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說卦傳

Jack 在 2011, 五月 21 - 20:20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昔者聖人之作易也,

孔穎達曰:據今而稱上代,謂之昔者。聰明睿智,謂之聖人,即伏羲也。

案:《下繫》云:古者庖犧氏之王天下,始作八卦。今言作易,明是伏羲,非謂文王也。 

幽贊於神明而生蓍, 

荀爽曰:幽,隱也。贊,見也。神者在天,明者在地。神以夜光,明以晝照。蓍者,策也。謂陽爻之策三十有六,陰爻之策二十有四,二篇之策萬有一千五百二十。上配列宿,下副物數。生蓍者,謂蓍從爻中生也。

干寶曰:幽昧,人所未見也。贊,求也。言伏羲用明於昧冥之中,以求萬物之性,爾乃得自然之神物,能通天地之精,而管御百靈者。始為天下生用蓍之法者也。

參天兩地而倚數,

虞翻曰:倚,立。參,三也。謂分天象為三才,以地兩之,立六畫之數,故倚數也。

崔憬曰:參,三也。謂於天數五、地數五中,以八卦配天地之數。起天三配艮,而立三數。天五配坎,而立五數。天七配震,而立七數。天九配乾,而立九數。此從三順配陽四卦也。地從二起,以地兩配兌,而立二數。以地十配離,而立十數。以地八配巽,而立八數。以地六配坤,而立六數。此從兩逆配陰四卦也。其天一地四之數,無卦可配,故虛而不用。此聖人取八卦配天地之數,總五十而為大衍。

案:此說不盡,已釋在大衍章中,詳之明矣。

觀變於陰陽而立卦,

虞翻曰:謂立天之道曰陰與陽。乾坤剛柔,立本者卦。謂六爻陽變成震、坎、艮,陰變成巽、離、兌,故六卦。六爻三變,三六十八,則有十八變而成卦。八卦而小成,是也。《繫》曰:陽一君二民,陰二君一民,不道乾坤者也。

發揮於剛柔而生爻,

虞翻曰:謂立地之道曰柔與剛。發,動。揮,變。變剛生柔爻,變柔生剛爻,以三為六也。因而重之,爻在其中,故生爻。 

和順於道德而理於義,

虞翻曰:謂立人之道曰仁與義。和順謂坤,道德謂乾。以乾通坤,謂之理義也。

窮理盡性以至於命。

虞翻曰:以乾推坤,謂之窮理,以坤變乾,謂之盡性。性盡理窮,故至於命。巽為命也。 

昔者聖人之作易也,

虞翻曰:重言昔者,明謂庖犧也。 

將以順性命之理,

虞翻曰:謂乾道變化,各正性命,以陽順性,以陰順命。

是以立天之道曰陰與陽,立地之道曰柔與剛,立人之道曰仁與義。

崔憬曰:此明一卦立爻,有三才二體之義。故先明天道既立陰陽,地道又立剛柔,人道亦立仁義以明之也。何則?在天雖剛,亦有柔德,在地雖柔,亦有剛德,故《書》曰:沈潛剛克,高明柔克。人稟天地,豈可不兼仁義乎?所以易道兼之矣。

