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本義辯證卷三(咸卦至井卦)

Jack 發表於 周日, 05/29/2022 - 20:17

 

  閱讀古文, 2, 3, 4, 5, 6, 7, 8, 8,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周易本義辯證卷三

長洲 惠棟定宇  撰

常熟 蔣光弼少逸 校刊

太倉 蕭掄子山  參校


取女吉。[晁氏曰:取,古文娶。]

 

咸,感也。

王氏[應麟]曰:咸之感无心,感以虛也。兌之說無言,說以誠也。

 

柔上而剛下。

仲翔、蜀才皆云:咸自否來,六三升上,上九降三*,故云柔上而剛下。又云:男下女。

* 「上九降三」原文誤作「上九降二」。

 

初六,咸其拇。

《釋文》:拇,荀爽作母,云陰位之尊。晁氏曰:案母古文。荀云陰位之尊,則失之解。九四同。

 

志在外也。

《正義》曰:與四相應,所感在外。

 

六二,咸其腓。

《釋文》:腓荀作肥,云謂五也,尊盛故稱肥。晁氏曰:案腓肥同音。

 

九五,咸其脢。

脢,先儒皆云背脊肉。王輔嗣云:心之上,口之下。《本義》兼用之。項平甫謂:即喉中脢核。未知是否。

 

志末也。

李氏[鼎祚]曰:末猶上也。五比於上,故咸其脢。志末者,謂*五志感於上也。

* 「謂」原文誤作「為」。

 

縢騰通用。

讀縢為騰,從虞仲翔及程子說。

 

徐氏[幾]曰:聞之師曰:恆有二義,有不易之恆,有不已之恆。利貞者,不易之恆也。利有攸往者,不已之恆也。合而言之,乃常道也。倚於一偏,則非道矣。林氏[希元]曰:惟其不易,所以不已。

 

剛上而柔下。

仲翔、蜀才皆云:恆自泰來,六四降初,初九升四,故云剛上而柔下。

 

日月得天而能久照,四時變化而能久成,聖人久於其道而天下化成。

《折中》曰:釋利貞,云久於其道,則居所不遷之謂也;釋利有攸往,云終則有始,則動靜不窮之謂也。兩義兼行,初不相悖。日月得天而能久照者,恆久不已也。四時變化而能久成者,終則有始也。聖人久於其道,如日月之得天而久照。化天下而成之,如四時之變化而久成,此恆道之大也。推而廣之,則凡在天地之間者,其情皆可見矣。

 

《象》曰:雷風恆,君子以立不易方。

《折中》曰:說此象者,用烈風雷雨弗迷;說震象,用迅雷風烈必變,皆非也。雷風者,天地之變而不失其常也。立不易方者,君子之歷萬萬變而不失其常也。洊雷者,天地震動之氣也。恐懼修省者,君子震動之心也。

 

初六,浚恆。[浚音迅,鄭作濬。晁氏曰:案濬古文,浚篆文。]

浚恆者,以浚為恆也。《春秋傳》曰:「浚之者何?深之也。」故《象》曰:始求深也。深不可常,故凶。始謂初。

 

上六,振恆。

振,張璠本作震。虞仲翔曰:在震上,故震恆。振興,震通也。程子讀如字。

 

遯六月之卦也。陰氣浸長,陽氣漸退,有似賢人隱遯之象,故名之為遯。

 

小利貞,浸而長也。

荀慈明曰:陰稱小,浸而長則將消陽,故利正。居二與五應也。

 

初六,遯尾厲,勿用有攸往*。

陸公紀曰:陰氣已至於二,而初在其後,故曰遯尾也。避難當在前,而在後,故厲。往與災難會,故勿用有攸往。 《折中》曰:初於序為先,於位則內也。遯者遠出之義,故以外卦為善。初最居內,豈非在後者乎。棟案:初言尾不言後者,初不得為後,故以象言之。[卦象初為尾,上為角。]

*原文缺「往」字。

 

