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否卦第十二

Jack 在 2011, 十二月 12 - 15:49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文字輸入/校對:鬼鶴


 坤下乾上 

否之匪人,不利,君子貞,大往小來。

泰之卦辭約曰「泰,小往大來,吉亨」而已,喜君子進而天下治也。否之卦辭詳曰「否之匪人」,又曰「不利」,又曰「君子貞」,又曰「大往小來」,痛小人進而天下亂也。元亨利貞,卦之四德,泰得其一曰亨,而又曰吉亨,亨之至也。否得其二,不曰利而必曰不利,曷為不利也?用匪其人,小人之利,天下之不利也。曰貞而必曰君子貞,曷為君子獨貞也?君子之貞,天下之不貞也。泰之君子,以一身之亨亨天下;否之君子,以天下之正正一身。非不欲正天下也,時不可也。故曰君子貞,言貞固自守而已。

 

彖曰:否之匪人,不利,君子貞,大往小來。則是天地不交而萬物不通也,上下不交而天下无邦也。

易中極亂之辭,未有痛於否之彖者。匪人一用,何遽至于天地不交而萬物不通,上下不交而天下无邦乎?萬物不通,則舉天下而爲墟,天下无邦,則舉國家而爲墟,小人之禍,何若是烈也?蓋秦亡于李斯上書之日,漢替于張禹談經之時,咸陽之煨燼,始皇之塗炭,何必見而後悟哉?

 

內陰而外陽,內柔而外剛,內小人而外君子,小人道長、君子道消也。

陰陽剛柔,不惟君子小人而已,亦氣類應感而自至也。主德不斷,亦陰柔也,女謁通行,亦陰柔也,近習用事,亦陰柔也,是三者有一焉,小人乘而入之矣。故內小人而外君子,小人道長,君子道消。聖人必先之以內陰而外陽,內柔而外剛,惟陰命陰,惟柔召柔,氣類然也。

 

象曰:天地不交,否,君子以儉德辟難,不可榮以祿。

不交者,湮而不流,隔而不達之謂。不交之病,豈一端而已?天不下濟,地不上行,此一不交也。雖然,此天地不交之幽者也。至有澤不下流,情不上通,此一不交也。是亦顯矣,豈幽乎哉?雖然,此君民不交之遠者也。至有君猜而不孚其臣,臣忌而不格其君,此一不交也。是已近矣,豈遠乎哉?雖然,此上下不交之外者也。至有一身之中,上炕而陰不泝,下冰而陽不注,此一不交也。是已內矣,豈外乎哉?雖然,此一身不交之隱者也。至有耳不交乎目,目不交乎耳者,唐德宗人言盧杞姦邪,朕殊不覺耳,不達乎目也。秦二世笑趙高以鹿為馬之誤,而信其言以關東之盜无能為,目不達乎耳也。一身之中,耳目不交,是愈顯矣,豈隱乎哉?是一身之否也?非一身之否也,一心之否也。一心之天地已否矣,而欲上下之情通,天地之氣交,可乎?否于於此,不可為矣。此扁鵲望見桓侯而走之時矣。君子當此之時,儉德辟難而已。辟難可也,何必儉德?非能忍天下不可忍之窮,不能辟天下不可辟之難。窮之不忍,而難之是辟,辟之未幾,而誘之者至,誘之所投,禍之所隨也。惟不可榮以祿,庶乎免矣。

 

初六,拔茅茹,以其彙,貞吉亨。

象曰:拔茅貞吉,志在君也。

一君子進,小人未必退,一小人進,君子必退,非畏一小人也,知羣小必以類至也。是故泰之初九,一君子進而有拔茅之象,此其所拔者蘭也。否之初六,以一小人進而亦有拔茅之象,此其所拔者莠也。拔蘭者,其根不盈掬,拔莠者其根可束。小人之類進,甚君子之類進也。驩兜入而四凶集,賈充不留而群小憂,故初六一陰方長,而君子已知其三陰之類從矣,已有引身而退,貞固自守之心矣。曰貞吉亨者,以退為吉於進,以窮為亨於亨也。自君子以退為吉,以窮為亨,而天下懼矣。雖然,此豈君子之本心哉?彼拔茅彙進,而此貞吉之志未嘗不在君也,畎畝不忘之義也。

 

六二,包承,小人吉,大人否亨。

象曰:大人否亨,不亂羣也。

六二以柔諂之資,居大臣之位,下則并包羣小,而為之宗,如林甫得仙客、國忠之助;上則順承于一君,以堅其權,如林甫縱明皇逸欲之樂。當是之時,羣心相慶,可謂小人吉矣。為大人君子者,宜若之何?以否處否,以獨處獨,則身愈否,道愈亨,貞愈獨,群愈遠矣。羣謂羣小也。

 

六三,包羞。

象曰:包羞,位不當也。

初六,小人之媒,許史是也;六二,小人之魁,石顯是也;六三,小人之朋,鄭朋五鹿是也。然小人銳于初,壯于二,窮于三,群小用事,三斯盈,盈斯窮矣。九四一陽在外者,將復進矣。六三之勢,安得而不窮?雖然,君子見幾於未窮之先,小人樂禍於已窮之後,包羞忍恥,以苟富貴,而不忍去。不知其位之不當,而身之將危也。思上蔡之犬,悔華亭之鶴而後已。

 

九四,有命无咎,疇離祉。

象曰:有命无咎,志行也。

濟否在君子,主濟否不在君子,而在君。君子有濟否之才,有濟否之心,而其君无濟否之命,則為陳蕃、為曹爽、為建寧王倓;其君有濟否之命,而君非剛陽之君,則為魯昭公、為高貴鄉公;上无剛陽之君,下无剛陽之臣,而君有濟否之命,則爲文宗、爲訓注。九四以剛陽之臣,受九五剛陽大君之命,以此清群小而濟否世,豈惟无咎,又且疇類皆蒙福焉,可以行其志矣。此志即初六之時,懷在君之志,乃今得君而行其志耳。非一日之暫,非一旦之驟也。

 

九五,休否,大人吉。其亡其亡,繫于苞桑。

象曰:大人之吉,位正當也。

濟否之君不可以有輕心,心輕无成;不可以有汰心,心汰无終。欲濟否有成,而能終,其惟有儆心者乎?九五以剛陽之資,宅中正之位,當否極之世,又得九四、上九羣陽之助,可以休息天下之否,无難矣。雖然,聖人有憂之,憂之者何?憂其无儆也。惟勿恃其否之可休,勿安其休之為吉,而常有危亡之慮,則休否之吉,可以固如桑本,而不拔矣。光武日謹一日,以十年為遠。審黃石、存苞桑,所以能身濟大業,延祚四百也。曰其亡,又曰其亡,儆之至也。不然,如梁武帝、唐莊宗,身得天下,身失天下,休否可恃乎?大人謂三陽。

 

上九,傾否,先否後喜。

象曰:否終則傾,何可長也。

上九以剛陽之才,佐九五剛陽之君,得九四剛陽同列之僚友,撥亂而反之正,傾否而復於泰,可以喜矣。上九猶有懼心焉,以傾否爲先,以喜泰爲後,剛制其喜,而不敢先焉。如此,則否終必泰,否不長否矣。君有其亡其亡之戒,臣有先否後喜之心。馮異謂:願陛下无忘在河北時,小臣不敢忘巾車之恩;郭崇韜謂:无忘戰于河上之時,當使煩暑生清涼,得否之九五、上九之義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