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隨卦第十七

Jack 在 2011, 十二月 12 - 16:09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文字輸入/校對:鬼鶴


 隨 震下兌上

隨,元亨利貞,无咎。

元亨,亨之大。利貞,貞則利。隨而不正,咎必至焉,何亨之有?故聖人有隨之隨,有不隨之隨。堯俞禹拜,隨之隨也;害有在于象恭,則籲僝功之薦,利有在于遷國,則違胥怨之咨,不隨之隨也。惟貞之隨,惟大亨无咎之歸。兌,少女,震,長男,男行女隨。

彖曰:隨,剛來而下,柔動而說。隨,大亨貞,无咎,而天下隨時。隨時之義大矣哉!

剛陵柔則離,柔乘剛則爭,剛下柔則說,說則隨。初九以乾之剛,下于坤之二爻,九四、九五以乾之剛下于坤之一爻,三剛自外而來,以下于三柔,故動而說隨也。曰「大亨貞,无咎」,動而貞也;曰「天下隨時」,孰為時也?聖人也。不曰天下隨聖人,而曰隨時,隨其動而貞之時也。貞者,道之體,動者,道之用,時者,道之跡,聖人以用隨體,天下以跡隨用,故時出於聖人,天下隨聖人,時成于天下,聖人隨天下。大哉時乎,大哉隨時之義乎!震動,兌說。

象曰:澤中有雷,隨,君子以嚮晦入宴息。

兌,正秋也,收雷之時也,君子觀象而得息之義。日入而息,君子獨能違而不隨乎?而況靜作因革,仕止久速之時乎?然則仲尼終夜不寢,周公夜以繼日,非與?曰:易之隨時,天也,聖人之競辰,人也。嚮晦,日將夕也。

初九,官有渝,貞吉,出門交有功。

象曰:官有渝,從正吉也。出門交有功,不失也。

主是事,之謂官,隨以動而說為義也。孰主是動?非震之初九乎?天下之事,不動于常而動于變。渝者,變也。初九主一卦之動,當事變之始,其古之發大難、當大變、決大議者乎?主是變也,非有以仗天下之至正,開天下之大公,未見其濟也。故正則吉,公則不失。貞者,正也,出門者公也。董公進發喪之議,而名項為賊,故王;晁錯决削地之議,而漢有其地,故亂,正則吉,不正則凶也。舍禦事艱大之言,而從十夫之謀,故成東征之功;用訓注小人之策,而舍裴度、李德裕之賢,故稔甘露之禍,公則有功,私則無功也。為初九者,其動可輕乎哉?出門而交,謂震出而交兌也。吾動而彼說隨,斯有功而不失矣。

六二,係小子,失丈夫。

象曰:係小子,弗兼與也。

以六二視三四,則六三小子,九四丈夫。六二居大臣之位,偏係于六三,則必失九四,非九四不我即也。隨於暱,則遠者不麾而自去;從于邪,則正士不間而自疎,勢不兼也。故薳子馮初嬖八人,而巫臣退避以遠罪;郭子儀初信張曇,而幕僚相率以求去,而況不為薳、郭者乎?牽于彼而吾隨之曰係。

六三,係丈夫,失小子,隨有求得,利居貞。

象曰:係丈夫,志捨下也。

以六三視二四,則六二小子,九四丈夫。六三之志舍六二、從九四,惟不失其所隨,故有求而必得。非求在外而可必也,求在我而可必也。求道得道,求仁得仁,孰能禦之?利居貞,貞者,求在我者也。陳相舍陳良而從許行,六二以之;夷子禽墨氏而兌孟子,六三以之。

九四,隨有獲,貞凶,有孚在道以明。何咎?

象曰:隨有獲,其義凶也。有孚在道,明功也。

得天下之心,致天下之隨,君道也。九四處大臣之極,逼君位之近,而得人之隨,雖正亦凶,况不正乎?惟中有愛君之誠,外盡爲臣之道,又全之以明哲之節,可以保其功名而免危疑之凶矣。程子謂:非聖人大賢則不能,伊、周、孔明是也。其次則郭子儀。淵哉程子之言也。不然,正則爲徐偃王、霍光,不正則爲莽、卓,雖不凶猶凶也。

九五,孚于嘉,吉。

象曰:孚于嘉吉,位正中也。

九五以乾之陽剛,居兌之中正,為一卦說隨之主,應六二正中之臣,此聖君至誠,樂從天下之善者也,吉孰大焉?孚,誠也。嘉,善也。堯之舍己從人,舜之聞見一善,上也。高祖從諫轉圜,太宗導人使諫,次也。堯舜聖之隨,高祖太宗賢之隨。

上六,拘係之乃從維之,王用亨于西山。

象曰:拘係之,上窮也

上六以柔順之德,居說隨之極,得民心之隨,固結而不可解。亡以爲喻,若有以拘而係之者喻之,不足,若又從而縶之維之者,是雖逃之有不脫。辭之有不聽,而況可得間而離之乎?二程以為太王居岐,龜山楊氏以為文王居西山之事。上窮,上之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