執用黃牛,固志也。

卦辭小利貞,謂二也。執用黃牛,貞固之義。故《象》云「固志也」。《易說》曰:「遯之未變為否者,六二執之之固也。」

 

九三,係遯。

晁氏曰:係,古文作系。

 

有疾憊也。

《音訓》:憊,荀作備。晁氏曰:案備古文憊字。既濟九三《象》同。《說文》作𢟡。馮厚齋曰:憊,困也,解厲字。

 

小人否。

否,《程傳》依王弼讀為臧否之否,《本義》依徐仙民讀為然否之否。晁氏曰:案古文作不字。

 

上九,肥遯。

《音訓》:肥,晁氏曰:陸希聲曰:本作飛。說之未知陸所據。愚案:姚寬《西溪叢語》曰:《周易》遯卦肥遯無不利,肥字古作𩇯,與古蜚字相似,即今之飛字。後世遂改為肥字。《九師道訓》云:「遁而能飛,吉孰大焉。」張平子《思元賦》云:「利飛遁以保名。」注引《易》上九「飛遯無不利」,謂去而遷也。曹子建《七啟》云:「飛遯離俗。」

是古《易》皆作飛遯,陸氏據以為說。王輔嗣注此爻云:「矰繳不能及。」似王本亦作飛也。[《子夏傳》云:肥,饒裕也。《本義》從之。]

 

无所疑也。

李氏[心傳]曰:无所疑也,此及升之九三並言之。此決于退,彼決于進,時之宜也。

 

大者壯也,剛以動故壯。

《折中》曰:大者壯謂四,陽盛長也,此句正釋名卦之義。剛以動故壯一句,非釋卦名,乃推明卦之善,以起辭義耳。凡曰故者,皆同義,「順以說故聚」,「明以動故豐」是也。

 

自勝者強。

《老子》語。

 

小人用壯,君子用罔。

罔,古本作网。

京君明曰:壯一也,小人用之,君子有而不用。

劉長民曰:网,不也。君子尚德而不用壯,若固其壯,則危矣。

《折中》曰:京氏諸家說用网與傳義異,以夫子《小象》文意參之,諸說近是。

 

羸其角。

羸,《本義》依程子釋為羸困,先儒皆讀為縲索之縲。晁氏曰:古文作累,讀為縲。姤初六及井彖同。

 

卦體似兌,有羊*象焉。

顧氏[炎武]曰:此互體也。不言互而言似者,合兩爻為一爻,則似之也。此又剏*先儒所未有,不如言互體矣。

*羊,原文誤作芈。後文皆同。剏,創的異體字。

 

或作疆埸之埸。

「或作」謂陸績也。《語類》從陸績說。晁氏曰:案「易」乃古文疆易字,與象數合。旅上九同。

 

不詳也。

《釋文》曰:詳,詳審也。《程傳》同。《正義》讀為祥,云善也。鄭王肅皆作祥。晁氏案:詳,古文祥字。

 

晉,孟喜作齊,子西反,義同。晁氏曰:《說文》作㬜。案:齊古文,㬜篆文,晉今文。

愚謂:㬜改為晉,始于蔡邕石經[據《五經文字》]。古晉字讀為齊音,子斯切,又即移切,見《春秋傳》及《公羊*》《釋文》。《嘯堂集古錄》有「㬜姜鼎」,㬜姬姓,安得稱姜?必齊姜也。古文多借用,故晉字或有借為齊。晁以道以齊為古文,是春秋齊晉無別矣,恐未然。

 

順而麗乎大明。

《折中》曰:離之德,為麗為明,是明與麗皆離也。順而麗乎大明,蓋以順德為本,而為大明所附麗。若曰以順而附麗於大明,則麗字乃為坤所借用,其義不亦贅乎?此文義之誤,不可不正。

 

君子以自昭明德。

昭,周弘正等作照,仲翔亦讀為照。

 

