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全解】57. 巽卦

herj 發表於 週一, 08/22/2022 - 14:32

巽卦 巽為風

巽,小亨,利有攸往,利見大人。初六,進退,利武人之貞。九二,巽在床下,用史巫紛若,吉无咎。九三,頻巽,吝。六四,悔亡,田獲三品。九五,貞吉,悔亡,无不利。无初有終,先庚三日,後庚三日,吉。上九,巽在床下,喪其資斧,貞凶。

 卦辭  初六  九二  九三

 六四  九五  上九  彖傳注


 

象曰:隨風巽,君子以申命行事。(圖:小配)

【卦名】

今本:巽 歸藏:巽 帛書:筭 清華簡:巽 海昏簡:屯巽 說文:顨

《說文》丌部:「,具也,从丌𠨎聲。 ,古文巽。,篆文巽。」徐鉉:「庶物皆具丌以薦之。」段玉裁:「巺今作巽。」丌音几,為「下基,薦物之丌」,因此「具」指的是祭祀之器具。

「具」的解釋與現今易學上對巽的註解不同,因此段玉裁說:「孔子說《易》曰:巽,入也。巽乃愻之假借字。愻,順也。順故善入。許云具也者,巽之本義也。」

段玉裁之說,是因為未求得巽的字源,無法解釋《說卦傳》所說的巽為入,只好從假借字去尋找答案。《說文》卷九卩部另有一、𠨖)字,從雙卩,差別在於少了下方的几字(丌):「,二卩也,巽从此。」二卩即,此亦巽之本字,甲骨文作,為二人跪伏的形態,表示順從、服從的意思,也是巽卦的卦義及取象。竊疑,下所加的丌,即巽卦爻辭「巽在牀下」的「牀」。

李鏡池、高亨等學者也認為,巽的本字為,本義為「伏」。

李鏡池:「許慎知巽的字源,而不知其義。實則即巽本字,甲文有字,象二人同跪。《殷虛文字類編》認為,即《說文》之𠨖,謂疑即古文巽字也。人跪即順服義,巽訓伏、服。伏、服,音義同。」

高亨《周易古經今注》對此亦有詳論,他認為,巽古字最早只有上面象兩人跪伏的,後來又在下面加一橫,以象跪坐的「藉」(墊子),後來經過層層訛變之後就成為巽字。高亨並將巽解釋為伏:「象二人跽伏之形,其本義當為伏也。」「《雜卦傳》訓伏,甚契初恉。本卦巽字,皆伏義也。」

不過《說文》是以「顨」為《周易》卦名:「顨,巽也。从丌从。此《易》顨卦,為長女,為風者。」段注:「,選具也。按:選具者,選而供置之也。」

選與算古音同,亦通假,帛書巽卦即作筭,筭通算。《說文》:「筭,長六寸,計歷數者。从竹从弄,言常弄乃不誤也。」《說文》說的「巽,具也」,或段注說的「選具」或即指「筭」,算具的意思。筭是古代計算曆數的竹板,或稱筭籌。九二爻辭說「筭在床下,用史巫紛若」,那麼筭有可能是史巫筮算之具。當代學者如鄧球柏,李零,即將巽解釋為算具、籌策,若作動辭則是指籌算、筮算,如「頻巽」即頻繁地筮算,或緊急地筮算。帛書作「編筭」,為編排籌策。

海昏簡《易占》:「䷸,屯巽,屯巽者孫也。」「屯巽者孫也」李零釋讀認為「屯」為衍文,當作「巽者孫也」。總觀《易占》簡文其他純卦體例,重卦卦名與八卦卦名相同時,就用「〃」重文符號表達,如「䷹屯說〃者說也」(䷹,純兌,兌者說也),「說」即䷹卦名,今作兌。但震卦作「屯晨侲者恐懼也」(純震,震者恐懼也),「屯晨」(純震)為二體卦象描述,「晨」為八卦卦名,「侲」為上下皆晨的純卦卦名。比較其表達體例可知,巽卦卦名當作「純巽」,並非李零認為的屯為衍文,將卦名定為巽並不正確。如果六十四卦的巽卦卦名為巽,簡文當作「屯巽〃者孫也」。

