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无妄卦二十五

Jack 在 2011, 十二月 12 - 16:33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21 , 32 , 43 , 54

文字輸入/校正:鬼鶴


 无妄 震下乾上

无妄,元亨利貞,其匪正有眚,不利有攸往。

程子曰:動以天,故无妄;動以人欲,則妄。此得聖人本意矣。誠者,天之道,妄者,人之欲,无一毫之妄,誠之至也。无妄所以元亨者,利在貞而已。正則誠,邪則妄,若匪正而動,則動必有眚,而不利有攸往矣。非无妄之不利於往也,不正而妄,則不利於往也。若堯舜之禪,湯武之師,禹之治水,動以天也;子噲之遜,苻堅之師,鯀之治水,動以人也。

 

彖曰:无妄,剛自外來而為主於內,動而健,剛中而應,大亨以正,天之命也。其匪正有眚,不利有攸往,无妄之往,何之矣?天命不祐,行矣哉。

下震本坤體,初九自坤之上而來居坤之下,為震,故曰剛自外來。卦之成以震為主,震之卦以陽為主,下卦為內,故曰為主於內。震動乾健,動以天也,故曰動而健。九五之君以剛鍵中正,倡於上六二之臣,以柔順中正應於下,其動豈有妄乎?故曰剛中而應,此其所以動而大亨也。何為動而亨也?動以正也。何為而能動以正也?動以天也。何為而能動以天也?天實命吾動也。故武王誓師曰「天命文考」,肅將天威,天命文武以動,文武其得不動乎?然則天命文王,而武王何自知之?民之所欲,天必從之。故也,八百國、三千臣、億兆人以天之命詔武王,而武王乃伐商,是謂動以天。舉國之諫,亦以天之命止符堅,而堅必伐晉,是謂動以人欲。當堅之時,內外无事,可謂小康,是亦无妄之世也。而堅匪正妄動,往將何之?宜其敗亡而天命不祐也。非天不祐也,天亦不能祐也。行矣哉,言必不行也。

 

象曰:天下雷行,物與无妄,先王以茂對時育萬物。

行於天之下,而鼓於物之上者,其雷乎?雷以時行,而不妄行,物與雷俱出,而不妄出。蓋雷宜收而行,則物稽於藏,雷宜行而收,則物滯於達,物之无妄,視雷之无妄,故曰物與无妄先。王之育萬物,亦體雷行及時之義,對越而茂勉之爾。董仲舒引書曰:茂哉,茂哉,古茂懋通。

 

初九,无妄,往吉。

象曰:无妄之往,得志也。

九本乾之體,初居震之始,所謂動以天者也。動以天而无妄,焉往而不吉,不得志哉?雷動於初,而不妄萬物一歲之盛福也;聖人動於初,而不妄萬民一世之盛福也。故伊尹戒太甲以謹厥初,周公戒成王以在厥初。然則高宗三年不言,威王三年不飛,何邪?非不動也,謹於初動也。是惟无動,動而得志矣。

 

六二,不耕穫,不菑畬,則利有攸往。

象曰:不耕穫,未富也。

初九動之始,六二動之繼,是故初耕之,二穫之;初菑之,二畬之。為二者,何必矜其能耕且菑,而妄動以變初之成哉?一矜而動,即動以人欲。子玉變子文之政,參遵何之法,子玉為能,參為不能矣。然能者敗,不能者安,六二順而中,不矜能,則焉往而不利?雖不耕不菑不求,富貴在其中矣。未富者,實富而名未富。

 

