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同人卦第十三

Jack 在 2011, 十二月 12 - 15:50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 11 

文字輸入/校對:鬼鶴


 離下乾上

同人于野,亨,利涉大川,利君子貞。

人與人羣居天地中,能高飛遠走,不在人間乎?而獨與人為異,何也?人異乎人者,物之棄,人同乎人者,物之歸。然同而隘,則其同不大,同而暱,則其同不公。同人于野,公而大也。同乎人者公而大,則天下歸之,故亨。天下歸之,何險不濟?故利涉大川。然則當无所不同乎?曰:不然,利在君子以正道相同而已。君子與小人為同,則君子為小人;小人與小人為同,則小人害君子,豈正也哉?故九五可同六二,而九四不可同九三。

彖曰:同人,柔得位得中,而應乎乾,曰同人。

六二以陰居陰,故曰得位,下卦正中,故曰得中,二與五應,故曰應乾。

同人曰:同人于野,亨。利涉大川,乾行也。

一柔應五剛,下應上也;五剛應一柔,而九五正應,上應下也。上下相應,其同大而公矣。乾行,上應下之謂。「同人曰」三字衍。

文明以健,中正而應,君子正也。唯君子爲能通天下之志。

兩武相戰,兩邪相傾,安能同哉?以乾之剛健,而離以文明下之,非兩武也;以五之中正,而二以中正應之,非兩邪也,所以為君子之正同也。君子以正相同,則天下之志正者感而通,不正者化而通。焉往而不大同哉?

象曰:天與火,同人,君子以類族辨物。

天與火,其性俱上,故為同人。天火相同于上,萬物相見于下,粲然有辨矣,故君子以之類族辨物。既曰同人,又曰類辨,无乃爲異乎?同其不得不同,異其不得不異,所以為同之大,所以為利君子。

初九,同人于門,无咎。

象曰:出門同人,又誰咎也?

門,室之始。初九,同人之始。吾與人曷常不同?隔之者門也。吾一出門,則天地四方孰不吾同者,何咎之有?此顔子克己之學。

六二,同人于宗,吝。

象曰:同人于宗,吝道也。

彖辭贊六二得中而應乎乾,贊其德之中正也。爻辭吝六二同人而同于宗,吝其才之柔弱也。以同于宗族為同,則宗族之外,皆築而封之於同之外矣。此楚王亡弓,楚人得之之心也。吝,嗇甚矣。

九三,伏戎于莽,升其高陵,三歲不興。

象曰:伏戎于莽,敵剛也。三歲不興,安行也。

九三挾初九同剛暴之德,覆之于六二之下,伏戎于林莽之中也。據下卦之極,而居其上,升于高陵也。九三何為而然也?忌六二應乎九五之君,而欲劫之以同己也。使六二肯同已,則九三奸雄之心濟矣。其如九五之剛而不可敵何,是以久而不能興也。桓溫忌王謝之忠,壁人以圖之而不能,此伏戎者也。欲得九錫以升高,而王謝緩其事,未幾死焉。此「升于高陵,三歲不興」者也。安行者,安得而行哉。

九四,乘其墉,弗克攻,吉。

象曰:乘其墉,義弗克也。其吉,則困而反則也。

九三、九四同利相趨,同害相死之人也。二人者,皆有覦其上之利,而有牽其下之害,是故九三恃初九以爲戎,九四恃九三以爲墉。一伏戎于下,一乘墉于上,以仰逼九五之尊,其志皆不利六二之應九五,而有牽于己也。六二肯我同,而後九五之勢孤,九五孤而後九三、九四之援合。今六二秉大臣中正之德,堅與君同心之操,凜不可奪,則九三有兵,九四有城,將何施焉?陶侃握重兵,據上流,此九四乘墉之勢也。外則憚溫嶠之忠,內則創八天之夢。欲攻其上,疑其不克,欲干天命,知其不可,豈真畏天下之大義,而自反君臣之天則哉。知困而僅保其吉爾。嗟乎,六二以一柔弱之君子,而能抗九三、九四兩剛強之小人,陰消其一,而使之不興,深媿其一,而使之自反者,中正而已矣。人臣苟中正矣,何強之不弱,何弱之不強哉?

九五,同人先號咷而後笑,大師克相遇。

象曰:同人之先,以中直也。大師相遇,言相克也。

九三、九四之謀,下欲奪六二之上應,上欲間九五之下應,豈惟六二忠而不貳,微九五中直而不疑。臣亦豈能自信于君哉?管蔡毀旦、燕蓋譖霍,先悲而號也,群小之黨既殲,周、霍之忠益明,後喜而笑也。惟成王、昭帝之中直,然後能力主君子而力勝小人。大師剛而力之謂,故師莫大乎君心,而兵革為小;克莫難于小人,而敵國為易。君臣同,則人畢同矣。

上九,同人于郊,无悔。

象曰:同人于郊,志未得也。

郊、野,一也。同人于野,爲亨爲利,同人于郊,止于无悔。其未得志者,上九居一卦之外而无位,雖欲同人,而人皆同乎九五矣,誰我同者?此項羽之衆,一散而不再合;李密之衆,再合而卒不能濟。故曰「志未得也」。君子之於人,異勿處先,同勿處後。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