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困卦第四十七

Jack 在 2011, 十二月 12 - 19:55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文字輸入/校對:鬼鶴


  坎下兌上

困,亨,貞,大人吉,无咎,有言不信。

彖曰:困,剛揜也。險以說,困而不失其所亨,其唯君子乎!貞大人吉,以剛中也。有言不信,尚口乃窮也。

(坎)一陽陷二陰之中,(兌)一陰蔽二陽之上*,皆剛揜於柔也。剛揜于柔,君子揜于小人,能不困乎?然困而亨,何也?亨不于其身,于其心,不于其時,于其道也。逢乎坎之險,處以兌之說,身雖困也,心未嘗困也。困而不失其所亨,惟君子能之,故曰亨。不于其身于其心,心曷爲而亨也?說也。曷為而說也?貞也。曷為而貞也?中之剛也。剛于中者,百險不能隕其正,正於己者,千憂不能喪其說,烏往而不亨乎?此大人之事,故曰亨。不于其時,于其道,君子之說樂而亨,大人之剛貞而吉,其困亨一也,又何咎之有?若處困而求亨,求亨而尚言,將以求通乃所以得窮也。聖人恐人不深味困亨之腴,而好徑求困亨之蹊,誇以亨其鬻,佞以亨其競,媚以亨其合,其誰信之?信於人,亦必不免于天,儀、衍、斯、鞅是已。故又戒之曰:有言不信,尚口乃窮,然則困亨之義,於此乎?於彼乎?而王輔嗣曰:窮必通也,處窮而不能自通者,小人也。信斯言也,則甘藜羹、樂陋巷皆小人矣。二、五皆剛中,兌為口。

*註:「坎」、「兌」二字從《會通》增。

 

象曰:澤无水,困,君子以致命遂志。

澤之爲澤,以有水也,今水在澤下,是无水之坳堂爾,此其所以爲困也。君子居之,以其莫之致而困者安之命,以其所得爲之義者遂其志,彼有所安,此有所遂矣。志乎堯舜,遂之斯堯舜矣,志乎孔顏,遂之斯孔顏矣,孰能禦之?困之所以亨與。

 

初六,臀困于株木,入于幽谷,三歲不覿。

象曰:入于幽谷,幽不明也。

小人之揜君子,聖世所不能无也,况困之世乎?當困之世,不必得位之小人而後能揜君子也。雖在下無位之小人,亦囂然有揜君子之志矣,初六是也。所幸者進而求四之應,則四自厄於困之中,如枯株之不能庇;退而伏於二之下,則已自墮於坎之底,如幽谷之無所覿,此其所以欲困九二之君子而不能也。其叔孫、武叔、公伯寮之徒與?初者,卦之下體,故為臀。欲困君子而自困,欲揜君子而自幽,小人亦何利哉?

 

九二,困于酒食,朱紱方來,利用亨祀,征凶,无咎。

象曰:困于酒食,中有慶也。

小人之困君子,何仇于君子哉?不過如雞騖之爭食,鴟鳶之嚇鼠爾。小人所茹,君子所吐,九二陽剛之君子,爲初六、六三二小人所揜,九二吐而去之,簞食瓢飲,有方丈之不如,草耕木茹,有五鼎之不易,所困者酒食之末而已,吾何困哉?然戶庭之不出,紱冕之自來,粢盛之弗設,精誠之自通,有吐食脫服而不得逃者,何也?時雖困也,身雖揜也,上有九五之君,有剛中之德,與己同德,而不與小人同道故也。然則小人能終揜君子乎?雖然,寧君己先,毋己君先,自我求焉,自我往焉,則凶又誰咎?非其事凶也,其道凶也。枉己正人,非凶而何?中有慶者,言不與小人爭食,而剛中自守,所以有朱紱之慶也。利用享祀者,以精誠通乎君,猶享祀通乎神也。使左右能止即墨之封,關、張能間孔明之密,則困之九二不足徵矣。齊、蜀,霸者也,而況不為霸者乎?然則君子病不困爾,困何病哉?坎爲赤,故爲朱紱,朱紱方來,言自來,非往求也。

