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全解】60. 節卦

Jack 發表於

 節卦 水澤節

節亨。苦節,不可貞。初九,不出戶庭,无咎。九二,不出門庭,凶。六三,不節若,則嗟若,无咎。六四,安節,亨。九五,甘節,吉,往有尚。上六,苦節,貞凶,悔亡。

 卦辭  初九  九二  六三

 六四  九五  上六  彖傳注


象曰:澤上有水,節。君子以制數度,議德行。(圖:小配)

【卦名】

今本:節 歸藏:節 帛書:節 秦簡:節 海昏簡:節

《說文》:「節,竹約也。」節原意為竹節,又引申出關節、時節、節約、節制、調節、節儉等意義。《雜卦》說的:「節,止也。」則取於節制、節止義。

節字起源甚晚,大概在戰國晚期,未到周易的形成年代。只可惜,上博簡及清華簡《別卦》的節卦都脫落不存,未知其卦名。

《說文》另有卩(卪)字,可能是節的古字:「瑞信也。守國者用玉卪,守都鄙者用角卪,使山邦者用虎卪,士邦者用人卪,澤邦者用龍卪,門關者用符卪,貨賄用璽卪,道路用旌卪。象相合之形。凡卪之屬皆从卪。」段玉裁注:

瑞者以玉為信也。《周禮》「典瑞」注曰:「瑞,節信也。典瑞,若今符璽郞。」「掌節」注曰:「節猶信也,行者所執之信。」「邦節者珍圭、牙璋、榖圭、琬圭、琰圭也。」按:是五玉者,皆王使之瑞卪。引伸之,凡使所執以為信,而非用玉者皆曰卪。

說文卩依段玉裁注,卩就是節字,符節、瑞信之義,即古代用以作為信物的玉,引申之,泛指可作為信物者。《玉篇》:「卩,古文節字。」以卩為節的古字。《序卦》「節而信之,故受之以中孚」似乎有取於符節之義,因古代符節即具有取信之義。

卩的甲骨文作卩,像一個人長跪之狀。至於卜辭中用作什麼意思?當代古文字學家說法分歧,但多數否定《說文》「瑞信」之說,卩作為「瑞信」,可能是引申義或假借義,非卩字本義。如,李孝定認為:許慎用的是假借之義,卪的古文象人長跽(跪坐)之形。徐中舒亦解讀為長跪之形,但釋義為祭祀禮拜。何琳儀則認為,卩的初義為關節。

卩相關的衍生字,如命、令,皆從卩,巽的甲骨文即《說文》卩部所收的卩卩:「二卪也,巽从此。闕。」

【卦義】

節制,調節,適可而止。

《雜卦》:「節,止也。」《易經》的節主要取節止、節制之義。孔穎達引《彖傳》「節以制度」及《雜卦》:「節者制度之名。節,止之義,制事有節,其道乃亨。」朱熹:「節,有限而止也,為卦下兌上坎,澤上有水,其容有限,故為節,節固自有亨道矣。」

卦象澤上有水,澤水滿溢而應當調節、節制之象,此告戒君子應適可而止。這就好比有人手中端著盛滿水的杯子(下兌為杯),要保持讓杯子的水不滿出(上卦坎水盈溢),如何保持一個動態平衡,是一個難題,其中的藝術就是所謂的節制之道。卦德悅以行險,吃苦當吃補,這也是處節的亨通之道。

上坎為大江,流通而無窮;下兌為湖澤,盈滿則溢,不足則容。上坎下兌即湖泊調節大江水流之象。

得節卦,凡事應適可而止,但節制也不可太過,所謂「苦節不可貞」,「節制」本身也應當適可而止,這就是中庸之道,否則節制太過,就變成苦節,苦節將走向吝嗇,這是窮困之道,無法長久。

最根本而可長可久的節制之道則是建立制度,建立一個可依循的準則,此《彖傳》所說:「節以制度,不傷財,不害民。」《象傳》說的「制數度」。

六爻以能亨為吉善,不能亨則為凶,此卦辭所言「節亨,苦節不可貞」。亨道在外坎,因坎為流水、流通,主爻九五多功,此九五之甘節而吉,六四之安節而亨。唯上六,雖處坎卦上體,但以陰柔之質而居節之極,為卦辭所言之「苦節」而貞凶。初九處潛之位而不出戶庭无咎,九二處兌體有壅塞不通之象,故不出門庭而凶。六三處兌(悅)體之極,有不知節之象,因此告誡以「不節若則嗟若」。