孫則假借為愻,通遜,順也。此與《說卦》「坤為順」似乎有重覆,坤既為順,巽當作別義。段玉裁「愻,順也。順故善入」則取其引申義為入,配合《說卦》說的「巽為入」。

【卦義】

申命,順服、伏、漸進,進入,籌算。

巽在易傳中解釋為伏,引申為順服,服從。《雜卦傳》說「兌見而巽伏也」,這也說出了巽字最早的造字本義。

《說卦傳》另有「坎為隱伏」,巽與坎之取象似有重覆。其實,這在易象不算少見。例如坤為順,巽亦有順義。而乾為光,離也取象光明。坤為輿為車,象數派則多有將震取象為車者,也有以離為輿的。《說卦》說「震為龍」,但乾卦六爻取龍象。蓋因八卦之取象原本就是基於一種符號的聯想與想像,不是數理邏輯之精確推演。再者,巽之為伏與坎之隱伏意義也不相同。巽之伏,較偏向謙遜、低調、幽隱的意思。坎之隱伏,帶有偷盜之義(坎為盜)。

《象傳》說「巽,君子以申命行事」、《繫辭傳》「巽以行權」似乎又從另一角度說出巽的字義。巽一方面是服從、聽命,另一方面也是大人對下人之申命,交待事情、下達命令、行使權力。這種雙面性意義在中文中相當常見,例如觀卦的觀,段玉裁說:「我諦視物曰觀,使人得以諦視我亦曰觀。」因此朱熹將觀分別就卦與爻取「觀示」和「觀瞻」兩義。巽也有類似的取義:下達命令是巽,聽從命令也是巽。這是因為不同的人從不同的位置,理解同樣的圖畫就會產生相對立的不同意義。

至於《序卦傳》及《說卦傳》以巽為「入」,或許是「伏」的引申義,可能取其潛伏而入,潛入之意。《乾坤鑿度》則以為「入」字取自風無所不入的特性:「巽,古風字,今巽卦。風散萬物,天地氣脉不通,由風行之,逐形入也,風無所不入。」「乾坤成氣,風行天地,運動由風氣成也。上陽下陰,順體入也。能入萬物,成萬物,扶天地,生散萬物。」

《說卦傳》:「帝出乎震,齊乎巽。」「齊乎巽,巽,東南也。齊也者,言萬物之絜齊也。」「齊」即平等、整齊的意思。《莊子.齊物論》:「大塊噫氣,其名為風是唯无作,作則萬竅怒呺。」由此看來,自古似乎將風視為萬物平等的一個象徵,因此「齊物倫」中以風為喻。

帛書卦名作筭,爻辭兩言「筭在牀下」,上九又有「喪其資斧」之言,資斧為軍權之象徵。因此推論,此或為古代廟筭之事。古代遇戰事,則告於太廟,筭於廟堂,《孫子》:「夫未戰而廟筭勝者,得筭多也;未戰而廟筭不勝者,得筭少也。」杜牧注:「廟筭者,計筭於廟堂之上也。」

巽是八純卦之一,其上下都是由三畫卦的巽所構成。巽在三畫卦中代表風、木、命令。於人倫為長女,因為巽是一索而得女。巽卦的意思又有「浸入」,逐漸滲透、進入的意思,也有流行、風潮的意思。由於卦象為一陰順承二陽,因此取其順遜之義。

卦象上下內外都是巽,所以本質上是非常柔順的一卦。上下都是風,有如風吹一樣,無孔不入,就像風潮的流行,亦如君王命令的施行,無所不至。又有反覆申命,叮嚀的意思。

卦序上巽是繼旅卦而來,《序卦》曰:「旅而无所容,故受之以巽。巽者,入也。」旅卦為客居他鄉,流離失所,一人孤立無援,凡事柔順而浸入則可亨通,所以旅之後受之以巽。

得巽卦小事可逐漸亨通,但不宜做大事。利於見大人。執行任何事情時應記得反覆丁寧,不厭其煩。若問流行文化,則巽卦大吉。若問胎生,必生女孩。財運、生意則近市利三倍,大吉。問來人,則隱伏而不見。

