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48. 卷四十八:太白占四

Jack 在 2012, 九月 24 - 20:11 發表
版本狀態: 
待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四十八

唐 瞿曇悉達 撰

太白占四

太白犯北方七宿

太白犯南斗一

石氏曰:「太白犯南斗,為赦。」

(案《宋書天文志》曰:晉康帝建元二年閏月乙酉,太白犯南斗,九月康帝崩,太子立,大赦。《晉陽秋》曰:孝武帝甯康二年九月甲子,太白犯鬥第五星,三月丁未,大赦天下也。)

石氏曰:「太白去南斗七寸,陰乘陽,小人在位。」巫咸曰:「太白入南斗中,國更政令。」石氏曰:「太白入鬥,大人禦守,有兵兵罷,將軍為亂;守魁二十日,大赦。」甘氏曰:「太白入南斗、將軍戮死,國易政,期三年。」

(司馬彪《天文志》曰:永元五年五月九日,金入南斗魁中,為大將軍死,至六年十二月,車騎將軍鄧鴻坐追虜失利,下獄死。)

《海中占》曰:「太白入南斗,將相有黜者;一曰有被殺者。」

(司馬彪《天文志》曰:「孝安延光四年九月甲子,太白入南斗口中,侍中黃門孫程等合謀,追尉衛顯等立太子保為天子,是為孝順帝。)

郗萌曰:「太白入南斗,不出三十日,有大兵,丞相死;又曰入鬥,外國使見主;出鬥,主遣使至外國;皆期三十日。太白入南斗,留舍鬥中,十日不下,匈奴入於所守之國;進者必有兵,退者家久長。太白入南斗,天下來爵祿,期六十日,若九十日。」

(《宋書天文志》曰:「晉穆帝升平四年九月壬午,太白入南斗口,犯第四星,五年五月,哀帝立,大赦,賜爵祿。)

《荊州占》曰:「太白星入南斗中,將軍戮辱,不出三十日,有赦;去復還,將死之。」《文曜鉤》曰:「太白守南斗,威爍。」陳卓曰:「太白入南斗,有喪;一曰君死,不則病。」

(《宋書天文志》曰:晉穆帝升平四年九月壬午,太白入南斗,犯第四星,五年五月,穆帝崩。)

郗萌曰:「太白居南斗河戍間,道不通。」《黃帝占》曰:「太白守鬥,大人當之,國易政。」甘氏曰:「太白失次守鬥,所守者誅。」巫咸曰:「太白守南斗,執政為變;太白留守鬥,所以之國當誅;太白犯守南斗,國有兵事,大臣有反者,有名之人誅。」

(《宋書天文志》曰:吳太平元年九月壬辰,太白犯南斗,其明年,諸葛誕反,又明年孫綝廢亮。晉元帝大興元年七月,太白犯南斗,三年九月,太白又犯南斗,永昌元年三月,王敦率江荊之眾,來攻京都,六軍拒戰,敗績。於是殺護軍將軍周凱,尚書令刁協,驃騎將軍戴淵等。)

石氏曰:「太白犯鬥,留守之,破軍殺將。」

太白犯牽牛二

《海中占》曰:「太白入牽牛,為天下牛車有急行。」郗萌曰:「太白入牽牛,留守之,大臣為亂。」陳卓曰:「太白入牽牛,留守之,大人死,將軍失其眾,關梁不通,民饑;有自賣者。」石氏曰:「太白去牽牛一尺,六畜貴。」《海中占》曰:「太白提牽牛出入,萬物死。太白出入留舍牽牛,三十日不下,牛大貴。」《荊州占》曰:「太白出入留舍牽牛,五十日不下,軍出,至越城下。」《黃帝占》曰:「太白守牽牛,吳越兵起,牛多死;十日不下,牛大貴。」

(《宋書天文志》曰:宋前廢帝永光元年正月丁酉,太白掩牽牛,明年廣州刺史袁墨遠等反。)

《海中占》曰:「太白犯守牽牛,諸侯不通。」陳卓曰:「太白犯守牽牛,將軍凶。」石氏曰:「太白守天鼓,有急令。」《海中占》曰:「太白守天閑,二十日,大赦。」石氏曰:「太白守牛北,人民流死;在其西,虎狼入邑;在其南,多亡狗;在其東,小兒多死。」巫咸曰:「太白守牽牛,為五穀不成。」《海中占》曰:「太白守牽牛,其國兵起,期六十日;又曰妖言無巳。」《荊州占》曰:「太白守牽牛,有兵謀,萬人多死。」《海中占》曰:「太白守牽牛,為犧牛疾疫。」甘氏曰:「太白犯守牽牛,國有大兵,將軍為亂;大人憂,國易政。太白犯牽牛,留守之,為有破軍殺將。」

