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47. 卷四十七:太白占三

Jack 在 2012, 九月 24 - 20:06 發表
版本狀態: 
待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四十七

唐 瞿曇悉達 撰

太白占三

太白犯東方七宿

太白犯角宿一

《黃帝占》曰:「太白犯左角,大戰不勝,將軍死。」《海中占》曰:「太白犯右角,將軍有憂,若兵起;一曰有旱災。」石氏曰:「太白入左角,天子憂,諸侯用事。太白逆行左角間,有刺客,天子明慎之。」《黃帝占》曰:「太白乘左角,群臣有謀不成,其以家坐罪。」

(案《宋書天文志》曰:魏嘉平五年六月戊午,太白犯角。正元元年,李豐等謀亂,悉誅之。)

郗萌曰:「太白乘左角,為水、兵。」石氏曰:「太白乘左角,天子游獵,冬吉。太白俠左角,大臣退,國亡。」郗萌曰:「太白犯守角,道路不通。」《黃帝占》曰:「太白守右角,五穀不成,歲大水。」石氏曰:「守左角上,臣陵其主;守左角下,奴婢大賤。太白守左角上一尺,邊境不寧;二尺,憂,百姓亡其俗;一曰七寸,國危亡也。太白守左角下,芒成,民不民,主不主。太白守左角,芒不成,兵不用;芒成,所向無前。太白守左角,去復還,臣欲為亂。太白守左角,為填星所幹,國有忠將。」又曰:「太白守左角,為歲星所幹,福德。」又曰:「太白守左角,為辰星所幹,龍下淵池。」又曰:「太白守左角,為天狗所幹,六畜蕃息。」石氏曰:「太白守左角,為枉矢所幹,四夷有弓矢事。」石氏曰:「太白守左角,為孛星所幹,皇后有子。」又曰:「太白守左角,為彗星所幹,皇后有知臣心。」又曰:「太白守左角,為流星所幹,國少好妻。」又曰:「太白守左角,為鉤陳所幹,大廚賜食;皆謂太白守左角也。太白守右角一尺,十六日,太子驕溢。太白守右角,厥多佞臣,國君親小人。」巫咸曰:「太白守角,國都圍;一曰大人自將兵於野,民多疾疫。」《海中占》曰:「太白守左角、右角,其色黃白,小旱,民小厲;其逆行,即旱;其還,立雨;糴如敵。」郗萌曰:「太白守角三十日,大赦。」《海中占》曰:「太白守角,為兵,西北行,其色黃,大臣增地;赤也,臣欲反其主。太白犯守左角,大人自將兵於野,臣有謀主者。」巫咸曰:「太白犯守左右角,居熒惑之後,及而共犯之,有大戰,破軍殺將;若犯守左右角,熒惑從之,所犯不成。」郗萌曰:「太白入角、亢間,有貴客來。」

太白犯亢二

《黃帝占》曰:「太白入亢,中國有兵;若行疾犯陵而有芒角,朝廷貴世有戮者,期百日,遠八月。」石氏曰:「太白數入亢,其國疾病。」《海中占》曰:「太白入亢、有喪。」陳卓曰:「太白犯天府,廷臣為亂。」郗萌曰:「太白出入留舍亢,鄭國多亡民,更為無年,五穀不成;一曰五穀多霜死。」《黃帝占》曰:「太白守亢,為兵,大人自將兵於野。」石氏曰:「太白守亢、收斂國兵,以備北方。」

(案《宋書天文志》曰:宋明帝泰始五年十月丙申、太白犯亢,時淮北地常緣淮立重戍,以備防北虜也。)

郗萌曰:「太白乘亢左星,為水;右星,為火、為兵、有奇令、有收族者。」巫咸曰:「太白守亢,國君有憂,其下有水。」《荊州占》曰:「太白守亢,有奸吏,有兵,牛馬用行,宿北兵,期六十日。」郗萌曰:「太白守亢,為焦旱不生;一曰多蟲蝗;一曰大旱,牛馬用。太白守亢,有亡國,天下不通,人君憂水;又曰五穀以水傷。」《東官候》曰:「太白守亢,兵行疾;有芒角犯陵,期百日;行遲,期八月。」《黃帝》曰:「太白逆行守亢,為兵。」甘氏曰:「太白守犯亢,逆行不順,失其明色,大政不用。」