六爻亦以當位為吉,不當位為凶。並可分為天、人、地三組,相比兩爻吉凶則相反。如初與二,不出戶庭无咎對不出門庭凶;三與四,不節若則嗟若,對安節亨;五與上,甘節吉對苦節貞凶。

節,亨,苦節不可貞。

《彖》曰:節亨,剛柔分而剛得中。苦節不可貞,其道窮也。說以行險,當位以節,中正以通。天地節而四時成,節以制度,不傷財,不害民。

《象》曰:澤上有水,節。君子以制數度,議德行。

節制要能亨通,辛苦的節制不可以為正。

節制應當適可而止,不要太嚴苛。《彖》曰:「苦節不可貞,其道窮也。」苦節節制太過會變成吝嗇,吝嗇則其道不可行、不可通,是窮困之道。節制太過,反而傷財、害民。

節亨,指的是九五:「甘節,吉,往有尚。」虞翻:「泰三之五,天地交也。五當位以節,中正以通,故節亨也。」

苦節不可貞,指上六:「苦節,貞凶。」虞翻:「謂上也,應在三。三變成離,火炎上作苦,位在火上,故苦節。雖得位,乘陽,故不可貞也。」「火炎上作苦」出自《尚書.洪範》論五行:火曰炎上,炎上作苦。

【字義】

苦節:《說文》:「苦,大苦,苓也。」《爾雅》:「蘦,大苦。」苦原為一種植物,後引申為苦味的苦,又作辛苦之義。上六亦曰苦節,與九五甘節相對。《尚書》「火曰炎上」,「炎上作苦」。節上六為坎,坎為水,怎說炎上?清華簡《筮法》以坎為火,離為水,此或為古易以坎為火的遺痕。虞翻以爻變解釋:「謂上也,應在三。三變成離,火炎上作苦,位在火上,故苦節。」《詩經.小明》:「心之憂矣,其毒大苦。」帛書作「枯節」。

制數度:制定禮數法制。孔穎達:「數度,謂尊卑禮命之多少。」程頤:「凡物之大小輕重,高下文質,皆有數度,所以為節也。數,多寡。度,法制。」

初九,不出戶庭,无咎。

《象》曰:不出戶庭,知通塞也。

《繫辭上》:「不出戶庭,无咎」,子曰:「亂之所生也,則言語以為階。君不密則失臣,臣不密則失身,幾事不密則害成,是以君子慎密而不出也。」

不出家裡的戶庭,沒有罪咎。

《繫辭上》引孔子註解,強調慎密:「亂之所生也,則言語以為階。君不密則失臣,臣不密則失身,幾事不密則害成,是以君子慎密而不出也。」動亂之所以產生,是以言語作為階梯。君王如果不慎密,那麼就會失去臣子。為人臣者如果不能慎密,那麼就會亡身。幾微關鍵之事如果不慎密,就會妨害成就,所以君子慎密而不出。

外有水險,與水險之間的互體有艮山阻隔,艮為門闕,所以門闕之內的初九說不出戶庭,九二則說不出門庭。兩爻都是不出門之象。初九處潛龍之時,與六四相應,若是出門則坎險及身,所以不出門正是避險之道,《象》曰:「不出戶庭,知通塞也。」不出戶庭而無咎,是因為明白亨通與否塞的時機。

節九二「不出門庭」,明夷六四「于出門庭」,夬「揚于王庭」,艮「行其庭,不見其人」。

【字義】

戶庭:內室之中。戶,內室之門。庭,宮室之內曰庭。《說文》:「戶,護也,半門曰戶,象形。凡戶之屬皆从戶。」段玉裁注:「庭,宮中也。下文曰中庭,則此當曰中宮,俗倒之耳。中宮,宮之中。如《詩》之中林、林中也。廴部曰:廷,中朝也。朝不屋,故不从广。宮者室也,室之中曰庭。《詩》曰『殖殖其庭』,曰『子有廷內』,曰『洒掃庭內』。《檀弓》孔子哭子路於中庭,注曰:『寢中庭也』。」崔憬:「戶庭,室庭也。慎密守節,故不出焉,而无咎也。」帛書作「戶牖」,而九二則作「不出門廷」。不出戶牖,牖為窗,不出戶牖即不出於內室。戶牖引申亦有門派之意。廷,則是庭的本字,《說文》:「廷,朝中也。從廴,𡈼聲。」《正字通》:「古者廷不屋,諸侯相朝,雨沾衣失容則廢,後世始屋之,故加广,廷、庭實一字也。」廷原為朝廷之義,原為堂外空地,露天為廷,但後來演變為有遮蓋,加广成庭。

