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41. 損卦

Jack 在 2019, 十月 25 - 14:42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欽定四庫全書

日講易經解義卷十

〈兌下艮上〉

天下之事,有不當損而損者,損下益上,損民益君是也;有當損而損者,省文存質,去奢崇儉是也。聖人畫卦以損下益上示戒,而以損所當損為法。統觀六爻,下體本乾,三畫皆陽,陽過於盈,則損乎陽;上體本坤,三畫皆陰,陰過於虛,則益乎陰。此一卦之旨也。析觀六爻,初二以益上之道言,初居下而益四,量而後入,故曰「酌損之」。二剛中而益五,道義自持,故曰「弗損益之」。三四以取益之道言,三陽上而陰下,是去其異已者,故曰「損一人」。四資剛以濟柔,是勇於改過者,故曰損其疾。五上以受益之道言,五體柔居中,為虛心好賢,故曰「或益之」。上居上益下,為因民而利,故曰「弗損益之」。此六爻之旨也。大抵損之時,貴乎損所當損,而必本之以誠。誠以存質,則禮亦可殺。誠以崇儉,則用無不節。推之,初遄往,二利貞,誠於事上也。四使遄,五或益,誠於虛己也。上弗損,誠於益下也。至六三一爻,卦之所以為損者也,戒其三,而雜取其兩而專者,貴於致一也。此又損之精義也。宜彖辭首以有孚為訓哉。

損,有孚元吉,无咎可貞,利有攸往。曷之用,二簋可用享。

此卦兌下艮上,卦體損下卦之陽,益上卦之陰。卦象損兌澤之深,益艮山之高。皆有損下益上之義,故名為損。卦辭言處損之道,既示以至誠之應,而又酌其用,雖至薄,而無害也。

文王繫損彖辭曰:上之不能不取於下者,勢也。然當損之時,國用固不可缺,而民力亦易以匱,於此而復示以侈,則民有難堪,而將至於不繼。故必省文以存質,去奢以崇儉。凡上而朝廷,外而軍國,一皆示以誠實悃愊之意。而煩文縟節,皆所不用,是之謂有孚也,是之謂損所當損也。誠能若此,則其政尚忠,其俗尚愿,可以追太古之遺,何吉如之?且不傷財,不害民,而無不節之嗟,何咎之有?自其行之一時,若為權宜之計耳。而要之,誠則可久。即一時可也,千萬世亦可也,是可貞矣。自其行之於上,若為救世之權耳。而要之,誠則可通。即行之君,可也;行之萬邦臣庶,亦可也,是利有攸往矣。夫損而有孚,則有四者之應。是有孚者,致用之本也,而其用果何如哉?蓋國之大事,莫大於祀,而時當可損,則雖儉而不病於菲苟。感以孚信之誠,而畧其虛文之飾,即二簋之薄,亦可用享矣。祭祀可損,況其他乎!夫損非上所當行也,而有孚則可行;祭非上所當損也,而有孚則可損。處損之道,誠莫切於有孚之用矣。

按:釋此卦者,謂於不得已之時,不得不取足於常賦之外,但能有孚,則民自無不曲諒耳。竊謂:此後儒之臆說,非知聖人繫辭之旨者也。先王之制,有節用,無加賦。魯年饑,用不足,有若猶以盍徹告之,豈因不足而遂可賦外取民乎?且古者三年耕,餘一年之食;九年耕,餘三年之食。雖有凶荒,民無菜色,何至闕軍國之需也?苟且之術,後世無備者為之,安得以為有孚之道乎?既非有孚,一時且不可行,況欲以為長久之規乎?損之義,蓋言盈縮隨時,禮稱其情,則殺禮不為嫌;用適其宜,則儉用不為固。祭祀尚然,凡百用度之間,賓客燕享,好用匪頒之類,皆在所損可知,此謂有孚則真有孚矣。誠萬世遵行之而無弊者哉。

《彖》曰:損,損下益上,其道上行。損而有孚,元吉,无咎可貞,利有攸往,曷之用,二簋可用享。二簋應有時,損剛益柔有時,損益盈虛,與時偕行。

此《彖傳》是釋損彖辭,以見損之義,無非與時為宜也。

孔子釋損彖辭曰:卦之名為損者,蓋以損下卦上畫之陽,益上卦上畫之陰。是取閭閻之財,以充府庫之用,損下而益上者也。但君之富藏於民,民既窮於所損,則君不得以獨益,是損之道,勢必轉而歸上矣,此所以為損也。夫當損之時,而誠有孚,損其所當損則吉而无咎,貞而利往,固不必言。又曰「曷之用,二簋可用享」者,豈專以薄為道哉!蓋天下,時而已,時當豐而豐,即大牲殷薦不為奢;時當儉而儉,即二簋不為薄。是各因其時,而非謂其可常用也。且是時也,豈獨一享祀為然哉!天下之事,凡理之當然,與數之不得不然者,皆時也。觀之卦畫,則損下卦之剛以益上卦之柔者,非他也。時有所當損,則陽不能以常伸;時有所當益,則陰不能以常屈,此皆理數之不容違者也。觀之物理,則損其進極之盈,以益其退極之虛者,非他也,時不可以終盛,盈未幾而損隨之;時不可以終衰,虛未幾而益隨之,亦皆理數之不容違者也。卦畫以時而成,物理以時而變,處損之道,豈有能外時者哉。

