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全解】55. 豐卦

Jack 發表於 週六, 06/04/2022 - 10:10

䷶ 豐卦 雷火豐

豐亨,王假之,勿憂,宜日中。初九,遇其配主,雖旬无咎,往有尚。六二,豐其蔀,日中見斗。往得疑疾,有孚發若,吉。九三,豐其沛,日中見沬。折其右肱,无咎。九四,豐其蔀,日中見斗,遇其夷主,吉。六五,來章,有慶譽,吉。上六,豐其屋,蔀其家,闚其戶,闃其无人,三歲不覿,凶。

 卦辭  初九  六二  九三

 九四  六五  上六  彖傳注


 

彖曰:豐,大也。明以動,故豐。(圖:小配)

【卦名】

今本:豐 歸藏:豐 帛書:豐 秦簡:豐 清華簡:酆 上博簡:豐 海昏簡:豐 說文:寷

卦名今本、帛書、歸藏及其他多數出土資料皆作「豐」,清華簡作酆,為豐之繁化。《說文》引作寷。

《說文》:「豐,豆之豐滿者也。从豆,象形。」「豆,古食肉器也。」豆是古代裝肉用的餐具,豐字形構為裝得滿滿的豆,豆裡裝滿了肉就是豐,豐富、盛滿之義。

不過,段玉裁將「豐滿」理解為形體的豐滿,「豆之豐滿者」就是大形的豆,因此豐引申為大:「謂豆之大者也,引伸之,凡大皆曰豐。《方言》曰:豐大也,凡物之大皃曰豐。......〈周頌〉『豐年』傳曰:豐、大也。然則豐年亦此字引伸之義。而賈氏《儀禮疏》不得其解。」

易傳也是將豐解釋為「大」,《序卦傳》:「得其所歸者必大,故受之以豐,豐者大也。」

段注可能因受到《易傳》影響而曲解《說文》字義。豐當取豐滿、豐富、豐盛之義。鄭玄說的:「豐之言腆,充滿意也。」腆即豐盛之義。孔穎達亦以此說為主:「《彖》及《序卦》皆以大訓豐也,然則,豐者多大之名,盈足之義,財多德大,故謂之為豐。」

《說文》引《周易》經文作「寷」:「寷,大屋也。从宀豐聲。《易》曰:寷其屋。」寷既有大屋、豪宅的意思,亦可引申為盛大,易傳「豐者大也」之義似乎是由此而來。

【典故】

豐卦典故應與文王作豐邑有關,卦辭「王假之」即指文王之至。

清華簡卦名作酆,酆字其實就是「豐邑」兩字所組成,所以《說文》說:「酆,周文王所都,在京兆杜陵西南,从邑豐聲。」

段玉裁註:「《詩》、《書》皆作豐,《左傳》:酆,文之昭也。字從邑。前後二志亦作酆。《大雅》曰:既伐于崇,作邑于豐。」「今陜西西安府府東南十五里有故杜陵城。」

根據《史記.周本紀》,文王是在爭伐崇侯虎之後建立豐邑,但隔年就駕崩:「伐崇侯虎,而作豐邑。自岐下而徙都豐。明年,西伯崩,太子發立,是為武王。」

此事《詩經.文王有聲》也有記載:

文王受命,有此武功,既伐于崇,作邑于豐,文王烝哉。
 

築城伊淢,作豐伊匹,匪棘其欲,遹追來孝,王后烝哉。

王公伊濯,維豐之垣,四方攸同,王后維翰,王后烝哉。

不過,這些事件在《今本竹書紀年》中有些出入:

帝辛三十三年,密人降於周師,遂遷於程。
 

三十五年,周大飢,西伯自程遷於豐。

四十一年春三月,西伯昌薨。

根據《竹書紀年》,文王是在遷至豐邑之後六年才死的。與《史記》說的「明年」不同。

另外《竹書紀年》也紀載了後來的周王至豐邑的事,以下摘錄幾則:

武王十二年夏四月,王歸於豐,饗於太廟。命監殷。遂狩于管。作《大武》樂。
 

成王七年周公復政于王。春二月,王如豐

十一年春正月,王如豐。唐叔獻嘉禾,王命唐叔歸禾於周文公。王命周平公治東都。

十二年夏六月壬申,王如豐,錫畢公命。秋,毛懿公薨。

「王如豐」類似於卦辭所說的「王假之」,言王至於豐。

【卦義】

豐富,盛大。

豐卦卦義,孔穎達所說最為貼切:「豐者多大之名,盈足之義,財多德大,故謂之為豐。」

傳統多依《彖傳》及《序卦》將豐解釋為大,然而,豐之為大,是因為豐富,特別是指人的財富或道德。

卦象下離明而上震動,明以動,明和動相得益彰,可光可大,所以有盛大之象。

雷電齊發,自古有「執法」的意象,因此《象傳》說:「雷電皆至,豐。君子以折獄致刑。」豐卦為上震下離,噬嗑卦則是上離下震,兩卦都是雷電齊發。豐卦是明以動,《象傳》說「君子以折獄致刑」;噬嗑卦是動以明,卦辭說「利用獄」,《象傳》說「明罰敕法」。兩卦皆有明、動的特質,所以都適於做懲奸除惡、使用刑罰的任務。

得豐卦事情可以高調行之,不要畏首畏尾,要光明正大地去做。卦辭「宜日中」指行事最佳時機是日正當中時,但這也是一種比喻,喻指光明正大而高調之外,同時必需以明快的判斷與執行力把握事情的最佳時機。又《雜卦》說:「豐,多故也。」事情盛大,則難免狀況多,所以還必需要有事情多而雜的準備。

豐卦是繼歸妹卦而來,《序卦》:「得其所歸者必大,故受之以豐。」歸妹即帝乙歸妹,則豐卦有可能是講帝王婚禮之豐盛,所以有「王假之」。

豐富盛大之人,當明「日中則昃,月盈則食」之戒,《雜卦》說的:「窮大者必失其居,故受之以旅。」這也是為什麼豐卦多告誡之辭,《日講易經解義》所說的:

卦為豐亨之象,而爻多警戒之辭,深慮豐之不可長保,必在明以善動,動合至明,撤蔀屋之蔽,取來章之益,則盈虛消息,皆自我操,而常如日中之照天下矣。

豐亨,王假之。勿憂,宜日中。

《彖》曰:豐,大也。明以動,故豐。王假之,尚大也;勿憂,宜日中,宜照天下也。日中則昃,月盈則食,天地盈虛,與時消息,而況於人乎?況於鬼神乎?

《象》曰:雷電皆至,豐,君子以折獄致刑。

豐富盛大,亨通,大王親自蒞臨,不要擔憂,事情適於在日正當中的時候進行。

《彖傳》說「王假之,尚大也」,得豐卦事情宜盛大舉行。「宜日中,宜照天下也」,宜日中象徵的是這事宜於召告天下讓天下皆知,光明正大地去做。後文又說:「日中則昃,月盈則食,天地盈虛,與時消息,而況於人乎?況於鬼神乎?」太陽過中之後就會西下,月亮滿月之後就會月蝕,天地都會消息盈虛了,更何況於人和鬼神?此一方勉勵人做事當把握最佳時機,也就是日正當中的那一刻。事情要趁著最佳時機順水推舟,需有聰明的判斷力加上雷震般的行動力。另一方面也告誡君子當明盛衰循環的天地消息之理。

【字義】

:一、假為「徦」,通格,至、到的意思。王假之,「王至之」,大王到這裡。虞翻:「 假,至也。」王弼:「大者王之所尚,故至之也。」程頤:「假,至也。」二、假為「嘏」,大的意思。王假之,王大之,讚歎義。馬融:「假,大也。」三、假為「嘉」。王假之,王嘉之。經文出現「假」者,另還有家人九五王假有家,萃及渙卦王假有廟。