兼三才而兩之,故易六畫而成卦。

虞翻曰:謂參天兩地,乾坤各三爻,而成六畫之數也。

分陰分陽,迭用柔剛,

虞翻曰:迭,遞也。分陰為柔,以象夜;分陽為剛,以象晝。剛柔者,晝夜之象。晝夜更用,故迭用柔剛矣。

故易六畫而成章。

章謂文理。乾三畫,成天文。坤三畫,成地理。

天地定位,

謂乾坤。五貴三賤,故定位也。 

山澤通氣,

謂艮兌。同氣相求,故通氣。 

雷風相薄,

謂震巽。同聲相應,故相薄。

水火不相射,

謂坎離。射,厭也。水火相通。坎戊離己,月三十日,一會於壬,故不相射也。

八卦相錯。

錯,摩。則剛柔相摩,八卦相盪也。

數往者順,

謂坤消從午至亥,上下,故順也。

知來者逆,

謂乾息從子至巳,下上,故逆也。

是故易逆數也。

易謂乾,故逆數。此上虞義。

雷以動之,

荀爽曰:謂建卯之月,震卦用事,天地和合,萬物萌動也。

風以散之,

謂建巳之月,萬物上達,布散田野。

雨以潤之,

謂建子之月,含育萌牙也。

日以烜之,休遠反

謂建午之月,太陽欲長者也。 

艮以止之,

謂建丑之月,消息畢止也。

兌以說之,

謂建酉之月,萬物成熟也。

乾以君之,

謂建亥之月,乾坤合居,君臣位得也。此上荀義。 

坤以藏之。

《九家易》曰:謂建申之月,坤在乾下,包藏萬物也。乾坤交索,既生六子,各任其才,往生物也。又雷與風雨,變化不常。而日月相推,迭有來往。是以四卦以義言之,天地山澤,恒在者也。故直說名矣。

