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49. 卷四十九:太白占五

Jack 在 2012, 九月 24 - 20:18 發表
版本狀態: 
待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四十九

唐 瞿曇悉達 撰

太白占五

太白犯西方七宿

太白犯奎一

《荊州占》曰:「太白入奎中,大水橫流,不出百八十日。」郗萌曰:「太白入天庫,兵起西方。」《海中占》曰:「太白出奎,起兵於國外。太白潤澤出奎,有善令;變色入奎,有偽令來者;若出奎,有偽令,出使者。」石氏曰:「太白守奎,外夷入。」《海中占》曰:「太白守奎,出復入,糴貴,人流,食貴。」石氏曰:「太白守奎,五十日不下,大水。有兵且戰;一歲不下,三歲有兵。」甘氏曰:「太白守奎,大霜。」《海中占》曰:「太白守奎,以水起兵國中。」巫咸曰:「太白守奎,萬物不成,民疾病。」《海中占》曰:「太白守奎,兵起,凶;一曰聖人出;一曰徭大起。」郗萌曰:「太白守奎,有匿謀,不過歲中;又曰大將軍戰死;若戮死,期九十日,國有流民;又曰赦。」《荊州占》曰:「太白守奎,為王者憂;一曰大人當之。」《玉曆》曰:「太白入奎,若守之,水泉湧出;五十日不下,秦且開庫,發兵加魯城;有兵戰,國多流民。」石氏曰:「太白守奎,外國兵來入,有軍不戰;一曰水潦為害,傷五穀。」甘氏曰:「太白犯守奎,外兵來入國;若去奎一尺。四夷共治中國,期二年。」《文曜鉤》曰:「太白垂芒守奎,天下柝擊。」

太白犯婁二

郗萌曰:「太白犯婁,有眾聚發事。」《玉曆》曰:「太白順行之婁,子離其母,其政和平,國有喜。」石氏曰:「太白經婁,四夷遠去。太白去婁一尺,爵祿貴。太白出入留舍婁,外國兵來入。」齊伯曰:「太白出入留舍婁,天下大兵起,秦國以發兵,必有兵加于魯之城。」《黃帝占》曰:「太白守婁,小旱,萬物不成。」郗萌曰:「太白守婁,有兵,期四十日;又曰有大令。」石氏曰:「太白守婁,赦。」甘氏曰:「太白守婁,子守其母,天子至孝,將有德。」《荊州占》曰:「太白守婁,為聚眾兵起,三軍行;天下多饑,豕大貴。」石氏曰:「太白守犯婁,其鄉吉;天下和平,將軍有喜。」

太白犯胃三

甘氏曰:「太白犯胃,色赤,五十日不下,其國大敗,有亡主,期不出年。」《海中占》曰:「太白入胃中,守之,有喪。」《黃帝占》曰:「太白守胃,二十日,兵大起,流血。」石氏曰:「太白守胃,五十日,兵大起,其鄉有轉谷百里,百姓饑,國大亂。」甘氏曰:「太白守胃,大臣執忠,天子奉其祀,四海安寧。」巫咸曰:「太白守胃,民疾病,若流亡;一曰民小流。」又曰:「太白守胃,為有兵災,萬物不成。」郗萌曰:「太白出入留舍胃,五十日不下,天下大亂,百姓饑,其國必敗。」《海中占》曰:「太白守胃,有德令,兵革不用,有兵兵不用。」陳卓曰:「太白犯守胃,將為亂;國以無義亡。」《太公決事》曰:「太白守胃,五十日不下,兵見,百里流血,後月赦。」郗萌曰:「太白守胃,有仁令;一曰天下大赦。」《西官候》曰:「太白守胃,色赤如火,兵起見血流;一曰青黃有德令。」《文曜鉤》曰:「太白貫胃,倉廩虛,邊兵結,四夷侵,禍謀成。」《黃帝占》曰:「太白逆行守胃,成勾已;其國君死,大臣有誅;若去之一尺,燕趙大饑,人相食,期百八十日。」《孝經右秘》曰:「歲將大惡,金加胃。」

太白犯昴四

《文曜鉤》曰:「太白入昴,天子以歲誅。」陳卓曰:「太白犯昴,旱,大暑。」

(《宋書天文志》曰:晉成帝咸康元年二月己亥,太白犯昴,六月旱。)