六三,无妄之災,或繫之牛,行人之得,邑人之災。

象曰,行人得牛,邑人災也。

六三震終而近乾,動以天也,无妄之至也。震卦而坤爻,以靜處動也,動而未嘗動也。吉凶生乎動,今六三未嘗動而災,是謂无妄之災。災自我來,自我得,此有妄之災,非我來而我得,此无妄之災。既无妄,奚而災?曰:事固有不相及而相遭者,城失火,池魚殃;魯酒薄,邯鄲圍。今有牛繫於斯,問主之者誰,莫知也,問繫之者誰,莫知也,故稱或焉。然牛之繫於斯,惟其存於斯,使塗之入夜半取之而去,則主之者與繫之者出而訟之矣。當是時,塗之人不可得而訟,可訟者邑居而已。居者奚罪焉?蓋不幸罹災耳。此非无妄之災乎?故仲尼被圍,貌偶似陽虎也;不疑償金,偶與亡金者同舍也。六三无妄而災,六三可无媿矣。故災至无媿者,聖賢君子之所能也;无妄免災者,非聖賢君子之所能也。災非无妄之所能免,而小人行險妄動以求免,不亦遠乎?* 

*《學易記》此段後另有下文:「楚恭王出遊亡,烏號之弓,左右請求之,王曰:止,楚王失弓,楚人得之,何必求之?孔子聞之,曰:惜乎!其不大也,不曰人遺弓,人得之而已。何必楚也?行人得牛,邑人災也。有得則必有失,何足以為得乎?塞翁喪馬,曰:焉知其非福。及其得馬,又曰:焉知其非禍。塞翁之於得失,其有見於此乎。」

 

九四,可貞,无咎。

象曰:可貞无咎,固有之也。

九四以剛居柔,此豈妄動者哉?故許之曰可以貞。固而守此道,則无咎矣。又堅之曰:能貞固而守之,則可以有之而不失矣。此回之擇乎中庸而不失,所以異於不能期月守者也。

 

九五,无妄之疾,勿藥有喜。

象曰:无妄之藥,不可試也。

五以剛健中正而居尊,二以柔順中正而正應,此无妄之至也。无妄之至而猶有疾,則如之何?聽其自作,信其自愈而已。然則有疾而不治,可乎?曰:有有妄之疾,有无妄之疾,犯寒暑、荒酒色,如是而得疾,有妄之疾也,不治者死;耳目聰明、血氣和平,如是而偶疾,无妄之疾也,治者亦死。不治有妄之疾,而死者,晉景公、齊桓侯是也,不治无妄之疾而不死者,仲尼、薳子馮是也。故无妄之疾不藥,无妄之藥不試,則疾自愈而有喜矣。无妄之疾,无疾之疾也,勿藥可也。无妄之藥,无害之藥也,亦不可試,何哉?蓋善養生者,主梁肉而寇藥石,藥固无害矣,吾无疾焉用藥?藥无害猶不可試,而況有害者乎?故孔子曰:某未達,不敢嘗。聖人不試无妄之藥,而秦人以未富強為疾,補之以商鞅之烏喙,晉人以未清虛為疾,下之以王衍之甘遂,藥之初何如哉?故有苗疾虞,而禹班師,泰和自此充;越人非疾漢,而武帝興師,虛耗自此痼。

 

上九,无妄,行有眚,无攸往。

象曰:无妄之行,窮之災也。

无妄之世,六爻皆无妄也,故至上九,聖人亦許之以无妄。然許之未幾,而戒之以行有眚、无攸利者,何也?无妄之為卦,動卦也,然必動而不妄,乃許其動。動萬物者莫迅乎雷,宰萬物者莫尊乎天,雷動乎下,而非天宰之於上,則雷不發,而震物必有札傷者矣。天下雷行,雷制於天也。初九發造化之始,六二成造化之終,有必不可不動者,是為動而无妄,故聖人許其往吉往利,造化成矣。譬之農焉,初九耕之,六二穫之,至於六三處順以廩之而已,九四安富以守之而已,九五之主人高拱以饗之而已,上九入此室處,曰為改歲而已。使上九居无妄之極,而復欲動而有行,幾何不貽窮之災乎?唐太宗高麗之師,明皇雲南之師,是巳。故二之前有動而无妄,三之後无妄而无動,然則无妄雖曰動卦,吾必謂之靜卦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