孔穎達曰:此又重明八物八卦之功用也。上四舉象,下四舉卦者,王肅以為互相備也。則明雷風與震巽同用,乾坤與天地同功也。

帝出乎震,

崔憬曰:帝者,天之王氣也,至春分則震王,而萬物出生。

齊乎巽,

立夏則巽王,而萬物絜齊。

相見乎離,

夏至則離王,而萬物皆相見也。 

致役乎坤,

立秋則坤王,而萬物致養也。 

說言乎兌,

秋分則兌王,而萬物所說。

戰乎乾,

立冬則乾王,而陰陽相薄。

勞乎坎,

冬至則坎王,而萬物之所歸也。

成言乎艮。

立春則艮王,而萬物之所成終成始也。以其周王天下,故謂之帝。此崔新義也。 

萬物出乎震。震,東方也。

虞翻曰:出,生也。震初不見東,故不稱東方卦也。 

齊乎巽。巽,東南也。齊也者,言萬物之絜齊也。

巽陽隱初,又不見東南,亦不稱東南卦,與震同義。巽陽藏室,故絜齊。 

離也者,明也。萬物皆相見,南方之卦也。

離為日,為火,故明。日出照物,以日相見。離象三爻,皆正日中,正南方之卦也。

聖人南面而聽天下,嚮明而治,蓋取諸此也。

離,南方,故南面。乾為治。乾五之坤,坎為耳,離為明,故以聽天下,向明而治也。

坤也者,地也。萬物皆致養焉,故曰致役乎坤。

坤陰無陽,故道廣布,不主一方,含弘光大,養成萬物。 

兌,正秋也。萬物之所說也,故曰說言乎兌。

兌三失位不正,故言正秋。兌象不見西,故不言西方之卦,與坤同義。兌為雨澤,故說萬物。震為言,震二動成兌,言從口出,故說言也。

戰乎乾。乾,西北之卦也,言陰陽相薄也。

乾剛正,五月十五日晨象西北,故西北之卦。薄,入也。坤十月卦,乾消剝入坤,故陰陽相薄也。

坎者水也,正北方之卦也,勞卦也,萬物之所歸也,故曰勞乎坎。

歸,藏也。坎二失位不正,故言正北方之卦,與兌正秋同義。坎月夜中,故正北方。此上虞義。

崔憬曰:以坎是正北方之卦,立冬已後,萬物歸藏於坎。又陽氣伏於子,潛藏地中,未能浸長,勞局眾陰之中也。 

艮,東北之卦也。萬物之所成終而所成始也,故曰成言乎艮。

虞翻曰:艮三得正,故復稱卦。萬物成始乾甲,成終坤癸。艮東北,是甲癸之間,故萬物之所成終而成始者也。

神也者,妙萬物而為言者也。

韓康伯曰:於此言神者,明八卦運動變化推移,莫有使之然者。神則无物,妙萬物而為言也。明則雷疾風行,火炎水潤,莫不自然相與,而為變化,故能萬物既成。

動萬物者,莫疾乎雷。

崔憬曰:謂春分之時,雷動則草木滋生,蟄蟲發起,所動萬物,莫急於此也。

橈萬物者,莫疾乎風。

言風能鼓橈萬物,春則發散草木枝葉,秋則摧殘草木枝條,莫急於風者也。

燥萬物者,莫熯乎火。

言火能乾燥萬物,不至潤濕,於陽物之中,莫過乎火。熯亦燥也。

說萬物者,莫說乎澤。

言光說萬物莫過以澤,而成說之也。 

潤萬物者,莫潤乎水。

言滋潤萬物莫過以水而潤之。 

終萬物始萬物者,莫盛乎艮。

言大寒立春之際,艮之方位,萬物以之始,而為今歲首。以之終,而為去歲末。此則叶夏正之義,莫盛於艮也。此言六卦之神用。而不言乾坤者,以乾坤而發天地,无為而无不為,能成雷風等有為之神妙也。艮不言山,獨舉卦名者,以動橈燥潤功,是雷風水火。至於終始萬物,於山義則不然,故言卦,而餘皆稱物,各取便而論也。此崔新義也。 

故水火相逮,

孔穎達曰:上章言水火不相入。此言水火相逮者,既不相入,又不相及,則无成物之功。明性雖不相入,而氣相逮及。 

雷風不相悖,

孔穎達曰:上言雷風相薄,此言不相悖者,二象俱動。若相薄而相悖逆,則相傷害,亦无成物之功,明雖相薄而不相逆者也。

山澤通氣,

崔憬曰:言山澤雖相縣遠,而氣交通。

然後能變化,既成萬物矣。

虞翻曰:謂乾變而坤化。乾道變化,各正性命,成既濟定,故既成萬物矣。

乾,健也。

虞翻曰:精剛自勝,動行不休,故健也。 

坤,順也。

純柔承天時行,故順。

震,動也。

陽出動行。

巽,入也。

乾初入陰。 

坎,陷也。

陽陷陰中。

離,麗也。

日麗乾剛。

艮,止也。

陽位在上,故止。

兌,說也。

震為大笑。陽息震成兌,震言出口,故說。此上虞義也。

乾為馬,

孔穎達曰:乾象天行健,故為馬

坤為牛,

坤象地,任重而順,故為牛。

震為龍,

震象龍動,故為龍。此上孔正義。 

巽為雞,

《九家易》曰:應八風也。風應節而變,變不失時。雞時至而鳴,與風相應也。二九十八,主風精,為雞。故雞十八日剖而成雛。二九順陽曆,故雞知時而鳴也。

坎為豕,

《九家易》曰:污辱卑下也。六九五十四,主時精,為豕。坎豕懷胎,四月而生,宣時理節,是其義也。 

離為雉,

孔穎達曰:離為文明,雉有文章,故離為雉。

艮為狗,

《九家易》曰:艮止,主守禦也。艮數三,七九六十三。三主斗,斗為犬。故犬懷胎三月而生。斗運行十三時日出,故犬十三日而開目。斗屈,故犬臥屈也,斗運行四市,犬亦夜繞室也。犬之精畏水,不敢飲,但舌舐水耳。犬鬪,以水灌之,則解也。犬近奎星,故犬淫當路,不避人者也。

