶;若奸臣有謀,前驅為害。」

辰星犯王良二十八

石氏曰:「辰星守王良,為有兵。」齊伯曰:「辰星犯守王良,天下有兵,諸侯相攻,強臣謀主,期不出年。」

辰星犯閣道二十九

石氏曰:「辰星犯閣道,絕漢者,為九州異政,各主其主,天下有兵,期二年。」

辰星犯附路三十

石氏曰:「辰星守附路,太僕有罪,若有誅;一曰馬多死,道無乘者。」

辰星犯天將軍三十一

郗萌曰:「辰星入天將軍,興軍者吉。」石氏曰:「守天將軍,為大將死,若誅。」

辰星犯大陵三十二

石氏曰:「辰星入大陵,國有大喪,大臣有誅,若戮死;人民死者大半,不出其年。」《荊州占》曰:「辰星入大陵、積屍,天下盡喪,死人如丘山;星眾,兵起;星稀、無兵。」

辰星犯天船三十三

郗萌曰:「辰星守天船,革也。」《聖洽符》曰:「入天船或守之,兵大起,舟船用,有亡國,期不出年。」

辰星犯捲舌三十四

石氏曰:「辰星乘捲舌,天下多喪;又曰守捲舌,國有佞臣謀其君,以口舌為害,人主有憂。」

辰星犯五車三十五

石氏曰:「辰星犯五車,大旱,若有喪;一曰犯庫星,兵起北方,若西方;犯倉星,穀貴;若有水。」《元命包》曰:「入五車,則水開。」

(班固《天文志》曰:大水。)

《海中占》曰:「兵大起,車騎行,五穀不成,天下民飢,若軍絕糧。」《黃帝占》曰:「入五車中犯乘守天庫,以水潦起兵。」

辰星犯天關三十六

石氏曰:「辰星行天關中,每至抑揚,當去不去,徘徊亂行,光色隆怒,見其妖祥,中國隔絕,道路不通。」《文曜鉤》曰:「守天關,天下大水,津梁不通,人民飢,有自賣,期一年。」石氏曰:「行天關,為臣謀主。」郗萌曰:「辰星守天關者,皆為貴人多死。」《海中占》曰:「辰星守犯天關,道絕,天下相疑關梁之令。」

辰星犯南北河三十七

《黃帝占》曰:「辰星乘南河戍,若出南,皆為中國。」石氏曰:「守南河,蠻夷兵起,邊戍有憂;若有旱滅,人民飢;又曰留守南戍,中方兵起。」《黃帝占》曰:「辰星出北河戍間,若留守北戍;若居南戍間;若守兩戍間;為天下有難起,道不通。」《荊州占》曰:「守兩河戍間,天下乖離。」郗萌曰:「失度守陰門、若陽門,為諸侯奸;又曰不行天門天關間,為喪。」

辰星犯五諸侯三十八

石氏曰:「辰星犯五諸侯,若守之,兵大起,將士出,諸侯有憂,若有死者。」巫咸曰:「辰星入五諸侯,伺其出之日而數之,二十日兵起發;伺始入處之率,一日軍罷。」石氏曰:「守犯乘守五諸侯,諸侯兵死,期三年。」

辰星犯積水三十九

石氏曰:「辰星守積水,旱。」巫咸曰:「犯守積水,其國有水災,水物不成,魚鹽貴,一曰以水為敗,糴大貴,人民飢,期二年。」

辰星犯積薪四十

甘氏曰:「辰星犯守積薪,天下大旱,五穀不登,人民飢亡。」

辰星犯水位四十一

石氏曰:「辰星犯守水位,天下以水為害,津關不通;一曰大水入城郭,浸傷人民,皆不出二年。」

辰星犯軒轅四十二

《黃帝占》曰:「辰星行軒轅,中犯女主,女主失勢,憂喪也。

(《宋書天文志》曰:晉穆帝升平四年六月辛亥,辰星犯軒轅,五年五月,帝崩、哀帝立,褚後失勢。孝武太元五年,七月丙子,辰星犯軒轅,占曰:女主當之,九月癸未,皇后王氏崩。安帝隆安三年五月辛未,辰星犯軒轅大星,四年七月,太皇后李氏崩也。)

列大夫有放逐者,五官不治,色悴,為憂,為疾;其所中犯乘守者,若有罪。」石氏曰:「辰星在軒轅中,有以女子請人君者。」巫咸曰:「辰星行犯守軒轅,女主失勢;一曰大人當之,若有黜者;期二年。」石氏曰:「入軒轅中犯乘守之,有逆賊;若火災。」又曰:「犯守軒轅太民星,大流,太后宗有誅者,若有罪;中犯乘守小民星,小飢小流;皇后宗有誅者,若有罪。」

