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文言傳

Jack 在 2020, 五月 1 - 14:50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文言傳

欽定四庫全書

御纂周易述義卷十

元者善之長也,亨者嘉之會也,利者義之和也,貞者事之幹也。君子體仁足以長人,嘉會足以合禮,利物足以和義,貞固足以幹事。君子行此四德者,故曰乾元亨利貞。

元亨利貞,在天為命,在人為性。性繼陰陽之善而成善者,性之實也,而元為之長,得之最先,而眾善一以貫之,天之元即人之善之長也。兩美相接謂之嘉,聚而為一謂之會,嘉美會而得其自然之通,天之亨即人之嘉之會也。物盛或過,裁制起焉。義嚴而斷,各得其分,乃協其宜而中節,而和天之利,即人之義之和也。貞固則自立守正不移,而神明默運,如幹立而枝葉附焉,天之貞即人之事之幹也。君子體仁,與萬物為一體,疴癢疾痛,舉切吾身,而生人之命由我立,故足以長人。美其所會,三百三千,各有節文,動無不中,故足以合禮。不以利為利,而以義為利,則物無不利,而協於和,故足以和義。事不貞則不固,事固於君子之貞,如樹之固於幹,故足以幹事。君子行此四德,而乾道在我,是君子即乾也。故曰乾元亨利貞。

初九曰「潛龍勿用」,何謂也?子曰:「龍德而隱者也。不易乎世,不成乎名,遯世无悶,不見是而无悶。樂則行之,憂則違之,確乎其不可拔,潛龍也。」

六爻皆龍德,而時位不同。以居下,故曰隱。無易世之責,故世雖亂,而不與易。無可見之行,故德雖盛,而無成名。不以身入世,故隱遯於世而无悶。不以身殉名,故不見是於人而无悶。樂則行之,行乎時之所當行。憂則違之,止乎時之所當止。其志堅確不可轉徙而他也。何楷曰:「有樂有憂,所以為聖人。若无悶而并不憂,則巢許之流矣。」

九二曰「見龍在田,利見大人」,何謂也?子曰:「龍德而正中者也。庸言之信,庸行之謹,閑邪存其誠,善世而不伐,德博而化,易曰:見龍在田,利見大人,君德也。」

龍德在五,既中且正。在二亦中,而不失正,故曰正中。龍德不外尋常日用之言行,言必有物,無苟高也,惟其信;行必有則,無苟難也,惟其謹。庸言一不信,庸行一不謹,悉邪也。信之謹之,則邪閑而誠無不存矣。是雖功極於淵微宥密,而不離百姓之所與能,故天下薰其德而善,而其心猶不自滿也,何伐焉?蓋至於德博,則大而化之,之謂神。正己物正,且不自知其然而然矣。二雖非君位,而德在焉,所以為大人,而世之人利見之也。何楷曰:「初二皆龍德。龍之潛也,遯世而无悶。龍之見也,善世而不伐。人見有潛見之異,而龍之自處,則概乎其未有動也。

九三曰「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无咎」,何謂也?子曰:「君子進德修業,忠信所以進德也,修辭立其誠所以居業也。知至至之,可與幾也。知終終之,可與存義也。是故居上位而不驕,在下位而不憂,故乾乾因其時而惕,雖危无咎矣。」

德為内,業為外。四三居其介,皆曰進德修業。忠信者,盡心於中,達乎在物之信也。心常實則德無時不進矣。修辭立其誠者,修辭於外而固守其在中之誠也,事皆實則業無不修矣。言修復言居者,如治居室,修而後居之也。先知所至,而行以至之,則自動之微而趣於善,故曰可與幾也。既知所終而行以終之,則制事之宜皆存於此,故曰可與存義也。是故,居上位而不驕,為二之善世不伐,在下位而不憂,為初之遯世无悶。蓋無時而無乾,無時而無惕,三之雖危无咎,以此也。居下體之上,故曰居上。在上體之下,故曰在下。

九四曰「或躍在淵,无咎」,何謂也?子曰:「上下无常,非為邪也。進退无恒,非離羣也。君子進德修業,欲及時也,故无咎。」

上下以位言,邪以失位言,進退以時言,羣以下三陽言。為邪者,干進離羣者忘世。或躍或處,上下无常,而非為邪也。去就從宜,進退无恒,而非離羣也。君子退則修德,進則修業,惟恐有不及進,不及修之時。或者,從時之義也。聖人仕止久速,惟其時而已。

九五曰「飛龍在天,利見大人」,何謂也?子曰:「同聲相應,同氣相求。水流濕,火就燥;雲從龍,風從虎。聖人作而萬物覩。本乎天者親上,本乎地者親下,則各從其類也。」

六龍同德,故以同類之感召而極言利見之義,以聲氣言五為聲應氣求之主,以水火言五為流濕就燥之處,以風雲言五為龍飛虎變之會。聖人有作,萬物同仰其光明,故覩聖人之德如天而親於上,賢賢親親是也。覩聖人之德如地而親於下,樂樂利利是也。各從其類,親上親下,咸得其所,是所謂利見也。