晉如愁如。

愁,鄭子小反,云變色貌,俗音士尤切,釋為憂愁之愁。古無是音,亦無是義也。[愁即《春秋傳》愀字。]

 

九四,晉如鼫鼠。[《釋文》、《子夏傳》作碩鼠,五技鼠也。]

陸氏[希聲]曰:履非其位,固其寵祿。鼫鼠之志,竊食黍稷而已。

 

六五,悔亡,失得勿恤。

「失得」先儒皆作「矢得」。四之五成離,離為矢,故有矢得之象。然以卦義揆之,作失得者為是。卦辭言,康侯被遇,而《彖傳》以柔進上行釋之,則六五一爻當康侯而為卦主明矣。吉凶者,失得之象也。悔吝者,憂虞之象也。純臣之義,不為利疚,不為威惕,不為爵勸,不為祿勉。吉凶禍福,皆不足以動其心,此失得勿恤之義也。蓋非康侯不足以當之矣。

 

利艱貞。

《本義》從《彖傳》以利艱貞謂五。虞仲翔亦云。

 

明入地中,明夷。

《正義》曰:此就二象以釋卦名,此及晉卦皆《彖》、《象》同辭也。

 

以蒙大難。

余氏[琰]曰:其難關係天下之大,民命之所寄,故曰大難。箕子為紂之近親,故曰內難。王氏[申子]曰:明夷一卦,大抵主商之末造言之。

 

用拯馬壯。

「拯」當依《子夏傳》作「抍」[艮六三,渙初六同],《說文》:「抍,上舉也。」又作撜。《淮南子》「子路撜溺」,《李登聲類》又作氶,並音承。《列子》曰:「並流而承之。」《方言》曰:「出溺為承。」蓋字隨讀變,張湛注《列子》讀承為拯[蒸上聲],非是。

 

九三,明夷于南狩,得其大首。[《釋文》狩本亦作守,音同。晁氏曰:案守古文,狩今文。]

上為首,三應上,故有是象。

 

六四,入于左腹。

胡氏[炳文]曰:腹坤象,在坤體之下,有左腹象。自明之暗,有入于幽隱之象。左僻為幽,腹在內為隱。諸家皆以入于左腹為小人左道惑君子,與《本義》異。

 

此爻之義未詳。

不從《程傳》之說,故云未詳。

 

上六,不明晦。

胡氏[炳文]曰:下三爻以明夷為句首,四五明夷之辭在句中。上六不曰明夷,而曰不明晦,蓋惟上六不明而晦,所以五爻之明,皆為其所夷也。

 

利女貞。

馬季長曰:家人以女為奧主,長女中女,各得其正,故特曰利女貞矣。吳氏[曰慎]曰:先言女正位乎內,釋利女貞也。愚謂:《彖辭》先內後外,故先言女正位乎內。正家之道,亦先內後外也。

 

正家而天下定矣。

林氏[希元]曰:正家而天下定,猶云人人親其親,長其長,而天下平。不作正家之效說。

 

風自火出,家人。

馬季長曰:木生火,火以木為家,故曰家人。火生於木,得風而盛,猶夫婦之道,相須而成。

 

婦子嘻嘻。

陸績作喜喜,晁氏曰:案喜古字。

 

九五,王假有家。

「假」《五經文字》作「徦」,云《易》「王徦」,至也。

周伯琦引萃卦云:「王徦有廟」傳寫誤為假,豐渙二卦同。

《語類》:「有家」之「有」是虛字,言至于其家也。非「奄有四方」之有。

 

[音奎,先儒並音圭。]

 

二女同居,其志不同行。

《折中》曰:二女同居之卦多矣,獨於睽革言之者,以其皆非長女,而分不定也。

 

柔進而上行。

仲翔曰:无妄二之五,故上行。

 

君子以同而異。

荀慈明曰:大歸雖同,小事當異。百官殊職,四民異業。文武不同,威德相反。同歸于治,故曰君子以同而異也。

 