兌為羊。

孔穎達曰:兌為說。羊者,順從之畜,故為羊。

乾為首,

乾尊而在上,故為首。

坤為腹,

坤能包藏含容,故為腹也。

震為足,

震動用,故為足。

巽為股,

巽為順,股順隨於足,故巽為股。

坎為耳,

坎北方,主聽,故為耳。

離為目,

離南方,主視,故為目。

艮為手,

艮為止,手亦止,持於物使不動,故艮為手。

兌為口。

兌為說,口所以說言,故兌為口。此止孔正義。

乾,天也。故稱乎父。坤,地也。故稱乎母。

崔憬曰:欲明六子,故先說乾稱天父,坤稱地母。

震一索而得男,故謂之長男。巽一索而得女,故謂之長女。坎再索而得男,故謂之中男。離再索而得女,故謂之中女。艮三索而得男,故謂之少男。兌三索而得女,故謂之少女。

孔穎達曰:索,求也。以求乾坤為父母,而求其子也。得父氣者為男,得母氣者為女。坤初求得乾氣,為震,故曰長男。坤二得乾氣,為坎,故曰中男。坤三得乾氣,為艮,故曰少男。乾初得坤氣,為巽,故曰長女。乾二得坤氣,為離,故曰中女。乾三得坤氣,為兌,故曰少女。此言所以生六子者也。