折獄致刑:判決罪刑,執行刑罰。折,斷,裁斷。獄,罪刑的判決。折獄,斷獄,判決刑責罪刑。執行或使用型罰。《日講易經解義》:「折,謂剖斷其曲直。致,謂推致其重輕。」

初九,遇其配主,雖旬无咎。往有尚。

《象》曰:雖旬无咎,過旬災也。

遇到匹配的主人,雖然停留一旬,不會有罪咎,前往能得到獎賞。然而若是久留過旬,則會有災難。

九四「遇其夷主」,與初九兩爻皆言遇主。通說以為,初九之配主即九四,而九四之夷主即初九。

惠士奇《易說》依鄭玄注認為,此爻所言為古代朝聘之禮:「往有尚,謂朝聘也。鄭康成曰:『初修禮,上朝四,以匹敵恩意待之,雖留十日,不為咎。』正以旬日者,朝聘之禮,止於主國以為限,聘禮畢歸。《大禮》曰:『旬而稍。』旬之外為非常。賈公彥曰:『旬而稍者,賓客之道。十日為正,一旬之後,或逢凶變,不得時反,則有稍禮。』」

【字義】

配主:《說文》:「配,酒色也。」段玉裁:「本義如是,後人借為妃字,而本義廢矣。妃者匹也。」配本義為酒色,那麼配主即酒色之主。配後來用作妃而本義不見,又從妃引申為匹配。配主,一般也都解釋為匹配之主,指身份上相當的主人,並以九四陽爻比之。主人,接待、招待的主人。漢易多以配為妃,配主為女主人,如鄭玄:「遇其妃主,嘉耦曰妃。」虞翻:「妃嬪,謂四也。」高亨:「配借字,妃本字。配主蓋謂女主人也。」帛書作「禺其主」,通「遇其妃主」。

:《說文》:「徧也,十日為旬,从勹日。」段玉裁:「知古旬勻二篆,相假為用。十日為旬,此徧中之一義也。」「日之數十,自甲至癸而一徧,从勹日,勹日猶勹十也。」旬有十日、均二義。一旬為十日。《象》曰:「雖旬无咎,過旬災也。」古代以天干計日,一旬即天干走一遍,故《說文》說「徧也」。《禮記》:「凡卜筮日,旬之外曰遠某日,旬之內曰近某日。」旬在古時候為時間上久、不久的一個分界點。在旬之內則時間不會太久,仍不會有罪咎,但只要超過一旬,那麼就是時間拖久了,就會有災難。鄭玄以朝聘之事解釋說,在主國頂多停留十日,十日之內无咎,十日以外就有咎。旬古文與勻互通,勻為均,平均的意思。《釋文》:「荀作均,劉昞作鈞。」 王弼、程朱皆將旬解釋為為均,自此均成為通解。

:賞,獎賞。孔穎達:「往有嘉尚也。」程頤:「有可嘉尚也。」尚或作配。蘇軾:「尚,配也。」朱震:「尚亦配也,與尚于中行之尚同,故曰:往有尚也。」以尚為配是漢之後的用法,用於注解《周易》不宜。《漢書》