見惡人。

《正義》曰:見謂遜接之也。

 

九二,遇主于巷*。

《釋文》:巷字書作𢕵。

《易說》曰:巷,宮中之道。爻言巷,《象》言道。《廣雅》曰:巷,道也。[古讀巷如𢕵。]

*于,原文作於。《易經》卦爻辭無「於」字,皆用「于」字。

 

其牛掣[掣,尺制切,古音制]。

掣《說文》作觢,之世反,云「一角仰也」。

仲翔曰:牛角一低一仰。

《子夏》作契,訓與《說文》同。

晁氏曰:契古文,觢篆文,掣今文。

愚謂:掣本作觢,或作契,傳寫訛為掣。王弼遂讀為掣曳之掣,後儒皆仍其謬也。

 

其人天且劓。

《語類》:「天合作而,剃鬚也,篆文天作 ,而作 。」注以為髡首之刑。從《程傳》也。

愚案:漢合完而不髡曰耐。應邵曰:「輕罪不至于髡,完其耏鬢,故曰耏。」古耐字從彡,髮膚之意也。杜林以為法度之字皆從寸,耐音而,古只作而。《攷工記》曰「作其鱗之而」是也。明人姚旅作《露書》謂:「袁坤儀讀天為而。」豈未攷《語類》耶!《語類》之說本胡安定[瑗]。

 

遇元夫。

《正義》曰:元夫謂初九,處於卦始,故曰元。

 

厥宗噬膚。

朱子讀「宗」如「同人于宗」之宗,五以二為宗也。宗在廟門之內,古者得賢臣則禮之於廟,謂之宗臣。死則配饗于庭,謂之宗禮,亦曰功宗。漢哀帝冊免其舅丁明曰:「惟噬膚之恩未忍。」君之于臣,元首股肱,本一體之親,有肌膚之愛,故曰「噬膚」。又二至上有噬嗑象,噬膚者,言其往必合也。故曰「厥宗噬膚,往有慶也」。

 

先張之弧,後說之弧。

「後說之弧」先儒皆作壺。晁氏曰:陸希聲謂作壺是說之。

案象數當作壺。《易說》曰:昏禮設尊,說設通。始以為寇也,故先張之弧。匪寇乃婚媾也,故後說之壺。始則拒之如外寇,終則禮之如內賓。言始睽而終合也。

 

往,遇雨則吉。

《易說》曰:六三遇剛,上九遇雨。雨為澤也。《禮》云:天時雨澤。

 

依字當作寋,見《五經文字》。亦作謇。《本義》謂:足不能進。蓋從俗字釋之,恐未然。[漢《冀州從事張表碑》云:蹇蹇匪躬。]

 

卦自小過而來。

胡氏[一桂]曰:蹇本升卦,坤上巽下,坤乃西南平易之方,自升九二上往得坤體之中,是為利西南而往得中。升九二既往,則下以成艮,二正東北方卦,所謂不利東北,其道窮也。《本義》謂:蹇自小過來,而《彖傳》分明自升來,或自既濟來,則皆有往西南之象耳。

愚案:以卦例求之,蹇不當自升來。仲翔謂:觀上之三,又與《彖辭》往得中不合。慈明謂:乾動之坤五,不言自何卦來。未詳孰是。

 

初六,往蹇來譽。

《程傳》曰:上進則為往,不進則為來。

 

宜待也。

張璠作宜時也。康成本云宜待時也。案輔嗣注云:「覩險而止,以待其時。」當有時字,且時與尤之韻,尤古音垂也。

 

六四,往蹇來連。

「連」仲翔讀為「輦」,輦亦難也。往則无應,來則乘剛,故皆難也。王弼謂:「得位履正,當其本實。雖遇于難,非妄所招也。」古文輦作連,見《周禮》「鄉師」注。《論語》瑚璉讀為輦,《莊子》連字皆音輦,此經連字王弼亦讀為輦,惟荀慈明讀如今音。

 