陳卓曰:「太白犯昴,兵起;近期一年,遠期五年。」

(《宋書天文志》曰:晉成帝咸康元年二月己亥,太白犯昴,四月,石虎偵騎至曆陽,朝廷慮其哨眾復至,加司徒王導大司馬治兵動眾,又遣慈湖牛渚鹿湖三戍,五月乃罷,是時湖賊又圍襄陽,庾亮拒而退之。)

石氏曰:「太白入昴,天下亂,兵大起,期五十日。」

(《宋書天文志》曰:晉惠帝大安二年,太白入昴,是年冬,成都河間攻洛陽,二年正月,東海王越執長沙王乂、張方及。晉康帝建元二年正月壬午,太白又入昴,是年石虎殺其太子邃及其妻子徒屬二百餘人,又遣將劉寧,寇沒狄道,又使將張舉將萬屯荊東,以備慕容皇光。)

郗萌曰:「太白入昴中,大赦,近期十五日,遠期三十日;太白行疾,期近;行遲,期遠。」又占曰:「太白入昴中,大赦,期九十日。」《玉曆》曰:「太白入昴中,大擾,國易政,有流血千里;主命惡之,不出其年。」石氏曰:「太白去昴一尺,賤人貴。」郗萌曰:「太白奔昴,若出北者,為陰國有憂。」《黃帝占》曰:「太白犯昴,若舍昴;留四五日不去,即大臣有死者。」又占曰:「太白出入留舍在昴北,有女喪;在昴南。有男喪。」又占曰:「太白守昴,四夷有兵事。」

(司馬彪《天文志》曰:孝章帝建初元年正月丁巳,太白在昴西一尺,昴為邊兵,是時蠻夷陳縱等叛漢。)

《春秋元命苞》曰:「太白守昴,政絕。」石氏曰:「太白守昴,兵從門闖入,人主出走;一曰胡兵入,且亡國,若有謀主之變;居其北,則四夷有毒霜早降,歲有疾癘;一曰胡不安,期六十日,當有自來王。」甘氏曰:「太白守昴,將軍下獄。」《海中占》曰:「太白守昴,將軍有聚眾。」石氏曰:「太白守昴,有更令,若有大赦,期百八十日。」巫咸曰:「太白守昴,國易政,大人當之。」巫咸曰:「太白逆行守昴,擾,有兵起,民多有恨獄者;一曰大臣有獄死。」又占曰:「太白入昴,若居昴北,若犯乘守,北主死。」郗萌曰:「太白與昴鬥,不出其年,有反臣。」又占曰:「太白中犯乘守昴,為兵,北征于邊。」《荊州占》曰:「太白犯乘守昴,有角,兵大起,天下流血千里,民多疾。」

太白犯畢五

《黃帝占》曰:「太白犯畢,出北,陽國有憂。」石氏曰:「太白犯畢左角,大戰不勝,將軍死。」《太公決事占》曰:「太白犯畢口,大兵起,一歲罷。」《西官侯》曰:「太白犯畢右角。敵兵大戰。」

(按司馬彪《天文志》曰:孝明永平十六年四月癸未,太白犯畢,畢為邊兵。後北匈奴入雲中,至咸陽,使者高弘發三郡兵追討,無所得,太仆蔡彤坐不進,下獄。)

石氏曰:「太白入畢口,為大人當之,國危。」石氏曰:「太白入畢口。有女喪。」《西官候》曰:「期百二十日,遠期十月;一曰將相當之,若有憂,大人惡之。」

(《天文志》曰:孝安永初三年五月丙寅,太白入畢口中,延光元年三月癸巳,鄧太后崩,五月庚辰,太后兄車騎將軍鄧鯫等七侯皆免官自殺之驗也。)