乾為天,

宋衷曰:乾動作不解,天亦轉運。

為圜,

宋衷曰:動作轉遠,非圜不能,故為圜。 

為君,

虞翻曰:貴而嚴也。

為父,

虞翻曰:成三男,其取類大,故為父也。 

為玉,為金,

崔憬曰:天體清明而剛,故為玉,為金。

為寒,為冰,

孔穎達曰:取其西北冰寒之地。

崔憬曰:乾主立冬已後,冬至已前,故為寒,為冰也。

為大赤,

虞翻曰:太陽為赤,月望出入時也。崔憬曰:乾四月純陽之卦,故取盛陽色為大赤。

為良馬,

虞翻曰:乾善,故良也。 

為老馬,

《九家易》曰:言氣衰也,息至已必當復消,故為老馬也。

為瘠馬,

崔憬曰:骨為陽,肉為陰。乾純陽爻,骨多,故為瘠馬也。

為駮馬,

宋衷曰:天有五行之色,故為駮馬也。

為木果。

宋衷曰:群星著天,似果實著木,故為木果。

坤為地,

虞翻曰:柔道靜。

為母,

虞翻曰:成三女,能致養,故為母。

為布,

崔憬曰:徧佈萬物於致養,故坤為布。 

為釜,

孔穎達曰:取其化生成熟,故為釜也。

為吝嗇,

孔穎達曰:取地生物而不轉移,故為吝嗇也。

為均,

崔憬曰:取地生萬物,不擇善惡,故為均也。

為子母牛,

《九家易》曰:土能生育,牛亦含養,故為子母牛也。

為大輿,

孔穎達曰:取其能載,故為大輿也。 

為文,

《九家易》曰:萬物相雜,故為文也。

為眾,

虞翻曰:物三稱群,陰為民,三陰相隨,故為眾也。

為柄,

崔憬曰:萬物依之為本,故為柄。

其於地也為黑。

崔憬曰:坤十月卦,極陰之色,故其於色也為黑矣。

震為雷,

虞翻曰:太陽火,得水有聲,故為雷也。

為駹,

駹,蒼色。震,東方。故為駹。舊讀作龍。上已為龍,非也。

為玄黃,

天玄地黃。震,天地之雜物,故為玄黃。

為專,

陽在初,隱靜未出觸坤,故專。則乾靜也專。延叔堅說以專為旉,大布,非也。此上虞義者也。

為大塗,

崔憬曰:萬物所出在春,故為大塗。取其通生性也。

為長子,

虞翻曰:乾一索,故為長子。

為決躁,

崔憬曰:取其剛在下動,故為決躁也。

為蒼筤竹,

《九家易》曰:蒼筤,青也。震陽在下,根長堅剛,陰交在中,使外蒼筤也。

為萑葦。

《九家易》曰:萑葦,蒹葭也。根莖叢生,蔓衍相連,有似雷行也。

其於馬也,為善鳴,

虞翻曰:為雷,故善鳴也。

為馵足,為作足,

馬白後左足為馵;震為左,為足,為作;初陽白,故為作足。

為的顙。

的,白。顙,額也。震體頭,在口上白,故的顙。《詩》云「有馬白顛」是也。此上虞義也。

其於稼也為反生。

宋衷曰:陰在上,陽在下,故為反生。謂枲豆之類,戴甲而生。

其究為健,為蕃鮮。

虞翻曰:震巽相薄,變而至三,則下象究與四成乾,故其究為健,為蕃鮮。巽究為躁卦,躁卦則震雷巽風無形,故卦特變耳。

巽為木,

宋衷曰:陽動陰靜,二陽動於上,一陰安靜於下,有似於木也。

為風,

陸績曰:風,土氣也。巽,坤之所生,故為風。亦取靜於本,而動於末也。

為長女,

荀爽曰:柔在初。

為繩直,

翟玄曰:上二陽共正一陰,使不得邪僻,如繩之直。

孔穎達曰:取其號令齊物,如繩直也。

為工,

荀爽曰:以繩木,故為工。

虞翻曰:為近利市三倍,故為工。

子夏曰:工居肆。

為白,

虞翻曰:乾陽在上,故白。

孔穎達曰:取其風吹去塵,故絜白也。

為長,

崔憬曰:取風行之遠,故為長。

為高,

虞翻曰:乾陽在上,長,故高。

孔穎達曰:取木生而高上。

為進退,

虞翻曰:陽初退,故進退。

荀爽曰:風行无常,故進退。

為不果,

荀爽曰:風行或東或西,故不果。

為臭。

虞翻曰:臭,氣也。風至知氣,巽二入艮鼻,故為臭。《繫》曰:其臭如蘭。

其於人也,為宣髮,

虞翻曰:為白,故宣髮。馬君以宣為寡髮,非也。

為廣顙,

變至三,坤為廣,四動成乾,為顙,在頭口上,故為廣顙。與震的顙同義。震一陽,故的顙。巽變乾二陽,故廣顙。

為多白眼,

為白,離目上向,則白眼見,故多白眼。

為近利市三倍。

變至三成坤,坤為近。四動乾,乾為利。至五成噬嗑,故稱市。乾三爻,為三倍。故為近利市三倍。動上成震,故其究為躁卦。八卦諸為,唯震巽變耳。

其究為躁卦。

變至五成噬嗑,為市。動上成震,故其究為躁卦。明震內體為專,外體為躁。此上虞義。