上六,往蹇來碩吉。

《程傳》曰:諸爻皆不言吉,上獨言吉者,諸爻皆未能出於蹇,惟上處蹇極,而得寬裕,乃為吉也。

 

无所往其來復吉,有攸往夙吉。

褚氏[仲都]曰:世有无事求功,故誡以无難宜靜,亦有待敗乃救,故誡以有難須速也。

 

若无所往則宜來復其所而安靜,若尚有所往,則宜早往早復。

胡氏[炳文]曰:《本義》兩若字,未定之辭。顧其時何如耳。然其吉也,皆在于來復。

 

解,利西南,往得眾也。

仲翔曰:臨初之四,得坤眾,故利西南,往得眾也。雙湖謂:蹇成解亦自蹇變。愚謂:蹇解者反對之卦,屯蒙以下皆反對,豈蒙自屯來耶?此卦例所無,恐未然也。

 

甲坼[坼,坊本作折,訛。]

《釋文》:「坼」,馬陸作宅,云根也。康成注云:皮曰甲,根曰宅。愚案:古文宅作𡧪,坼者𡧪壞字也。馬鄭皆從古文,非改坼為宅也。

 

九二,田獲三狐。

獸三為群,三狐謂群狐也。《九家》坎為狐,卦互兩坎,故有群狐之象,不必專指三陰。

 

六三,負且乘,致寇至。

《程傳》曰:以負荷而且乘車,非其據也。雷氏曰:寇小前為盜,大則為戎。任使非人,則天下起戎矣。謹案:《折中》是雷說。

 

九四,解而拇。[而,汝也。]

《正義》曰:解有兩音,一音古買反,一音諧買反。解謂解難之初,解謂既解之後。《彖》稱「動而免乎險」,明非救難之時,故先儒皆讀為解。此經唯九四爻象及上六《象》詞音諧買反,餘並音蟹。

 

有孚于小人。

鄭氏[汝諧]曰:世之小人皆信,上之所用者必君子,所解者必小人。則必改心易慮,無覬幸之心矣。

《折中》曰:鄭氏說與傳義異,而其理尤精。蓋朋至斯孚者,君子信之也。有孚于小人者,小人亦信之也。信則枉者直,而不仁者遠矣。

 

案:上經乾坤而後陰陽各三十畫而為泰,下經陰陽各三十畫而為損。損自泰來,益自否來,故曰損益盛衰之始。○損泰初之上,益否上之初,《本義》於損言下卦上畫之陽,於益言上卦初畫之陽,皆誤。

 

二簋可用享。

《釋文》:「簋」蜀才作「軌」。案鄭注「公食大夫禮」云:古文簋皆為軌。晁氏亦云。

 

損下益上,其道上行。

《折中》曰:卦義說者,但主取民財一事耳,豈知如人臣之致身事主,百姓之服役奉公,皆損下益上之事也。必如此,然後上下交而志同,豈非其道上行。下能益上,則道上行矣。上能益下,則道大光矣。如此則於兩卦諸爻之義合。

 

君子以懲忿窒欲。

「懲」《釋文》作徵,古文懲。晁氏依陸績作 懲古字[朱子明云]。仲翔曰:兌說故懲忿,艮為山故窒欲。《正義》曰:懲者息其既往,窒者閉其將來。忿欲皆有往來,懲窒互文而相足也。

 

初九,已事遄往。

《正義》曰:損益得名,皆就下而據上者。向秀曰:明王之道,志在惠下,故取下之謂損,與下謂之益。

 

以卦體釋卦名義。

案:損益自泰否而來,《本義》不言卦變者,余氏[芑舒]曰:《本義》說卦變,專取兩爻相比而相易,故多失正意。賁與渙其最著,要當隨地而觀耳。至于損益,亦是卦變,以其不可用相比相易之例,遂正曰卦體。疑皆未然也。

愚案:《彖辭》自上下下,及天施地生,皆言卦變也。而《本義》皆謂之卦體。胡雲峯所謂朱子雖有是疑而不及改正也。

 

