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屯卦第三

Jack 在 2011, 十二月 12 - 15:30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 3, 4, 5, 6, 7 , 8 , 9, 10, 11, 12

文字輸入/ 校對:鬼鶴


 震下坎上

屯,元亨利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

(氣始交未暘曰屯,物句萌未舒曰屯,世多難未泰曰屯。)*物屯求亨,時屯亦求亨,然時屯求亨。其道有三,惟至正為能正天下之不正,故曰利貞;惟不欲速為能成功之速,故曰勿用有攸往;惟多助為能克寡助,故曰利建侯。漢高帝平秦項之亂,除秦苛法,為義帝發喪,得屯之利貞;不王之關中而王之蜀漢,隱忍就國而不敢校,得屯之勿用有攸往;會固陵而諸侯不至,亟捐齊梁,以王信越得屯之利建侯。二帝三王,亨屯之三道,高帝未及也,而亨屯之功如此,而況及之者乎。

*註:氣始以下廿一字,從董氏真卿會通增。學易記所引,第二句作第一句

彖曰:屯,剛柔始交而難生,動乎險中,大亨貞。雷雨之動滿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

震以初九之陽而下于陰,以六二之陰,而上于陽,皆居一卦之始,故曰剛柔始交。以震遇坎,故曰難生,震動坎險,故曰動乎險中。臨險難而不妄動,必正而後動,是惟无動,動則大亨,故曰大亨貞。仗至正以動於險難之中,如天地之動,一動而雷雨盈於天地之間,亨孰大焉。留屯難之世,如造化之初,草而未齊,昧而未明,能動以正,而又得建侯之助,則屯可亨矣。大亨貞,郎卦辭之元亨利貞,動而雷雨滿盈,即勿用有攸往。建侯而不自寧,即利建候。然卦言勿用攸往,而彖言雷雨之動者,勿用攸往,非終不動也,審而後動也。屯之元亨利貞,非如乾之四德,故曰大亨貞。

象曰:雲雷屯,君子以經綸。

天下无事,庸人不庸人;天下多難,豪傑不豪傑。當屯難之時,君子當之,豈可以晏然處之哉?非有經綸天下之才,則屯未易亨。郭子和曰:坎在上為雲,故雲雷屯。坎在下為雨。故雷雨作解。雲而未雨,所以為屯,其說最明。

初九,磐桓,利居貞,利建侯。

象曰:雖磐桓,志行正也,以貴下賤,大得民也。

君子濟屯患无才,有才患无位。初九以剛明之才而居下位,非二非四,雖欲有為,未可也。姑磐桓不進,以待時而已,然豈真不為哉?居正有待,而其志未嘗不欲行其正也。居而不貞則无德,行而不正則无功,周公言居貞,而孔子言行正,然後濟屯之功德備矣。然則何以行吾志?何以濟夫屯?建侯以求助,自卑以得民,則志可行,屯可濟矣。初九在下而遠君,建侯非我職也。而初九能之乎?賈林合李抱真,王武俊之驩,而朱滔遁,唐遂以安,林遠君而无位者也。劉琨失王浚、猗廬之援,而幽并亡,晉遂失中原,琨遠君而有位者也。初九患无志耳,有有為之志,而輔以建侯之助,何職之拘,何位之俟哉。故濟屯者志為大,初九遠君无位,聖人猶許其有志,而況有志而近君有位者乎?震之初以一陽為二陰之主,故曰貴;二陰賤而一陽下之,故曰下賤。

六二,屯如邅如,乘焉班如,匪寇婚媾,女子貞不字,十年乃字。

象曰:六二之難,乘剛也;十年乃字,反常也。

屯之六二,以陰柔之德,居大臣之位,非不欲濟時之屯也。然下則偪於初之剛,而乃為已之寇,上欲親於君之應,而有近之嫌,故邅如而不能行,班如而不能進。然則何以處之?如女子然,與其從寇而字,不若守正而不字,雖未得親於婚,久則寇定而自成其婚。婚而字焉,何遲之有?此王導相晉之事也。上有元明之二君,而下有王敦之強臣,導乃以寬大之度,柔順之才,處強臣之上,非乘剛遇寇而何?惟導守正不撓,而下不比於敦,待時觀變,而上不危其國,久而寇自平焉,君自信焉,國自安焉。此十年乃字,復其常之效也。謝安之於桓溫,初則伐其壁人之謀,徐而寢其九錫之命,強臣自斃,而王室以寧,亦屯之六二也。雖然,六二之邅如班如者,其病在於陰柔而无剛明之才耳。舜之於四凶,周公之於管蔡,孔子之於少正卯,何邅班之有。

六三,即鹿无虞,惟入于林中。君子幾,不如舍,往吝。

象曰:即鹿无虞,以從禽也;君子舍之,往吝窮也。

三无剛明之才,而居震動之極,妄意於濟屯之功業,所謂即鹿。然五應二而不應三,三妄動而无上應,无應則无功,所謂无虞,而鹿入林中也。君子當此者,舍而退則見幾而无悔,往而進則遇險而必窮。蓋功无幸成,業无孤興。郭林宗所以不仕於漢,管幼安所以不仕於魏,非无憂世之心也。鹿譬則功也,虞人譬則應也,故後世有逐鹿之說*。

*註:末句從學易記增

六四,乘馬班如,求婚媾,往吉,无不利。

象曰:求而往明也。

六四居上而陰柔,非濟屯之才,故乘馬而不進。初九在下而剛明,為六四之應,故求助則必往,此六四有自知之明,无疾賢之私者也。魏无知、徐庶以之,求婚者,求助之謂。

九五,屯其膏,小貞吉,大貞凶。

象曰:屯其膏,施未光也。

九五以剛明之君,居屯難之世,宜其撥亂反正有餘也。然其澤猶屯而未光,其所正可小而不可大,是屯難終不可濟乎?有君无臣故也。六四近臣則弱,六三近臣則又弱,六二大臣則又弱,然則九五將欲有為,誰與?有為惟一初九,則遠而在下。賢而在下,則如无賢,臣而在遠,則如无臣。唐之文宗,初恥為凡主,非不剛也,終自以為不及赧獻,大貞則凶也。何也?觀近臣,則訓注也;觀大臣,則涯餗也;觀遠臣,則度與德裕也。用不必才,才不必用,而欲平閹宦之禍,故曰君強臣贏。航无楫維,无臣有主,去虺得虎。

上六,乘馬班如,泣血漣如。

象曰:泣血漣如,何可長也。

窮否反泰,極屯反亨。屯之上,難之極也。然非剛明之極,何以亨屯難之極?今乃以六之柔而當之,進无必為之才,退有无益之泣。求夕亡,朝得之,求朝亡,夕得之,何可長也?唐之僖昭是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