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旅卦第五十六

Jack 在 2011, 十二月 12 - 20:34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文字輸入/校對:鬼鶴


  艮下離上

旅,小亨,旅貞吉。

彖曰:旅,小亨,柔得中乎外而順乎剛,止而麗乎明,是以小亨,旅,貞吉也。

山內而火外,內爲主,外爲客,山止而不動,猶舍館也,火動而不止,猶行人也,故艮下離上爲旅。旅非不亨,而曰小亨,何也?旅者,人之失其居而窮於外者也。在下謂之喪人,在上謂之蒙塵,亨猶不亨也。又曰旅貞吉者,居家而不貞,尚非吉之道。況窮於外而不正,則上交必諂,而主人莫之敬;下交必瀆,而徒御莫之尊。取而不正則褻,留而不正則濡,去而不正則逋,故旅貞則吉。孰為旅道之貞乎?以爲客則柔,亦不過於柔,必順乎剛,乃爲得其中,仲尼不答靈公是也。以所主而止,則所止亦不妄,止必麗乎明,仲尼不主彌子是也。此皆旅道之貞也。曰柔得中,謂六五;曰得中乎外,謂六五在外卦;曰柔順乎剛,謂六五順九四、九三之二剛;曰止而麗乎明,謂山與火也。柔而在外,故為旅。

 

旅之時義大矣哉!

旅者,人之窮,何大乎時義也?時在彼,其繫在遇,義在此,其繫在守。遇,非我所能為也,守,我所能為也。聖賢君子不幸而爲旅,盡其所能爲,聽其所不能爲而已。夷吾、重耳俱寓於秦,无異寓,有異時;仲尼、陽虎俱去於魯,有同去,无同義。

 

象曰:山上有火,旅,君子以明慎用刑而不留獄。

刑不明則冤,故欲明,過明則察,故欲謹,過謹則滯,故欲不留。艮止,故謹,火行,故不留而明。

 

初六,旅瑣瑣,斯其所取災。

象曰:旅瑣瑣,志窮災也。

初六以陰柔之資,宅卑下之地,此小人之棄逐而在旅者也。上之不能如仲尼在陳而絃歌不衰,下之不能如鍾儀在晉而樂不忘舊。方且經營瑣細之鄙事,以自封植,此其所以致災也,故慶封奔吳而致富。君子知其及殃,息夫躬寄丘亭而祝盜,或者告其祝詛。蓋小人无道義以養其志,得志則驕溢,失志則困窮,故瑣瑣以取災也。然在旅而爲鄙事,有志窮而爲之者,有志大而爲之者,故關羽種菜於魏,志不在於菜,蘇武牧羊於匈奴,志不在於羊,必有能辨之者。

 

六二,旅即次,懷其資,得童僕貞。

象曰:得童僕貞,終无尤也。

六二,公侯大臣之顯者,喪而在旅者也。然能柔順以下人,中正以立己,故所至有次舍,安焉即之而不危。所挾有資用,退然懷之而不露,所從有臣僕,翕然得其心而不離,雖曰為旅,而无悔尤矣。晉文公之奔也,見秦伯則拜,見野人亦拜,不曰柔順以下人乎?文而有禮,好學而不貳,凡十九年,守志彌篤,不曰中正以立己乎?廣而儉,懷安而能遷,不曰懷其資而不露乎?其貞正如此,故至楚,楚饗之,楚送之,至齊秦,齊秦妻之,秦納而歸之,可謂旅即次矣。腹心則子犯、子餘,股肱則魏犨、賈佗,紀綱則秦之三千人,可謂得童僕矣。豈惟在旅而无悔尤哉?旅而歸而霸,孰禦焉?