九五,有孚惠心,勿用,元吉。

謹案:《折中》用呂祖謙之說,以勿問為句,言人君但誠心惠民,不須問民之感,如此然後元吉。

 

立心勿恒。

《正義》曰:勿,无也。《語類》:勿只是不字,非禁止之辭。

 

偏辭也。

「偏」孟喜作徧,猶眾辭也。晁氏曰:當作徧。《本義》謂:求益之偏辭。案《繫辭》言民不應,則眾辭之說為當。

 

夬,揚于王庭,孚號有厲。告自邑,不利即戎,利有攸往。

游氏[酢]曰:揚于王庭,誦言于上也。孚號,誕告于下也。告自邑,自近及遠也。愚謂:邑者王之都,發號自邑。始陰在上,故不利即戎。陽長則陰消,故利有攸往。

唐元度《九經字樣》曰:《說文》告作吿,從牛從口,隸省作告。

 

澤上於天,夬,君子以施祿及下,居德則忌。

澤上於天,決降成雨,夬之象也。君子觀夬象,以施祿澤及萬物而已,不有上德不德是以有德。故君子施祿及下,居之則忌也。

 

初九,壯于前趾。

東坡曰:大壯之長則為夬,故夬之初九與大壯初九无異。

 

九三,壯于頄[音逵,《五經文字》音求,古音龜。案《說文》無此字,當依鄭作頄。]有凶。獨行遇雨,若濡有慍,无咎。

三應上,故壯于頄。頄,上之象也。應上則有凶道矣。然五陽同欲決上者也,故曰君子夬夬。一爻獨與陰相應,為陰所施,故遇雨也。雖為陰所濡,能慍不悅,得无咎也。此說本之荀慈明,頗長于傳義。安定伊川以為,爻辭差錯,輒移其文。未為得也。

 

其行次且。[晁氏曰:次且,趑趄古文。]

牽羊者當其前則不進。

《語類》牽羊悔亡,其說得於許慎之。案橫渠之說亦然。

 

九五,莧陸夬夬。

仲翔曰:莧,說也,讀從夫子莧爾而笑之莧。蓋古《論語》莞作莧也[見《釋文》]。陸古文睦,見漢唐扶頌及嚴舉碑。蜀才作睦。睦,和也。莧睦者,笑說見于面,與九三壯于頄相反,所謂決而和也。

 

《程傳》備矣。

胡氏[炳文]曰:《本義》於履大象及此獨曰「《程傳》備矣」。蓋其於履也,痛後世風俗之弊甚切;於夬也,摘後世君心之非甚嚴。

 

上六,无號,終有凶。

五之決而和,无號之象。二惕號,故勿恤。五莧陸,故終凶,為五戒也。蘇氏楊氏蔣氏,皆主是說,與傳義異也。

 

薛虞曰:姤古文作遘。案《說文》,遘,遇也。姤,偶也。《彖》訓姤為遇,則當從古文作遘。張參《五經文字》云:遘,遇也,見《易雜卦》。今唐石經《雜卦》亦作遘,蓋古文之僅存者。馮氏[椅]曰:古文姤作遘,王洙《易》改為今文為姤,《雜卦》猶是古文。鄭本同。[顧氏炎武謂:石經《雜卦》遘字為訛,此失攷耳。]

 

天地相遇,品物咸章也。剛遇中正,天下大行也。

東坡曰:剛者二也,中正者五也。陰之長,自九二之亡而後為遯,始无臣也。自九五之亡而後為剝,始无君也。姤之世,上有君,下有臣,君子欲有所為,无所不可。故曰:剛遇中正,天下大行也。

 

后以施命誥四方。

鄭王肅誥作詰,起一反,止也。後漢司徒魯恭引此經曰:言君以夏至之日,施命令止四方行者,所以助微陰也。復《彖》云「先王以至日閉關」,先儒皆謂二至之日。愚謂:初六為卦主,繫于金柅,其止之象乎。