六二,豐其蔀,日中見斗,往得疑疾,有孚發若,吉。

《象》曰:有孚發若,信以發志也。

日食而豐大其遮蔽的陰影,以至於日正當中時竟然天黑,而可以見到斗星。貿然前往一定會遭到猜疑,但若能以誠信慢慢感化則吉。

前段言太陽因日食或被遮蔽而黯淡無光,比喻君王被小人所蒙蔽。後段言君子因被蒙蔽而有了疑心病,為臣者必需以誠信才能夠啟發君王。

【字義】

:音部,諸家解釋相當分歧,或認為是一種草,或者是遮蔽陽光的草蓆,總之蔀都被當作是遮蔽到太陽的東西,或引申為遮蔽、覆蓋。王弼以蔀為覆蓋而遮蔽光明之物:「蔀,覆曖,鄣光明之物也。」朱熹:「蔀,障蔽也,大其障蔽,故日中而昏也。」相較之下虞翻說法較為可取:「日蔽雲中稱蔀。蔀,小,謂四也。」豐其蔀意指陽光被雲遮蔽的非常嚴重。因為後文有「日中見斗」,會讓整個天空變暗者,遮蔽物應該來自天上。遮蔽來自天上的可能有二:一是濃雲遮蔽,另一可能就是日蝕。李光地與惠棟則以為這是日食之象。李光地九三爻注:「以實象求之,則如太陽食時是也。食限多則大星見,食限甚則小星亦見矣。所以然者,陰氣蔽障之故,故所謂豐其蔀、豐其沛者,乃蔽日之物,非蔽人之物也。」惠棟《周易本義辨證》:「見斗、見沬,日食之徵。沬者斗杓後小星,小星見則日全食矣。」蔀在漢代可能作菩,鄭玄作「豐其菩」:「菩,小席。」《釋文》:「蔀,音部,王廙同,蒲戶反,王肅普荀反。《畧例》云:大暗之謂蔀。 馬云:蔀,小也。鄭薛作菩,云:小席。」《說文》無蔀字,其菩字曰:「艸也,从艸咅聲。」《周禮》大馭注:「行山曰軷。犯之者,封土為山象,以菩芻棘柏為神主,既祭之,以車轢之而去,喻無險難也。」古代在山中行走,怕觸犯山神,舉行軷祭。封土象徵山,再以菩草或刺柏作為神主,祭祀結束再用車子碾壓而過,象徵無災無難。帛書作「剖」,應是假借為蔀。

日中見斗:因為太陽受到遮蔽,以至於日正當中時竟然天黑有如夜晚,能夠見到斗星。此比喻君王被小人所蒙蔽。《釋文》:「見斗,孟作見主。」 惠棟《周易本義辨證》:「陸氏曰:孟作見主。晁氏曰:案:主古文斗字。愚案:古讀斗如主,字隨讀變,故斗或作主。非古文斗也。晁失之。」九四亦曰「日中見斗」,若以斗為主,六二與九四兩爻所見之主,當是初九,初九與六二比鄰,與九四位置相應,而曰「遇其配主」。

疑疾:疑心病。

有孚發若:孚,誠信。發本義為發射,此引申為啟發。王弼:「有孚可以發其志,不困於闇,故獲吉也。」程朱解釋為「感發」。《象》曰:「有孚發若,信以發志也。」誠信能夠啟發君王的志向。蒙初六,發蒙。

九三,豐其沛,日中見沬,折其右肱,无咎。

《象》曰:豐其沛,不可大事也;折其右肱,終不可用也。

天空更暗,以至於日正當中時還能夠見到小小的沬星。折斷他的右臂,沒有罪咎。

六二跟九四都說「豐其蔀,日中見斗」,九三說「豐其沛,日中見沬」,沬為斗杓後的小星,遠不如北斗明亮,則太陽被遮蔽的程度更嚴重,天色更暗。喻君王昏昧加重,以至於大臣蒙冤下台,君王失去右輔。

【字義】

:因遮蔽而黑暗、非常黑暗。虞翻:「日在雲下稱沛。沛,不明也。」《九家易》:「大暗謂之沛。」鄭玄以沛為巿,即困卦朱紱、赤紱的紱:「豐其芾。芾,祭祀之蔽膝。」子夏亦作芾:「芾,小也。」另沛也可解釋作幡幔,或作斾,王弼:「沛,幡幔,所以禦盛光也。」《釋文》:「沛,本或作旆,謂旛幔。」來知德則以「豐其沛」為雨水之豐沛,而沬則為細雨貌,日中見沬指的是下太陽雨。

