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序卦傳

Jack 在 2011, 五月 21 - 20:26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有天地,然後萬物生焉。

干寶曰:物有先天地而生者矣。今正取始於天地,天地之先,聖人弗之論也。故其所法象,秘自天地而還。

老子曰: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吾不知其名,彊字之曰道。《上繫》曰:法象莫大乎天地。

莊子曰:六合之外,聖人存而不論。《春秋殼梁傳》曰:不求知所不可知者,智也。而今後世浮華之學,彊支離道義之門,求入虛誕之域,以傷政害民,豈非讒說殄行,大舜之所疾者也。 

盈天地之間者唯萬物,故受之以屯。屯者,盈也。

荀爽曰:謂陽動在下,造生萬物於冥昧之中也。

屯者,萬物之始生也。

韓康伯曰:屯,剛柔始交,故為萬物之始生也。

崔憬曰:此仲尼序文王次卦之意。不序乾坤之次者,以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則天地次第可知,而萬物之先後宜序也。萬物之始生者,言剛柔始交,故萬物資始於乾,而資生於坤也。

物生必蒙,故受之以蒙。蒙者,物之穉也。

崔憬曰:萬物始生之後,漸以長穉,故言物生必蒙。

鄭玄曰:蒙,幼小之貌,齊人謂萌為蒙也。

不可不養也,故受之以需。需者,飲食之道也。

荀爽曰:坎在乾上,中有離象,水火交和,故為飲食之道。

鄭玄曰:言孩穉不養,則不長也。

飲食必有訟,故受之以訟。

韓康伯曰:夫有生則有資,有資則爭興也。

鄭玄曰:訟,猶爭也。言飲食之會恒多爭也。

訟必有眾起,故受之以師。師者,眾也。

《九家易》曰:坤為眾物,坎為眾水,上下皆眾,故曰師也。凡制軍,萬有二千五百人為軍,天子六軍,大國三軍,次國二軍,小國一軍。軍有將,皆命卿也。二千五百人為師。師帥皆中大夫。五百人為旅,旅帥皆下大夫也。