巽,小亨,利有攸往,利見大人。

《彖》曰:重巽以申命,剛巽乎中正而志行,柔皆順乎剛,是以小亨,利有攸往,利見大人。

《象》曰:隨風,巽,君子以申命行事。

巽,小亨通,利有所往,利於見大人。

陸績:「巽為命令。重命令者,欲丁寧也。」得巽卦凡事應該反覆丁寧為宜。

【字義】

小亨:於小事可亨通,大事則不可。《易經》的亨和利偶有加「小」者,如巽與旅卦皆言小亨。賁卦「亨,小利有攸往」,遯卦「亨,小利貞」。陽為大,陰為小,以陰爻為主爻者則稱小。巽卦主爻應是初六與六四,因此《彖傳》說「柔皆順乎剛,是以小亨」。

隨風:隨為前後相隨,隨風,風前後相隨而至。孔穎達:「兩風相隨,故曰隨風。」程朱:「隨,相繼之義。」

申命:巽為命令,重巽為申命之象。《說文》:「申,神也。七月,陰气成,體自申束。从𦥑,自持也。吏臣餔時聽事,申旦政也。」神為引出萬物者,因此申似為引申之義。易學家則以巽為重巽之象,因此將申解釋為重,重複,引申為反覆不斷。八純卦上下卦皆同,傳達的都是連續不斷的意象,而不是雙重而已。如乾卦說「天行」,君子法天體運行不息而至健,故曰「君子以自強不息」。虞翻:「巽為命,重象,故申命。」荀爽:「巽為號令,兩巽相隨,故申命也。」程頤:「重巽者,上下皆巽也。」「申,重復也,丁寧之謂也。」政令之宣傳,並不是公告即可,而是要不停地宣傳到有如風行一樣地無孔不入。例如喝酒不開車,吸毒戕身等等的政令,並非一次告戒兩次告戒,而是長年無孔不入地不斷宣導。丘富國:「申命者,所以致其戒於行事之先。行事者,所以踐其言於申命之後。」

 

初六,進退,利武人之貞。

《象》曰:進退,志疑也;利武人之貞,志治也。

進退不果,宜於武人的堅定。

意志不堅,心生懷疑,不夠果斷。反之對於武人等意志較剛強的人而言則非常有利,因為這類型的人做事不會有猶疑不定的弊病。

巽為進退不果,意志不堅定,對事情猶疑。陽剛不足,陰柔有餘。而具有陽剛之氣的人,特別是武夫、軍人,秉性剛毅而果決,沒有進退猶疑的缺失。因此為吉。貞,堅定的意思。

觀六三「觀我生進退」。履卦六三「武人為于大君」。

俞琰:巽,申命行事之卦也。令出則務在必行,豈宜或進或退。初六卑巽而不中,柔懦而不武,故或進或退而不能自決也。若以武人處之,則貞固足以幹事矣,故曰利武人之貞。

【字義】

進退:有二義:1. 《說卦》:「巽為進退,為不果。」進退即或進或退,內心猶豫不決,遲疑不定,《象傳》所說的「志疑」,志意懷疑。初為下巽之主爻,陰柔而最處卑下,因此在申命行事上有進退而不果之象。 2. 義同觀六三「觀我生進退」的「進退」,指的是進退之間、進退之道。全爻意思為,在進與退之間的選擇上,利於像武人一樣堅定的態度。

志治:對比於進退的志疑,若能用「武人之貞」則志可得治,理而不亂。趙汝楳:「治與疑對,志疑而不決,故進退靡定。志治而不亂,故決於行。」或以志治為志在得治,如孔穎達:「志在使人從治。」兩說以趙汝楳為長。

 