 

初六,繫于金柅。

柅,古文作檷,先儒皆謂「絡絲柎」也,惟馬季長云:「柅者在車之下,所以止輪,令不動者。」傳義從之。

 

九二,包有魚[包,布交切。九五同。《釋文》讀為庖。包有魚者,仲翔曰:巽為魚。郭景純曰:魚,震之廢氣也。巽王則震廢,故虞以巽為魚。]无咎。不利賓。

姤,陰長之卦,制之者二也。魚謂初,初繫于二,二包而有之,故曰包有魚。賓,謂眾陽也。姤,五月卦,一陰在下,眾陽在上。陰為主,陽為賓,故五月之律亦曰蕤賓。陰長則陽消,故不利于賓。二能包初,義不及賓。故无咎也。

 

九三,臀无膚。

李氏[簡]曰:居則臀在下,故困初六言臀。行則臀在中,故夬姤三四言臀。《折中》曰:臀无膚之義,與夬四同。

 

九四,包无魚。

王輔嗣曰:二有其魚,四故失之。

 

九五,以杞包瓜。

朱氏[震]曰:杞似樗葉,大而蔭。

 

萃亨,王假有廟,利見大人。亨,利貞,用大牲吉。利有攸往。

《折中》曰:以《彖傳》觀之,「利見大人亨利貞」為一事。「王假有廟」者,神人之聚也。「利見大人」者,上下之聚也。用大牲吉,廣言群祀,由假廟而推之,皆所以聚於神也。利有攸往,廣言所行,由見大人而推之,皆所以聚於人也。

 

亨字衍文。

馬鄭陸績虞等並无亨字,故《本義》以為衍文。王昭素亦謂:當无此字。

 

致孝享也。

來氏[知德]曰:盡志以致其孝,盡物以致其享。

 

聚以正也。

「聚」荀爽作取,晁氏曰:取古文。案《漢書.五行志》云「取不達茲謂不知」,注云:「取讀為聚。」晁氏說是也。

 

君子以除戎器。

《釋文》:除本亦作儲。王肅姚信陸績云:除猶修治。《本義》並用之。

 

一握為笑。

「握」康成讀為「夫三為屋」之屋,《戰國策》曰:「堯無三夫之分。」三夫為一屋也。坤為眾,三爻一屋之象。人三亦為眾,《本義》訓握為眾是也。

 

六二,引吉无咎。

王子雍曰:六二與九五相應,共履貞正。 由[猶通]迎也。為吉,所迎,何咎之有。

 

元永貞,悔亡。

《折中》曰:萃九五,居尊以萃群陰,與比略同。卦象澤上於地,與比象亦略同也,故其元永貞之辭亦同。「元永貞,悔亡」,即所謂「原筮,元永貞,无咎」也。

 

志未光也。

《釋文》、《音訓》:「未光也」一本作「志未光也」。案《語類》所引亦无志字,唯虞仲翔本有之。

 

上六,齎咨涕洟无咎。

王輔嗣曰:齎咨,嗟歎之辭也。胡氏[炳文]曰:居兌終能反兌之悅而憂者,故无咎。臨六三「既憂之无咎」亦下兌之終也。

 

用見大人。

代氏[淵]曰:尊爻无此人,故不云利見。

 

今案他書引此亦多作慎。

他書,謂史證引何妥《易》作慎也。案《朱子集.許升字序》仍作順字解。

 

初六,允升。

晁氏曰:《說文》作「𡴞升大吉」。說之案:允古文,𡴞篆文。愚謂:《說文》:「𡴞,進也。」[慈明注此云:允然俱升。]今作允,訓為信。義與𡴞殊,不必如晁說。

 

九三,升虛邑。

《釋文》:虛,除去餘反。馬云:邱也。晁氏曰:案篆文无墟字,而邑為邱,邱為虛,非空虛。馬說得之。

 