崔憬曰:因爭,必起相攻,故受之以師也。

眾必有所比,故受之以比。

韓康伯曰:眾起而不比,則爭无息。必相親比,而後得寧也。 

比者,比也。比必有所畜,故受之以小畜。

韓康伯曰:比非大通之道,則各有所畜,以相濟也;由比而畜,故曰小畜,而不能大也。

物畜然後有禮,故受之以履。履者,禮也。

韓康伯曰:履,禮也。禮所以適時用也。故既畜則須用,有用須禮也。

履而泰然後安,故受之以泰。泰者,通也。

荀爽曰:謂乾來下降,以陽通陰也。

姚信曰:安上治民,莫過於禮。有禮然後泰,泰然後安也。

物不可以終通,故受之以否。

崔憬曰:物極則反,故不終泰通而否矣。所謂城復于隍。

物不可以終否,故受之以同人。

韓康伯曰:否則思通,人人同志,故可出門同人,不謀而合。

與人同者,物必歸焉,故受之以大有。

崔憬曰:以欲從人,人必歸己,所以成大有。

有大者,不可以盈,故受之以謙。

崔憬曰:富貴而自遺其咎,故有大者不可盈。當須謙退,天之道也。

有大而能謙必豫,故受之以豫。

鄭玄曰:言同既大而有謙德,則於政事恬逸。雷出地奮豫,豫行出而喜樂之意。 

豫必有隨,故受之以隨。

韓康伯曰:順以動者,眾之所隨也。

以喜隨人者必有事,故受之以蠱。蠱者,事也。

《九家易》曰:子行父事,備物致用而天下治也。備物致用,立成器以為天下利,莫大於聖人。子脩聖道,行父之事,以臨天下,無為而治。

有事然後可大,故受之以臨。臨者,大也。

荀爽曰:陽稱大,謂二陽動升,故曰大也。

宋衷曰:事立功成,可推而大也。

物大然後可觀,故受之以觀。

虞翻曰:臨反成觀,二陽在上,故可觀也。

崔憬曰:言德業大者,可以觀政於人也。

可觀而後有所合,故受之以噬嗑。嗑者,合也。

虞翻曰:頤中有物食,故曰合也。

韓康伯曰:可觀,則異方合會也。

物不可以苟合而已,故受之以賁。賁者,飾也。

虞翻曰:分剛上文柔,故飾。

韓康伯曰:物相合,則須飾以脩外也。

致飾而後亨則盡矣,故受之以剝。剝者,剝也。

荀爽曰:極飾反素,文章敗,故為剝也。

物不可以終盡剝,窮上反下,

虞翻曰:陽四月,窮上,消姤至坤者也。

故受之以復。

崔憬曰:夫易窮則有變,物極則反於初。故剝之為道,不可終盡,而使之於復也。

復則不妄矣,故受之以无妄。

崔憬曰:物復其本,則為誠實,故言復則无妄矣。

有无妄,然後可畜,故受之大畜。

荀爽曰:物不妄者,畜之大也。畜積不敗,故大畜也。

物畜然後可養,故受之以頤。頤者,養也。

虞翻曰:天地養萬物,聖人養賢,以及萬民。

崔憬曰:大畜剛健,輝光日新,則可觀其所養,故言物畜然後可養也。

不養則不可動,故受之以大過。

虞翻曰:人頤不動則死,故受之以大過。大過否卦,棺槨之象也。

物不可以終過,故受之以坎。坎者,陷也。

韓康伯曰:過而不已,則陷沒也。

陷必有所麗,故受之以離。離者,麗也。

韓康伯曰:物極則變,極陷則反所麗。

有天地,

虞翻曰:謂天地否也。 

然後有萬物。

謂否反成泰,天地氤氳,萬物化醇,故有萬物也。

有萬物,然後有男女。

謂泰已有否,否三上反正成咸。艮為男,兌為女,故有男女。

有男女,然後有夫婦。

咸反成恒,震為夫,巽為婦,故有夫婦也。

有夫婦,然後有父子。

謂咸上復乾成遯,乾為父,艮為子,故有父子。

有父子,然後有君臣。

謂遯三復坤成否,乾為君,坤為臣,故有君臣也。

有君臣,然後有上下。

否乾君尊上,坤臣卑下。天尊地卑,故有上下也。

有上下,然後禮義有所錯。

錯,置也。謂天君、父夫象尊錯上。地婦、臣子禮卑錯下。坤地道、妻道、臣道,故禮義有所錯者也。此上虞義。

干寶曰:錯,施也。此詳言人道、三綱、六紀有自來也。人有男女陰陽之性,則自然有夫婦配合之道。有夫婦配合之道,則自然有剛柔尊卑之義。陰陽化生,血體相傳,則自然有父子之親。以父立君,以子資臣,則必有君臣之位。有君臣之位,故有上下之敘。有上下之序,則必禮以定其體,義以制其宜,明先王制作,蓋取之於情者也。上經始於乾坤,有生之本也。下經始於咸恒,人道之首也。易之興也。當殷之末世,有妲已之禍;當周之盛德,有三母之功,以言天不地不生,夫不婦不成,相須之至,王教之端。故《詩》以《關雎》為國風之始,而《易》於咸恒備論,禮義所由生也。 

