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大過卦第二十八

Jack 在 2011, 十二月 12 - 16:38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文字輸入/校對:鬼鶴


 大過 巽下兌上

大過,棟橈,利有攸往,亨。

彖曰:大過,大者過也。楝橈,本末弱也。剛過而中,巽而說行,利有攸往,乃亨。大過之時大矣哉。

大過之時,何時也?大厦將傾之時也。下橈將蹷,其本弱矣;上橈將折,其末弱矣。此不可為之時也,而曰「利有攸往,亨」,何也?非天下不可為之事,无以施天下大過人之才。孰為天下大過人之才?九五之剛陽,君有斯才矣。九二大臣,又斯才矣,九四近臣,又斯才也,九三羣臣,又斯才也。斯厦也,有九五之梁以主之,有九二、九三、九四松柏杞梓之柱,森然以支,吾之棟雖橈也,厦其可顛乎?不惟不可顛也,又將扶其顛而起之也。而况四剛雖過於剛,而二五乃得其中,爲下者順而從,爲上者說而行,往安所不利而不亨乎?本,謂初六,末,謂上六。上六居上,棟也,初六礎也。亦曰棟者,卦之反為上六。四陽剛過,故為大者過。陽大陰小,小往大來是也。

 

象曰:澤滅木,大過,君子以獨立不懼,遯世无悶。

木在澤下,木可沒而不可仆,君子以之舉大過人之事,則獨立而不懼。故東征之師,周人之艱,乃周公之易。水在木上,水可濡而不可入,君子以之堅大過人之行,則遯世而无悶。故陋巷之窮,乃顔子之達。

 

初六,藉用白茅,无咎。

象曰:藉用白茅,柔在下也。

六,柔也,初,下也。君子當大過之世而在下,柔以順承,潔以自淑而已。林宗曰:大厦將顛,非一木之支。不忤群小,獨免黨禍,故无咎。藉,承也;茅,柔也;白,潔也。柔故不忤羣小,潔故亦不汙羣小。巽為白。

 

九二,枯楊生稊,老夫得其女妻,无不利。

象曰:老夫女妻,過以相與也。

九二以剛陽之才,居謙柔之地,以下比於初六,此大臣之能下士而得助者也。持是道以當大厦將顛之世,則廢可興,衰可扶矣。木枯而根生,廢可興也;身老而妻壯,衰可扶也。然則大厦之顛何患於不起哉?故曰无不利。蕭何必薦韓信,鄧禹必薦寇恂,所謂大厦非一木之支,太平非一士之略也。巽,木也,九二剛過,故爲枯楊,爲老夫,又長女也。故初六爲女妻,初六耦而敷散,根象也,故爲生稊。稊,根也。

 

九三,棟橈,凶。

象曰:棟橈之凶,不可以有輔也。

棟橈者,上六、初六也,而於九三言棟橈凶,何也?九三志過銳,力過勇,將欲輔上六之棟,而適以壞之者也。扶傾者,傾必速,支厦者,厦必覆,非扶持之罪也,過於扶持之罪也。九三以陽居陽,故不可以輔上六之橈,陳蕃、竇武以之。

 

九四,棟隆,吉,有它吝。

象曰:棟隆之吉,不橈乎下也。

大過不厭於過,亦不過於過。以四剛振二弱,不厭於過也。以剛處剛,不爲九三之凶,則爲九五之不可久。扶傾拯橈之盛者,其惟四與二乎?皆以剛處柔之力也。上棟下宇,九四非棟也,而曰棟隆者何也?窮上者必反下,棟折者必易材,九四非棟位也,而棟材也。上六折矣,兌反而巽,則上六自外下而爲六四,九四自六上而爲上九矣。大過之棟,其不巍巍乎其隆哉?退韋賢、千秋;而相丙、魏,退張說、藏用,而相姚、宋;退珣瑜、執誼,而相黃裳,漢唐之興也勃焉。此棟隆吉之效也。然四與初應,有他志而橈於下之一陰,則吝也,戒之也。

 

九五,枯楊生華,老婦得其士夫,无咎无譽。

象曰:枯楊生華,何可久也。老婦士夫,亦可醜也。

振大過之世,患无剛陽之臣;有剛陽之臣,患无剛陽之君,九五剛陽之君也,今乃僅能无咎而已。既无譽,又不可久,又可醜,何也?九二不應,而比於初九,二有志而過於勇,九四有材而不居棟之位,九五以剛居剛,過於剛而輕於舉,三陽不爲之用,而獨倚上六陰邪之小人以爲助。魯昭公欲去季氏而倚公衍、公爲;邵陵厲公欲抑司馬氏而倚曹爽,唐文宗欲除宦寺而倚訓、注,何可久之驗也?木枯而華,是速其枯也,故何可久。男未室曰士,女已嫁曰婦,士夫,九五无助也,老婦,上六居一卦老陰之極也。以已嫁之婦而失節,娶失節之婦而復老邪?无恥之甚,故可醜也。

 

上六,過涉滅頂,凶,无咎。

象曰:過涉之凶,不可咎也。

程子謂上六以陰柔處過極,不恤危亡,履險蹈禍,是也。孔氏、楊氏以爲龍逢、比干,非也。二子豈陰柔者哉?水溢而過於涉者,不足以濟川,而徒沒其頂;任重而過其才者,不足以濟難,而徒滅其身。爲衍、曹矣,訓、注以之,其凶大矣。而曰无咎,非无咎也,不可咎也,當自咎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