太白犯須女三

陳卓曰:「太白犯須女,布帛貴,軍起。」《玉曆》曰:「太白去須女一尺而守之;一夫十婦,天下女多男少。」齊伯曰:「太白出入留舍須女,其國棺貴;三十日不下,國有兵。」石氏曰:「太白守須女,王者發布帛絲,庫藏珍寶出。」石氏曰:「太白守若入女中,幸臣與女亂,妃黨謀王;太白守須女,為有女喪。」巫咸曰:「太白守須女,為萬物不成。」《海中占》曰:「太白守須女,兵起鏘鏘,東北行,有嫁女娶婦之事。」郗萌曰:「太白守須女,為後夫人有變;一曰妾為主。」《百二十占》曰:「太白守須女,妃謀主,兵發於內。」《荊州占》曰:「太白守須女,天下多寡女。」《北官候》曰:「太白入須女,留守,有女喪,大臣謀主。」東卓曰:「太白逆行,留守犯陵須女。天子及大臣有疾女,有奇政令。」

太白犯虛四

《文曜鉤》曰:「太白入虛,天子以微誅。」巫咸曰:「太白入虛中,伺其出日而數之,期二十日,為兵發;伺始入處。」《海中占》曰:「太白入虛不出,九十日,有大赦,遍天下,天下欲從。太白提虛出入,大臣謀主,政急。」郗萌曰:「太白提虛出入,大臣多就詔獄者;又曰多土功,民流亡。」石氏曰:「太白去虛一尺,稻梁貴十倍。」郗萌曰:「太白出入留舍虛,五十日不下,其國若有疾事。」石氏曰:「太白守虛,國多孤寡。」甘氏曰:「太白守虛,母覆其子,太子承號之眾當封賞拜賜者。」巫咸曰:「太白守虛,為民多疾疫;一曰天下大亂,一曰萬物不成,又曰太白守虛,有兵兵罷;又曰太白守虛,天子將兵,流血滿野,農人荷戟;一曰有兵災。」《荊州占》曰:「太白芒角守虛,大臣謀君。」《海中占》曰:「太白守虛,兵起東北,敵人出;楚吳亦然。」郗萌曰:「太白在虛中為彗,如劍形,虛國發兵。」

太白犯危五

《北官候》曰:「太白入危,有兵兵罷,無兵兵起,多火災;一曰旱,五穀不成。」郗萌曰:「太白提天府出入,大臣謀主,政急。」石氏曰:「太白守危,去之一尺,諸侯無忠者,以讒言相謗,若有黜者。」郗萌曰:「太白守危,賓客有以事死。」甘氏曰:「太白守危,將軍凶,去公門,災消;國有憂。」《荊州占》曰:「太白守危,民多瘡疽之病。」《百二十占》曰:「太白犯守危,大臣為亂,天下有兵。」《玄冥占》曰:「太白入危,犯守之,天下有急事,兵大起,國有憂,有兵加于齊國之城。」郗萌曰:「太白與危鬥,不出其年,國有反臣。太白守墳墓,為人主有哭泣之聲。」

太白犯營室六

郗萌曰:「太白犯營室陽,陽有急;犯陰,陰有急。太白晨出東方,上至營室而反遠,復入東方;其出西方,若出東方,過營室,強國君有興者;不及營室而反,強國有敗者。」石氏曰:「太白去營室一尺,威令不行。」甘氏曰:「太白入營室,犯之,天下兵滿野,人主威令不行,六十日不下,將軍死之。」齊伯曰:「太白出入留舍營室,五十日不下,衛國將困;一歲不去,將軍死之。」石氏曰:「太白守營室,太子及妃後與臣謀,兵起於內。」郗萌曰:「太白守營室,君有殃。」石氏曰:「太白守營室,有兵罷,國士安。」郗萌曰:「太白守營室壁中,期六十日,天下金賤。」甘氏曰:「太白守營室,天下軍起,兵甲滿野,大兵乘水,欲攻王侯之國,不出四十日。」《荊州占》曰:「太白守營室,為大人忌,以赦令解之。」《北官候》曰:「太白入營室而守之,太子及妃後退俱謀,兵起于宮中,期百八十日。」

太白犯東壁七

郗萌曰:「太白出入留舍東壁,五十日不下,大人當之。」石氏曰:「太白去東壁一尺,諸侯用命。」《黃帝占》曰:「太白守東壁,文武並行,術士用兵,大人當之,其國亡。」石氏曰:「太白守東壁,為有兵災。」甘氏曰:「太白守壁,天下有軍不戰。」巫咸曰:「太白守東壁,旱、多火災。」郗萌曰:「太白守東壁,為天下兵起;一曰狄兵起。」《百二十占》曰:「太白守犯東壁,且有兵喪。」石氏曰:「太白犯守東壁,天下有兵不戰。」石氏曰:「太白守東壁,兵發于內,太子及妃後與人民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