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周易全解】46 升卦

Jack 在 2021, 十一月 4 - 11:30 發表

  升卦 地風升

升,元亨。用見大人,勿恤。南征吉。初六,允升,大吉。九二,孚乃利用禴,无咎。九三,升虛邑。六四,王用亨于岐山,吉,无咎。六五,貞吉,升階。上六,冥升,利于不息之貞。

 卦辭  初六  九二  九三

 六四  六五  上六  彖傳注


【卦名】

今本:升 歸藏:稱 帛書:登 秦簡:升 清華簡: 海昏簡:升 鄭玄:昇

象曰:地中生木,升。君子以順德,積小以高大。(圖:小配)

《說文》:「升,十龠也。从斗,亦象形。」段玉裁注:「十合為升,十升為斗,十斗為斛。」升原本是計量的單位,甲骨文卜辭中,祭祀時盛酒以進獻於神也稱升,現今升字取上升義,或許是由獻酒引申而來。升也通昇、陞,鄭玄卦名即作昇,以日出引申為逐漸上升的意思,所以《序卦傳》說:「聚而上者謂之升,故受之以升。」《象傳》:「地中生木,升。君子以順德,積小以高大。」

傳統以登、高升註解升,但細讀《周易》經文,升或可解釋為敬獻。如卦辭的「升,元亨」及初六的「允升」。

帛書作「登」,《說文》:「上車也。」引申之,凡上陞皆曰登,因此也通升。

登與升在許多先秦典籍中就通用,例如《儀禮》鄭注:「升字當為登。登,成也。今之《禮》皆以登為升,俗誤已行久矣。」再如《禮記》說「年穀不登」,《論語.陽貨》則說「新穀既升」。登同升,解釋為成、收成。五穀豐登即五穀豐收。段玉裁註解《說文》升字則說:「按:今俗所用又作陞,經有言升不言登者,如《周易》是也;有言登不言升者,《左傳》是也。」

清華簡作「」,為徵的古字再加上扌字旁,疑為徵的異體字。《說文》:「徵,召也。」段玉裁注:「按:徵者證也、驗也,有證驗,斯有感召;有感召,而事以成,故《士昏禮》注、《禮運》注又曰:徵,成也。」徵除了作為徵召、徵收的意思外,也與升字音近義近。可解釋為徵驗,驗證,並引申為成。如《儀禮.士昏禮》「納徵」鄭玄注:「徵,成也,使使者納幣以成昏禮。」

歸藏易卦名作稱,《說文》:「銓也,从禾爯聲。春分而禾生,日夏至,晷景可度。禾有秒,秋分而秒定。律數:十二秒而當一分,十分而寸。其以為重:十二粟為一分,十二分為一銖。故諸程品皆从禾。」(按:秒本義為禾芒。)段玉裁注:「銓者,衡也。《聲類》曰:銓所以稱物也,稱俗作秤。」稱即秤,就是秤重、測量重量,後來也引申為對稱、相稱,意思為平衡、均衡,合宜。稱音與升、登近,也可假借為升。

【卦義】

進而上,登階逐步而上,由低處往高處爬,逐步成長。

升卦卦象是木在地下,木以土為生,土中之木可逐步成長為大樹,因此以升為卦名,取其逐漸成長的意思。卦象下巽為漸入、逐漸進入,這也代表升的成長與上升過程是漸進式的,而不是跳躍式的。

巽為入為漸進,上坤為高地為丘墟,二體為登上高地之象,即六三講的「升虛邑」(按:虛為大丘)。

《序卦》:「萃者,聚也。聚而上者謂之升,故受之以升。」升在萃卦之後,與萃卦為相綜的一對卦。所以升卦的意思並不能單以「上升」來思考:它是萃聚之後的結果,也就是「聚沙成塔」,積少成多式的成長,慢慢累積而成。就像樹木之長成,不是一夜之間。所以《象傳》說:「地中生木,升。君子以順德,積小以高大。」

在吉凶的論斷上,升卦大致上屬於吉卦,但需要有外力的幫助,貴人的提攜,逐步緩進。例如,若是事業,要有上司提拔;愛情,要有長者媒合;學業,要有老師指導。短期之事有憂鬱之象而難成。長遠之事則可以下定決心,逐步循序達成。往南征戰為吉,利於拜訪大人。

《雜卦》:「萃聚而升不來也。」問來人則來人不至,因兌現巽伏。萃卦上兌下坤,兌為見(現),坤為地為眾。卦象為與眾人見面,因此名萃聚,卦辭說王假有廟。升為伏於地下,因此人不來。

升卦典故可能與古公亶父帶領族人從豳南遷到岐下有關。首先為卦辭說的「南征吉」,為遠行至南方的岐下。九二的禴祭,九三的「升虛邑」,以及六四的「王用亨於歧山」,至六五的「升階」,似乎都與古公亶父在岐下建立都城有關。