九二,巽在床下,用史巫紛若,吉,无咎。

《象》曰:紛若之吉,得中也。

拜伏於牀下,有如史巫一樣的祭禱,吉則可以免除罪咎。

謙卑而誠心的禱告,將得保祐而吉。

史巫,通鬼神者,類似今之靈媒、法師。紛若,繽紛、紛紛,形容史巫祭禱手足舞蹈的樣子。荀爽則認為,「用史巫紛若」是將軍征伐勝利之後,以史官書寫功勳,請巫祭祀告訴於宗廟。

帛書作「筭在牀下」,為籌算於牀下,史巫為通於鬼神而專於卜筮者。古代筮法要揲蓍演卦,筭即揲蓍演卦。

【字義】

巽在床下:拜伏在牀下,比喻謙遜、謙卑。如王弼:「處巽之中,既在下位,而復以陽居陰,卑巽之甚。」程頤則以九二過於謙卑而有不安之義:「二居巽時,以陽處陰而在下,過於巽者也。牀,人之所安。巽在牀下,是過於巽,過所安矣。」朱熹:「當巽之時,不厭其卑。」荀爽則認為,床下是近在眼前的意思,喻指將軍只專注於軍帳中的事情,不及出帳,在床下就下達命令:「牀下,以喻近也。二者,軍帥。三者,號令。故言牀下。以明將之所專,不過軍中事也。」帛書作「筭在牀下」,為在牀下籌算。

史巫:《說文》:「史,記事者也。」「巫,祝也。女能事無形,以舞降神者也。」史即記言記事者,段玉裁引〈玉藻〉:「動則左史書之,言則右史書之。不云記言者,以記事包之也。」巫即巫祝、巫師,《說文》只說是「女」,實則包含覡,段玉裁:「按:祝乃覡之誤。巫、覡皆巫也。」史巫在古代亦負責祝禱與卜筮之事,帛書《要》孔子談到他的讀易與史巫之卜筮的不同:「易,我後其祝卜矣!我觀其德義耳也。幽贊而達乎微,明數而達乎德,又仁守者而義行之耳。贊而不達於數,則其為之巫。數而不達於德,則其為之史。史巫之筮,鄉之來也,始之而非也。後世之士疑丘者,或以易乎?吾求其德而已,吾與史巫同涂而殊歸者也。君子德行焉求福,故祭祀而寡也;仁義焉求吉,故卜筮而希也,祝巫卜筮其後乎?」古代卜筮多由太卜或史官占決,如《左傳》成公十六年「(晉)公筮之,史曰:吉。其卦遇復」,莊公二十二年「周史有以《周易》見陳侯者,陳侯使筮之,遇觀之否」,僖公十五年「晉獻公嫁穆姬,史蘇占之曰:不吉」,哀公九年「晉趙鞅卜救鄭,遇水適火,占諸史趙、史墨、史龜」。馮椅:「周官史掌卜筮,巫掌祓禳。卜筮所以占其吉凶,祓禳所以除其烖害。」荀爽:「史以書勳,巫以告廟。」

紛若:眾多或紛亂貌,各家演繹不同。孔穎達:「紛若者,盛多之貌。」《釋文》:「《廣雅》云:眾也,喜也,一云盛也。」程頤演繹為誠意很多:「紛若,多也。苟至誠安於謙巽,能使通其誠意者多,則吉而无咎。」李光地則認為是申命之繁瑣:「紛若者,以喻申命之頻煩,而行事之織悉也。」來知德解釋為繽紛雜亂:「紛者繽紛雜亂貌,若語助辭。」荀爽又別為一意,與諸家不同:「紛,變。若,順也。謂二以陽應陽,君所不臣,軍師之象。」

 

