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口義》13. 同人

Jack 發表於 週六, 06/04/2022 - 14:14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同人

䷌〈離下乾上〉同人

于野亨利涉大川利君子貞

【義曰】按《序卦》云物不可以終否故受之以同人夫天下否塞之久人人皆欲其亨通是必君子同志以興天下之治則天下之人同心而歸之故曰同人同人于野亨者野取遐遠廣大之稱大凡君子推己之仁以及天下之人施己之義以合天下之宜廣大宏博无所不通然後得同人之道而至于亨通故曰同人于野亨利涉大川者言君子既推仁義以同天下之心使天下之人同心而歸之无有不從則雖有大險大難亦得而濟之也故曰利涉大川利君子貞者夫君子有仁義之心忠恕之道推之于身而加乎其民故不以一己為憂所憂者天下不以一己為樂所樂者天下以至天下之人合心而從之是君子之正也故同人之道所利者唯君子之正者也

《彖》曰:同人柔得位得中而應乎乾曰同人同人曰同人于野亨利涉大川乾行也文明以健中正而應君子正也唯君子為能通天下之志

【義曰】柔得位得中而應乎乾者此就二五之爻釋所以得同人之名也六二以陰居陰是柔得位也居下卦之中是得中也既中且正又應于九五之尊是得位得中而應乎乾也以人事言之則是有中正之臣而上應于乾剛之君君臣之道同則天下之人合心而歸之矣又如在上者能以剛健之德仁義之道推諸天下而在下者又以柔順中正而應之上下之心既同是得同人之道同人曰此三字蓋羨文于義无所通同人于野亨利涉大川乾行也者言所以得于野亨而險難无不濟者由君子以勤健之德中正之道以同天下之人使天下之人同心而歸之是以乾之道而行也文明以健中正而應君子正也者此以二體明利君子之貞也下離為文明上乾為健以是之德則无所不濟而天下之人莫不與之同心也故曰文明以健又以六二柔順而居下卦之中九五以剛健而居上卦之中上下皆有中正之德相應故能率人之心以同天下此君子之正也唯君子為能通天下之志者因上文明君子之正此又申說君子之道且凡人之情思慮不廣唯止一身一家而已唯君子則不然但推其仁義之道忠恕之德以及天下以天下之人莫不欲安則君子扶而不危人莫不欲壽則君子生而不傷人莫不欲富則君子厚而不困人莫不欲逸則君子節其力而不盡是皆君子盡心于已推之于人恢廣宏大无所不同故能通天下之志也

《象》曰:天與火同人君子以類族辨物

【義曰】夫天體居上而火之性又炎上是得同人之象也君子法此象于是類其族辨其物族即族黨也物即物性也言其分別族黨使各以其類明辨其物性使各得其所善者同于善不善者同于不善君子則與君子同道小人則與小人同道是類別天下使各得其同也

初九同人于門无咎《象》曰:出門同人又誰咎也

【義曰】門者亦言其遐遠廣大也咎者怨咎也夫廣遠寬大无所不同是同人之道也今初九以文明之性履同人之始是其用心廣大无所偏私出于門則與人同也夫出而與人同則人亦同心歸之又何有怨咎者乎

六二同人于宗吝《象》曰:同人于宗吝道也

【義曰】宗主也吝鄙也夫不以己之親疎不以己之憎愛則盡同人之道矣今六二不能遠大其志廣與人同而反私心偏意上係于九五之主是其道褊狹誠可以鄙吝者也

九三伏戎于莽升其高陵三歲不興《象》曰:伏戎于莽敵剛也三歲不興安行也

【義曰】戎兵也莽林莽也陵丘陵也興起也夫六二以中正之道上應于九五中正之君君臣上下各以正道相應而九三以陽居陽志好強暴不量己力輒欲私貪六二之應而奪之是以伏其兵戎于林莽之中然而以不正險陂之行加于人故不敢顯然興其兵戎但伏于林莽之中又且恐懼而不敢進故升其高陵以望之也三歲不興者夫以不正之道而欲犯于至正之人其勢必不克勝故至于三年之間亦不能興起也《象》曰:伏戎于莽敵剛也者言其以不正之道欲妄攻奪是其志不懼九五之剛而輒欲敵之也三歲不興安行也者以不正之小人而欲敵大正之君子其勢自然不能勝雖窮三歲之間安能行之哉

九四乘其墉弗克攻吉《象》曰:乘其墉義弗克也其吉則困而反則也

【義曰】墉謂乘九三之墉也克能勝之辭也九三不量己力志尚剛暴欲謀奪九五之偶已為大非故伏其兵戎于林莽之中今九四位乘于九三之上亦欲因其九三之勢乘陵而奪取六二以義言之是必不克勝也然得吉者蓋已既不能克勝故因其勢之困弱而反守于法則故得免咎而獲吉也《象》曰:其吉則困而反則也者言九四既因其困弱而反守法則是改過之人也故左傳曰人誰无過過而能改善莫大焉此九四所以獲吉也

九五同人先號咷而後笑大師克相遇《象》曰:同人之先以中直也大師相遇言相克也

【義曰】九五與六二之爻下以文明上以剛健各恃中正以相應而欲同心同力共治于天下然而物有間于己而不得相遇者蓋以九三伏戎于莽九四又乘其墉皆奪己之應故已乃用太師以攻伐而克之是先號咷也既攻伐而克之然後得與六二相遇而同心同力以共成天下之治是後有笑也故曰同人先號咷而後笑大師克相遇《象》曰:同人之先以中直也者言九五始以九三九四為孽于其間而不得與六二相應然一舉其師則克之者蓋由己以大中之道至直之德而往伐之故无有不勝也

上九同人于郊无悔《象》曰:同人于郊志未得也

【義曰】郊者國城之外曠遠之地也夫同人之道貴其无所不同則可以立功立事也今上九居同人之極而處于遐曠之地志无所同但可以免其悔吝而已若其欲立功立事于天下則其志未有所得故《象》曰:志未得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