上九曰:「亢龍有悔」,何謂也?子曰:「貴而无位,高而无民,賢人在下位而无輔,是以動而有悔也。」

五位乎天位,是為有位。聖作而物覩,是為有民,是為聖人在上位而為主。自四以下,皆賢人,在下位而為輔。上出五上,極其貴矣,而無五之位;極其高矣,而無五之民,且在聖作之上矣,而無五之輔。動而有悔,則不宜動明矣。《洪範》言:「用作凶。」言靜而不作,亦不凶也。

潛龍勿用,下也。見龍在田,時舍也。終日乾乾,行事也。或躍在淵,自試也。飛龍在天,上治也。亢龍有悔,窮之災也。乾元用九,天下治也。

初處下,故勿用。舍,止息也。出潛離隱,而止息於田也。行事,即進德修業之事。自試,自量可以試於用也。上治,謂居上而治下,時位之窮,故即悔言災。用九之上加以乾元者,无首也。元統天而歸於貞,則終始無端而不可為首,即用九之義也。聖人所以首出庶物,無為而治者此也。

潛龍勿用,陽氣潛藏。見龍在田,天下文明。終日乾乾,與時偕行。或躍在淵,乾道乃革。飛龍在天,乃位乎天德。亢龍有悔,與時偕極。乾元用九,乃見天則。

陽氣生物,在初能藏,故在二能見。潛而勿用,藏之深也。陽德發生,顯於地上,有胥天下而囿於文明之象,見之著也。與時偕行,言無時而不乾乾也。革者變也,離下而上,時當變革也。五居崇高之天位,而實位乎乾健之天德,故曰乃位乎天德。至於亢則已極,然而時為之也,故曰與時偕極。天德者,自然之妙;天則者,當然之凖也。

乾元者,始而亨者也。利貞者,性情也。乾始能以美利利天下,不言所利,大矣哉。

四德本一理,或分而言之以盡其用,或合而言之以著其體。可分可合,其實一理而已。乾元者氣之始,資乎物而亨通無滯,是形氣之發生也。利貞者收歛歸藏,是性情之中涵也。貞又起元,故言性兼言情,乾始即乾元也。以美利利天下,而不可名言其所利,此乾之利所以為大,即乾之元所以為大也。朱子曰:「始者元而亨也,利天下者利也,不言所利者貞也。」

大哉乾乎!剛健中正,純粹精也。六爻發揮,旁通情也。時乘六龍,以御天也。雲行雨施,天下平也。

又賛乾德之大,剛則不屈,健則不息,中則無過不及,正則不偏不倚,純則無雜,粹則無疵,精則純粹之至也。諸德皆備,惟九五足以當之。九五蓋乾之主爻也。至於六爻發揮,因時而各異,其用又可以旁通乎諸卦,而曲盡其情也。程子曰:「乘六爻之時,以當天運,則天之功用著矣。故見雲行雨施,陰陽溥暢,天下和平之道也。」

君子以成德為行,日可見之行也。潛之為言也,隱而未見,行而未成,是以君子弗用也。

行道而有得於心為德,成德則德無不備。君子以已成之德,舉而措之於行,則日可見之行事矣,而乃曰潛者,以言乎其隱晦而不輕於表見,敦行而不侈然自居其成,是以君子有弗用也。蓋君子所能為者德也,所不能為者時與位也。

君子學以聚之,問以辨之,寛以居之,仁以行之,易曰:「見龍在田,利見大人。」君德也。

前言言行謹信,此言學問寛仁,皆龍德君子體乾之實功也。聚則理得於心,辨則理驗於事,居以寛則處心大而裕,行以仁則及物公而普。學問,德之府也。寛仁,德之輿也。九二之君德如此,天下幸而見之,其利何如哉?六龍皆生知之聖,而有待問學者。翕受之量不自滿,修証之功不敢廢也。

九三重剛而不中,上不在天,下不在田,故乾乾因其時而惕,雖危无咎矣。

三四在兩乾交承之際,故皆曰重剛。下卦以二為中,三則過之,故不中。在天則安於上,在田則安於下。三離二之田,而未及五之天。上下之際,所以危懼而不安也。因時而惕,則無時不惕,雖處危地而无咎矣。

九四重剛而不中,上不在天,下不在田,中不在人,故或之。或之者,疑之也,故无咎。

上卦以五為中,四則不及,故不中。三四皆人位,而三附於地,人之正位也。四又在其上,故曰中不在人。不在天,不在田,不在人,故在淵。淵即潛之處,躍則潛之革。潛躍有二,故或之而疑之。惕者平日戒懼之心,疑者臨事謹審之慮,審而後進,故无咎也。

夫大人者,與天地合其德,與日月合其明,與四時合其序,與鬼神合其吉凶。先天而天弗違,後天而奉天時,天且弗違,而況於人乎!況於鬼神乎!