太白犯氐三

《荊州占》曰:「太白犯氐左星,左中郎將誅死;犯右星,右中郎將誅;皆期三年。」石氏曰:「太白入氐,天下大役;一曰有兵。」《荊州占》曰:「太白入氐,芒角犯陵,王者亡地,有大兵,期四月。」郗萌曰:「太白乘氐之左星,天子有子,兵將於野;乘氐之右星,天下大水、大兵。」石氏曰:「太白臨氐,霜雨不時。」《黃帝占》曰:「太白守氐,國君有憂變,北君失邑。」石氏曰:「太白守氐,天下大役,無兵兵起,有兵兵罷。」《荊州占》曰:「太白守氐,國有喪,君大哭。」甘氏曰:「太白守氐,與兩星齊,將軍受賀,大臣受拜,遠人蒙恩;又曰:期十日而赦。」巫咸曰:「太白守氐,國有大憂,王者失地。」《海中占》曰:「太白守氐,有兵不行在西南。」石氏曰:「太白入氐,守之,兵加其國。」郗萌曰:「太白入氐、守之;春糴大貴。」

(案《宋書天文志》曰:明帝泰始二年十月辛巳,太白入氐,其年春,彭城穀貴,民饑。)

石氏曰:「太白入氐,犯守之,其國大亂,大人有憂,君失地,糴大貴。」《荊州占》曰:「太白守氐,房大饑,六畜多死。」

太白犯房四

《援神契》曰:「太白合表,四夷合從;合表為行中道也。」郗萌曰:「太白入房,天子以微誅。」郗萌曰:「太白逆行,犯房,成勾巳,為大人憂;以赦解之。」石氏曰:「太白到房心,皆正不失儀,失則為變。」《荊州占》曰:「太白守犯陵房,國君有憂;色青憂喪;色赤憂兵,積屍成山;色黑,有將相誅;色赤,有芒角,大喪。」《黃帝占》曰:「太白守房,國有大喪,大臣有戰死者。」

(案《宋書天文志》曰:宋孝武大明八年十月,太白守房,丹陽尹顏師伯、豫章王子尚並誅,明年昭太后崩。)

又曰:「太白守房南,天子有良友輔,亦為旱;守房北、天子有良友,亦為水。」石氏曰:「太白守房,為良馬出廄;太白守房,左去還復,太子去復還其國,多廢立天子;守房,右去復還,

(闕)

」又曰:「太白守房,臣盜君命。」甘氏曰:「太白守房,臣脅君。」又曰:「太白守房,兵車滿野,中國有殃,貴女用事,王者失位,期二年。」巫咸曰:「太白守房,國有變令,兵四起,大臣當之,國相為亂;又曰:旱,多火災,萬物五穀不成。」郗萌曰:「太白守房,為人主無下堂;又曰有奸謀。」《荊州占》曰:「太白守房,國易政;又曰守天馬,天子馬多死。」又曰:「太白守房,天下易王,大人有憂,反逆臣。」

(案《宋書天文志》曰:晉安帝元興二年八月癸丑,太白犯房北第二星,十二月桓玄篡位,遷帝于當陽。又宋後廢帝元微三年八月己巳,太白犯房北頭第二星,四年七月、建平王擄京口,反時廢主,兇暴無廢,五年七月殞。)

郗萌曰:「太白、辰星守房,土功大起,布枲大貴,將相失位。」《荊州占》曰:「太白守房,六畜多死。」

(《宋書天文志》曰:宋明帝泰始二年十一月癸巳、太白犯房,明年牛多死者,詔大官停宰牛。)

《考異郵》曰:「太白犯房,王失德。」韓揚曰:「太白犯房,大臣當之。」

(晉成帝咸康四年九月,太白犯房上相,五年七月庚申,相王遵薨。)

石氏曰:「太白逆行,守房,群臣戴麻鏘鏘。」《黃帝占》曰:「太白行房南,若犯守之,為大旱;行房北,犯守之,為大水。」郗萌曰:「太白出入房,霜雨不時,人饑於食,牛馬多死。」石氏曰:「太白犯守房,為天下相誅。」《海中占》曰:「太白入鉤鈐。王室大亂。」《文曜鉤》曰:「太白入鉤鈐,主德移。」石氏曰:「太白犯房、鉤鈐,王者憂。」

