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說卦傳

Jack 在 2020, 五月 1 - 14:51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說卦傳

昔者聖人之作易也,幽賛於神明而生蓍,參天兩地而倚數。

幽賛,猶言默相。生蓍,謂生揲蓍之法。參天兩地者,天圓地方,奇以象圓,圓者一而含三,陽用其全,故凡奇者其數三。偶以象方,方者一而圍四,陰用其半,故凡偶者其數二。七九為奇,天數也。六八為偶,地數也。皆倚此而起,故揲之三變,凡三奇者,參其三而為九。三偶者,參其兩而為六。兩奇一偶,則參其兩奇以為六,兩其一偶以為二,而合之為八。兩偶一奇,則兩其兩偶以為四,參其一奇以為三,而合之為七,所謂倚數也。

觀變於陰陽而立卦,發揮於剛柔而生爻,和順於道德而理於義,窮理盡性以至於命。

卦爻者,蓍之體也。立卦之初,觀天地陰陽之變而作,後世聖人,復發揮卦畫剛柔之理,而爻辭生焉。爻辭之占,其所行之利於民者,不乖於天之道,不逆於人之德,而不紊於處事之義也。其所知之明於天者,研窮於事之理,究盡於人之性,而又極至於天道流行之命也。此明易理皆性命也。

右第一章

昔者聖人之作易也,將以順性命之理。是以立天之道曰陰與陽,立地之道曰柔與剛,立人之道曰仁與義。兼三才而兩之,故易六畫而成卦。分陰分陽,迭用柔剛,故易六位而成章。

承上章窮理盡性以至於命而言,理即性命之流行於事物者,順即所謂和順也。性命之理,陰陽剛柔仁義是也。陰陽以氣言,剛柔以質言。仁義以德言,道則主宰其氣質而為是德者也,道不兩則不能以立,合三才之道而皆兩,易之所以六畫而成卦也。錯雜成文謂之章,三才之道既以對而分,又以迭而用,易之所以六位而成章也。陰陽亦迭用剛柔,亦有分互文見義也。胡一桂曰:「人負陰陽之氣以有生,肖剛柔之質以有形,具仁義之理以成性,莫不有三才之道焉。仁義之道立,即所以使陰陽合德,剛柔有體,以順性命之理也。」

右第二章

天地定位,山澤通氣。雷風相薄,水火不相射,八卦相錯。

此伏羲先天卦位也。乾上坤下,一高一卑,天地定位也。山脈流於澤為泉為水,澤氣升於山為雲為雨,山澤通氣也。雷從地而起,風自天而行。互相衝激,雷風相薄也。上炎下潤,不相侵害,水火不相射也。每一卦各有八卦,錯雜而加於上則為六十四卦,不易之中有交易之理也。

數往者順,知來者逆,是故易逆數也。

承上文八卦相錯而言。卦以藏往,往者已過而易知,故曰數往者順。蓍以知來,來者未形而難見,故曰知來者逆。易之有數,皆以知來,故曰易逆數也。此交易之中,有變易之用也。

右第三章

雷以動之,風以散之,雨以潤之,日以烜之,艮以止之,兌以說之,乾以君之,坤以藏之。

此言八卦之用,與造物同流也。動以發其萌,散以舒其氣,所以生萬物也。雨潤以制亢,日烜以克濕,所以長萬物也。止之以成其質,說之以遂其性,所以收萬物也。君則物有其宰,藏則物有所息,所以歸藏萬物也。自動至烜物之出機,自止至藏物之入機,自天地定位至此,言八卦定位對待之體,而用在其中也。

右第四章

帝出乎震,齊乎巽,相見乎離,致役乎坤。說言乎兌,戰乎乾,勞乎坎,成言乎艮。

此文王後天卦位也。帝主宰萬物者也,八者皆帝之所為,故以帝冠之。出者發露之謂,齊者畢達之謂,相見者物之長盛明著也。致猶委也,委役於萬物,無不養也。說者物皆收歛,各得自遂而說也。戰者陽氣始萌,陰凝而戰也。勞有慰勞休息之義,萬物皆歸藏於内而休息也。成,完全也,既終藏物之冬,又始生物之春也。

萬物出乎震,震東方也。齊乎巽,巽東南也,齊也者言萬物之潔齊也。離也者明也,萬物皆相見,南方之卦也。聖人南面而聼天下,嚮明而治,蓋取諸此也。坤也者地也,萬物皆致養焉,故曰致役乎坤。兌正秋也,萬物之所說也,故曰說言乎兌。戰乎乾,乾西北之卦也,言陰陽相薄也。坎者水也,正北方之卦也。勞卦也,萬物之所歸也,故曰勞乎坎。艮東北之卦也,萬物之所成終而所成始也,故曰成言乎艮。

