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損卦第四十一

Jack 在 2011, 十二月 12 - 17:16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文字輸入/校對:鬼鶴


  兌下艮上

損,有孚,元吉,无咎,可貞,利有攸往。曷之用?二簋可用享。

彖曰:損,損下益上,其道上行,損而有孚,元吉,无咎,可貞,利有攸往。曷之用?二簋可用享。二簋應有時,損剛益柔有時,損益盈虛,與時偕行。

損之為卦,以澤之深,益山之高,此損下益上之道也。以乾之上九降而為六三,以坤之六三升而為上九,此損剛益柔之義也。然損之道,有損奢以從儉者,有損不善以從善者,有損己以益人者,有損己而取人之益者,有損之損者,有損之益者,有不損之損者。其損七,其所以損者一也。二簋可享,損奢以從儉也;大象之懲忿窒欲,六四之損其疾,此損不善以從善也;初九之益六四,九二之益六五,六三之益上九,此損己以益人也;六五之虛己以從諸爻之益,此損己而取人之益也;初九以己益人,而又酌損,此損之損也;六三以一人之損而得友,六五為損之主而得益,此損之益也;九二、上九之弗損,此不損之損也。故曰其損七,然知損而不知其所以損,則損者偽也。漢文卻千里馬,而終之以儉,得其所以損也。晉武焚雉頭裘,而終之以奢,不得其所以損也。曷謂所以損?曰:誠是也。文王曰損有孚,仲尼曰損而有孚,言損之不可不誠也,故曰所以損者一。然損下益上,是剝下以厚上也;損剛益柔,是消君子而長小人也,可乎?曰:非是之謂也。損下益上者,不於其貨,於其德;損剛益柔者,不於其道,於其政。記曰:為人臣者,殺其身有益於君,則為之,此損下益上之義也。傳曰:政猛則施之以寬,又曰:寬以濟猛,此損剛益柔之義也。聖人之言豈一端而已哉?然聖人之所謂損,不出於聖人之意,而出於天下之時。聖人何容心焉?國奢,示之以儉;國儉,示之以禮,故曰二簋應有時。彊弗友剛克,燮友柔克,故曰損剛益柔。有時不然,凶歲不祭肺,施之豐年則隘,平國用中典,施之亂國則弛,故曰損益盈虛與時偕行。卦形頂踵實而腹虛,有二器上覆下承之象,故曰二簋。

 

象曰:山下有澤,損,君子以懲忿窒欲。

此所謂損不善以益其善也。觀兌之說,君子得之以懲其忿,觀艮之止,君子得之以窒其欲。人之一性,如山之靜,如澤之清。其忿也,或觸之,其欲也,或誘之,豈其性哉?深戒其觸之之端,逆閉其誘之之隙,損之又損,則忿欲銷而一性復矣。

 

初九,已事遄往,无咎,酌損之。

象曰:已事遄往,尚合志也。

此損己以益人,損下以益上之事也。六四以陰柔而居上,非初九陽剛之賢應而助之,而誰也?然必應之而不有其應之之迹,助之而不居其助之之功,損之損,善之善者也。故事已則速去之,又從而酌損之,則可以无咎,而上合六四之志矣。魯連卻秦而辭其封,四皓安漢而不居其位,庶幾初九之義矣。若至於宣帝之背負芒刺,宣宗之毛髮洒淅然後去,則无及矣。況不去乎?

 

九二,利貞,征凶,弗損,益之。

象曰:九二利貞,中以為志也。

此損下益上而有不損之損也。九二以剛陽之賢,而佐六五陰柔之君,所以益於君也。然以兌說之資,而濟剛陽之德,此非所以為中正也。若非復損其剛,則流於不正不中之域矣。故戒之以利貞,戒之以征凶,戒之以中以為志,皆使之不得損其剛也。不損其剛,斯足以益其君矣,故曰弗損益之。魏元忠再相而變其公清,裴度晚節而安於浮沈,皆損其剛者也。征凶,謂行之以兌說則凶也。

 

六三,三人行,則損一人;一人行,則得其友。

象曰:一人行,三則疑也。

此六三損下益上之事,聖人慰存六三以損中之益之辭也。天下之理,消與長聚門,損與益同根,六三本乾三之陽也,與初九、九二,三陽同行者也。而六三獨損而為陰,所謂三人行則損一人也。聖人則慰存之曰:爾謂天下有損而不益者乎?兌三爻而六三一陰,則所謂一人行矣。一人行,必得其友而不孤,故上九應之,是得其友也。六三在下,能損己以益上九,上九在上,亦降心以交六三,君臣相得,咸有一德,而莫或二之者,此舜得堯之事也。孝於父母,不得於父母,弟於兄弟,不得於兄弟,非三人行則損一人乎?然无鄰於歷山,而堯為之鄰,无侶於河濱,而堯為之侶,非一人行則得其友乎?三人同行,其眾可喜也,而見疑於二人;一人獨行,其孤可弔也,而得友於一人,豈惟損益无定形哉?親疎眾寡,亦无定與矣。聖人因一人之行,而得致一之理,故仲尼繫之曰:言致一也。天地之化醇,男女之化生,亦若是而已矣。

 

六四,損其疾,使遄有喜,无咎。

象曰:損其疾,亦可喜也。

此聖人勸六四損己以從人,損不善以益其善也。去病必醫,去過必師,六四之有疾,不醫之以初九之師,何能損乎?然改過去疾而不速,猶在吝與咎之域也,速改則可喜而无咎矣。然則六四何為而有疾也?六四以陰柔之資,居下卦之上,宅近君之位,富貴誘於前,忿欲動於中,此其膏肓也。不有初九剛方之師友,其孰從而切磋救之哉?子產容國人之議己以自藥,而不毀鄉校,可謂能損其疾而懲忿;魏獻子聽閻沒女寬之諷諫以自警,而辭梗陽人,可謂能損其疾而窒欲。然曰亦可喜者,亦之為言次之辭也。无疾,上也,有疾而損之,次矣。

 

六五,或益之十朋之龜,弗克違,元吉。

象曰:六五元吉,自上祐也。

此聖人贊六五之損己從人,有損中之益之盛德也。六五以山嶽配天之德,宅大中至正之位,為損卦之君。而其中空洞寬廣,謙柔挹損以從在下之羣賢,天下之有善者,所以皆說而願增益其高大也。或益之者,或之為言,非一人可指之謂也。一人益之,十人朋而從之,龜筮亦皆從而弗違之。人謀鬼謀,百姓與能,此所以為大吉而自天祐之與。此大舜舍己從人之盛德也。

 

上九,弗損益之,无咎,貞吉,利有攸往,得臣无家。

象曰:弗損益之,大得志也。

此聖人贊上九不損之損之盛德也。上九居損之終,位艮之極。居損之終,則必變之以不損;位艮之極,則必止之以不損。當節損之世,下皆損己以益其上,上又能不損其下,以益其下,宜其无咎,宜其正吉,宜其利有攸往,宜其得臣无家,无往而不得志也?故曰大得志也。大禹菲食,而天下无飢民,文王卑服,而天下无凍老,漢文集書囊、罷露臺,而天下有煙火萬里之富寔,皆損之上九也。得臣,謂得天下臣民之心;无家,謂无自私其家之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