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57. 卷五十七:辰星占五

Jack 在 2012, 九月 25 - 12:41 發表
版本狀態: 
待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五十七

唐 瞿曇悉達 撰

辰星占五

辰星犯南方七宿

辰星犯東井一

《文曜鉤》曰:「辰星入東井,蠻夷君憂,有死者;若邊兵起,期不出年。」郗萌曰:「辰星入東井,軍在外;星進兵退;星退兵進。」《河圖》曰:「辰星出入東井,有暴兵;馬當貴。」《荊州占》曰:「辰星出入東井,有亂臣。」《黃帝》曰:「辰星守東井,為水。」

(《天文志》曰:光武建武三十年閏月甲午,水在東井二十度,生白氣,東南指,焰長五尺,為彗,東北行至紫宮西藩工,五月甲子不見,凡見三十一日,水常以夏至後效東井,閏月在四月,尚未當見而見,是躁而進也,東井為水衡,水出之為大水,是歲五月及明年,郡國大水,壞城郭,傷禾稼,殺人民也。)

《感精符》曰:「辰星守東井,去之七寸,七日已上至十五日,王者誅大臣;期不出百八十日。」石氏曰:「守東井,其年早旱,晚水;一曰天下大水;又曰法臣相戮;一曰入其中,王者易,更政。」甘氏曰:「守東井若角動,色赤黑,以水起兵。色黃潤澤,天子有善令;若色變,大人憂,天下有名水絕;所謂絕者,逆行而入之。」郗萌曰:「辰星久守東井,為金錢易,萬物五穀不成;一曰守東井,胡兵起,五穀霜死,其國尤甚,歲大惡。辰星入犯秉守東井三日以上,蠻夷君當之,死期三月,若一年、二年、三年。」石氏曰:「犯東井,守錢大臣誅,鈇鋮用,有兵起。」《荊州占》曰:「守東井,道上多死人。」陳卓曰:「守東井,百川皆溢。」

辰星犯輿鬼二

《河圖》曰:「辰星犯輿鬼,為國有憂,大臣誅。」石氏曰:「有兵;一曰犯天質,兵起。」郗萌曰:「犯輿鬼,亂臣在內。」《黃帝》曰:「犯輿鬼、質,執法者誅。」《南官侯》曰:「犯天屍,貴臣有罪;犯四星,天子發之。」郗萌曰:「入犯輿鬼,執法者有戮死,若兵起,將軍有憂,人多死。」《甄曜度》曰:「入輿鬼,犯積屍,大臣有誅、斧鑕用,貴人有犯罪者,若戮死。」郗萌曰:「辰星入輿鬼,為大人卒,事以命終。」《荊州占》曰:「亂臣在內,有屠滅。」《天文志》曰:「為死喪,一曰大臣有死。」陳卓曰:「蠻夷之君有誅。」《春秋圖》曰:「辰之鬼,天下有疫病。」郗萌曰:「守輿鬼,月食;若五穀不成。」《春秋圖》曰:「守犯輿鬼,金錢發用,民多痛耳目。」石氏曰:「守輿鬼,有兵死者;一曰王者崩;一曰大人有祭祀之事。」《海中占》曰:「守輿鬼,出其南、水,出其北、旱。」郗萌曰:「守輿鬼三月,後夫人疾;二十日,太子夫人疾;十日,諸國王夫人病。守輿鬼,西南為秦漢、有反臣兵事;以赦令解之。守輿鬼、質星,鈇鉞用。守輿鬼,有喪;右為主人,左為客;一云五月大水,蝗蟲。」《海中占》曰:「守入鬼,大人憂。」郗萌曰:「入若守輿鬼,為主憂、財寶出;若大臣有謀。秉賢者,君貴人憂,金玉用,民疾;南入、為男;北入、為女;西入、為老;東入,為壯;棺木貴。」《荊州占》曰:「千犯守輿鬼,隨所守,王者發之;不出七十日,天下有喪;陽,為人君;陰,為皇后;左、為太子;右、為貴臣。

(《天文志》曰:「孝順漢安二年七月甲申、辰星犯輿鬼,明年八月,順帝崩,孝沖即位,明年正月崩。)

