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晉卦第三十五

Jack 在 2011, 十二月 12 - 16:46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文字輸入/校對:鬼鶴


  坤下離上

晉,康侯用錫馬蕃庶,晝日三接。

彖曰:晉,進也。明出地上,順而麗乎大明,柔進而上行,是以康侯用錫馬蕃庶,晝日三接也。

晉之世,上則天子進乎德,有不已之明;下則諸侯進乎順,有不已之報。進乎德,如日之出於地,愈升愈明,進乎順,如地之承於日,愈下愈高。下順上而不已,故上燭下亦不已,是以錫馬蕃庶,而恩之者豐,晝日三接而禮之頻也。君進於明,可也,臣進於順,可也,諸侯非在廷之臣也,在外之臣也,在外而不進於順,則尾大而盭*矣。坤爲馬,離爲日,日出於地爲晝,二接下三陰也。柔進而上行,謂六五也。康侯,天子鎮撫諸侯以安之也。上下相安則天下安。

*註:盭,音「力」,凶暴乖戾。

 

象曰:明出地上,晋,君子以自昭明德

日有揜,則明者曀,心有掩,則明者盲。明出地上,則孰掩夫日?自昭明德,則孰掩夫心?禹之惡旨酒,湯之不邇聲色、不殖貨利,徹其掩以自昭也。自昭者,自用其力以瑩之之謂,故日出如躍,昭德如濯。

 

初六,晉如摧如,貞吉,罔孚,裕无咎。

象曰:晉如摧如,獨行正也。裕无咎,未受命也。

屹然于進退之初者,不詒凶于身;恰然于疑信之間者,不見咎於人。初六處進為之初,未受命於上,當是之時,必進則躁,必退則激,未見信而必其見信,則諂且懟。必也屹然而立,則躁激消,怡然而裕,則諂懟泯,惟初六順而靜者能之。晉如,進也; 摧如,退也;罔孚,未見信也。楊氏以孟子進退有餘裕當之,得之矣。

 

六二,晉如愁如,貞吉。受茲介福,于其王母。

象曰:受茲介福,以中正也。

六二以柔順(中正)之德*,逢文明之君,當亨進之位,能居中守正,以進為憂而不以進為喜。若此,可以得吉矣,可以受庶馬三接之大福于其君矣。薳子馮避令尹之位,蔡謨辭司徒之拜,皆以進為憂者。王母,君之柔中者也,六五是也。

*註:「中正」二字依《學易記》增。 

 

六三,眾允,悔亡。

象曰:衆允之志,上行也。

六三以陰居陽,下不為六二之大臣,上不為九四之近臣,蓋身退而德進,位卑而望高者與?故其志上進,以順麗乎大明之君,志發乎此,衆信乎彼,而其志得行矣,宜其悔吝之亡也。大則如二老歸周,而天下從;小則若一隗入燕,而群賢至。是已下,二陰皆順上,故曰眾允。

 

九四,晉如鼫鼠,貞萬。

象曰:鼫鼠貞厲,位不當也。

處遯惡後,處晉惡先。九四以剛狠之資,超貴近之地,處群下之上,躐三陰之前,以康侯則逼乎王室,如鄭莊之逼周;以近臣則僭乎王權,如桓溫之僭晉。故貪夫位而不思釋,畏乎下而恐見奪,如鼫鼠然,雖正亦危,况不正乎?貪者將上僭於六五,畏者猶下忌於三陰,上僭而其進不遂,以其君之明而不可犯也;下忌則其進有牽,以其僚之順而從上者眾也。使上暗如二世,下散如高貴鄉公,九四其孰禦?雖然,以剛狠之強臣,居逼近之高位,九四處之固不當也。處九四於不當之位者誰乎?

 

六五,悔亡,失得勿恤,往吉,无不利。

象曰:失得勿恤,往有慶也。

六五,柔主也,宜不立者也。宜悔吝、宜憂恤、宜非吉、宜不利,而聖人斷然許之以侮亡。以勿恤、以往必吉、必无不利,又勸之以往則有慶。且夫悔則亡矣,六五慶也;恤則勿恤矣,六五又慶也;往則吉矣,六五又慶也;往則无不利矣,六五又慶也,是四慶者。它卦或得其一二已爲卦之盛,今六五柔主乃兼此四慶而有之,然則王之不立者,其福固如是乎?曰:主德尚剛,惟晉之一卦,主德不尚剛。曷為晉之主德不尚剛?曰:晋之主德如日之出地,此朝日也,天下已服其明矣。初出之朝日,而遽若方中之烈日,天下其不旱熯暍死矣乎?惟柔故明而不虐,燭而不察,淑而不烈。大抵日中非日之盛,而莫盛於朝日;剛明非晋之盛,而莫盛於柔明。蓋日之爲明,朝則升,中則傾;君之為明,柔則容,剛則窮。六五,晉之盛明之主也,宜其福之盛也,孰謂其柔而不立哉?大則如商高宗之不言,小則如齊威王之不鳴,書曰:柔而立,又曰:高明柔克,六五以之。失得勿恤,謂得與失皆勿憂恤。六五離也,為日、為火,雖柔猶剛也。

 

上九,晉其角,維用伐邑,厲吉,无咎,貞吝。

象曰:維用伐邑,道未光也。

上九以剛明之資,進而至於首,又進而至於角,剛之極也。陰極者必窮物,剛極者必觸物,故不勝其剛而无所用之,維思攻伐人而已。夫明不自照,而用之以窮物,剛不自攻,而用之以伐人,若反其剛明,而有自危之心,聖人尚許其吉无咎也。或挾其剛明而自以為貞固,聖人知其吝未光也。子玉剛而无禮,陽處父剛而干時,所以敗也。晉,明卦也,而四陰吉悔亡,二陽厲且吝,德宗以明強自任,其未有得於此乎?厲者,惕厲而自危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