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革卦第四十九

Jack 在 2011, 五月 21 - 18:05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序卦》曰:井道不可不革也,故受之以革。

韓康伯曰:井久則濁穢,宜革易其故也。

 

 離下兌上

革,

鄭玄曰:革,改也。水火相息而更用事,猶王者受命,改正朔,易服色,故謂之革也。

 

已日乃孚,元亨利貞,悔亡。

虞翻曰:遯上之初,與蒙旁通。悔亡,謂四也。四失正,動得位,故悔亡。離為日,孚謂坎。四動體離,五在坎中,故已日乃孚。以成既濟,乾道變化,各正性命,保合太和,乃利貞,故「元亨利貞,悔亡」矣。與《乾 · 彖》同義也。

 

《彖》曰:革,水火相息,

虞翻曰:息,長也。離為火,兌為水。《繫》曰:潤之以風雨。風,巽。雨,兌也。四革之正,坎見,故獨於此稱水也。

 

二女同居,其志不相得,曰革。

虞翻曰:二女,離兌。體同人象。蒙艮為居,故二女同居。四變體兩坎象,二女有志。離火志上,兌水志下。故其志不相得。坎為志也。

 

已日乃孚,革而信之。

干寶曰:天命已至之日也。乃孚,大信著也。武王陳兵孟津之上,諸侯不期而會者八百國,皆曰紂可伐矣。武王曰:爾未知天命,未可也。還歸。二年,紂殺比干,囚箕子,爾乃伐之。所謂「已日乃孚,革而信」也。

 

文明以說,大亨以正,革而當,其悔乃亡。

虞翻曰:文明謂離。說,兌也。大亨謂乾。四動成既濟定,故「大亨以正,革而當位,故悔乃亡」也。

 

天地革而四時成。

虞翻曰:謂五位成。乾為天。蒙坤為地,震春。兌秋。四之正,坎冬離夏,則四時具。坤革而成乾,故天地革而四時成也。

 

湯武革命,順乎天而應乎人。

虞翻曰:湯武謂乾,乾為聖人。天謂五,人謂三。四動,順五應三,故順天應人。巽為命也。

 

革之時大矣哉。

干寶曰:革天地,成四時;誅二叔,除民害;天下定,武功成,故大矣哉也。

 

《象》曰:澤中有火,革。

崔憬曰:火就燥,澤資溼,二物不相得,終宜易之,故曰「澤中有火,革」也。

 

君子以治曆明時。

虞翻曰:君子,遯乾也。曆象謂日月星辰也。離為明,坎為月。離為日,蒙艮為星。四動成坎離,日月得正,天地革而四時成。故君子以治曆明時也。

 

初九,鞏用黃牛之革。

干寶曰:鞏,固也。離為牝牛。離爻本坤,黃牛之象也。在革之初,而无應據,未可以動,故曰鞏用黃牛之革。此喻文王雖有聖德,天下歸周,三分有二,而服事殷,其義也。

 

《象》曰:鞏用黃牛,不可以有為也。

虞翻曰:得位无應,動而必凶,故不可以有為也。

 

六二,已日乃革之,征吉,无咎。

荀爽曰:日以喻君也。謂五已居位為君。二乃革意去三應五。故曰已日乃革之。上行應五,去卑事尊,故曰征吉无咎也。

 

《象》曰:已日革之,行有嘉也。

崔憬曰:得位以正,居中有應。則是湯武行善,桀紂行惡,各終其日,然後革之,故曰已日乃革之,行此有嘉。

虞翻曰:嘉謂五,乾為嘉。四動承五,故行有嘉矣。

 

九三,征凶,貞厲。

荀爽曰:三應於上,欲往應之,為陰所乘故曰征凶。若正居三,而據二陰,則五來危之,故曰貞厲也。

 

革言三就,有孚。

翟玄曰:言三就上,二陽乾得共有信,據於二陰,故曰革言三就,有孚於二矣。

 

《象》曰:革言三就,又何之矣。

崔憬曰:雖得位以正,而未可頓革,故以言就之。夫安者有其危也。故受命之君,雖誅元惡,未改其命者。以即行改命,習俗不安,故曰征凶。猶以正自危,故曰貞厲。是以武王克紂,不即行周命,乃反商政,一就也。釋箕子囚,封比干墓,式商容閭,二就也。散鹿臺之財,發鉅橋之粟,大賚于四海,三就也。故曰革言三就。

虞翻曰:四動成既濟定,故又何之矣。

 

九四,悔亡,有孚,改命吉。

虞翻曰:革而當,其悔乃亡。孚謂五也。巽為命。四動五坎改巽,故改命吉。四乾為君,進退无恒,在離焚棄,體大過死,傳以比桀紂。湯武革命,順天應人,故改命吉也。

 

《象》曰:改命之吉,信志也。

虞翻曰:四動成坎,故信志也。

干寶曰:爻入上象,喻紂之郊也。以逆取而四海順之。動凶器而前歌後舞。故曰悔亡也。中流而白魚入舟,天命信矣,故曰有孚。甲子夜陣雨甚,至水德賓服之祥也。故曰「改命之吉,信志也」。

 

九五,大人虎變,未占有孚。

虞翻曰:乾為大人,謂五也。蒙坤為虎變。傳論湯武以坤臣為君。占,視也。離為占。四未之正,五未在坎,故未占有孚也。

馬融曰:大人虎變,虎變威德折衝萬里,望風而信。以喻舜舞干羽,而有苗自服;周公修文德,越裳獻雉,故曰未占有孚矣。

 

《象》曰:大人虎變,其文柄也。

宋衷曰:陽稱大,五以陽居中,故曰大人。兌為白虎,九者變爻,故曰「大人虎變,其文炳也」。

虞翻曰:乾為大明,動成離,故其文炳也。

 

上六,君子豹變,

虞翻曰:蒙艮為君子,為豹。從乾而更。故君子豹變也。

 

小人革面,征凶。居貞吉。

虞翻曰:陰稱小人也。面謂四。革為離,以順承五。故小人革面。乘陽失正,故征凶。得位,故居貞吉。蒙艮為居也。

 

《象》曰:君子豹變,其文蔚也。

陸績曰:兌之陽爻稱虎,陰爻稱豹。豹,虎類而小者也。君子小於大人。故曰豹變,其文蔚也。

虞翻曰:蔚,蔇也。兌小。故其文蔚也。

 

小人革面,順以從君也。

虞翻曰:乾,君,謂五也。四變順五,故順以從君也。

干寶曰:君子、大賢,次聖之人。謂若大公周召之徒也。豹,虎之屬。蔚,炳之次也。君聖臣賢,殷之頑民,皆改志從化,故曰小人革面。天下既定,必倒載干戈,包之以虎皮。將卒之士,使為諸侯,故曰征凶,居貞吉。得正有應,君子之象也。

案:兌為口,乾為首,今口在首上,面之象也。乾為大人,虎變也。兌為小人,革面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