辰星犯柳三

石氏曰:「辰星犯柳,有木功事;若名木見伐者。」《海中占》曰:「入天庫,以水起。」《荊州占》曰:「入注,下刑上,子訟父,民多仇;粟貴、大旱、馬貴。」《春秋圖》曰:「辰星之柳,天下米貴,馬貴;先潦後旱。」《黃帝占》曰:「歲不收。」甘氏曰:「王者賜客,若國有貴客。」郗萌曰:「為反臣中外兵,以德令解之;一曰舟船相望,在於北方;若處其陽,大旱,又死喪;處其陰,大水,為災傷。」《玄冥占》曰:「貴臣得地,後有德令;不出九十日。」郗萌曰:「辰星守柳注,藥在酒食中,忌,不可食之。」

辰星犯七星四

郗萌曰:「辰星犯七星,臣為亂。」甘氏曰:「入七星,有君置太子者。」《春秋圖》曰:「辰星之七星,天下勞,多流亡。」郗萌曰:「留七星,為天下大憂。」

(憂中兵也)

石氏曰:「守七星,民多疾;一曰民流千里;又曰兵內起;若守二十日以上,有水。」甘氏曰:「守七星,若角動,天下有兵,三年乃解;又曰萬物不成。」《海中占》曰:「大臣凶,貴人有罪,若法官有憂。」郗萌曰:「為反臣中外兵,以德令解之;一曰大水為災。」

(此《荊州占》也)

巫咸曰:「犯七星三日以上,賊臣在側;若有叛臣,皆九十日;應之以善令,則無咎。」

辰星犯張五

《春秋圖》曰:「辰星之張,有賢人在下,當為卿相。」石氏曰:「守張,天下大水,兵起;若守而角動,有臣傷其君;色赤,有兵出,其君傷,諸侯之臣,起于宮中,從庖廚奉牢之間是也;其色黑,食中有藥,不可食;大人有憂。」甘氏曰:「守張,貴臣專國,天下不寧。」巫咸曰:「萬物五穀不成。」郗萌曰:「為反臣中外兵,以德令解之。謂赦令也。又曰夏麥不收,大飢;一曰民多喪、病,又多鬥訟。」《南官候》曰:「天下大飢。」《百二十占》曰:「且有更令。」郗萌曰:「入張,若守之,水入火,為逆理犯上,天下不安;下謀上,多鬥訟,若多疾。」

辰星犯翼六

《玉曆》曰:「辰星入翼中,兵大起。」《春秋圖》曰:「辰星之翼,有賢在民間,當用。」石氏曰:「守翼,水入火,逆理;貴臣有憂,若大臣有戮,又曰水旱之災;星入其度,當位者退之,以消天怒,王者以赦除咎;又曰守翼,為萬物不成;一曰為人民流亡;又曰監鐵大貴四倍,牛馬行。」甘氏曰:「守翼,大水,兵起;色白、京師起;色黃,事成;色青黑,死事。」巫咸曰:「為旱。」《海中占》曰:「有兵災,若大水在北方,五穀不成。」郗萌曰:「多火災;一曰火在北方;又曰為反臣中外兵,以德解之。」《荊州占》曰:「近臣,為有亡國,飢歲,民流千里;若地龍見。」陳卓曰:「王者有疾,期不出年中。」《二十八宿山經注》曰:「辰星一年不出,出於翼軫,主死。」《玄冥占》曰:「守翼,若有誅者。」《玉曆》曰:「有急事,若有大風。」陳卓曰:「犯守翼,天下大荒。」班固《天文志》曰:「辰星與翼見西方,大臣誅。」

辰星犯軫七

石氏曰:「辰星入軫中,為大兵起。」 巫咸曰:「伺其出日而數之,期二十日,為兵發;伺始入處之率,一日期十日,軍罷。」 《黃帝占》曰:「守軫,天下大疾,貴者多死;一曰國有喪。」 《天文志》曰:「守犯軫,為白衣之會。」 石氏曰:「守軫,萬物五穀不成。」郗萌曰:「守軫,為反臣中外兵,以德令解之,又執法貴臣凶,車騎用。」 《玉曆》曰:’天下疾疫,人多死;其死,災多在北方。」 《南官候》曰:「戚臣凶。」 《甄曜度》曰:「入軫及守犯之,有兵必大戰,有破軍殺將於其野,人心驚駭;守過二十日以上,光明色大,有數十萬人戰,流血積屍殃;不則大水,有山河崩決,百姓流波之災;五穀傷敗,人民飢死;期二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