  

升,元亨,用見大人,勿恤,南征吉。

  • 《彖》曰:柔以時升,巽而順,剛中而應,是以大亨;用見大人,勿恤,有慶也;南征吉,志行也。
  • 《象》曰:地中生木,升。君子以順德,積小以高大。
  • 《序卦》:聚而上者謂之升,故受之以升。升而不已必困。
  • 《雜卦》:萃聚而升不來也。
  • 《易占》:升者尚也。

進升,大善而嘉會合禮,以此見大人,不必憂慮。往南出征,吉。

南征也可引申為勇敢前進,因古時以南方為前。坤和巽分屬西南和東南方,兩者都屬南方之卦,因此曰南征吉。

【字義】

用見大人:或作「利見大人」。《釋文》:「用見,本或作利見。」帛書作「利見大人」。關於「見大人」,經文多作「利見大人」,如乾卦九二和九五,訟卦、蹇卦卦辭及上六、萃卦,以及巽卦。唯獨升卦作「用見大人」。至於為何言「用見」而不說「利見」?代淵曰:「尊爻無此人,故不云利見。」李光地:「不曰利見大人而曰用見,代氏之說得之。」所謂尊爻,即六五,升卦陽爻在二與三,因此曰尊爻無此人。來知德的說法或可補充代氏之說:「不曰利見而曰用見者,九二雖大人,乃臣位,六五之君欲用九二,則見之也。」

勿恤:不必憂慮。恤,憂慮。

南征:向南征伐,或曰:往南方遠行。《爾雅》:「征,邁,行也。」《說文》:「正行也。」段玉裁注:「《釋言》、《毛傳》皆曰:征,行也。許分別之,征為正行,邁為遠行。」征為有目標的行程,而邁則為遠行,兩字《爾雅》互訓,《說文》則分而言之。征亦有遠行之義,即長征。另亦有征伐之義,即正行。此或指古公亶父率領族人向南遷徙至岐下之事,則征取的是長征、遠行之義。經文中言及南方者還有明夷九三「明夷于南狩」。另困卦九二「朱紱方來」有易學家將朱註解為南方,然而,依《說卦傳》,坎為赤(困九五困于赤紱),乾為大赤(即朱色)。坎在後天八卦圖的北方,而乾在西北。「朱」註解為南方,是依後天八卦圖的五行色。依後天八卦圖,赤與朱都屬南方。

 

初六,允升大吉。

《象》曰:允升大吉,上合志也。

必定上升,大吉。《象》曰「上合志也」,與上面志氣相同,因此必然可上升。升卦吉道在有人提攜,初六為有人提攜者,因此可順利上升。

升卦「升」的意義來自於下面的巽卦,巽為木,為「漸進」,此木在地中往上生長,逐漸鑽出地面。初六是巽卦的主爻,原本就應當向上生長,因此說「允升」。但初六柔順而謙遜之極,又不當位,因此自己難以上升。因承九二(柔承剛,順),與九二相合,因而能受到九二的提攜而一起上升。

【字義】

:信也,王弼:「允,當也。」這是引申義。必然、當然的意思。《說文》卷十夲部引作:「進也,从夲从屮,允聲。《易》曰:升大吉。」允字另收於卷八儿部,曰:「允,信也。」升即進升。《漢上易傳》:「施氏易作,進也。」「施氏」指的應該是漢代的施讎。段玉裁:「升初六爻辭鄭曰:『升,上也。』荀爽云:『謂一體相隨,允然俱升。』《九家易》曰:『謂初失正,乃與二陽允然合志俱升。』允然者,升之皃,不訓信,蓋古本作升也。」

 

九二,孚乃利用禴,无咎。

《象》曰:九二之孚,有喜也。

有誠意然後才宜於用儀式較簡單的禴禮來祭天,沒有罪咎。

有誠意自能感動上天,雖然獻禮很薄,儀式簡單,但仍然可以與神明相感應,而得到保祐。《象傳》說「有喜也」,得此爻當有喜事。

九二雖不當位,但居中,下有初六相承,外與六五相應,原本應當為吉,何以只能無咎?升卦之吉,貴在有比自己強的人相助,九二本身陽剛,是能夠幫助別人者,卻反而無人能夠提攜九二,因此僅得無咎。初六與九二相鄰,相應的六五居尊亦屬陰柔,兩爻都是得九二相助者。所以初六與六五皆吉,但九二反為無咎,因九二正是助人者,非為人所助者。