帝之出入不可見,故以萬物之出入於四時者明之。東方陽氣始出地而生物之時也。潔謂新而鮮潔也。南面而聼天下者,君與下相見以喻帝之與物相見也。坤不言方者,以地之養物,不專一處也。秋令始肅而云說者,前之長養於是而成,故生意充足而說也。至於西北,則陽自外來而為主於内,陰恃已盛之勢,而未肯聼命,所以陰陽相薄,凡役休則勞之。帝於是息,則萬物於是歸矣。物畜不固則發不力,藏不厚則施不盛,故成終者乃所以成始也。艮之所以篤實而光明者以此,此八卦之序,即四時五行循環流行之序也。

右第五章

神也者妙萬物而為言者也,動萬物者莫疾乎雷,撓萬物者莫疾乎風,燥萬物者莫熯乎火,說萬物者莫說乎澤,潤萬物者莫潤乎水,終萬物始萬物者莫盛乎艮。故水火相逮,雷風不相悖。山澤通氣,然後能變化,既成萬物也。

神者帝之不二而不測者也,故不物於物而妙於物。動萬物者生機之所發動,撓萬物者生機之所鼓舞。熯乎火則光輝之發越也,說乎澤則利澤之普施也。潤者有源不窮,而物之根本滋焉。終始者凝固不洩,而發育之氣全焉。六者皆神之妙,則皆帝之所為也。至六子之交相為用,則水火異氣而相赴,雷風殊用而相須,山澤不同形而相注,以其本一物而兩在,是以雖異位而同功,此則神之所以妙乎萬物而變化成物之本也。不言天地者,六子之變化,皆乾坤之變化也。自帝出乎震至此,言八卦一氣流行之用,而體則不易也。

右第六章

乾健也,坤順也,震動也,巽入也,坎陷也,離麗也,艮止也,兌說也。

此八卦之性情也。乾純陽,動而不息,故曰健。坤純陰,靜而從陽,故曰順。陽剛好進,奮作而上起,故為動。陰柔始生,潛伏而上浸,故為入。陽在中則為陰所陷,陰在中則為陽所麗。艮以剛拒二柔之外,無所復往,故止。兌以柔乘二剛之上,順而外見,故說。自此章至篇末,皆言先天對待之義。

右第七章

乾為馬,坤為牛,震為龍,巽為雞,坎為豕,離為雉,艮為狗,兌為羊。

此八卦之象,遠取諸物者也。健而行不息者馬,乾象也。順而勝重載者牛,坤象也。以動奮之身而靜息於地勢重陰之下者,龍也。以入伏之身而出聲於天氣重陽之表者,雞也。質汙濁而心躁者,豕也。體文明而性介者,雉也。外剛能止物而内柔者,狗也。外柔能說羣而内狠者,羊也。此以八卦為八物也。

右第八章

乾為首,坤為腹,震為足,巽為股,坎為耳,離為目,艮為手,兌為口。

此八卦之象近取諸身者也。首者眾陽之所會,圓而在上,乾象也。腹者眾陰之所藏,虛而有容,坤象也。震陽動於下,為足。巽陰隨於下,為股。水内景,坎陽在内,耳之内聰也。火外景,離陽在外,目之外明也。手能握固,艮之止也。口能言笑,兌之說也。此以一物為八卦也。

右第九章

乾天也,故稱乎父。坤地也,故稱乎母。震一索而得男,故謂之長男。巽一索而得女,故謂之長女。坎再索而得男,故謂之中男。離再索而得女,故謂之中女。艮三索而得男,故謂之少男。兌三索而得女,故謂之少女。

此以八卦分父母男女為一家之象也。父母之生,即天地之生,故天地父母合為一。稱索,謂求而取之也。陰陽相求,造化自然之道。得父氣者為男,震坎艮,乾之分體。得母氣者為女,巽離兌,坤之分體。在初爻者為一索,在中爻者為再索,在上爻者為三索。

右第十章

乾為天,為圜,為君,為父,為玉,為金,為寒,為冰,為大赤,為良馬,為老馬,為瘠馬,為駁馬,為木果。

此以下推廣八卦之象。純陽在上為天,運轉無端為圜,居上以宰物為君,萬物資之以始為父。德粹不雜為玉,純剛而能變為金。乾居西北,其候為水始冰地始凍,故為寒為冰。純陽之色為大赤,陽而健者馬也。德莫尚者為良,健之最調者也。智莫尚者為老,健之最久者也。骨莫尚者為瘠,健之最堅峻者也。力莫尚者為駁,健之最威猛者也。天之大德曰生,木上有果,生氣完也。

坤為地,為母,為布,為釜,為吝嗇,為均,為子母牛,為大輿,為文,為眾,為柄。其於地也為黑。

積陰處下為地,萬物資之以生為母。南北經,東西緯,中廣平而旁有邊幅,為布。容物熟物以養物,為釜。凝聚不施為吝嗇。地生萬物,不擇美惡,為均。順而多孕,為子母牛。方而載重,為大輿。奇為質,故偶為文。奇為一,故偶為眾。凡執持之物,其本著地者,柄也。坤在下而承物於上,為柄。地之土色有五,乾南正色為赤,坤北故正色為黒也。