九五大人,中正無私,以天德居天位,而與天為徒,故天地、日月、四時、鬼神悉合而無間也。覆載無私之謂德,照臨無私之謂明。合序者,賞以春夏,罰以秋冬是也。合吉凶者,福善禍淫是也。先天天合乎聖,後天聖合乎天。先天則宇宙在手,心之所至,動合天則也。後天則天運人從,時至事起,奉天者奉其時也。天且弗違,而況於人,惟大人之造命也,況於鬼神,惟大人之憑靈也。此所以聖人作而人皆利見之也。

亢之為言也,知進而不知退,知存而不知亡,知得而不知喪,其惟聖人乎!知進退存亡而不失其正者,其惟聖人乎!

三居下體之極,上居上體之極,三无咎,上有悔,知不知之異也。進退,言人事存亡。得喪,言時命。知其一而不知其二,故亢。知之明,處之當,而皆不失其正,則惟聖人能之。聖人體天德而不為首,無所為亢也。申亢義而以聖人之用終之,則用九之義在其中矣。

坤至柔而動也剛,至靜而德方,後得主而有常,含萬物而化光。坤道其順乎!承天而時行。

乾剛坤柔,乾動坤靜,定體也。柔以坤為至,靜亦以坤為至。然健順合體,故乾為剛而坤動亦剛;健順異用,故乾德則圓而坤德則方。後得主而有常者,後乎乾則得乾為主,乃坤道之常也。含萬物而化光者,靜翕之時,含萬物生意於中,及其動闢則化生萬物而光輝宣著也。承天之施而不自生,行天之時而不自用,一於順而已。乾道之大,剛健中正純粹精;坤道之至,惟在一順。乾統天而坤順天,此乾坤之道也。

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臣弑其君,子弑其父,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來者漸矣。由辨之不早辨也。易曰:「履霜堅冰至。」蓋言順也。

陰陽之類,在人心則理欲之消長而善惡分,在人事則倫常之順逆而治亂異。其類一也。亂之初生,起於一念之不善,馴而成之也,易逆而消之也。難辨之於早,則可治。積之以漸,則勢成。易曰:「履霜堅冰至。」至者以漸而至也。蓋言順者,順之道必有辨焉。辨之不早,則順非其所當,順其至於堅冰必矣。坤惟一順而陰積則凝,故於其初而即致戒於履霜之漸,且推其極而著其所由來,聖人之意深矣。

直其正也,方其義也。君子敬以直内,義以方外。敬義立而德不孤,「直方大,不習,无不利」,則不疑其所行也。

直言其心,體之正也。方言其制,事之義也。君子之學,以敬為主。邪曲之念不得萌於其心,則内不期直而自直矣。行之以義,偏陂之端無所施之於事,則外不期方而自方矣。有敬直而無義方,有義方而無敬直,則孤而不可以為大。敬義兩立,德乃不孤,所以為大。行不利則多疑,敬義立則攸往皆利,何疑之有?所謂不習无不利之道如此。乾二言誠,坤二言敬,敬所以存誠也。乾二言仁,坤二言義,義所以輔仁也。

陰雖有美,含之。以從王事,弗敢成也。地道也,妻道也,臣道也,地道无成而代有終也。

陽明陰晦,陰居乎陽,雖有章明之美,亦含藏於内而不露。坤以藏為道,陰以歛為道也。其或用之,以從王事,美則歸君而不敢以成功自居,於分有所弗敢也。蓋天統乎地,夫統乎妻,君統乎臣,其事則一。地道卑柔,無敢專主,其成必待陽唱而後代之有終。終又稱代,見有終亦非坤之功也。

天地變化草木蕃,天地閉,賢人隱。易曰:「括囊,无咎无譽,蓋言謹也。」

變化為運之泰,草木且蕃滋而向榮。閉則運之否,賢人必肥遯而退隱。隱則安可有咎?亦焉可有譽?括囊者,默足以容,所以儉德避難而待運之轉,謹之至也。初曰蓋言順,值微陰之萌,其觀變也深。此曰蓋言謹,處重陰之介,其審時也至。

君子黃中通理,正位居體。美在其中,而暢於四支,發於事業,美之至也。

黃中,言中德在内。通,謂脈絡貫通,無一毫私意之滯也。理謂文章條理,無一毫私欲之淆也。正位謂知君臣之大義,以正上下之名位。居體,謂以臣道自居而得為下之體。凡此皆坤陰之美積於中,故暢於四支而美在一身,發於事業而美在家國。天下所以為美之至而元吉也。二直内方外,言其德。五積中發外,言其業。

陰疑於陽必戰,為其嫌於无陽也,故稱龍焉。猶未離其類也,故稱血焉。夫玄黃者,天地之雜也,天玄而地黃。

造化之理,陰陽不可相無。陰之極則乘陽而疑於陽,必至於不相容而有戰矣。戰由於陰盛陽微,而稱龍者主戰者。陽不稱龍,戰則嫌於本有而沒其實也。一陽雖生於子,而實始於亥。純坤之月,未嘗無陽,故稱龍以明之。干寶曰:「未離陰類,故稱血。陰陽色雜,故稱玄黃。陰陽離則異氣,合則同功。君臣夫妻,其義一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