坎為水,

宋衷曰:坎陽在中,內光明,有似於水。

為溝瀆,

虞翻曰:以陽闢坤,水性流通,故為溝瀆也。 

為隱伏,

虞翻曰:陽藏坤中,故為隱伏也。

為矯輮,

宋衷曰:曲者更直為矯,直者更曲為輮,水流有曲直,故為矯輮。

為弓輪。

虞翻曰:可矯輮,故為弓輪。坎為月,月在於庚,為弓在甲,象輪,故弓輪也。

其於人也,為加憂,

兩陰失心為多眚,故加憂。

為心病,

為勞而加憂,故心病。亦以坎為心,坎二折坤為心病。此上虞義也。

為耳痛,

孔穎達曰:坎,勞卦也。又主聽,聽勞則耳痛。 

為血卦,為赤。

孔穎達曰:人之有血,猶地之有水。赤,血色也。

案:十一月,一陽爻生在坎,陽氣初生於黃泉,其色赤也。

其於馬也,為美脊。

宋衷曰:陽在中央,馬脊之象也。

為亟心,

崔憬曰:取其內陽剛動,故為亟心也。

為下首,

荀爽曰:水之流,首卑下也。 

為薄蹄,

《九家易》曰:薄蹄者在下,水又趨下,趨下則流散,流散則薄,故為薄蹄也。

為曳。

宋衷曰:水摩地而行,故曳。

其於輿也,為多眚。

虞翻曰:眚,敗也。坤為大車,坎折坤體,故為車多眚也。 

為通,

水流瀆,故通也。 

為月,

坤為夜,以坎陽光坤,故為月也。 

為盜。

水行潛竊,故為盜也。

其於木也,為堅多心。

陽剛在中,故堅多心。刺,棗屬也。此上虞義也。

孔穎達曰:乾、震、坎,皆以馬喻。乾至健,震至動,坎至行,故皆可以馬為喻。坤則順,艮則止,巽亦順,離文明而柔順,兌柔說,皆无健,故不以馬為喻也。唯坤卦利牝馬,取其行不取其健,故曰牝也。坎亦取其行不取其健。皆外柔,故為下首。薄蹄,曳也。

離為火,

崔憬曰:取卦陽在外,象火之外照也。

為日,

荀爽曰:陽外光也。

為電,

鄭玄曰:取火明也,久明似日,暫明似電也。 

為中女,

荀爽曰:柔在中也。

為甲胄,

虞翻曰:外剛,故為甲。乾為首,巽繩貫甲,而在首上,故為胄。胄,兜鍪也。

為戈兵。

乾為金,離火斷乾,燥而煉之,故為戈兵也。 

其於人也,為大腹。

象曰常滿,如姙身婦,故為大腹。乾為大也。 

為乾卦,

火曰熯,燥物,故為乾卦也。

為鼈,為蟹,為蠃,為蚌,為龜。

此五者,皆取外剛內柔也。

其於木也,為科上槁。

巽木在離中,體大過死。巽蟲食心,則折也。蠹蟲食口木,故上槁。或以離火燒巽,故折上稾。此上虞義。

宋衷曰:陰在內,則空中。木中空,則上科槁也。

艮為山,

宋衷曰:二陰在下,一陽在上。陰為土,陽為木,土積於下,木生其上,山之象也。

為徑路,

虞翻曰:艮為山中徑路。震陽在初,則為大塗。艮陽小,故為徑路也。

為小石,

陸績曰:艮剛卦之小,故為小石者也。 

為門闕,

虞翻曰:艮為門,艮陽在門外,故為門闕。兩小山,闕之象也。

為果蓏,

宋衷曰:木實謂之果,草實謂之蓏。桃李瓜瓞之屬,皆出山谷也。

為閽寺,

宋衷曰:閽人主門,寺人主巷,艮為止,此職皆掌禁止者也。 

為指,

虞翻曰:艮手多節,故為指。 

為拘,

虞翻曰:指屈伸制物,故為拘。拘舊作狗,上已為狗,字之誤。 

為鼠,

虞翻曰:似狗而小,在坎穴中,故鼠,晉九四是也。 

為黔喙之屬。

馬融曰:黔喙,肉食之獸,謂豺狼之屬。黔,黑也。陽玄在前也。

其於木也,為堅多節。

虞翻曰:陽剛在外,故多節。松栢之屬。

兌為澤,

虞翻曰:坎水半見,故為澤。

宋衷曰:陰在上,令下濕,故為澤也。

為少女,

虞翻曰:坤三索,位在末,故少也。

為巫,

乾為神,兌為通,與神通氣女,故為巫。

為口舌,

兌為震聲,故為口舌。

為毀折,

二折震足,故為毀折。

為附決,

乾體未圜,故附決也。 

其於地也,為剛鹵。

乾二陽在下,故剛。澤水潤下,故鹹。此上虞義。

朱仰之曰:取金之剛不生也。剛鹵之地不生物,故為剛鹵者也。

為妾,

虞翻曰:三少女,位賤,故為妾。

為羔。

羔,女使,皆取位賤,故為羔。舊讀以震駹為龍,艮拘為狗,兌羔為羊,皆已見上。此為再出,非孔子意也。震已為長男,又言長子,謂以當繼世、守宗廟、主祭祀,故詳舉之。三女皆言長中少,明女子各當外成,故別見之。此其大例者也。此上虞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