當代李鏡池認為,孚當為俘,「孚乃利用禴」,宜於用俘虜於禴祭,這是古代禴祭用人牲之證。詳論見〈關于周易幾條爻辭的再解釋--答劉蕙孫同志〉一文。

【字義】

:誠心,虔誠。禴,音「月」,原本為夏季的祭祀,另有一說認為禴是殷商的春天之祭,引申指的是簡便、從簡的祭禮。當代學者以孚為俘,俘虜也。

:音月,於周為夏季的祭祀,通說認為,因夏祭最簡,引申指的是簡便、從簡、簡約的祭祀。另有一說認為禴是殷商的春天之祭,也是祭祀中最簡約者。禴通礿,礿之言約也。王弼:「禴,殷春祭名也,四時祭之省者也。」《釋文》:「禴,殷春祭名,馬王肅同。鄭云:夏祭名。蜀才作躍,劉作爚。」《日講易經解義》:「禴,夏祭名。夏時物未備,惟以聲樂交於神明,祭之薄者也。」由於夏季的作物還未完備,因此只簡單以音樂敬獻給神明,是祭祀中最為簡薄的。《周禮》:「春祠夏禴,祼用雞彝、鳥彝......秋嘗冬烝,祼用斝彝、黃彝,皆有舟。」《禮記》:「天子諸侯宗廟之祭,春曰礿,夏曰禘,秋曰嘗,冬曰烝。」鄭注:「此蓋夏殷之祭名。周則改之,春曰祠,夏曰礿,以禘為殷祭。」

 

九三,升虛邑。

《象》曰:升虛邑,无所疑也。

登上山丘上的城邑。

坤為土地、邦國,有城邑之象,坤在上,則為高地,丘墟之象。巽為進升主體,九三為巽卦最外的一爻,能夠直升上面的坤地,上又與上六相應,毫無阻礙,此卦有得土之象。

由卦辭「南征吉」,九三登虛邑(大丘之邑)以及六四「王用亨于岐山」來看,升卦可能與古公亶父由豳遷徙至岐下建立岐邑有關。

【字義】

:本義為大丘,山丘大則讓人感覺空曠,因此引申為空虛、虛無。馬融:「虛,邱也。」用的是虛之本義。《說文》:「虛,大丘也,崐崘丘謂之崐崘虛。古者九夫為井,四井為邑,四邑為丘。丘謂之虛,从丘虍聲。」段玉裁注:「虛本謂大丘,大則空曠,故引伸之為空虛。如魯少皞之虛,衛顓頊之虛,陳大皞之虛,鄭祝融之虛,皆本帝都,故謂之虛,又引伸之為凡不實之稱。」古代有在丘虛建邑之俗,如段注所引數例。李零:「中國古代,城邑多選在高山之下,小山之上。這種聚落古人叫『丘墟』,因此叫『某丘』的地名很多。『虛』同墟,不是空虛之虛。」升卦可能是文王太公,即古公亶父在岐下建邑之事,因此曰「升虛邑」。傳統註解多取空虛之義,如孔穎達:「九三履得其位,升於上六,上六體是陰柔,不距於己,若升空虛之邑也。」朱熹:「陽實陰虛,而坤有國邑之象。」

 

六四,王用亨于岐山,吉,无咎。

《象》曰:王用亨于岐山,順事也。

大王在岐山舉行享祀,吉,沒有罪咎。

另一解釋為:大王藉以在岐山而亨通,吉,沒有罪咎。

隨卦上六作「王用亨于西山」,岐山即西山,因岐山在西,故稱西山。文王稱西伯。隨上六與升六四的典故,應該是古公亶父從北方的豳遷徙到西南岐下的故事。

崔憬:此象太王為狄所逼,徙居岐山之下,一年成邑,二年成都,三年五倍其初,通而王矣,故曰王用享于歧山。

【字義】

王用亨于岐山:當作「王用享於岐山」,大王在岐山宴客或舉行享祭。王,指周王,或指古公亶父。岐山,為周的發達之地,隨卦作「西山」。亨當作享,享為享祀、祭祀。馬融:「亨,祭也。」鄭玄:「亨,獻也。」也可通饗,饗宴的意思。周王因此在岐山饗宴賓客,或祭祀謝天。隨卦上六「王用亨于西山」帛書作「王用芳于西山」,帛書中享皆作芳,與「元亨」的亨有別。上博簡作「王用亯于西山」,亯即享。享字在古經典中多解釋作享祀,古文中也通饗、鄉、卿、亯,其原義都有聚餐、饗宴的意思,引申之,敬獻食物給神明亦為享(亯),即享祀。朱熹:「亨,亦當作祭享之享。自周而言,岐山在西,凡筮祭山川者得之。」傳統註解多以亨為亨通,如《釋文》:「亨,許庚反,通也。」程頤與朱震註解隨卦上六認為,隨卦講的是周太王古公亶父的故事,但此爻又說,是文王之故事。兩爻當是同一典故。

 