按:上下相關,本同一體。益下則雖不加賦,而用自有餘;損下則雖善聚財,而用日不足。不幸而遇損之時,但當節用以厚民,不可剝民以奉己。即九廟之享,在所宜節,況其餘乎?此無他,天之運存乎時,君之行視乎天,損益盈虛之間,有必然之道焉,雖欲不變豐為儉不能也。常存此心,則時贏尚當從絀,而時絀豈反可舉贏也哉?

《象》曰:山下有澤,損,君子以懲忿窒欲。

此《象傳》是言君子治心之功也。懲,懲戒也。窒,遏絶也。

孔子釋損象曰:山下有澤,損兌澤之深,益艮山之高,損之象也。君子體之,以為為學之要,無如損吾心之所當損焉。吾心原自和平,偶有所觸,遂發而難制,而忿生矣。忿心一生,則不能觀理之是非,而為血氣所使。君子當忿之未起,急宜懲之,化躁以恬,預拔其忿之根,則心體日休,安於寧謐之天矣。吾心原自潔清,偶有所誘,遂動而難遏,而欲萌矣。欲心一萌,則不能辨念之公私,而為外物所移。君子當欲之未溺,急宜窒之,閑邪存誠,預杜其欲之隙,則心境光明,游於粹美之淵矣。此誠得治心之要者歟。

按:忿欲,人所同患。而有天下者,關係為尤重。蓋人君勢處崇高,富有海甸。雷霆之威,不可嚮邇。嗜欲之奉,無有窮極。稍一任意,而妄生於内,物誘於外,其害有不可言者。古之帝王,守敬以澄其原,主靜以絶其誘。戒懼慎獨之功既至,而見諸行事,發皆中節,必一怒以安民,而後所忿者皆義理之勇矣。必欲仁而得仁,而後所欲者皆天理之正矣。

初九,已事遄往,无咎。酌損之。

《象》曰:已事遄往,尚合志也。

此一爻是言,初能盡益上之忠,而又示以量己之智也。已,止也。遄,速也。尚,指六四。

周公繫損初爻曰:初九當損下益上之時,而有陽剛之才,上應陰柔之六四,是責難之任在我矣。於是輟其所行之事,汲汲然速往以益之,無非求盡我之心,而損彼之疾,則事上之責已罄而可以无咎矣。然初下而四上,以分言則殊也,以情言則疏也,雖有欵欵之誠,安能必上心之我諒乎!又當量而後入,因事納誨,相機進言,視上之所以待我者何如,而酌量其損之淺深,否則未信而諫,必有冒昧之譏。己之遄往者,何以得効其忠,而終无咎也哉?

孔子釋初象曰:初之已事遄往者,夫豈造次以干上乎!初之志,固欲損四之疾,而四之志,亦欲求助於初,而損己之疾焉。合志如此,初雖欲不急往應之而不可耳。

按:事上之道,進思盡忠,退思補過,惟知自靖而已,豈可有所瞻徇於其間哉!然致主之心太急,不顧利害,觸其君之怒,以至於僨事,則欲損其疾而反增其疾矣。酌損云者,蓋相度事機,法言巽言,隨時上下,以求其有濟。實非懷私營而忘國事,觀望而不往者,可得藉口也。故聖人交發其義,以為益上者準。

九二,利貞,征凶。弗損,益之。

《象》曰:九二利貞,中以為志也。

此一爻是言二能守其貞,由心之自重乎道也。

周公繫損二爻曰:九二與六五為應,而有剛中之德,是重名義,輕利祿,得在下之貞,而勵無私之操者也,則身名俱泰而利。若希心利祿,奔走於形勢之途,舉生平而盡棄之,則身敗名辱,凶孰甚焉。然是貞也,豈特一己之利而已,苟能即其守而持之不變,則直節之臣,朝廷之寶也。法家之士,社稷之賴也。其為益也,不亦大哉。

孔子釋二象曰:九二之所以利貞者,以其居下之中,而抱剛正之德,一念是矢,惟知道義之足重,而有確乎不拔之志,故能不為富貴利欲所動,自守其貞而不妄求也。

按:此爻之義,有以貞士言者,有以貞臣言者。貞士之益,潔身獨往而至行可師,如伯夷窮餓而頑廉懦立,嚴光垂釣而山高水長是也。貞臣之益,大節屹然,而百折不奪,如汲黯在朝而叛臣寢謀,董允秉政而僉壬畏憚是也。兩說皆通。觀二五上下相應,似君臣之義尤切。故《程傳》亦主以下益上言,而曰:能守剛貞,志存乎中,則有益於上。若變為柔媚,適足損之而已。語云:「山有猛獸,藜藿為之不採。」由此言之,正色獨立,招不來,麾不去之臣,人君安可一日少哉。

