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口義》28. 大過

Jack 發表於 週六, 06/04/2022 - 15:19

 

  閱讀古書 ,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大過

䷛〈巽下兌上〉

大過棟撓利有攸往亨

【義曰】按《序卦》云不養則不可動故受之以大過蓋聖賢之人仁義道德素有以積習之而薀畜其心然後擴而充之天下以救天下之衰弊此所以次于頤然謂之大過者言聖賢之人有大才大德而過越于常分以正天下之衰弊故謂之大過也棟撓者言大過之時政教陵遲紀綱衰壞本末皆弱若大厦之將顛而梁棟不能支持故致傾撓利有攸往亨者聖賢之人有大才大智當此之時則過越常分而拯天下之衰弊以此而往則天下皆獲其利獲其利則得其亨通

《彖》曰:大過大者過也棟撓本末弱也剛過而中巽而說行利有攸往乃亨大過之時大矣哉

【義曰】言聖賢之人有大才大德故能過行其事而拯天下之衰弊是大過之時唯大者之人乃能過分以成天下之大功也若才德賢智之偏則不可況无才德乎棟撓本末弱者此言二陰居其上下陰體柔弱是猶內外皆小人而朝廷紀綱敗壞若大厦將顛而梁棟已摧本末皆傾撓也剛過而中者此指九二而言也夫以陽居陽守常之道也今以陽而居陰是過越于常分也如聖賢之人有大剛明之才而超邁古今過行其事而又不失其中故能復正天下之弊扶救天下之衰若當此之時有其才德而或不能過分行之則不能除天下之弊而立天下之功也巽而說行利有攸往乃亨者下順上說言聖賢君子拯大過之時以順而說天下之心而行之故湯始征葛東征西夷怨南征北狄怨曰奚為後我是皆應天順人而行乃得天下之悅從故所往皆利而无不亨通也大過之時大矣哉者言君子挺不世之才駕非常之德必欲拯天下之衰弱出生民于水火者必得其時則可以行之也若有其德而无其時亦无能為也故先聖重嘆美之

《象》曰:澤滅木大過君子以獨立不懼遯世无悶

【義曰】夫澤本卑木本高今澤反居木之上是卑者踰于高下者踰于上大過之象也君子之人當是時而能越常分推仁義不忍之心獨立特行挺然而无所懼憚不顧險難不畏小人如此則可以救天下之衰弱立天下之事業也當是時苟不得已而不可為當韜光遯跡養晦仁義以道自樂不與世俗混于衰弊之中而无所憂悶也然則聖賢之人所謂遯者非謂入于深林幽谷但不使名跡少露于人而反貽其害耳

初六藉用白茅无咎《象》曰:藉用白茅柔在下也

【義曰】初六居卦之初為事之始也夫為事之始不可輕易必須恭慎然後可以免咎況居大過之時政教陵遲紀綱隳壞而聖賢之人有大才德欲往而拯之是其事至重功業至大尤不易于有為必當過分而慎重然後可也若一失其措則禍不旋踵而至矣故《繫辭》曰初六藉用白茅无咎子曰苟錯諸地而可矣藉之用茅何咎之有慎之至也蓋凡物置之于地固得其安矣而又以潔白之茅藉之是慎重之至也如聖賢拯天下之大過苟于事始慎之如此則可以立天下之大功興天下之大利又何咎之有耶《象》曰:藉用白茅柔在下也者初六以陰居卦之初是以柔而在下蓋君子過行其事而慎重之至此以柔潔之茅藉之于下斯免咎矣

九二枯楊生稊老夫得其女妻无不利《象》曰:老夫女妻過以相與也

【義曰】稊者楊之秀也此以陽居陰是君子之人越其常分而過行其事者也夫大過之時聖賢君子能過行其事以剛明之才勤健之德立天下之功業使陵遲者得以興起之隳壞者得以振舉之故如枯槁之楊復生秀美之稊衰老之夫而得少懦之女復有生息之象也无不利者言聖賢之人過其常分以行事使衰者復興亡者復存是所行无不得其利也《象》曰:老夫女妻過以相與也者以老夫而得女妻則有生息之漸以女妻而得老夫則有老成之漸是皆過以相與者也

九三棟撓凶《象》曰:棟撓之凶不可以有輔也

【義曰】大過之時君子有為之際故若過其分而行則可以立天下之功若但守常之人則未見其能成天下之事業也九二能過分行之故所行皆利此九三有剛明之才德而乃以陽居陽則是守常之人不能過行其事如有才而不能施用有德而不能操致獨用匹夫之見而係上六之應使其政教愈敗綱紀愈頹若大厦之梁傾撓而不能扶持是凶之道也《象》曰:棟撓之凶不可以有輔也者夫天之生聖賢將使拯天下之危難濟天下之生靈立其事業也今九三乃為守常之人有才而不能用是不可以有輔于大過之君也

九四棟隆吉有它吝《象》曰:棟隆之吉不撓乎下也

【義曰】夫大過之時是本末衰弱之世唯聖賢出乎其類過行其事而拯濟之今九四以陽居陰是能過其位分以拯天下之弊亦如大厦將傾而得良匠扶持之使其梁棟隆起而得全安也蓋衰亂之世既拯民出于塗炭然後獲其亨通而得吉也有它吝者九四之應在初六若聖賢之人欲興起天下之治必須至公至平用心不偏獨力特行挺然无所畏憚使天下无一物不獲其賜如此則可以興滯補弊扶衰拯弱而立功業于天下若一有它志而係于私應則亦鄙吝之道也《象》曰:棟隆之吉不撓乎下也者言九四雖下有初六之應而已以剛明之才終不私累于已是不撓于下故獲吉

九五枯楊生華老婦得其士夫无咎无譽《象》曰:枯楊生華何可久也老婦士夫亦可醜也

【義曰】聖賢之人居至尊之位有大中之道當衰弱之世必須過越以行事則可以拯救于時也今九五以剛陽處于至尊是居可致之位操可致之資是可以振綱紀于廢壞也今反不能過越其分而但固守已任是亦守常之人也以守常之人而拯天下之衰弊故如枯朽之楊生其葩華易落之物不若九二生稊之茂實老婦得其士夫无所補助不能滋息不若老夫之得其女妻也然以陽居陽當至尊之位但得其无咎而已然不能過越以行事是以无休美之譽《象》曰:枯楊生華何可久也者言五當大過之時自守已分若枯朽之楊生葩花易落之物其榮茂不可得久也老婦士夫亦可醜也者言衰老之婦得其士夫无所補助又不能生息適足以鄙醜者也

上六過涉滅頂凶无咎《象》曰:過涉之凶不可咎也

【義曰】以陰柔之質居上卦之極當本末衰弱之世而已雖有仁義不忍之心憫生靈之塗炭悼紀綱之廢墜然而其體本柔弱則是才小德薄之人終不能濟天下之難猶如涉險之人其志雖欲終濟其力薄而微弱以至滅沒其首是凶之道也滅頂猶言涉難之深也无咎者言上六有是心而欲濟天下之衰弱然其才力寡薄不能終濟以至滅頂是不可以咎責之也《象》曰:過涉之凶不可咎也者志在拯難而雖至于滅頂故聖人于此憫之蓋此上六欲立天下之功業何可咎責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