石氏曰:「太白入昴,近陽星,大將出征,立功,有光榮。」石氏曰:「太白入畢口,與兩股齊,期四十日,兵起;入直一星,期十日,兵起;守之五日,期三日,兵起;若有人以獵惑人君者也。」郗萌曰:「太白出入留舍畢不下,一國有憂,兵起北方;出入留舍六十日不下,天下有立王;百日不下,不越四年中,王侯有大喪。」巫咸曰:「太白入畢中。各伺其出日而數之,期二十日,為兵發;伺始入處之率,一日期十日,為軍罷。」郗萌曰:「太白入畢口不出,民人走,有狄奪國;又曰大赦,近期十五日,遠期三十日;太白行疾,期近;行遲,期遠。」《西官候》曰:「太白入畢,人主守衛將相有亂者,人主當之;犯左角,大兵戰,左右將死;乘陵其上,邊將軍死。」《太公決事占》曰:「太白出東方,入畢口,車馬貴,易政。」石氏曰:「太白出畢陽,則旱;出畢陰,則為政令不行。」石氏曰:「太白出畢一尺,國豐。」《西官侯》曰:「太白抵天,都尉出入天下;有兵驚民離,主亦驚。」《文曜鉤》曰:「太白貫畢,倉廩虛,邊後繕,四夷侵,禍謀成。」《石氏占》曰:「太白守畢傍,有兵。」石氏曰:「太白守畢,天子虛,國多枉刑。」甘氏曰:「太白守畢,大將有功,大臣使出。」巫咸曰:「太白守畢,諸侯兵起,一歲罷;又曰為水,萬物五穀不成。」《西官侯》曰:「太白守畢柄,有兵,邑益強;一曰大臣出使。」又曰:「太白入畢,守之,將軍謀反,大將出從,竟立功名,國易政,期不出二年。」《玄冥占》曰:「太白入畢而守之,將軍為亂,國君守衛,大臣當之,改朔易令。」郗萌曰:「太白犯守畢,有大兵,民多死。」郗萌曰:「太白犯守畢,有急令;一曰相死,邊境不安。」《黃帝占》曰:「太白犯守畢左股,邊夷兵起,左將軍戰死;若犯守右股,右將軍戰死,不出其年。」《海中占》曰:「太白犯守附耳,國有讒亂之臣在主側,以畋獵惑主者,若相有喜。」陳卓曰:「太白犯附耳,兵將相憂喪也;若不即免退。」

太白犯觜觽六

石氏曰:「太白犯觜觽,萬物不成。」石氏曰:「太白犯觜觽,其國兵起,天下移動。」甘氏曰:「太白犯觜觽,大臣為亂,大臣當之,國易政,兵起,觽鉞用,期九十日。」郗萌曰:「太白入觜觽中,有兵。」郗萌曰:「太白出入留守觜觽,地數裂,兵且起,大人當之。」《黃帝占》曰:「太白守觜觽,時節不調,當溫反寒,當寒反溫;當雨反晴,當晴反雨。」石氏曰:「太白守觜觽,不出三十日,有將軍叛;天子之軍破,牛馬有急行。」石氏曰:「太白守觜觽,西方客動,侵地,欲為君王;崇禮以制義,則國安。」《荊州占》曰:「太白守觜觽,天下兵。」石氏曰:「太白守觜觽,君臣和同。」甘氏曰:「太白守觜觽,四夷和合,天下咸寧。」巫咸曰:「太白守觜觽,為萬物不成;一曰民多疫,大臣有變。」《西官侯》曰:「太白犯守觜觽,天下兵起,人民相謀。」

太白犯參七

《太公決事占》曰:「太白犯參左股,戰大勝。」郗萌曰:「太白犯參右股,戰不勝,將軍死。」《海中占》曰:「犯參,有大兵,將行。」《西官侯》曰:「太白犯參右肩,有戰,右將憂;犯守左肩,亦有戰,左將憂,若大臣當之,將軍有死者。」《荊州占》曰:「太白抵參,出入,天下驚;抵天都尉,出入,天下發兵。」石氏曰:「太白逆行,若留止衡中,兵革起。」《荊州占》曰:「太白宿參若宿伐,為反臣中兵也。」齊伯曰:「太白出入留舍參,名將死,天下大亂,兵起而不用,人民流亡,不居其鄉;不出年,山谷亦空。」石氏曰:「太白守參,有兵;天子之軍破,牛馬有急行。」巫咸曰:「太白守參,大臣為變。」石氏曰:「太白守參,有赤星出中,邊有兵。」郗萌曰:「太白守參,天下不安;國大危,大憂,若糴貴。」甘氏曰:「太白守參,將軍出外降邊,兵大戰。」巫咸曰:「太白守參,國有反臣。」《海中占》曰:「太白守參,若大水,在西邊。」石氏曰:「太白守犯參伐,大臣為亂,車騎人皆急,兵起。」郗萌曰:「太白守伐衛尉,若國將當之,期五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