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屯卦第三

Jack 在 2011, 五月 18 - 16:09 發表

 上坎下震(屯卦第三)

屯:元亨,利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 

初九,磐桓,利居貞,利建侯。 

六二,屯如邅如,乘馬班如。匪寇,婚媾,女子貞不字,十年乃字。 

六三,即鹿无虞,惟入于林中;君子幾,不如舍。往吝。 

六四,乘馬班如。求婚媾,往吉,无不利。 

九五,屯其膏。小貞吉,大貞凶。 

上六,乘馬班如,泣血漣如。 

屯者,前進有難之義,卦德上坎陷、下震動,動於險中,險中之動,不易出險,故謂屯。 

此進陽下手之卦,承上乾卦而來,乾爲健德。進陽者即進其健,因其不健而進於健耳。健德爲先天真陽本來正氣。這個氣交於後天,隱而不現,雖然不現,未嘗全泯,間有發現之時,特人爲世事所迷,妄念所蔽,當面錯過,不宜認真耳。當其發現之時,即吾身中活子時也。這個時,與天地合其德,與日月合其明,與四時合其序,與鬼神合其吉凶,乃陰陽之門,生死之戶,性命之源,健順之根,造命之鼎,偃月之爐。先天真陽元氣在此,知之者,勤而修之,於後天中返先天,自微而著,由一陽而漸生漸長,必至六陽純全,是屯中又有元亨之道也。

但人爲氣質所拘、積習所染,先天真陽,埋沒已深,雖有回復之時,然正氣弱而邪氣盛,正不勝邪,未能遽然增升,是在乎謹封牢藏,守此一點生機,不爲客氣所傷,以爲返還之本,故曰利貞,又曰勿用,有攸往,貞。非空空無爲,勿往,非絕無一事,特以人心用事已久,道心不彰,陰中返陽,乃險中之動,若冒然下手,速欲成功,愈滋其險。欲返其陽,莫若先正其心。

曰利建侯者,即是正心之象。侯爲一國之主,心爲一身之主。建侯則一國之難漸可治,正心則一身之險漸可消。心著一正,根本堅固,元氣不散,於是隨時進火,漸採漸煉,則已失者可以得,已去者可以還。利於貞而動,動不妄動,動必以時,元而未有不亨,亨而未有不利者也。

初九,剛居屯初,陽氣下伏,如大廈之盤桓,利於居貞,而堅固根本,如一國之君侯,利於建侯,而培植元氣,此遇屯而須當守正於始也。

六二,正在屯中,故屯如邅如,柔順中正,煉己待時,故乘馬班如。其乘馬班如,欲動而不動者,非以其初生之陽,有所寇傷於人,特欲待其陰陽相當,方求婚媾配合耳。其待時婚媾之象,如女子貞不字,十年乃字矣。此在屯而不遽求其濟也。 

六三,無知小人,愚而自用,妄貪天寶,本險而又行險,如即鹿無虞,惟入于林中,亦無足怪。至於明道君子,須當知幾,不如告之以待時。若不待時,急欲成功,往而前進,必有招險之吝。此在屯而急欲求其濟也。 

六四,柔而得正,煉己待時,真陽在望,正當調和丹頭之時,不可當面錯過者,是以求婚媾往吉,無不利。此在屯而隨時求其濟也。 

九五,陽剛中正,聖胎有象,已實其腹,如有膏矣。然聖胎雖結,陰氣未退,尚在險中,如屯其膏矣。當此之時,有爲事畢,無爲事彰,是以小貞吉,大貞凶。此大而知小,待時而能出屯也。 

上六,在屯之終,正是出屯之時,柔而無能,乘馬班如,措手無策,雖真陽在望,未許我得,泣血漣如,何益於事?此小而不能大,無屯而亦有屯也。 

大抵進陽運火之道,須要知時,知時採藥,借後天返先天,可以出屯,可以濟屯。若不知時,過與不及,真陽終爲陰氣所陷,而不得出,故卦辭曰「元亨、利貞」。貞而方能利,利則元而未有不亨,利貞之元亨,其即待時出屯之義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