  

九二,不出門庭,凶。

《象》曰:不出門庭凶,失時極也。

不出家中的門庭,凶。

九二居見龍之位,仍深居簡出,不出門庭,節制太過,所以失其時而凶。

初九說不出戶庭,九二則說不出門庭。為何初九无咎而九二卻是凶?初九居潛龍之位,當不出戶庭,慎密不出。九二.處見龍在田之位,與外之水險不相應,所以水險不及身。內卦則六三乘九二,九二又處兌中,因此九二當以出門為宜,不出門則所以為凶。

蘇軾:澤上有水,節,以澤節水者也。虛則納之,滿則流之,其權在澤。初九、九二、六三,澤也,節人者也。六四、九五、上六,水也,節於人者也。節之於初九則太早,節之於六三則太莫,故九二者,施節之時,當發之會也。水之始至,澤當塞而不當通;既至,當通而不當塞。故初九以不出戶庭為无咎,言當塞也。九二以不出門庭為凶,言當通也。

【字義】

門庭:大門內的庭院。《說文》:「門,聞也,从二戶,象形,凡門之屬皆从門。」段玉裁注:「聞者謂外可聞於內,內可聞於外也。」門為雙扇之門,有別於初九的戶,為單扇的門。相較之下,初九之戶為內室之單門,不出戶庭為慎密而不出內室。而九二之門,為雙扇的大門,通乎內外,不出門庭,則內外未能通矣。然而,依程朱,戶庭與門庭同一意思,皆指庭院。程頤:「戶庭,戶外之庭。門庭,門內之庭。」朱熹亦採程說。《日講易經解義》:「不出戶庭,不出門庭,一也。」隨初九「出門交有功」,明夷六四「于出門庭」。戶庭與門庭當有區別為是。帛書初九作「不出戶牖」,九二作「不出門廷」,庭為廷的衍生字,出現甚晚,因此古《周易》很可能是作「不出門廷」。

 

六三,不節若,則嗟若,无咎。

《象》曰:不節之嗟,又誰咎也。

不節制,則哀嘆,沒有罪咎。

不知節制,則要後悔感嘆。此時處於應當節制的時候,若反而縱情肆欲,毫不節制,將會走入窮困,後悔莫及。

六三處兌悅的極處,又以陰處陽,不當位,為不守本份,乘九二之剛,為逆。處節之時,卻完全不知節制,所以樂極生悲。

【字義】

嗟若:哀嘆。王弼:「若,辭也。以陰處陽,以柔乘剛,違節之道,以至哀嗟。」虞翻:「嗟,哀號聲。」離九三大耋之嗟,六五戚嗟若。萃六三萃如嗟如。

又誰咎:爻辭言「无咎」,《象傳》以「又誰咎」註解。同人初九曰「无咎」,解卦六三「貞吝」,《象傳》亦以「又誰咎」註解。朱熹:「此无咎與諸爻異,言无所歸咎也。」王弼《周易略例下》:「凡言无咎者,本皆有咎者也,防得其道,故得无咎也。」這是「无咎」的通例,緊接著王弼又談到「无咎」的四種例外:「或有罪自己招,无所怨咎,亦曰无咎。故節六三曰『不節若,則嗟若,无咎』,《象》曰:『不節之嗟,又誰咎也?』此之謂矣。」張子:「王弼於此无咎,又別立一例,只舊例亦可推行,但能嗟其不節,有補過之心,則亦无咎也。」

 

六四,安節,亨。

《象》曰:安節之亨,承上道也。

安於節制,可以亨通。

六四當位而以柔承陽,雖然四為多懼之位,但是能夠安於節制,所以亨通。《象》曰:「安節之亨,承上道也。」言六四能夠順承於九五之君。朱熹:「柔順得正,上承九五,自然有節者也。」

【字義】

安節:安於節制,或安靜之節、安定之節,相對於六三的「不節若」。《說文》:「安,靜也。」安為靜,引申又有安定、安全之義。

 