:音妹,小星。虞翻:「沬,小星也。」《九家易》:「斗杓後小星也。」今之易學家或誤作「沫」,泡沫之沫,非。沬或作昧,《子夏傳》:「昧,星之小者。」《釋文》:「馬融曰:昧星之小者。鄭作昧。服虔曰:昧日中而昏也。薛氏曰:昧,輔星也。王肅:沬,音妹。」王弼或取昧義:「沬,微昧之明也。」《說文》:「沬,洒面也。」「昧,爽,旦明也。从日未聲,一曰闇也。」依《說文》,暗取的應是昧義,而不是沬。帛書作茉。

折其右肱:折斷右手臂,喻指君王失去右輔的大臣。折,折斷。肱,音弓,手臂。帛書作弓。右肱,喻指輔佐君王的重要大臣。古人以肱股喻大臣,《尚書.益稷》:「臣作朕股肱耳目。」《易經》經文唯此言「右」,大有上九「自天祐之」的祐古文作右,大有卦卦名秦簡作「右」,清華簡作「少右」。另外,師六四師左次,明夷六二夷於左股,六四入于左腹。

九四,豐其蔀,日中見斗,遇其夷主,吉。

《象》曰:豐其蔀,位不當也;日中見斗,幽不明也;遇其夷主,吉行也。

豐大到日食的陰影,以至於日正當中時竟然天黑,可以見到斗星。遇到昏暗時代中的主人,吉。

九四爻變,卦成明夷。初九曰遇其配主,九四曰遇其夷主。通論認為,初九所遇之配主即九四,而九四之夷主為初九。

豐卦六二至九四三爻似在講日食之過程。巽似乎有烏雲或蒙蔽之象,故小畜說「密雲不雨」,六二至九四互體為巽。互體兌又為暗昧,下有離日,故六二至九四皆言離日被蒙蔽。此或以烏雲之蔽日在強調日食之過程,六二是日食之開始,所以往得疑疾。而九四是即將結束,意謂日將重明,因此「遇其夷主」。

【字義】

豐其蔀,日中見斗:詳解見六二爻辭。

:爻變成明夷,明夷為亂世,昏亂的時代。夷主,昏亂時代中能夠賞識人才的君主。孔穎達解釋為平,夷主則是均平之主,即初九說的「配主」:「二陽體敵,兩主均平,故初謂四為旬,而四謂初為夷也。」程朱以夷為等夷,可視為孔穎達說的演繹。程頤:「夷主,其等夷也,相應故謂之主。」朱熹:「夷,等夷也。謂初九也。」李鼎祚以夷為傷:「夷者,傷也。」夷傷取的是痍義。夷古文作𡰥,通仁,夷主或有仁主之義。夷古文𡰥亦通尸,夷主即尸主。蔀或作菩。《周禮》大馭注:「以菩芻棘柏為神主。」尸主即神主。夷字義詳見明夷卦。

六五,來章,有慶譽,吉。

《象》曰:六五之吉,有慶也。

章美之來,得到慶賀與讚譽,吉。

【字義】

來章:章,美,引申為顯耀。虞翻:「在內稱來。章,顯也。」王弼:「能自光大,章顯其德,獲慶譽也。」魏晉之前,章解釋為彰顯,指彰顯君王之德。至宋明,章解釋為美,指的是賢才、人才,來章即招來章美之人才。程頤:「若能來致在下章美之才而用之,則有福慶,復得美譽,所謂吉也。」朱熹:「質雖柔暗,若能來致天下之明,則有慶譽而吉矣。」坤六三含章可貞,姤九五含章。

