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頤卦第二十七

Jack 在 2011, 十二月 12 - 16:37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文字輸入/校對:鬼鶴


  震下艮上

頤,貞吉。觀頤,自求口實。

彖曰:頤,貞吉,養正則吉也。觀頤,觀其所養也。自求口實,觀其自養也。天地養萬物,聖人養賢,以及萬民,頤之時大矣哉。

上覆下承,眾口森然,卦之形也*。上止下動,卦之用也,皆頰齒飲食之象,故頤養也。頤之時,聖人養賢,君子可仕之時也。然聖人之所養,君子之自養,貞則吉,邪則凶,故上不可輕施其養,下不可輕就其養。上之所施,必觀其所養之邪正。所養者賢而正,則萬民均得其所養;下之所就必反觀自養之邪正,自養者實而正,則聖人不失其所養,是養一人而福天下,不曰養正則吉乎?堯憂不得舜,舜憂不得禹皐是也。天地養萬物,萬物以天地為天地,堯舜養賢以及萬民,萬民以堯舜為天地,吉孰大焉?斯時豈易逢哉?故聖人喜之曰:頤之時大矣哉。自求口實,實而非偽也。

*註:會通引作「艮一陽上覆,震一陽下承,中四偶畫,衆齒之象也」。

 

象曰:山下有雷,頤,君子以慎言語,節飲食。

雷生之,山成之,此天地之養萬物也。言出於口,鳴其身亦寇其身,故欲慎其出;食入於口,腴其體亦酖其體,故欲節其入。此君子之自養也。然慎言非默,當其可,則諫死不羨括囊;節食非矯,當其不可,則采薇不羨林肉。

 

初九,舍爾靈龜,觀我朵頤,凶。

象曰:觀我朶頤,亦不足貴也。

下卦三爻,皆下之自養。初九,未粹之君子也,有賢智之資,而淺於自養者也。故以陽明之智,如龜之靈,非无其資也,然見六四之貴,臣則動頤而求養,其智安在?聖人惜之,未絕之也。故既責其舍己而徇欲,又戒之以必凶,又耻之以不足貴,庶其有改乎?子夏之悅紛華,子路之願裘馬,幾是與?朶,動也,震動初應四。

 

六二,顛頤,拂經于丘頤,征凶。

象曰:六二征凶,行失類也。

六二君子小人之雜也,居下卦之中,有中人之資,而可善可惡者也。惡從善,賤從貴,猶陰從陽也。六二下近於初之賢,既欲下比從之,以養其德,而初非其應;上觀於上九之貴,又欲上比從之以養其祿,而上亦非其應。於是倡狂妄行,陷於非僻,而不自反。征凶者,妄行而凶也。所以妄行者,善與貴兩從而不擇,下與上兩比而不應,故失其類也。吳起始師曾子,卒棄其母以求仕;李斯始師荀卿,卒棄其學以滅宗,皆失其守而不能自養,兩從而妄行之禍也。自上下下曰顛,言從初九而倒置也;自下上上曰拂,言從上九而違常也。邱,上九也,艮為山。

 

六三,拂頤,貞凶,十年勿用,无攸利。

象曰:十年勿用,道大悖也。

六三,小人之粹也,上无初九之靈龜,次无六二之兩從,蓋明然拂違自養之正道,而公然敢肆大悖以干利者也。資本陰柔,一也,居不中正,二也,躁欲之極,三也,挾三不正,不知自養,而躁於求養,其伾文八司馬之徒與?故溫死於衡,宗元死於柳。十年勿用,未為久廢也。六三之所以至此者,干利而已。聖人斷然曉之曰凶,又曰无攸利,拔其本也。

 

六四,顛頤,吉。虎視眈眈,其欲逐逐,无咎。

象曰:顛頤之吉,上施光也。

上卦三爻,皆上之所養。六二顛頤而凶,初九不應也;六四顛頤而吉,初九應之也。六四以近君之大臣,而下求於初九无位之賢者,是倒置也。而初九陽剛嚴正之德,如虎視焉。六四下而親之,亦望而畏之,非心邪意,不待初九之切磋而自消,其欲進德何如哉?逐逐,言消去也。以此養德而佐六五之君,以養天下,又何咎矣?上施光也,言六四在上而所施者光大也。周公下白屋,上也;衛青有揖客,薛宣不敢吏朱雲,次也。初九之於六四,有朶頤之戒,六四之於初九,有虎視之畏。下不輕其就,上不輕其禮也。

 

六五,拂經,居貞吉,不可涉大川。

象曰:居貞之吉,順以從上也。

六五養天下之君也,陰柔之才,不足以養天下,而反求上九之養己,拂其經常者也。上九位臣而德師,六五安居於貞固而无為,順從於上九而不違,而天下自得其養矣。此真聖人養賢以及萬民之事也,何必涉險有為,而後為聖哉?程子以成王賴周公當之,盡矣。艮止,故不可涉大川。六二拂經而凶,以利動也;六五拂經而吉,以道來也。

 

上九,由頤,厲吉,利涉大川。

象曰:由頤厲吉,大有慶也。

一卦二陽,而初九在下,在上而居師臣之位者,上九而已。六五之君所倚信,而衆陰臣民所畢聽者,故頤養天下皆由己出,故曰由頤。然位高德重,必惕厲而後吉。果能惕厲而不自盈,以上九之才,犯險猶必濟,況平世乎?故大有慶也。程子以伊周當之。艮止而利涉大川何也?止極必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