六五,貞吉,升階。

《象》曰:貞吉升階,大得志也。

貞定為吉,登階而坐上主位。

此言祭天之禮,登階而踏上主座,也就是踐阼之禮。

朱熹:以陰居陽,當升而居尊位,必能正固,則可以得吉而升階矣。階,升之易者。

【字義】

升階:登階而上,周王的祭天之禮登上主位。階,階梯。升帛書作登,登字甲骨文畫的就是雙手捧豆(裝祭品的容器)登階而上。此亦有上與天通、直達天聽之義。孔穎達:「保其尊貴而踐阼矣,故曰貞吉升階也。」

 

上六,冥升,利于不息之貞。

《象》曰:冥升在上,消不富也。

黑暗中登進,有利於不休息而堅定守正的人。

上六是升卦的最頂點,一方面已是升無可升之處,另一方面又與九三相應,得九三之助,所以仍有繼續往上升之助力,因此有「升升不息」之象。這種堅持如果用在好事是非常好的,反之,若用在壞事就很糟糕。最忌被權位沖昏了頭,耽溺於榮華富貴而停不下來,因此以「不息之貞」勉之,貞者定也,正也。

豫卦上六曰「冥豫」。

此或指古代建邑的升階之禮至暗夜仍不停息,至豫卦之「冥豫」為至夜仍狂歡不止。

【字義】

:冥有相當多的可能解釋,「冥升」的冥傳統多註解為昏冥,喻指人之冥昧與迷罔。孔穎達:「冥猶昧也。處升之上,進而不已,則是雖冥猶升也,故曰冥升。」程頤:「六以陰居升之極,昏冥於升,知進而不知止者也,其為不明甚矣。」豫卦上六「冥豫」的「冥」註解則相當分歧,最常見的是幽冥、冥昧,引申則為耽溺,沉迷而不知返。豫卦之註解,或可試用於「冥升」,以下所舉為豫卦之註解,詳解可再參考豫卦上六。一、冥為夜晚,暗冥,此為冥之本義。冥豫即豫樂至夜,為豫樂而不知節制之象。冥升則是暗夜仍在升進,有升升不已之義。李道平:「冥之為義,于月為晦,于日為夜。有處豫極,所謂舞斯慍,慍斯戚,將于冥豫見之矣。」二、冥引申為昏昧、耽溺,馬融:「冥,冥昧,耽於樂也。」程頤:「耽肆於豫,昏迷不知反者也。在豫之終,故為昏冥已成也。若能有渝變,則可以无咎矣。」

不息:不停止。貞,正也,指節操;貞也可指德性,或堅定。

 

【彖傳】

《彖》曰:柔以時升,巽而順,剛中而應,是以大亨;用見大人,勿恤,有慶也;南征吉,志行也。

柔以時升:像是在講卦變,但不知所指何爻。最可能是六五,但六五從何而升?只可能是二或三。若從二而升,那麼升卦是蹇卦而來。若從三而升,那麼就是坎卦而來。不管是從蹇或坎,《彖傳》餘卦都沒有這樣的卦變體例。不過虞翻似乎認為升是蹇卦六二升五而來:「柔謂五,坤也。升謂二。」升與萃的產生模式應該與陰陽相反的无妄及大畜卦類似。《彖傳》是以无妄為遯卦而來,无妄言「剛自外來而為主於內」,遯卦九三至初成无妄,初九即无妄成卦之主爻。而大畜言「剛上而尚賢」,大壯九三至上成大畜。同理可推,萃卦應是觀卦而來,觀六四至上成萃為柔進而上。而升卦則是從臨卦而來,臨六三降至初成升才是。這也是虞翻所說的:「臨初之三,又有臨象;剛中而應,故元亨也。」然而這是柔爻降,而不是升。個人竊疑,柔以時升是否講的是旁通?就旁通觀點來看,升卦是坤卦二、三至乾卦五、上而成,坤體變為升,乾體變大壯。另一可能,以升卦柔爻將升,而成明夷,再成臨,如圖。初六升至二之後,下體成離為南,明夷九三說「明夷于南狩」。然而《彖傳》並無此卦變之例。不過這個解釋似乎可以說明為何升卦言南征吉,而明夷九三言明夷于南狩。《周易》講到「南」之方位者只有這兩次,而卻可用「柔以時升」如此將其關聯起來。而且升卦無離,為何又說南征吉?因此這種解釋的可能性還是值得保留。

巽而順:以二體卦德解釋卦義。下為巽,上為坤為順,巽而順之象。

剛中而應:九二主爻剛中,與六五相應。

用見大人,勿恤,有慶也;南征吉,志行也:虞翻:「謂二當之五,為大人,離為見,坎為恤,二之五得正,故用見大人勿恤,有慶也。」「離,南方卦,二之五成離,故南征吉,志行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