六五,貞吉,升階。

此卦之義,先儒皆謂:巽當升,坤二當居五。坤有國邑之象,故九三升虛邑。巽居坤上成艮體,故六四曰岐山。階二者五也,故六五曰升階。荀慈明謂:陰正居中,為陽作階,使升居五是也。

 

上六,冥升*,利于不息之貞。

荀慈明曰:陰用事為消,陽用事為息。陰五在上,陽道不息,陰之所利,故曰利于不息之貞。

*「升」原文誤作「井」。

 

有言不信。

《折中》讀信為伸,言動見沮抑也。尚口乃窮,信字對窮也。

 

坎剛為兌柔所揜。

兌為剛鹵,非柔也。荀慈明謂:二五為陰所揜得之。

 

剛揜也。

《釋文》:「揜」虞作弇。晁氏曰:案弇古文。

 

困而不失其所,亨。

困而不失其所當為句,言困而不失其所,故亨唯君子能之。九三困于石,失其所矣。故曰:非所困而困焉。

 

初六,臀困于株木,入于幽谷[音浴],三歲不覿[古音瀆,後人誤入二十三錫韻。]

陸氏[希聲]曰:坎于木為堅多心,株木之象。石氏曰:坎北方幽陰之象,《折中》曰:詩云「出于幽谷,遷于喬木」,初不能自遷于喬木,而惟坐困珠木之下,故其象如此。言臀者,況其坐而不遷也。

 

九二,困于酒食,朱紱方來。[古因勑,先鄭司農云:來,勑也。]利用亨祀。[古音乙]據于蒺藜,入于其宮。

齊氏曰:《九家易》坎為疾藜,又為宮。

 

九四,來徐徐,困于金車。

《易說》曰:昏禮諸侯親迎,乘金車。九四來迎,初六而初入于幽谷,不可得見,故有是象。兌金坎輪,故曰金車。

 

劓刖者,傷於上下,下既傷。

一本或云:「傷於上下,上下既傷。」非也。蓋劓刖者,傷於上下。赤紱在股則專指下,故云下既傷,則赤紱无所用,而反為所困矣。別本有上字者,羨文。

 

動悔有悔,吉行也。

陸氏[希聲]曰:行而獲吉,故曰變乃通也。吉行也,吉字屬上讀。田氏[疇]曰:「行也」二字乃是解征吉之義。

 

汔至,亦未繘井羸其瓶。

《語類》「汔至」略作一句,「亦未繘井羸其瓶」是一句,意至而止,便未及井而瓶敗,言功不成也。

 

巽乎水而上水。

巽乎水,范諤昌改巽乎木[《見證墜簡》]。案:巽乎水而上水當如《本義》之說,改巽乎木為不辭矣。

 

「无喪无得,往來井井」兩句意與不改井同,故不復出。

《音訓》載晁氏之說,「改邑不改井」下脫「无喪无得,往來井井」二句,故《本義》云然,不從晁氏也。

 

舊井无禽。

《易說》曰:一說水中有火,故井互兌離,兌為澤,離為鳥,鳥集于澤,不集于井,故井无禽。四不應初之象也。

 

蓋不泉而泥。

熊氏集成董氏傳義本蓋下有井字。董氏會通本無。

 

九二,井谷[音浴]射鮒,甕敝漏。[漏,古音魯故切。]

《程傳》云:射,注也。如谷之下流,注於鮒而已。《子夏傳》曰:井中蝦蟇呼為鮒魚。

 

九五,井冽,寒泉食。

半農先生曰:初六井泥,九二井谷,九三渫井,六四修井,至九五而後可食,故曰井冽寒泉食,則九五為泉明矣。必渫之修之而後潔也。

 

上六,井收勿幕。[勿,干寶作网,古文通。]

《語類》:收雖作去聲讀,義者是收也。

 

晁氏云:收鹿盧,收繘者也。

晁說本虞仲翔。

 

周易本義辯證卷三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