六三,三人行,則損一人;一人行,則得其友。

《象》曰:一人行,三則疑也。

此一爻是言取友之道,當去損而乃獲益也。

周公繫損三爻曰:損之三爻,卦之所以為損也。下卦本乾,而損上爻以益坤,有三人行則損一人之象。一陽上而一陰下,有一人行則得其友之象。故於同類之中,而有異類之間,是三人行也。則損去一人,而使滛朋比德之徒,不得雜乎其間焉。夫異己之人,既損之使行,則同德之友自可相孚而至,切磋黽勉,相觀而善,此誠致一之道也。

孔子釋三象曰:三人之中,必損一人,而使之行者,豈示人以不廣哉?正以三則心術駁而意見乖,反生其疑忌,而不能以相協,此損之所以為急也。蓋凡人之相與,惟其心之同而已。苟精神不相孚,意氣不相合,則羣黨比周,固三也。即一人之異,亦三也。是皆不可以不損也。精神苟相孚,意氣苟相合,則二人同心,固兩也。即千百其朋,亦兩也。要皆不可以不相得也。噫!即交友而推之,君臣上下之間,亦何莫不然歟。

六四,損其疾,使遄有喜,无咎。

《象》曰:損其疾,亦可喜也。

此一爻是言,四能取人以為益也。疾,謂陰柔之疾。

周公繫損四爻曰:氣質之偏,皆謂之疾。六四當重大之任,而居陰柔,未免委靡不振,兹能藉初九之陽剛以濟之,至誠延攬,使初汲汲而遄往於我,匡扶救正,以損其疾,不有喜乎?夫上有虛受之美,下乃得盡獻之忠。取人之善,而愈己之疾,復何咎耶。

孔子釋四象曰:人能無過,固為可喜。今四有疾,而藉初以損之,則有過仍復於無過。德業日新,亦可喜也。蓋進德以奮決為先,改過尤以疾速為要,況四身為大臣,有天下國家之責,使其疾一日未損,則斯世受一日之害,所望下之匡救切矣。然良藥未免於苦口,而忠言恒至乎逆耳。苟無殷殷求助之誠,雖有嘉謀嘉猷,亦安從而入告乎?賈誼有言:「醫能治之,而上不使,可為歎息者此也。」初九之遄往,亦在乎六四之能使而已。

六五,或益之十朋之龜,弗克違,元吉。

《象》曰:六五元吉,自上祐也。

此一爻是言五能虛中取益,而受天下之善也。兩貝為朋,十朋之龜,為國重寶。

周公繫損五爻曰:六五柔順居中,以膺尊位,是抱懿恭之德,虛心好賢,而不挾貴以自亢,故天下豪傑景從,能者獻其才,智者效其策,發乎眾心之誠,欲辭之而不得焉。如或益之以十朋之龜而弗克違者,如是則羣策畢舉,而百度有惟貞之美,由是而迓天休,由是而綿國祚,吉孰有大於此者乎。

孔子釋五象曰:六五之獲元吉者,非有心於必得也。蓋虛中好賢之誠,克當天心,故譽髦歸之,共襄上理,祐以景福,而受天下之益也。

按:《書》言:「不寶遠物,所寶惟賢。」故楚人以二臣之善珍乎白珩,齊王以四子之功美於照乘。十朋之龜,國之至寶,信乎惟賢,乃足以當之也。然非聖君在上,隆之以殊禮,待之以至誠,則賢者亦不樂為吾用。今六五為虛中之主,而有親賢之德,則以君心感多士之心,即以人心格上帝之心,此卑以自損者,乃能大有所益歟。

上九,弗損,益之,无咎,貞吉,利有攸往。得臣无家。

《象》曰:弗損,益之,大得志也。

此一爻是言,上九普其惠於天下,而得遂益民之志也。得臣,能得人心。无家,不可以家計也。

周公繫損上爻曰:上九居損之終,受下之益既多,而欲自損以益下者也。然必待損諸己以益人,則德有盡而惠易窮。惟是因民之所利而利之,即天下自有之益以益天下,而可以无此咎矣。是乃帝王蕩平之政,而非驩虞小補之術,所謂貞也。則加諸億兆,澤無不被,不亦吉乎?施諸遐邇,道可常行,不利有攸往乎?由是民心日歸,海隅日出之邦,靡不率服,而無有遠邇親疏之間也。其得臣寧有家耶?

孔子釋上象曰:上之於下,孰無益之之心哉?然益出於己則所及有限,未能大得志也。今弗損,益之,則惠出於己,無窮澤洽,於民甚廣,無一夫不獲其所,斯其志誠大得矣。粤若唐虞之世,康衢擊壤,帝力相忘,四海共安,耕鑿之常,蒸民惟有雲日之頌,巍巍蕩蕩,殆兹「弗損,益之,得臣无家」之象乎。後世發帑救荒,亦一時䘏災賑窮之典,而省徭薄賦,愛養斯民,惠而不費,要在平日。有天下者,其必以純王之心行純王之政也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