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需卦第五

Jack 在 2011, 十二月 12 - 15:33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文字輸入/ 校對:鬼鶴


 乾下坎上

需,有孚,光亨,貞吉,利涉大川。

需者,有所須而動,有所待而發。傳曰:需,事之下。又曰:需,事之賊。言猶豫不決之害事也。而光且亨、且吉、且利,何也?易之需,非不決之需,見險而未可動,能動而能不動者也,孚且貞故也。孚者,以誠待詐,詐窮而誠自達;貞者,以正待邪,邪詘而正自伸。惟誠惟正,无敵於天下,是惟无動,動則亨吉,雖大川亦可涉而利也。先主所謂操以詐,孤以誠;操以暴,孤以仁,蓋假之者也。假之者且然,而況性之身之者乎!乾之剛健,誠且正也,坎之險陷,邪且詐也。大川坎也。*

*註:訂詁引誠齋曰:水體至明。光也,坎為通也。案二語以坎體釋光亨也。今本脫去亨。

 

彖曰:需,須也,險在前也。剛健而不陷,其義不困窮矣。需有孚,光亨貞吉,位乎天位,以正中也。利涉大川,往有功也。

以乾之尊,遇坎之險,而能不陷不窮者,剛健而已。剛則其靜不可動,健則其動不可禦。靜不可動則能忍以需險之衰,動不可禦則能決以濟險之窮,我何陷何窮之有?彼无剛健之才,見險而不能忍者,其能免於陷且窮乎?雖然,亦必德與位並,而後可以吉須也。位乎天位則有位矣,正中則有德矣,无位而須者,无濟險之勢,伯夷避紂是也。无德而須者,无濟險之資,秦未亡而陳涉先亡是也。以在天之位,秉正中之德。利涉大川,往則有功,文武須暇五年是也。天位謂九五乘乾也,正中兼二五而言也。

象曰:雲上于天,需,君子以飲食宴樂。

升而未降,則天下望雲而徯雨;蘊而未施,則君子藏器以待時。待時者,夫何為哉?飲食以自養,宴樂以自怡而已。此顏子簞瓢陋巷之日,謝安游宴東山之時也。雖然,飲食宴樂以須其時,惟有德之君子而後能也,不然含哺之氓皆顏,酒荒之士皆謝矣。

初九,需于郊,利用恒,无咎。

象曰:需於郊,不犯難行也。利用恒无咎,未失常也。

坎水為險,初九去險遠矣。故需于郊,郊遠於水之地也。宅於水而資舟,備難者也;宅于郊而馮河,犯難者也。无難而犯難以求利,不若守常之為利,无難而不安于守常,若穆公伐鄭,夫差伐齊,其咎何如哉?

九二,需于沙,小有言,終吉。

象曰:需于沙,衍在中也。雖小有言,以吉終也。

渚自水出曰沙,需于沙,則去水之險漸近矣。近水者未溺,沙傾則溺;近難者未隙,言出則隙。九二以陽居陰,則寬綽而有衍,以位居中,則正大而不過。寬而不過,則小有言之隙,可以窒而不開矣。吳濞以太子之隙,常出怨言矣。文帝寬而不詰,故終其世而亂不作,所謂終吉也。

九三,需于泥,致寇至。

象曰:需于泥,災在外也。自我致寇,敬慎不敗也。

初需于郊,止而不敢進;二需于沙,進而不敢逼;三進而逼于水矣。泥者,逼于水者也。雖逼于水,未弱於水也。何也?坎之災猶在外也。災在外,而我逼之,是水不溺人,而人狎水者也。狎水死者,勿咎水;致寇敗者,勿咎寇,自我致之故也。雖然,善備无寇,善禦无敗,既有寇矣,敬慎以禦之,猶不敗也。不敗於寇,不若不致夫寇,不致夫寇,不若不逼夫寇,三居健之極,進之勇,能不逼乎?不然,在外之災,安能寇我?楚非宋寇也,襄公與楚爭霸,而敗于泓,宋致寇而不敬慎也。晉非楚寇也,莊王與晉爭鄭而勝于邲,楚敬慎而晉否臧也。

六四,需于血,出自穴。

象曰:需于血,順以聽也。

陰陽相勝,亦相伺也。乾之三陽,所以需而未敢進者,伺坎之衰也。盜僧主人,亦伺主人,故六四亦需三陽之逼己也。雖然,三陽厄于險,故同力以濟險,四以一陰柔之資,而當三剛健之敵,傷于陽必矣。血者,傷也,物傷必避,避必順以聽命。出自穴者,傷于陽而避陽,且聽命于陽也。君子之于小人,不可窮也。三陽彙進,一陰退避,需之險于是濟矣。為君子者,勿窮小人可也。王允既誅董卓,而不宥傕、汜;光弼垂定河北,而復圖思明,皆不開小人順聽之門之禍也。坎為血卦。

九五,需于酒食,貞吉。

象曰:酒食貞吉,以中正也。

 陽彙而進,陰引而退,九五以陽剛,居中得正,而位乎天位,險者夷,難者解,天下治平矣。*於此何為哉?涵養休息,與天下相安于无事而已。不可移濟險之道為履平之道也。萬物需雨澤,人需飲食,天下需涵養。雲上于天,物之需也。需者,飲食之道,人之需也。需于酒食,貞吉,天下之需也。酒食者,養天下之謂,成、康、文、景得之矣。有險樂險則媮,周平王、晉元帝是也;无險行險則擾,秦始皇、漢武帝是也。

*註:學易記引此文,治平矣下有曰:需于酒食,乃太平之君,以飲食宴樂,勞忠臣嘉賓之事也。貞吉者,待之有禮,而无過不及之謂也。故象曰:以中正也。凡四十三字。疑李氏潤色之詞。非本文也。

上六,入於穴,有不速之客三人來,敬之終吉。

象曰:不速之客來,敬之終吉,雖不當位,未大失也。

險至上而終,需至上而極,險終則變,陽極則升。乾之三陽欲進,而坎為險以阻之,至上六則終而變矣。三陽雖為客,其需我之變久矣,我終能遏其來乎?敬以納之而巳。主孤而客眾,主雖有危之勢,敬客以及主,主亦有安之理。入于穴者,主安也。桓溫作難于晉,晚而病亟,猶幸不殺王謝,晉室安而桓氏亦安,此其效也。不當位,陰居上,則僭也。僭而未大失者,小人敬君子,抑亦僭之救也與?不然,壅甚必決,蘊甚必裂,如秦末之法吏,漢季之閽寺,眾所快也,亦所憫也。君子之于小人亦然。

回應

鍵則其動不可禦”中“鍵”應為“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