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大壯第三十四

Jack 在 2011, 十二月 12 - 16:45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 3 , 4 , 5 , 6 , 7 , 8

文字輸入/校對:鬼鶴


 大壯 乾下震上

大壯,利貞。

彖曰:大壯,大者壯也。剛以動,故壯。大壯利貞,大者正也,正大而天地之情可見矣。

惟正,故大;惟大,故正。正則舉天下萬物莫能加,不曰大乎?大則舉天下不正无所事,不曰正乎?正而大,大而正,天地之情不過是也,而況人乎?天地之情不可見也,以正大而可見,學者求道舍正大何適矣?四陽盛強,二陰微滅,大者勝則小者衰,剛者動則柔者退,強者長則弱者消,理之自然也。泰曰小往大來是也。

 

象曰:雷在天上,大壯,君子以非禮弗履。

不有雷在天上之巨力,不能有非禮弗履之至行,蓋以雷震之威震其私,以天討之師討乎己。

 

初九,壯于趾,征凶,有孚。

象曰:壯于趾,其孚窮也。

初九以陽剛之資,當陽盛之時,宜其可以强而征也。而征凶信窮何也?在下故也。在下而用壯,此賈誼欲去絳灌,南蒯欲去季氏,所以凶且窮也。有孚者,信其必然也。

 

九二,貞吉。

象曰:九二貞吉,以中也。

九二居大臣之位,為眾陽之宗,當大壯之世,曷不舉一世以大有為以慰天下之望乎?而循循然以剛居柔,以中自守,僅能貞而吉者。陽既壯矣,壯既大矣,又振而矜之,豈不以過中失正而敗吾大壯之勢乎?故四門穆穆之日,舜无復四罪之舉;四海皇皇之後,周公无復三監之功。至魏元忠之再相,依違无所建明,裴度之晚節,浮沉爲自安計,豈大壯九二之謂哉?

 

九三,小人用壯,君子用罔,貞厲。羝羊觸蕃,羸其角。

象曰:小人用壯,君子罔也。

九三强之極也,其强可以果於勿用,不可以果於用,故聖人戒之曰用之則爲小人,勿用則爲君子。小人如羝焉,喜于鬬而狃於勝,喜於鬬,故技止於一觸之勇,狃於勝,故怒及於无心之藩。然藩无心而能係,角易往而難反,終羈纍其角而後巳。羸與纍,古字通也。故雖貞而亦厲,而況不貞乎?陽處父、灌夫之徒是已。用罔,无所用也。羸其角,鄭玄作纍。

 

九四,貞吉,悔亡。藩決不羸,壯于大輿之輹。

象曰:藩決不贏,尚往也。

九四居近君之位,得眾陽之助,而能以剛居柔,不用其壯,此其所以貞也,故吉而悔亡。九三觸藩而羸,九四不觸而決者。九三遇九四之藩,而九四之上皆陰爻也,豈惟藩之決,亦无羸角之憂,豈惟角不羸,亦有往進之喜。輿之大,可往而進也,輹之壯,尤可往而進也。三十輻俱壯,而輿可往,四陽俱協,而時可往。此陸賈調和平勃,以安劉滅呂之事耶?程子云:輹與輻同。

 

六五,喪羊于易,无悔。

象曰:喪羊于易,位不當也。

六五當衆陽盛强于下之時,乃能使衆陽帖然而自喪者,正以柔順和易之德而調伏之也,故无悔。然則六五之才,雖與位不相當,乃所以爲相當也。德踰於位,位踰於才故也。羊即四陽也,唐代宗以之。

 

上六,羝羊觸藩,不能退,不能遂,无攸利,艱則吉。

象曰:不能退,不能遂,不詳也。艱則吉,咎不長也。

上六以壯之終,居動之極,故亦有羝觸藩之象。不能退,居眾爻之上也。不能遂,處一卦之窮也,故无攸利。然猶幸其柔也,故艱則吉。君子之進也,揖必以二;其退也,辭止於一,唯其思之詳也,是以進之難也。進之易,則退必難矣。上六之不能遂,非病也,不能退,乃病也。以陰柔之人,超六位之上,眷眷焉而不能退,上不過為張華,其下商鞅、李斯矣。艱則吉,在初而進之難也。至於其終,譬諾乘虎,下則死,不下亦死,好進而上人者,可不懼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