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蹇卦第三十九

Jack 在 2011, 十二月 12 - 16:51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 3 , 4 , 5 , 6 , 7 , 8 , 9

文字輸入/校對:鬼鶴


  艮下坎上

蹇,利西南,不利東北,利見大人,貞吉。

彖曰:蹇,難也,險在前也。見險而能止,知矣哉!蹇利西南,往得中也;不利東北,其道窮也;利見大人,往有功也。當位貞吉,以正邦也。蹇之時用大矣哉!

處蹇之道二:曰靜、曰動。濟蹇之道四:曰擇、曰避、曰才、曰德。坎險而艮能止,可謂智矣,此處險以靜也。靜而審則動而濟,非終止也。靜而終止,是坐敝舟而不求涉者也。動而不審,是暴虎馮河者也。往而得中,此濟險以動也。坤位西南,平夷之地也。求平易而利者,往焉,不曰擇乎?艮位東北,坎位正北,皆峻阻之地也。逢峻阻而不利,則止焉,不曰避乎?天下无大事也,天下有大事不有大人,往必无功,不曰才乎?有大才以經天下,无大正以正天下,雖得之,必失之,不曰德乎?蹇之時,非小難之時,蹇之人,非小才小德之所可用,故曰時用大矣哉。西南卦多坤。

 

象曰:山上有水,蹇,君子以反身脩德。

地上有山,險也,山上有水,險之險也。君子當重險之世,非德不免,非德不濟,反身脩德以俟之而已。

 

初六,往蹇,來譽。

象曰:往蹇來譽,宜待也。

初逢難之始作,不幸也,在下而无位,不幸而幸也。往而進,則必罹其殃,來而退,則猶保其譽,宜靜退以待時之平而已。獲譽於亂世,不若无譽之安也。然名可得聞,身不可得而見也。此申屠蟠、管寧之徒與?

 

六二,王臣蹇蹇,匪躬之故。

象曰:王臣蹇蹇,終无尤也。

初、上、三、四,聖人皆不許其往,惟六二、九五无不許其往之辭者。當蹇之世,六二為王者之大臣,九五履大君之正位,君臣復不往以濟難,而誰當往乎?蹇蹇者,多難而非一難也,大臣犯天下之多難,而捐軀以求濟,何尤之有?然則以六二之匪躬,而不聞濟難,非尤乎?曰:捐軀在志,濟難在才,六二陰柔,短於才也。聖人不尤之者,嘉其志而恕其才也。程子以李固、周顗當之,得之矣。

 

九三,往蹇,來反。

象曰:往蹇來反,內喜之也。

九三以剛陽之才,居艮止之極,逢坎險於前,銳欲往而濟難也。而聖人止之曰:往進則必蹇,來歸則來喜,何也?三與上為應,而上六陰柔,不能主三以共濟也。此劉瑜、陳蕃勸竇武速斷大計,而武不從之事也。二子往而不反,其濟否何如也。內,二陰也。

 

六四,往蹇,來連。

象曰:往蹇來連,當位實也。

初六无位,九三无援,其不可往固也。六四近君而當位,又不可往,然則蹇終不可濟乎?四居上卦之下,當坎險之初,乃以陰柔之資應之,往則上入於坎陷之中,來則下接於无位之初六,進則无才,退則无與,此其實不可強也。不量其无才无與之實,而抱虛以進,以求濟大難,祇以益難耳。此公果與郈孫接連以伐季氏,而昭公出;訓與注接連以去宦寺,而唐室亂之事也,可輕往乎?連者,接也;實者,量其實也。

 

九五,大蹇,朋來。

象曰:大蹇朋來,以中節也。

九五以剛陽中正之君,當天下大難之世,而得六二朋來之助,宜其濟難无疑也。然僅能施其中正之節者,君剛而臣柔也。上不過為晉明帝、唐宣宗,下則高貴鄉公、皇泰主而已。

 

上六,往蹇,來碩吉,利見大人。

象曰:往蹇來碩,志在內也。利見大人,以從貴也。

上六以陰柔之資,居蹇難之極,是安能濟蹇哉?故往則蹇益其蹇,退則其吉乃大。碩吉,大吉也。蓋能一退,內則有九三剛陽之助,貴則有九五大君之見,是以吉且利也。然彖言利見大人,往有功也,而五爻終无濟難之功,上六利見大人矣,亦无濟難之功,何也?大人,上下之達稱,如言行不必信果,如正己而物正,如能格君心之非,孟子皆曰大人,豈皆指君上而言哉?上六利見大人,謂九五也。上六有剛陽中正之大人以為君,而九五无剛陽中正之大人以為佐,則是上六利見大人,而九五未嘗利見大人也。初、上、三、四,或以无才,或以无援,皆不可往,則九五所恃以自助者,六二之大臣而已。而二復陰柔而短於才,則非所謂剛陽中正之大人也,誰與成濟難之大功乎?彖之言蓋歎九五之无助也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