太白犯心五

《海中占》曰:「太白入心,有白衣之眾,又為喪。」甘氏曰:「太白犯心,三寸以內,帝怯于兵,將軍亡,劍戟上殿,群臣巡走。」《海中占》曰:「太白犯心,天子立後絕嗣;犯太子,在子不得代;犯庶子,庶子不利。」石氏曰:「太白經心,清明烈照,天下內奉明王,帝必延年。」郗萌曰:「太白犯食心左星,為太子有憂若立。」《荊州占》曰:「太子不死則去;一曰女主失勢。」《荊州占》曰:「太白犯守心,君後走藏。」郗萌曰:「太白犯心、糴貴。」石氏曰:「太白舍心,玄色不明,有喪。太白中犯乘陵守心;太子位,太子憂;小子位,小子憂。」《摘亡辟》曰:「太白守心,大山崩;後九年,大饑。」《黃帝占》曰:「太白守心,天下有大怪,國有大喪;一曰天下有大蟲。」巫咸曰:「太白守心,君弱臣強;奸臣賊子,謀殺其主。」石氏曰:「太白守心,兵騎滿野,為中國殃;有軍在外,客軍大敗,其年饑,蝗蟲敗殺;一曰哭聲吟吟,戴麻鏘鏘。」《海中占》曰:「太白守心,不出一年,有大兵,多禍殃,在貴人傍。」巫咸曰:「太白守心,有火異。」郗萌曰:「太白守心,國王有死者;又曰:有奸謀;又曰:天子亡,敗物。」《黃帝占》曰:「太白逆行守心、哭者吟吟、戴麻鏘鏘,有大喪;若大臣當之,近期一年,中二年,遠三年。」《黃帝占》曰:「太白逆行守心,環繞成勾巳,為大人忌;故赦以解之,期六月。」郗萌曰:「太白退守心,客軍大饑。」巫咸曰:「太白中犯乘守心,為戰不勝,將軍鬥死。」郗萌曰:「太白中犯乘守心明堂,為萬民備火,近期一年,中期三年,遠明九年;一曰,為旱;又曰:兵戈四起,國相為亂;一曰:大臣當之。」

(案後漢孝靈帝中平六年八月丙寅,太白犯心前星,戊辰,犯心中大星,其日未暝四刻,大將軍何進于省中為諸黃門所殺,己巳,車騎將軍何苗為進部曲吳匡所殺。)

又曰:「太白出入留舍心,三十日不下,國兵大起,在八月、九月。」

太白犯尾六

石氏曰:「太白犯尾,人民為變,國易政。」甘氏曰:「太白守尾,宮人有罪者。」巫咸曰:「太白守尾,有亂,多火災,五穀不成。」郗萌曰:「太白守尾,天下大蟲,軍無糧,大將鏘鏘,滿道不行。」又曰:「守尾近,女主去;遠,女主廢。」巫咸曰:「太白守尾,人民為變,國易主,不然皇后去,若太后去;一曰宮人死之。」郗萌曰:「太白抵司空,出入,君惡之。」《東官候》曰:「太白守若入尾,兵大起,民多妖言,期三年。」巫咸曰:「太白出入留舍尾、兵起於野,將士滿道,不行。」

(所謂不行,國乏糧。)

郗萌曰:「太白出入留舍尾,春糴貴;一曰更為無年。太白留逆犯守乘淩尾,皇后有珠玉簪珥惑天子者,誣讒大起,後相貴人誅,宮人出走,兵起宮門。」

太白犯箕七

石氏曰:「太白犯箕,天下大饑。」郗萌曰:「太白犯箕,女民莫處其室養者;星在箕南,旱;在箕北,有軍。」巫咸曰:「太白入箕中,伺其出日而數之,皆期二十日,兵發;伺始入處之率,一日軍罷。」《荊州占》曰:「太白入箕中,人主自備,下有兵。」郗萌曰:「太白在箕中,天下州戰;若入箕中,有赦。」甘氏曰:「太白出入留舍箕,五日不下,天下大恐,其時多蟲,五穀不熟,燕國且以義致天下,若有赦。」《黃帝占》曰:「太白守箕,大人衛守。」巫咸曰:「太白守箕,多土功事;一曰民疾疫。」《海中占》曰:「太白守箕,天下有兵;若角動,天下無所定。」郗萌曰:「太白守箕,歲水,萬物不成,糴貴,德令不行。」又曰:「守箕口,執政者為亂。」《東官候》曰:「太白守箕,兵起;一歲,國增地,必得國。」石氏曰:「太白逆行,守箕,成勾巳,兵起,大臣為亂,天下有憂,王當之,期一年。」郗萌曰:「提箕出入,人君惡之,一曰更政。太白與熒惑相隨而變,熒惑舍天門,凶;太白舍天津中,人主無出門,若之遠宮。」

唐開元占經卷四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