夫婦之道,不可以不久也,故受之以恒。恒者,久也。

鄭玄曰:言夫婦當有終身之義,夫婦之道,謂咸恒也。 

物不可以久居其所,故受之以遯。遯者,退也。

韓康伯曰:夫婦之道,以恒為貴。而物之所居,不可以不恒,宜與時升降,有時而遯者也。

物不可以終遯,故受之以大壯。

韓康伯曰:遯,君子以遠小人。遯而後通,何可終耶?陽盛陰消,君子道勝也。

物不可以終壯,故受之以晉。晉者,進也

崔憬曰:不可終壯於陽盛,自取觸藩,宜柔進而上行,受茲錫馬。

進必有所傷,故受之以明夷。夷者,傷也。

《九家易》曰:日在坤下,其明傷也,言晉極當降,復入于地,故曰明夷也。

傷於外者必反於家,故受之以家人。

虞翻曰:晉時在外,家人在內,故反家人。

韓康伯曰:傷於外者,必反諸內矣。 

家道窮必乖,故受之以睽。睽者,乖也。

韓康伯曰:室家至親,過在失節。故家人之義,唯嚴與敬,樂勝則流,禮勝則離。家人尚嚴,其弊必乖者也。

乖必有難,故受之以蹇。蹇者,難也。

崔憬曰:二女同居,其志乖而難生,故曰乖必有難也。

物不可以終難,故受之以解。解者,緩也。

崔憬曰:蹇終則來碩吉,利見大人,故言不可終難,故受之以解者也。

緩必有所失,故受之以損。

崔憬曰:宥罪緩死,失之則僥倖,有損於政刑,故言緩必有所失,受之以損。

損而不已必益,故受之以益。

崔憬曰:損終則弗損,益之,故言損而不已必益。

益而不已必決,故受之以夬。夬者決也。

韓康伯曰:益而不已則盈,故必決也。

決必有遇,故受之以姤。姤者,遇也。

韓康伯曰:以正決邪,必有喜遇。

物相遇而後聚,故受之以萃。萃者,聚也。

崔憬曰:天地相遇,品物咸章,故言物相遇而後聚也。

聚而上者謂之升,故受之以升。

崔憬曰:用大牲而致孝享,故順天命而升為王矣,故言聚而上者謂之升。

升而不已必困,故受之以困。

崔憬曰:冥升在上,以消不富,則窮,故言升而不已必困也。

困乎上者必反下,故受之以井。

崔憬曰:困及於臲卼,則反下以求安,故言困乎上必反下。

井道不可不革,故受之以革。

韓康伯曰:井久則濁穢,宜革易其故。 

革物者莫若鼎,故受之以鼎。

韓康伯曰:革,去故。鼎,取新。既以去故,則宜制器立法以治新也。鼎,所以和齊生物成新之器也,故取象焉。

主器者莫若長子,故受之以震。震者,動也。

崔憬曰:鼎所烹飪,享於上帝。主此器者,莫若家嫡,以為其祭主也,故言主器者莫若長子。

物不可以終動,止之,故受之以艮。艮者,止也。

崔憬曰:震極則征凶,婚媾有言,當須止之,故言物不可以終動,故止之也。 

物不可以終止,故受之以漸。漸者,進也。

虞翻曰:否三進之四,巽為進也。

進必有所歸,故受之以歸妹。

虞翻曰:震嫁兌,兌為妹。嫁,歸也。

得其所歸者必大,故受之以豐。豐者,大也。

崔憬曰:歸妹者,姪娣媵,國三人,九女為大援,故言得其所歸者必大也。 

窮大者必失其居,故受之以旅。

崔憬曰:諺云:作者不居,況窮大甚,而能處乎?故必獲罪去邦,羈旅於外也。

旅而无所容,故受之以巽。巽者,入也。

韓康伯曰:旅而无所容,以巽則得所入也。 

入而後說之,故受之以兌。兌者,說也。

虞翻曰:兌為講習,故學而進習之,不亦說乎。

說而後散之,故受之以渙。渙者,離也。

虞翻曰:風以散物,故離也。

物不可以終離,故受之以節。

韓康伯曰:夫事有其節,則物之所同守,而不散越也。 

節而信之,故受之以中孚。

韓康伯曰:孚,信也。既已有節,宜信以守之矣。

有其信者必行之。故受之以小過。

韓康伯曰:守其信者,則失貞而不諒之道,而以信為過也。故曰小過。

有過物者必濟,故受之以既濟。

韓康伯曰:行過乎恭,禮過乎儉,可以矯世勵俗,有所濟也。 

物不可窮也,故受之以未濟終焉。

韓康伯曰:有為而能濟者,以已窮物。物窮則乖,功極則亂,其可濟乎?故受之以未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