九三,頻巽,吝。

《象》曰:頻巽之吝,志窮也。

憂愁的跪伏,吝。志短而心生憂戚,有志難伸。

頻,同顰,皺眉、憂愁的樣子。巽為伏。

或:急切地籌筭,有吝。頻為急,巽為筭。

【字義】

頻巽:顰蹙而巽,如復卦頻復例。王弼:「頻,頻蹙。」虞翻:「頻,頞也。謂二已變。三體坎艮,坎為憂,艮為鼻,故頻巽。」頞原為鼻樑,引申亦為顰蹙之義,如《孟子.梁惠王下》:「舉疾首蹙頞而相告。」蘇軾:「故頻蹙以待之。」至程頤之後將頻解釋為頻繁、婁次,頻巽為屢失婁巽,失其義矣。程頤:「非能巽者,勉而為之,故屢失也。」「頻失而頻巽,是可吝也。」頻亦有急義,《詩.桑柔》「國步斯頻」,毛亨:「頻,急也。」頻巽或為頻筭,頻筭者,急筭也。

 

六四,悔亡,田獲三品。

《象》曰:田獲三品,有功也。

不再後悔,打獵捕獲的獵物很多,足以做為三種品類的用途。

打獵捕獲三品的獵物,收穫非常豐盛。下足以宴請賓客,上足以奉獻君上、敬鬼神。田,畋獵,打獵。品,品類。三品,三種品類的用途。品類並不是指獵物之種類,而是指用途。王弼:「田獲三品。一曰乾豆,二曰賓客,三曰充君之庖。」

沈該:「田獲三品,令行之效也。田,除害也。獲,得禽也。行君之令而致之民,將以興利除害也。害去利獲,令行而功著,是以田獲三品也。」田比喻為除害,獲比喻為興利,三品為興利功著。

解卦九二「田獲三狐」。

【字義】

田獲三品:打獵捕獲三品的獵物,收穫非常豐盛。三品,有二說:一是指三種品類的用途。王弼:「田獲三品。一曰乾豆,二曰賓客,三曰充君之庖。」此出於《禮記》的「三田」之說:「天子諸侯無事,則歲三田,一為乾豆,二為賓客,三為充君之庖。」鄭玄注:「乾豆,謂臘之以為祭祀豆實也。庖,今之廚也。」也就是分別用來製作腊肉、宴請賓客,給君王加菜等三種用途。二是以三品為三類的獵物,如虞翻:「謂艮為狼,坎為豕。艮二之初,離為雉。故獲三品矣。」翟玄:「田獲三品,下三爻也,謂初巽為雞,二兌為羊,三離為雉也。」

 

九五,貞吉悔亡,无不利。无初有終,先庚三日,後庚三日,吉。

《象》曰:九五之吉,位正中也。

貞定則吉而不再後悔,無不利。沒有開始,卻有結果。庚日之前三天(丁日,丁寧的意思),庚日之後三天(癸日,揆度的意思),都是吉日。

或言命令的變更施行,一定要審慎,前三天要就要開始準備與試行,施行之後三天還要持續追蹤與了解其施行的狀況。

「先庚三日,後庚三日」與蠱卦「先甲三日,後甲三日」意思近似。也都有兩種意思。一是指「吉日」,二是指做事要有規畫和深思遠慮。古時以十天干「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計日,那麼先庚三日、後庚三日分別為丁日和癸日。這兩日為做事的日子,所以講的是吉日。其次,先甲後甲和先庚後庚都是指命令的施行,非常有規畫,有謀慮,而不是隨意亂為。差別在於「甲」為命令的創制、首創,「庚」為命令的變更。之所以取庚之前後三日,是因為丁日有叮嚀的意思,而癸有揆度評量的意思。

【字義】

无初有終:沒有開始,而有善終而不亂。開始的時候事情非常糟糕,但還是能夠有結果。終,結果。謙卦「君子有終」。

先庚三日,後庚三日:原指做事情的吉日,先庚三日為丁日,後庚三日為癸日。古代以天干計日,故蠱言「先甲三日,後甲三日」,豐卦初九「雖旬无咎」,旬即十日,即一天干。後世多以隱喻來解讀,如王弼認為庚與甲都是「申命」:「申命令謂之庚。夫以正齊物,不可卒也;民迷固久,直不可肆也,故先申三日,令著之後,復申三日,然後誅而无咎怨矣。甲、庚,皆申命之謂也。」至程頤之後,以庚為更,意指事情之變更。《程傳》:「甲者事之端也,庚者變更之始也。十干,戊己為中,過中則變,故謂之庚。」朱熹:「庚,更也,事之變也。先庚三日,丁也。後庚三日,癸也。丁,所以丁寧於其變之前。癸,所以揆度於其變之後。」

