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蠱卦第十八

Jack 在 2011, 十二月 12 - 16:10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文字輸入/校對:鬼鶴


  巽下艮上

蠱,元亨,利涉大川。先甲三日,後甲三日。

彖曰:蠱,剛上而柔下,巽而止,蠱。蠱,元亨,而天下治也。利涉大川,往有事也。先甲三日,後甲三日,終則有始,天行也。

蠱,泰之變。泰之初九上而為蠱之上九,泰之上六下而為蠱之初六,故蠱亦泰之壞。陽上而不降,陰下而不升,則上下之情兩隔而不通;巽順而不健,艮止而不行,則上下之才兩弱而不立,天下之事焉得而不壞乎?蠱,事之壞也。蠱壞矣,而曰元亨,曰天下治,何也?蓋桓以無知興,文以里丕霸,故亂為治根,蠱為飭源。雖然,亂不自治,蠱不自飭,不植不立、不振不起,故利於濟大難,往有事也。然則其遂徑涉而徒往乎?曰否,舉事之始,逆慮其敗,當在事先;追愛其成,當在事後,庶乎其可。甲,始也,先後各三日,思之詳也。終則有始者,尤以後甲為重也。後甲,終也,能謹其終,則能保其有始矣。

象曰:山下有風,蠱,君子以振民育德。

无事而不動,山也。山下有風,則風薄山而事生,風落山而事壞。君子當有事而壞之時,起而飭之,則將奚先。飭壞在振民,振民在育德。振者,作而起;育者,養而施。風言振,山言育。

初六,幹父之蠱,有子考无咎,厲終吉。

象曰:幹父之蠱,意承考也。

初六弱于才而卑于位,然當壞之時,爲子而辭其幹乎?能幹,則其父有子,有子則其父无咎。然弱於才矣,何以能幹?盡惕厲之意,以承其父之意,則吉矣。曰考,則非存,曰意,則繼志。不然,弱才而強決,卑位而高步,涉佗之誅,欲尊晋也。南蒯之叛,欲强魯也,知幹而不知厲者也。

九二,幹母之蠱,不可貞。

象曰:幹母之蠱,得中道也。

初六承考,九二幹母。譬之家,其父亡而母存乎?家有父,則一子而易治,家无父而有母,則衆子而難立。然則九二其孰為母?六五是也。六五才既弱,體又止,則君非大有為之主。九二德雖陽剛,資則巽順,則臣非大有為之佐。事壞于考,主于母,幹于衆子。母倚子者也,眾子倚長子者也,九二是也。而長子又以柔順之資佐其母,此時為何時也?其幽王之末造,平王之初政乎?故晉文侯非中興之佐,平王非中興之主,東遷之業就,而文武成業微矣。曰不可貞,不可反之正也。曰得中道,僅得為中才之事也。雖然,六五,吾有慽也;九二,吾无憾焉。使九二而非順,則為田常、為意如、為莽、卓、為王敦、桓溫矣。求為文侯,可得乎?豈惟无憾於九二,吾猶為六五賀也。

九三,幹父之蠱,小有悔,无大咎。

象曰:幹父之蠱,終无咎也。

革弊者,非剛則革不力,過剛則禍必亟。過剛而禍不亟者,九三其庶乎?然亦危矣。九三以剛處剛,過剛也,見天下之弊,不勝其憤,欲一决而去之,此其禍不爲晁錯,則爲景延廣。然能小有悔而无咎者,九三處巽之極,以極順行過剛,故過而不過。小有悔,過剛也,无大咎,極順也。子房之安太子,仁傑之存唐嗣,其蠱之九三乎?

六四,裕父之蠱,往見吝。

象曰:裕父之蠱,往未得也。

天下之壞,有大壞之壞,有補而未全之壞。大壞,革之可也;補而末全,徐之可也。補壞之才,有革而補之之才,有徐而補之之才。革而補之,強于才者也;徐而補之,弱于才者也。六四居下卦之上,上卦之初,當初六、九二、九三幹蠱之後,事之壞者,亦少飭矣,其未飭者,皆補而未全者也。六四以陰柔之才,居近君之位,此大臣之弱于才,而膺補壞未全之任者也。可以徐,不可以亟,可以寬,不可以迫,故曰裕父之蠱,勸以寬也。又曰往見吝,曰往未得,戒其迫也。高帝革秦為漢,漢不秦矣,亦未三代也,補而未全者也。惠帝欲有爲,曹參欲无爲,非不爲也,自量其不如蕭何,而不敢爲也,故能成清靜寧一之治。此蠱之六四寬裕而不敢勇往者與?

六五,幹父之蠱,用譽。

象曰:幹父用譽,承以德也。

六五以柔德居君位,繼父業,乃能成幹蠱之治者。用其譽髦之臣,承以眾賢之德也。初六之小臣倡其幹,九二之大臣柄其幹,九三之近臣勇于幹,六四之大臣致其裕,六五何爲哉,恭己正南面而已。眾賢所輔,君无陰柔,而況剛明之君乎?然則閹之弊,文宗曷為不能革?曰:文宗有六五之柔,无六五之輔。非无輔也,有一裴度而不能用也。

上九,不事王侯,高尚其事。

象曰:不事王侯,志可則也。

臣事君,子事父,一也。上九,臣也,而不事王侯,然則為子而不事父與?蓋上九之不事其君有三。當天下蠱壞之時,君子皆有振而飭之之心,今也有初六、九二、九三以幹之,又有六四以裕之,又有六五之君,兼羣賢之幹裕者而用之,則上九不必為。上九之與九二、九三,其德同,其位殊,則上九不得為。若夫天下大壞,盡群賢之力,佐陰柔之主,萬一不振,一木獨能支傾厦乎?則上九不可為。然則上九之不事王侯,非志也,時也。志在我,時在天,君子不以我違天,亦不以天喪我。舍之則藏,不可則止,時也。於是不事王侯,非不事也,不得事也。非以為高尚也,人高尚其事也,故曰不以我違天。雖然,畎畝不忘君,江湖存魏闕志也。曷嘗去于心乎?故曰:不以天喪我。此其事雖外,爲天下之所高,而其志實爲天下之可法。巢、許、夷、齊四皓、嚴光,其人也。與荷篠、晨門異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