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第二論重卦之人

Jack 在 2011, 五月 22 - 18:07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繫辭》云:「河出圖,洛出書,聖人則之。」又《禮緯含文嘉》曰:「伏犧德合上下,天應以鳥獸文章,地應以河圖洛書。伏犧則而象之,乃作八卦。」故孔安國、馬融、王肅、姚信等並云:伏犧得河圖而作易。是則伏犧雖得河圖,復須仰觀俯察以相參正,然後畫卦。

伏犧初畫八卦,萬物之象皆在其中,故《繫辭》曰「八卦成列,象在其中矣」是也。雖有萬物之象,其萬物變通之理,猶自未備,故因其八卦而更重之,卦有六爻,遂重為六十四卦也。《繫辭曰》「因而重之,爻在其中矣」是也。

然重卦之人,諸儒不同,凡有四說。王輔嗣等以為伏犧畫卦,鄭玄之徒以為神農重卦,孫盛以為夏禹重卦,史遷等以為文王重卦。

其言夏禹及文王重卦者,案《繫辭》神農之時已有蓋取益與噬嗑,以此論之,不攻自破。其言神農重卦亦未為得,今以諸文驗之。案《說卦》云:「昔者聖人之作易也,幽贊於神明而生蓍。」凡言「作」者,創造之謂也,神農以後便是述修,不可謂之「作」也。則幽贊用蓍,謂伏犧矣。故《乾鑿度》云:「垂皇策者犧。」《上繫》論用蓍云「四營而成易,十有八變而成卦」,旣言聖人作易,十八變成卦,明用蓍在六爻之後,非三畫之時,伏犧用蓍卽伏犧已重卦矣。

《說卦》又云:「昔者聖人之作易也,將以順性命之理,是以立天之道曰陰與陽,立地之道曰柔與剛,立人之道曰仁與義,兼三材而兩之,故易六畫而成卦。」旣言聖人作易兼三材而兩之,又非神農始重卦矣。又《上繫》云:「易有聖人之道四焉,以言者尚其辭,以動者尚其變,以制器者尚其象,以卜筮者尚其占。」此之四事,皆在六爻之後,何者?三畫之時,未有彖繇,不得有尚其辭,因而重之始有變動,三畫不動,不得有尚其變,揲蓍布爻,方用之卜筮。蓍起六爻之後,三畫不得有尚其占,自然中間以制器者尚其象,亦非三畫之時。今伏犧結繩而為罔罟,則是制器,明伏犧已重卦矣。

又《周禮》「小史掌三皇五帝之書」,明三皇已有書也。《下繫》云:「上古結繩而治,後世聖人易之以書契,蓋取諸夬。」旣象夬卦,而造書契,伏犧有書契,則有夬卦矣。故孔安國書書序云:「古者伏犧氏之王天下也,始畫八卦,造書契,以代結繩之政。」又曰:「伏犧神農黃帝之書,謂之三墳是也。」又八卦小成,爻象未備,重三成六,能事畢矣。若言重卦起自神農,其為功也,豈比繫辭而已哉,何因易緯等數所歷三聖,但云伏犧文王孔子,竟不及神農。明神農但有蓋取諸益,不重卦矣。

故今依王輔嗣以伏犧旣畫八卦卽自重為六十四卦為得其實,其重卦之意,備在說卦,此不具敘。伏犧之時,道尚質素,畫卦重爻,足以垂法,後代澆訛,德不如古,爻象不足以為敎,故作《繫辭》以明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