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口義》34. 大壯

Jack 發表於 週六, 06/04/2022 - 15:38

 

  閱讀古書 ,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大壯

䷡〈乾下震上〉

大壯利貞

【義曰】按《序卦》云物不可以終遯故受之以大壯蓋言遯者二陰浸長于內四陽陵剝于外是小人道長君子道消也然小人之道雖長終不能久而必為君子之所剝此大壯所以次于遯也大壯者二月仲春之時四陽長于內二陰消于外君子道長小人道消也君子之道既長則能興天下之治除天下之害生育天下之民物以至其道大行而盛壯也故曰大壯然以天下之廣生靈之眾一賢不可獨治故必群賢進于朝廷則可大行其道是以聖人設為學校教育天下之材然後登之朝廷之上任之以天下之事故事无不濟而至于盛大也利貞者君子之道既已盛大則必以正而處之乃利也若壯而不正則陽過于暴是故壯必正而後可也

《彖》曰:大壯大者壯也剛以動故壯大壯利貞大者正也正大而天地之情可見矣

【義曰】夫陽為大陰為小今四陽盛長二陰將消是大者壯也以人事言之則是小人之道既以消君子之道得以壯是亦大者壯也剛以動故壯者言乾下剛也震上動也夫君子將興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則必動而有剛明之才可也若有剛明之才守正靜而不動何所施用哉故剛以動則其道盛大而強壯也大壯利貞大者正也者言陽長而陰退若君子之道盛大而強壯則所利在于正也故大壯之時惟此大才大德之人則能以正道而行也正大而天地之情可見矣者夫天地之運行晝夜不息此則剛健正大而然也以人事言之則聖賢之道亦如天地之生成而无有偏私是觀聖賢正大之道則可以見天地之情矣

《象》曰:雷在天上大壯君子以非禮弗履

【義曰】雷者威動之物而又行于天上則其勢愈盛是大壯之象也君子之人有此大壯之德則必恭慎和順外執以謙而內秉其直非禮之事不敢履非禮之言不敢言動作出處周旋之間皆合于禮然後可見君子之壯也若小人則不然已有剛壯之德必不能慎密于內以至發之于外而終為驕恣縱肆恃強作威表裏皆見故終不能保其全德也是有壯而不能終其壯者也惟君子則能外執以謙內秉以直故人莫得而窺測其道久而愈光也

初九壯于趾征凶有孚《象》曰:壯于趾其孚窮也

【義曰】趾足也夫壯之道必須以順為履今初九居一卦之下最處事始位之卑者也為壯之始處位之卑不能謙順而行且躁妄而動以至陵犯于物不知其止以此而往凶之道也有孚者言以此強壯之道不能謙順行之是信有此凶咎必然之理也《象》曰:壯于趾其孚窮也者言居事始而慕躁進是往則必有其凶而信至于窮困者也

九二貞吉《象》曰:九二貞吉以中也

【義曰】凡卦爻有陰陽居失其位未有不凶者也大壯之時是君子之道強大而盛壯聖人以其既壯且大不可怙其剛威以陽居陰則皆獲吉故今九二以陽居陰能履尚謙順而又行不失中是君子得其為正之道不自滿盈不自強恃能全其美如是故獲正中之吉也《象》曰:九二貞吉以中也者言九二所以得正之吉者以其履得其中所以无過无不及動靜皆入于中道而得其禮也故若人臣一命而傴再命而僂三命循墻而走愈尊而愈謙益盛而益戒是能盡為壯之道而得其中也

九三小人用壯君子用罔貞厲羝羊觸藩羸其角《象》曰:小人用壯君子罔也

【義曰】凡居壯之時謙則得其道今九三處下卦之上當乾健之極以陽居陽是強壯不謙之人也以小人乘此則必恃剛強陵犯于人雖至壯極而不已是用壯者也君子則不然但固守謙順雖壯而不自矜雖大而不自伐惟欲道行而致之于君加之于民而已故君子當此則罔而不用其壯也貞厲者言小人不能用謙于大壯進而不知退于正道是有危厲也羝羊觸藩羸其角者羊者剛狠之物羝者狠而又狠者也小人居強壯之時動則過中進則不顧是猶剛狠之羊雖藩籬在前亦觸突而進以至反羸其角進退不能凶之道也如小人欲掩害君子終不能為君子之累而反自及其身也

九四貞吉悔亡藩決不羸壯于大輿之輹《象》曰:藩決不羸尚往也

【義曰】九四有剛陽之才德而居陰柔之位是亦尚謙者也然其位過中本亦有悔今若守之以正又謙以濟之則獲吉而悔亡也藩決不羸者夫處大壯之時既能守剛明謙順之德則眾歸之而物所不拒以此而往何不利之有故雖有險阻在前亦濟而通矣若羊之進雖有藩籬在前亦開決而无羸繫之患也壯于大輿之輹者大輿者任重致遠之象也壯于輪輻是以之致遠則可以行道所往无不利也《象》曰:藩決不羸尚往也者此聖人立象垂訓使人居大壯之時必以謙退為先故君子之事父雖剛明之才正直之德可以納父于无過而克其家亦必以柔和之容婉順之貌父有一過則必婉容以諫之諫之不從而又諫之又不從則號泣而隨之如是則父反而思之必遷于善也臣之事君亦然但內持剛德外示謙容則所往无有不利也

六五喪羊于易无悔《象》曰:喪羊于易位不當也

【義曰】羊本剛狠之物夫居大壯之時以陽居陰則得謙之道故可獲吉若以陽居陽然雖得位猶恐謙而有咎況以陰居陽則其傲狠而招禍可知也今六五乃是以陰居陽又處至尊之位則是好剛之甚以至反失之于容易之地羊性羝言其剛也无悔者以其居至尊之位能喪其剛狠之道故得无悔也

上六羝羊觸藩不能退不能遂无攸利艱則吉《象》曰:不能退不能遂不詳也艱則吉咎不長也

【義曰】上六處一卦之上居震動之極是躁動強壯之過甚者也過而不知所止猶羝羊之進不顧藩籬之在前以至羸礙其角而不能措也不能退不能遂无攸利者既壯動而不止則是不知進退存亡之道以至欲退而不能退欲進而不能進則進退皆无所利也艱則吉者言能艱難自守則可以獲吉也《象》曰:不能退不能遂不詳也者夫君子之進必量時度勢可以有為而進之則无累也若小人之進必不能量時度勢不詳其事而驟行以至進退不能也艱則吉咎不長也者言雖不詳其事而躁進妄動以至不能退不能遂今若能艱難自守則其咎禍不久而可解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