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解卦第四十

Jack 在 2011, 十二月 12 - 16:53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 3 , 4 , 5 , 6 , 7 , 8 , 9

文字輸入/校對:鬼鶴


  坎下震上

解,利西南,无所往,其來復,吉,有攸往,夙吉。

彖曰:解,險以動,動而免乎險,解。解利西南,往得眾也;其來復吉,乃得中也。有攸往,夙吉,往有功也。天地解而雷雨作,雷雨作而百果草木皆甲坼。解之時大矣哉!

天下有難,常過於為,天下无難,常不及為。過於為則擾,不及為則媮。蹇至解,則難散矣。如西南之坤,安而靜矣。害已除而无所往,故宜來復,而不可以過於為。高帝已定天下,而復伐匈奴,過於為也。利未興而有攸往,故宜夙為,而不可以不及為。高帝幸於苟安,安於秦陋而不求復二帝、三王之法度,不及為也。當解之時,聖人甚喜之時也,如冬閉之久而忽逢春生,天地之疑者散,雷雨之靜者作,萬物之勾者達。大哉解之時乎!喜哉解之時乎!

 

象曰:雷雨作,解,君子以赦過宥罪。

天地與物為新,故雷雨作;君子與民為新,故赦宥行。

 

初六,无咎。

象曰:剛柔之際,義无咎也。

六當患難解散之初,以柔道處剛位,適剛柔之宜,得來復之義矣。何咎之有?此光武謝西域,禮匈奴,卻臧宮、馬武之請之事也。

 

九二,田獲三狐,得黃矢,貞吉。

象曰:九二貞吉,得中道也。

多難既徹,有攸往夙吉。九二以陽剛之才,佐六五陰柔之主,急於有為之時也。則宜何先?莫急於紀綱,而又有急於紀綱;莫先於法度,而又有先於法度,去小人是也。霍光、上官並受武之託,丙、魏、恭、顯雜居宣之朝,則是无難多難之始也。故當解之世,九二欲其獲狐,六三戒其致寇,九四欲其解拇,六五欲其退小人,上六欲其射隼,一卦六爻而去小人者,居其五。然則召天下之多難者果誰乎?君人者,而何利於天下之多難,而何樂於近小人以疏君子哉?夫狐者,小人之妖,恭、顯是也;拇者,小人之賤,通、嫣是也;隼者,小人之鷙,憲、冀是也;負乘者,小人之僭,莽、卓是也。一卦之中,聖人五致意焉。其防難也,不為不謹*矣。三狐,三陰也,一卦四陰,而指其三者,不指六五。五,君位也。田者,力而取之也;矢者,我直則壯也;黃者,中而不過也。去小人而不力,雖去必來;去小人而不直,雖行必格;去小人而不中,雖甚必亂。三者盡矣,又能貞固以守之,則吉矣。不然,鄭朋得以入望之,封倫得以入太宗矣。

*註:《學易記》作詳。

 

六三,負且乘,致寇至,貞吝。

象曰:負且乘,亦可醜也。自我致戎,又誰咎也。

六三以陰柔之資,險詐之極,而位乎大臣之上,是何異於市井負販之小人,一旦乘公卿大夫之路車駕馬,以行於大逵乎?此竊位僭上之甚者也,孰不羞薄而醜之?雖貞猶吝,況不貞乎?其致寇也,必矣。致寇者,六三也。寇至而受其難者,不惟六三也。趙高僭秦,以致勝、廣,勝、廣至,而高與秦偕亡;趙忠、張讓擅漢以致董卓,卓至,而二豎與漢俱滅。盜斯奪之,六三誰咎也?解之君臣,其免盜乎?可不大懼也哉。

 

九四,解而拇,朋至斯孚。

象曰:解而拇,未當位也。

四以陽剛之賢,居近君之位,當大臣之任,而下比六三微賤在下之小人,則君子之友望望然去之。維解散其小人,則君子信其忠正,而朋至矣。故薳子馮比八人者,而申叔時遠之;郭子儀任吳曜,而僚佐去之。拇,體之微而在下者也,小人之象也。而,汝也。

 

六五,君子維有解,吉,有孚于小人。

象曰:君子有解,小人退也。

六五當解之世,為解之君,雖以中和柔順之資,而有解散患難之功者,維得其解之之要而已。孰為解難之要?維用九二、九四,一二大臣陽剛之佐,以解散小人而已。然則天下无多難,有一難,小人者,多難之宗;解難不多術,有一術,君子者,解難之源。故洪水非堯之難,而四凶過於洪水,四裔非四凶之威,而一舜烈於四裔。曰君子維有解吉,言解之吉者,維用君子一事而已。程子云:孚,驗也。用君子之驗,驗之於小人,退而已。

 

上六,公用射隼于高墉之上,獲之,无不利。

象曰:公用射隼,以解悖也。

隼,六三也。高墉,六三之負乘而竊高位者也。射而獲之者,上六也。公者,大臣之稱,即上六也。六三之悖亂,遇上六,射而獲之,則天下之悖亂煥然解散而无餘矣。此解之終也,其周公歸自東山之時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