震為雷,為龍,為玄黃,為旉,為大塗,為長子,為決躁,為蒼筤竹,為萑葦。其於馬也,為善鳴,為馵足,為作足,為的顙。其於稼也,為反生。其究為健,為蕃鮮。

震,動也。氣之動於下者為雷,物之動於淵者為龍。乾坤始交,兼有天地之色,為玄黃。陽氣始施為旉,陽闢乎陰,二偶開通,前無壅塞,為大塗。代父主器,為長子。剛動決陰,為決躁。玄黃雜而成蒼。下苞上茂,本實幹虛,為蒼筤竹,為萑葦。凡聲,陽也,上偶開口為善鳴。左足白曰馵,震居左,又為足也。作足,雙足並舉,上靜下動也。的顙,額有白色,或旋毛如射者之的,陰虛在上也。在野曰稼,反生者,子墜苗抽,陽反而生於下也。一陽初動,其究為健。雷,龍之體也。蕃育鮮明,極其盛,長之不可量也。震巽獨以究言者,剛柔之始也。

巽為木,為風,為長女,為繩直,為工,為白,為長,為高,為進退,為不果,為臭。其於人也,為寡髮,為廣顙,為多白眼。為近利市三倍,其究為躁卦。

巽,入也。物之善入者莫如木,故無土不穿。氣之善入者莫如風,故無物不被。木有曲直,糾木之曲而取直為繩直,引繩之直以制木為工。陰始生柔弱而色白,風行為長,木升為高。陰性多疑,為進退,為不果。臭以風傳,一陰内鬱,二陽外達,為臭。陰少而血不升,為寡髮。陽多而氣上盛,為廣顙。離以柔居中,為目之正。巽柔在下,目睛不正,為多白眼。陰隱而貪,侵牟二陽,居東南,近離日中之市,為近利市三倍。震為決躁,巽反即震,故其究為躁卦。

坎為水,為溝瀆,為隱伏,為矯輮,為弓輪。其於人也,為加憂,為心病,為耳痛,為血卦,為赤。其於馬也,為美脊,為亟心,為下首,為薄蹄,為曳。其於輿也,為多眚,為通。為月,為盜。其於木也,為堅多心。

水内明,坎陽在内,為水。溝瀆則水之不清者,物陷則汙也。水藏於地,為隱伏。矯揉謂以剛物納於陷空之中,而矯其曲者使之直,揉其直者使之曲也。弓中勁則善發,輪中勁則善運,又皆矯揉所成之物也。陷而成險,為加憂。坎中滿,為心病。坎為耳而中實,為耳痛。血者人身之水,赤者得乾中色。美脊陽在中也,亟心剛在内也。前畫柔,故下首而不昂。後畫柔,則蹄薄而不厚,陷而失健,為曳。行險而勞,為多眚。習險而亨,為通。月為水之精,而明於夜,盜潛伏而行乎險。木堅多心,陽剛在中也。

離為火,為日,為電,為中女,為甲胄,為戈兵。其於人也,為大腹,為乾卦。為鼈,為蟹,為蠃,為蚌,為龜。其於木也,為科上槁。

離,麗也。火麗於木,日麗於天,電麗於雲。日,火之精;電,火之光也。甲胄外堅,戈兵上鋭。外剛,上炎之象也。外大而中虛,為大腹。火性燥為乾卦。外剛内柔,故為鼈,為蟹,為蠃,為蚌,為龜。龜鼈之卵,蟹之肓,皆中黃也。蠃則形鋭而善麗,蚌則内虛而含明,龜則文明而含智也。科,空也。木空中者,上必枯槁,故為科上槁。

艮為山,為徑路,為小石,為門闕,為果蓏,為閽寺,為指,為狗,為鼠,為黔喙之屬。其於木也,為堅多節。

一陽高出二陰之上,而止其所,為山。陽塞於外不通大塗,與震相反,為徑路。堅而止,為小石。上畫相連,下畫雙峙而虛,為門闕。木實曰果,草實曰蓏。震旉草木之始,艮果蓏,草木之終也。閽止人之入,寺止人之出。指在手之末而能止物,狗畜於人而能止物。狗鼠利在牙,黔喙之屬,利在喙皆剛在上也。堅多節,剛不中也。

兌為澤,為少女,為巫,為口舌,為毀折,為附決。其於地也,為剛鹵。為妾,為羊。

川壅而成澤,坎水上入而下不洩,故為澤也。以言悅神,為巫。以言悅人,為口舌。金氣始殺,則條枯實落,物成則上柔者先折,故為毀折。柔附於剛,剛必決柔,故為附決。澤水鹹濕之氣,凝結而堅剛者,為剛鹵。少女從嫡為妾,内狠外悅,為羊。《繫傳》云:類萬物之情,又云以言乎天地之間,則備於此可見矣。

右第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