慶譽:福慶,可慶賀的事。譽:名譽,好的名聲。

上六,豐其屋,蔀其家,闚其戶,闃其无人,三歲不覿,凶。

《象》曰:豐其屋,天際翔也;闚其戶,闃其无人,自藏也。

盛大其住屋,覆蓋其住家。窺探他家門戶,空空不見人影。三年都看不到人,凶。

此言住屋豪華極奢,但將家裡封閉起來,隔絕於外。外人只能偷窺他的門戶,裡面空空不見人影,如此自絕,久當遭禍,三年必將應驗。

【字義】

豐其屋:豐大其屋,指房屋相當奢華。豐《說文》引作「寷」:「寷,大屋也。从宀豐聲。《易》曰:寷其屋。」段玉裁:「宀,屋也。豐,大也。故寷之訓曰大屋。」

:音部,覆蓋。蔀其家,將住家覆蓋、封閉起來,與世隔絕。或以蔀為小,虞翻:「豐,大。蔀,小也。」六二、九四「豐其蔀」。鄭玄作「豐其菩」:「菩,小席。」 馬融:「蔀,小也。」鄭薛亦作菩,云:「小席。」詳解見六二。

闚其戶:窺視他家裡的門戶。《說文》:「闚,閃也。」「閃,闚頭門中也。从人在門中。」闚為頭在門中,即透過門縫看,觀卦六二「闚觀」。闚或解釋為小視,此借作窺。段玉裁闚字注:「此與窺義別,窺,小視也。」《說文》:「戶,護也,半門曰戶。」單扇的門為戶,雙扇的門為門。戶一般在內室,而門為大門,對外。節卦初九不出戶庭,九二不出門庭。

:音去,寂靜、空蕩,空空無人的樣子。《象》曰:「闚其戶,闃其无人,自藏也。」之所以空空無人,是自己躲藏起來。《說文》:「闃,靜也,从門狊聲。」虞翻:「闃,空也。」孔穎達:「雖闚視其戶,而闃寂无人。」徐鉉認為「闃」當作「狊」,為張大眼睛看,對比於「闚」的小視、偷窺:「《易》:窺其戶,闃其無人。窺,小視也。狊,大張目也。言始小視之,雖大張目亦不見人也。義當只用狊字。」《說文》:「狊,犬視皃。」

三歲不覿:三年不見人。覿,音狄,《說文》:「見也。」困卦初六:「入于幽谷,三歲不覿。」

天際翔:形容豪宅屋簷穿入天際,有如在天空飛翔。程頤:「六處豐大之極,在上而自高,若飛翔於天際,謂其高大之甚。」朱子《語類》:「言其屋高大到於天際,卻只是自蔽障得闊。」《周易集解》作「天降祥」,引孟喜:「天降下惡祥也。」祥,吉祥,但不吉祥也是祥。《說文》:「祥,福也。從示,羊聲。一云:善。」段玉裁注:「凡統言則災亦謂之祥,析言則善者謂之祥。」《史記.殷本紀》:「亳有祥桑穀共生於朝。」孔安國:「祥,妖怪也。二木合生,不恭之罰。」

自藏:自我閉藏。王弼:「可以出而不出,自藏之謂也,非有為而藏。」朱熹:「藏,謂障蔽。」孔穎達:「深自幽隱,絕跡深藏也。」或作「自戕」,《釋文》:「眾家作戕,慈羊反。」《孫氏集解》:「 馬融王肅曰:戕殘也。 鄭康成曰:戕傷也。」

【彖傳】

《彖》曰:豐,大也。明以動,故豐。王假之,尚大也;勿憂,宜日中,宜照天下也。日中則昃,月盈則食,天地盈虛,與時消息,而況於人乎?況於鬼神乎?

豐,大也:豐為盛大。

明以動,故豐:以上下二體卦德解釋卦義。下卦離為明,上卦震為動,明以動之象。

王假之,尚大也:豐為大。王弼:「大者王之所尚,故至之也。」

勿憂,宜日中,宜照天下也:豐卦為日動、日行之象。離日動,宜照遍天下。豐卦由泰卦卦變而來,泰六四至二,泰下之乾變成離。

日中則昃,月盈則食,天地盈虛,與時消息:豐卦為日行之象,故以日行闡述天地消息之理。日中則昃,日中之後則開始偏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