 

六三,困于石,據于蒺藜,入于其宮,不見其妻,凶。

象曰:據于蒺藜,乘剛也。入于其宮,不見其妻,不祥也。

月揜日則日食,日揜月則月食,陰陽消長,如循環也。天下豈有小人專揜君子之理哉?初六與六三,夾九二而交揜之,小人長矣。不知夫六三者,進則困於二陽,如石之壓其上;退則乖夫一陽,如棘之刺其下;下將奔初六之鄰,則閉於一陽,而不得出其所含;上將求上六之援,則隔於二陽,而不得見其所耦,於是外敵交至,而反爲君子之所揜,親戚皆叛,而盡失小人之所助。其管蔡陷周公,燕上官陷霍光之事邪?妻,謂上六與己親也。三陽上陰,故三以上為妻。

 

九四,來徐徐,困于金車,吝,有終。

象曰:來徐徐,志在下也。雖不當位,有與也。

氣同則從,聲比則應,各從其類也。易之相應,豈必以位哉?四與初應者,位也;困之九四,其應不在初六,而在九二者,類也。九四爲上六所揜,其望九二之應,如乞師於鄰國,以解入郛之圍也。而九二徐徐而來者,隔於六三之閡其前,如金車之堅而不可卻也。然陽進而不止,陰止而不進,吝於始,必通於終。蓋四雖困於三之隔,然四之志乎二,則不渝也;二雖不當初之位,然二之與乎四,則必應也。當困之世,爲君子者,類苟同矣,應不在近,志苟通矣,來不在速,期於終,不爲小人所揜而已。陳平交絳侯以誅諸呂,仁傑薦柬之以誅二張,近乎困之九四矣。三在下,故為車,剛故為金,又坎為輿。

 

九五,劓刖,困于赤紱,乃徐有說,利用祭祀。

象曰:劓刖,志未得也。乃徐有說,以中直也。利用祭祀,受福也。

當困之世,而不能拯也,小人揜夫君子而不能去也,君子揜于小人而不能白也,則何貴于易哉?易有道焉,存乎其人而已。孰為其人?上有拯困之君,下有拯困之臣,則柔可消、剛可長,困可亨吉矣。九五以剛中之才,正大之德,爲困世之君,則上有拯困之君矣;九二之大臣,又有剛中之才,九四之近臣,又有陽剛之志,則下有拯困之臣矣。君臣同德,患不為爾,一有為焉,孰為小人,刑之以劓,刑之以刖;孰為君子,錫以紱冕,享以精誠,小人去而君子伸。始乎困而徐乎說,脫天下于困窮之淵,而躋天下於福慶之域,是易之道也。志未得,謂未刑小人之時,中直,即中正。

 

上六,困于葛藟,于臲卼,曰動悔有悔,征吉。

象曰:困于葛藟,未當也。動悔有悔,吉行也。

上之一爻,有處一卦之上者,有處一卦之外者,處上則為尊高之極,乾之上九是也;處外則爲吉凶之輕,困之上六是也。九五、九二、九四之君臣,以陽剛之才,具中正之德,刑小人、用君子,拯一世之困,而天下受福矣。上六以一陰之孤,處極困之後,出刑戮之外,亦適有天幸也。雖有揜君子之志,亦何從而逞哉?然始則爲二陰之所榮,如困于葛藟之蔓而不得脫,終則乘二剛以自危,如據于臲卼之幾而不得安,動亦懼禍之及,故曰有悔。聖人於此,開其三面,可也。遏其歸師,不可也,故許其征吉,又許其吉行,皆縱其去而不追其窮也。夫惟開小人之去,而後免小人之禍,是故拯困之道,莫上乎征吉,而劓刖爲下。催汜之事可不戒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