 

九三,旅,焚其次,喪其童僕,貞厲。

象曰:旅焚其次,亦以傷矣。以旅與下,其義喪也。

九三,亦公侯大臣之顯者,喪而在旅者也。爲客依人,而以剛處剛,又在下卦之上,有多上人之心,宜其大則焚其次舍而无所歸,小則喪其童僕而莫之助也。魯昭公孫于齊,齊不禮焉,而饗以大夫之禮,公遂如晉,將如乾侯。子家羈曰:有求於人,而即其安,其造于境。弗聽。是剛而不能下人也。使請逆於晉,而晉又不答,是焚其次也。魯之歸焉者,公執之,魯自是不歸焉,季孫將如乾侯見公,而與之歸國,而公不見自是不歸國,是喪其童僕也。雖貞猶危厲,而況不貞乎?近離故焚。

 

九四,旅于處,得其資斧,我心不快。

象曰:旅于處,未得位也。得其資斧,心未快也。

九四在下卦之上,上卦之初,亦公侯大臣之在旅者也。有剛明之才,而能居柔以下人,故旅于內地而有處,非至如外地之次舍也。得其資而猶能富貴人,得其斧而猶能威罰人也。然雖在內地,而猶未得位,雖得資斧,而猶未快心。其鄭厲公在櫟、衛獻公在夷儀之時乎?非二五未得位,然已近乎五,故旅于處。

 

六五,射雉,一矢亡,終以譽命。

象曰:終以譽命,上逮也。

六五,王者之蒙塵而在旅者也。王者无外,而何旅之有,少康逃虞思之圃,宣王匿召公之家,是亦旅也。所謂禍亂之作,天所以開聖人,其旅之六五乎?六五為離一卦之主,明之至也,有坤六五之文德之盛也。有文明之德,居至尊之位,而牧之以謙柔,如射文明之羽而不再發,言發无不中也。此其所以下得乎人之譽,上得乎天之命。自旅寓而復歸其天下國家與。矢其文德,宣之文也;明明天子,宣之明也;側身修行,宣之謙柔也。小雅美之,則鴻雁、庭燎,大雅美之,則雲漢、崧高,至烝民、韓奕則又美之,江漢、常武則又美之,民譽不必矣乎。天監有周,保茲天子,咏於詩,上天佑之,爲生賢佐,載於傅,天命不隆矣乎?其中興也,孰禦焉?故有德則少康、宣王自旅人而為天子,无德則太康、厲王自天子而為旅人。有天下者可不懼乎?上逮,謂德上達天也。離為雉,為戈兵,故曰射雉,曰一矢。

 

上九,鳥焚其巢,旅人先笑後號咷,喪牛于易,凶。

象曰:以旅在上,其義焚也。喪牛于易,終莫之聞也。

上九,亦王者之蒙塵,終于旅而不歸其國者也。位一卦之上,居離體之極,恃其高亢而肆其剛強,至於失高位而為旅人,自取之也。既毀其家,如鳥焚巢,又辱其身,如先笑後慟,又失其大物,如喪牛而甚易。此晉末帝信景延廣之言,挑契丹之敵,至於覆宗祀、遷虜庭而亡天下與。凶孰大焉?然則有天下者,高亢可恃,剛強可肆乎?堯之恭遜,舜之溫恭,湯之寬仁,文王之徽柔,武王之容德,高祖之豁達大度,光武之柔理天下,此帝王之盛德也。初、二、三、四皆言旅而不言旅人,在旅而非旅人也,有歸其居之義焉。上九獨言旅人,則在高位之時,已有終身旅人之理矣。惟六五當旅之時,而不言旅,非不言也,不忍言也。故沒其辭於爻,而列其爻於卦始乎?旅而非旅,終乎歸而為主也。故六五獨不言旅,所以有王者无外之大義也。上九高亢如鳥高飛,故象之以鳥,又離之極,故象之以焚,牛,大物也,喪牛,失天下之象。終莫之聞,高亢自信,不聞其過也。或曰公卿、大夫、士民有旅,固也,王者亦有旅,聖人慮患,不亦甚乎?曰:王者有旅,非甚也,求為旅而不可得,斯甚矣。街莊公示戎州人以璧而不受,胡亥請爲黔首而不許,旅何可得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