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大有卦第十四

Jack 在 2011, 十二月 12 - 15:52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文字輸入/校對:鬼鶴


 大有 乾下離上

大有,元亨。

程子謂離乾合而為卦之才,故能元而亨。又曰:大有,盛大豐有也。

彖曰:大有,柔得尊位,大中而上下應之,曰大有。其德剛健而文明,應乎天而時行,是以元亨。

同人、大有,一柔五剛,均也。柔在下者,曰得位,曰得中,曰應乎乾,而為同人,我同乎彼之辭;柔在上者,曰尊位,曰大中,曰上下應,而為大有,我有其大之辭。德剛健而文明,應乎天而時行,皆所以有其大。乾健,離明。

象曰:火在天上,大有,君子以遏惡揚善,順天休命。

離為火、為日,卦之德有日之明,今也處明不以盈而以虛。乾為天、為健,卦之德有天之健,今也處健不自高而自下,此大舜舍己從人,不有其大也。以日之明,行天之健,則天下之善惡,內无遺照,外无遺决。然亦豈自用哉?天討有罪,吾遏之以天,天命有德,吾揚之亦以天,吾何與焉?此舜、禹有天下而不與也。故曰:順天休命。同人明*在下,而不敢專,故止于類而辨;大有明*在上,而由己出,故極于遏而揚。

*註:《折中》引此「明」作「離權」。

*註:《折中》引此「明」作「離權」。

初九,无交害,匪咎。艱則无咎。

象曰:大有初九,无交害也。

初九稟剛陽之資,不曰无德;逢大有之世,不曰无時;上有六五之主,不曰无君;下有眾陽之賢,不曰无類。然以无交而害者,孤遠在下故也。賈生明王道而黜於文帝,好賢之代;仲舒首群儒而廢于武帝用儒之朝,絳灌、公孫非其交也。此非君子之咎也,咎有所在也。愈難進,君子愈无咎矣。故聖人傷之曰:大有初九,无交害也。非傷初九也,傷大有之世,猶有此遺恨也。雖然,使大有之世,孤遠皆不遇,則釣築終不遇矣。

九二,大車以載,有攸往,无咎。

象曰:大車以載,積中不敗也。

蓋軫輪輻之器,不厚不良者非大車,文武常變之用,不運不博者非大才。惟大車為能輕天下之至重,邇天下之至遐,夷天下之至險,大才亦然。不然,安有重積于中,而不敗于外哉?九二以中正之德,剛健之才,為大臣、任大事,當大安危、大治亂,而能无往而或咎者,有大才如大車也。故辭聘受聘,事夏事商,相成湯、相太甲,有往必正者,初非二伊尹。出征入輔,作都制禮,相武王、相成王,有往必集者,亦非兩周公。

九三,公用亨于天子,小人弗克。

象曰:公用亨于天子,小人害也。

九二大臣,九四邇臣,九三位雖高,而非大臣之任,君尚遠而非邇臣之親,蓋諸侯君公之職也,諸侯之於天子,何以驗其忠與否哉?此心通塞而已。跡遠而情邇,身疏而心親,此通于天子也。不然,源源而貢于外,趯趯而萌于內,可謂忠乎?此所謂小人弗克也。爾身在外,而心王室,朕心朕德,而惟乃知,周之諸侯,所以忠賢也。亨者通也。

九四,匪其彭,无咎。

象曰:匪其彭,无咎,明辨也。

初九,大有之寒士;九二,大有之大臣;九三,大有之諸侯;九四,邇臣也。孰為邇臣?殆周之世,外之左右諸大夫,內之侍御僕從。其是與,知政守藩,邇臣不如大臣諸侯,近君用事,大臣諸侯不如邇臣。近君者,勢不震而盛,用事者,權不招而集,權勢所歸,禍敗所隨也。惟明足以辨禍福之機,則能不有其盛,庶乎无咎矣。彭者,盛之至,晢者,明之極。不然,為主父偃、為董賢、為弘恭、石顯、為李訓、鄭注。禍敗可勝言哉?衛青之不薦士,張安世之遠權勢,可謂有匪其彭之明矣。九四,離之初,故明皙,以陽處陰,故匪其彭。

六五,厥孚交如,威如,吉。

象曰:厥孚交如,信以發志也。威如之吉,易而无備也。

六五為大有盛治之君,離明而晦之以陰,虛中而執之以柔,專任誠信,故能感發其下之志,媿服其下之心。下感發,則君臣之孚不約而自交;下媿服,則道德之威不猛而自洽。信以發志,以我之誠信,發彼之誠信也;易而无備,以我之和易,徹彼之周防也。武帝信霍光,託以周公之事,昭烈信孔明,至有君自取之之語,然二臣者,終身不忍負二主之託,又焉用周防也哉?然必如大有之羣賢,然後可,始皇信斯、高順帝信粱冀,易而无備可乎?

上九,自天祐之,吉,无不利。

象曰:大有上吉,自天祐也。

上九以剛陽之德,居一卦之外,而能安然退處于无位之地,澹然不攖於勢利之場,此伊尹告歸,子房棄事之徒與。保其名節,而終其福祿,自天祐之,吉孰大焉?嗟乎!八卦乾為尊,六十四卦泰為盛,然乾之上九悔于亢,泰之上六吝而亂。盛治備福,孰若大有者?六爻亨一、吉二、无咎三,明主在上,群賢畢集,无一敗治之小人,无一害治之匪德。生斯時,雖如初九无交而難進,縕袍華于佩玉,飲水甘于列鼎,而况九二之大臣,九三之諸侯,九四之邇臣,上九功成身退之耆舊乎?嗚呼!盛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