辰星犯少微四十三

石氏曰:「辰星入少微,君當求賢佐,不求賢佐,則失威奪勢者矣。」又曰:「犯守少微,名士有憂,王者任用小人,忠臣被害,有死;又曰五官亂,宰相易,有兵憂矣。」石氏曰:「辰星入,中犯乘守少微,宰相易;一曰女主憂,不出其年。」《帝覽嬉》曰:「行犯左右執法,為大臣有憂。」郗萌曰:「犯左右執法,執法者誅,若有罪;又曰犯天庭,臣為亂。」

辰星犯太微四十四

《荊州占》曰:「辰星道;從太微西藩北南方星間入,到南方東方星間南出道;中西藩直坐入者,非道也。」《春秋圖》曰:「辰星若以立秋後七十二日得壬子,入太微朝見,當此之時,陰氣隆盛,陽氣潛藏,不欲穿池,決溝渠,犯之冬雷。」《荊州占》曰:「辰星以壬子日順入太微,天子所使也;不以壬子日,非天子使也。」郗萌曰:「辰星當太微門,為受制;當左執法,為受事左執法;當右執法,為受事右執法守;太微門三日以下為受制,三日以上,為兵、為賊、為亂、為飢。」《荊州占》曰:「辰星出東掖門,為相受命;東南出德事也。出西掖門為將受事,西南出刑事也;期以春秋。」《黃帝占》曰:「辰星入天庭,色白潤澤,為期百八十日,有赦。」巫咸曰:「辰星入太陰門西,出太陰門東,後宮破,右有大水,期百二十日。」《合誠圖》曰:「辰星入華闕門,為臣弑之候也。」石氏曰:「辰星入太微中華東西門;若左右掖門,而南出端門,必有反臣;若入西門出東,為人君不安,欲求賢佐;有入中華西門,出中華東門,為臣出令;入太陽西,出太陰東門,為天下大亂,有喪,若大水。」郗萌曰:「入太微西門,犯天庭,出端門,為大臣伐主;入西門,折出右掖門,為大臣假主之威而不從主命;入西華門,南出端門,為臣詐稱詔;入太微,若入端門出東門,貴者奪勢。」《荊州占》曰:「辰星入太微宮,天下有聖女子出燕代;若有大水,傷人民,期三十日。」

(《天文志》曰:「孝桓永壽元年七月巳未,辰星入太微中,八十日去,出左掖門,是歲洛水溢至津門,南陽大水。)

《荊州占》曰:「辰星入太微天庭,出端門,臣不臣;入太微宮,為天下大驚;一曰有兵;又曰入天庭,國不安其宮;又曰辰星見太微,天子當之。」陳卓曰:「辰星入太微,天子之宮,群臣相殺。」

(《宋書天文志》曰:「晉永甯元年七月,辰星入太微,初齊王冏定京都,因留輔政,遂專權無君,是月成都王穎,河間王顯,長沙王乂討之,冏乂交戰,攻焚宮關,冏兵敗,夷滅乂殺其兄,上將軍寔以下二十餘人,大安二年成都攻長沙,於是公私飢困,百姓力屈也。)

齊伯曰:「辰星入左右掖門而東出,天下有憂,若入端門而守天庭,強臣奪主位。」《黃帝占》曰:「辰星東行,入太微庭,出東門,天下有急兵;若守,將相丞相禦史大臣有死者;若入端門、守庭,大禍至;入南門出東門,國大旱;若入南門逆行出西門,國大亂;逆行入東門,出西門,大國破亡;若順入西藩而不留去;楚國凶殃。」巫咸曰:「辰星逆行,入太微天庭中,為大臣有誅,若諸侯戮死,期二年。」石氏曰:「辰星逆行於太微中,及出左右掖門者,有逆謀,天子有命將征伐之事;一曰大赦可以解其患也。」

辰星犯黃帝座四十五

石氏曰:「辰星犯黃帝座,改政易王,天下亂,存亡半。」

辰星犯四帝四十六

甘氏曰:「辰星犯乘守四帝座,天下亡;又曰臣謀主,去之一尺,事不成。」

辰星犯屏星四十七

甘氏曰:「辰星犯守屏星,君臣失禮,下謀上。」

辰星犯郎位四十八

甘氏曰:「辰星犯守郎位,輔臣有謀,左右宿衛者為亂,王者宜備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