 

上九,巽在床下,喪其資斧,貞凶。

《象》曰:巽在床下,上窮也;喪其資斧,正乎凶也。

拜伏於牀下,喪失了財產與斧頭,堅定為凶。

資斧象徵的是權力、權位,決斷的工具。喪失決斷工具,則不足以申命行權。

旅卦九四:「旅于處,得其資斧,我心不快。」

【字義】

資斧:資斧有多種說法。1 .王弼以資斧為決斷之具:「斧能斬決,以喻威斷也,巽過則不能行威命。命之不行,是喪其所用之斧。」但在旅卦又說:「斧所以斫除荊棘,以安其舍者也。」2. 資斧或作齊斧,利斧也,古代軍權之象徵。荀爽:「軍罷師旋,亦告於廟,還斧於君,故喪資斧。」《周易集解》巽卦注:「《子夏傳》及眾家並作齊斧,虞喜志林云:齊當作齋,齋戒入廟而受斧。」《釋文》:「張晏曰:齊,整齊也。應邵曰:齊利也。」或曰,利斧即黃鉞斧,《周易集解》巽卦注:「張軌曰:齊斧蓋黃鉞斧也。」鉞斧為古代軍隊的軍權象徵,《禮記.王制》:「諸侯賜弓矢,然後征。賜鈇鉞,然後殺。」「鈇鉞」即「斧鉞」。《史記.周本紀》:「乃赦西伯,賜之弓矢斧鉞,使西伯得征伐。」《漢書.王莽傳》:「司徒尋初發長安,宿霸昌廄,亡其黃鉞。尋士房揚素狂直,迺哭曰:此經所謂喪其齊斧者也!」李光地:「資斧古本作齊斧為是。蓋因承旅卦同音而誤也。《說卦》齊乎巽。齊斧者,所以齊物之斧也。」 3. 資斧為古代的貨幣。當代學者或以資斧為古代銅幣,如唐蘭〈中國青銅器的起源與發展〉:「所謂資斧,是後世貨幣的起源。」李鏡池、高亨,李零亦持此論。李境池認為,旅為商旅,而資斧則是行商所攜的貨幣:「斧,仿農具鑄的銅幣。」「資斧銅幣,不用朋貝而用錢。商人住旅館,不必借住人家。」帛書《周易》「資斧」作「溍斧」,《昭力》:「旅之潛斧,商夫之義也。」「商夫」之義,或意指這是商人之所宜,那麼資斧當是指貨幣。詳論可再參考旅卦九四注。

 

【彖傳】

重巽以申命,剛巽乎中正而志行,柔皆順乎剛,是以小亨,利有攸往,利見大人。

重巽以申命:申命有二種解釋,一是重命,巽為命令,重巽即重命之象。重命者,重覆下達命令。申也可做闡述的意思。申命,闡述命令。兩種解釋以前者為佳。陸績:「巽為命令。重命令者,欲丁寧也。」程頤亦採此說。《史記.律書》:「申者,言陰用事,申賊萬物,故曰申。」

剛巽乎中正而志行:九五具中正之德,居於上巽卦的中間,因此曰巽乎中正。為何說「志行」,不可解。《彖傳》講「志行」者,小畜「剛中而志行」,可能意指旁通之乾行。豫「剛應而志行」,或者以互體坎為志,上卦震為行。升「南征吉,志行也」,可能指卦變。這裡的志行是否意指除了乾坤外,變對的六子卦也會旁通而陰陽交換?巽與震若旁通,巽九五與震六二交換,巽體變成蠱,震體變歸妹。巽九五說「先庚三日,後庚三日」,蠱卦卦辭則說「先甲三日,後甲三日」。
柔皆順乎剛:初六與六四兩柔爻都承順於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