九五,甘節,吉。往有尚。

《象》曰:甘節之吉,居位中也。

甘於節制,對於節制甘之如飴,吉,前往可以有賞。

九五為節卦之主,其他爻都是被節制的對象,而此爻則是節制他人的主動者,所以前往可以有功。

趙汝楳:「鹹苦酸辛,味之偏。甘,味之中也。甘受和,和者節味之偏而適其中。」

【字義】

:《說文》:「甘,美也,从口含一。一,道也。」甘為甜美之義,與上六的苦節相對。〈洪範〉九疇五行:土爰稼穡,稼穡作甘。甘於五行屬土,於五味為適中之味。

往有尚:往有賞,前往有獎賞。豐卦初九:「遇其配主,雖旬无咎,往有尚。」

【卦例】

《三國志.吳書.虞翻傳》:

呂蒙圖取關羽,稱疾還建業,以翻兼知醫術,請以自隨,亦欲因此令翻得釋也。後蒙舉軍西上,南郡太守麋芳開城出降。蒙未據郡城而作樂沙上,翻謂蒙曰:「今區區一心者麋將軍也,城中之人豈可盡信,何不急入城持其管籥乎?」蒙即從之。時城中有伏計,賴翻謀不行。關羽既敗,權使翻筮之,得兌下坎上,節,五爻變之臨,翻曰:「不出二日,必當斷頭。」果如翻言。權曰:「卿不及伏羲,可與東方朔為比矣。」

關羽兵敗之後,孫權請虞翻筮問關羽的情況,得節之臨,即節卦九五爻變。虞翻占解說:不用兩日,關羽一定會斷頭而亡。後果然如虞翻所言,

節卦是由泰卦卦變而來,九五原本是泰卦下乾之九三,九三至五成節。乾為首,乾上不見,變為兌為毀折傷,為斷頭之象。三至五,歷經兩位,因此曰不出二日。卦例詳細解說可參考:虞翻占關羽兵敗

上六,苦節,貞凶,悔亡。

《象》曰:苦節貞凶,其道窮也。

辛苦的節制,堅持則凶。不需後悔。

上六處節卦的頂點,是最為節制的一爻,但是節制過猶不及,又乘九五之君,所以為凶。《象》曰:「苦節貞凶,其道窮也。」苦節節制過度,所以將走上窮困。

《象傳》註坤上六亦曰「其道窮」:「龍戰于野,其道窮也。」《象傳》與《彖傳》的「道窮」取象似乎不同,《象傳》以上為窮,另於隨、姤、巽上爻亦曰「上窮」。《彖傳》則以坎為「道窮」,言「道窮」的卦有比、蹇、節、既濟,四卦都以坎在外。

【彖傳】

《彖》曰:節亨,剛柔分而剛得中。苦節不可貞,其道窮也。說以行險,當位以節,中正以通。天地節而四時成,節以制度,不傷財,不害民。

節亨,剛柔分而剛得中:以卦變解釋經文。節卦是由泰卦而來,泰九三至五,與下卦乾體分。六五至三,與上卦坤體分,故曰剛柔分。九三至五得中,成九五之尊,為剛得中。噬嗑卦《彖傳》也說「剛柔分」。

苦節不可貞,其道窮也:苦節不能堅定,因為這是窮困之道。《彖傳》談到「其道窮也」有四卦,除了節卦之外,還有比卦「後夫凶,其道窮也」,蹇卦「不利東北,其道窮也」,既濟「終止則亂,其道窮也」。這幾卦都是坎在外。竊疑,這與卦變及旁通的原則有關。比卦為一次旁通卦,陽爻中行至九五。蹇卦則是二次旁通卦,也是陽爻中行至九五。節卦則是卦變而來,同樣是陽爻中行至九五。其中節與蹇都是即將成既濟定之卦,概因成既濟定則「終止則亂,其道窮也」。而比則是一次就乾卦九二中行至五,此可能與中行則止的原則有關。

說以行險:以卦德談節卦卦義。下兌為說,上坎為險。以喜悅之心行險,做為節制之道。

當位以節,中正以通:九五主爻當位而居節之君位,以中正之德而通險。

天地節而四時成,節以制度,不傷財,不害民:補充說明前面所言「苦節不可貞」,言當節以制度才不致於變成苦節。天地因為有節,所以有四時與節氣。人道則當用制度做為節度,如此才能夠不傷財,不害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