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中孚小過

Jack 在 2018, 九月 24 - 08:38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文,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中孚

問:「中孚孚字與信字恐亦有別?」曰:「伊川云:『存於中為孚,見於事為信。』說得極好。」因舉字說:「孚字從爪,從子,如鳥抱子之象。今之乳字一邊從孚,蓋中所抱者實有物也。中間實有物,所以人自信之。」(學履)

中孚小過兩卦,鶻突不可曉。小過尤甚。如云「弗過防之」,則是不能過防之也,四字只是一句。至「弗過,遇之」與「弗遇,過之」,皆是兩字為絕句,意義更不可曉。(學蒙)

中孚與小過都是有飛鳥之象。中孚是箇卵象,是鳥之未出殼底。孚,亦是那孚膜意思。所以卦中都說鳴鶴、翰音之類。翰音登天,言不知變者,蓋說一向恁麼去,不知道去不得。這兩卦十分解不得,且只依稀地說。豚魚吉,這卦中,他須見得有豚魚之象,今不可考。占法則莫須是見豚魚則吉,如鳥占之意象。若十分理會著,便須穿鑿。(淵)

「柔在內,剛得中」,這箇是就全體看,則中虛;就二體看,則中實。他都見得有孚信之意,故喚作中孚。伊川這二句說得好。他只遇著這般齊整底,便恁地說去。若遇不齊整底,便說不去。(淵)

問:「『澤上有風,中孚。』風之性善入,水虛而能順承,波浪洶湧,惟其所感,有相信從之義,故為中孚。」曰:「也是如此。風去感他,他便相順,有相孚之象。」又曰:「『澤上有風,中孚。』須是澤中之水,海即澤之大者,方能信從乎風。若溪湍之水,則其性急流就下,風又不奈他何。」(闕)

議獄緩死,只是以誠意求之。澤上有風,感得水動,議獄緩死則能感人心。(淵)

問:「中孚是誠信之義,議獄緩死亦誠信之事,故君子盡心於是。」曰:「聖人取象有不端確處。如此之類,今也只得恁地解,但是不甚親切。」(闕)

「九二爻自不可曉。看來我有好爵,吾與爾靡之,是兩箇都要這物事。所以鶴鳴子和,是兩箇中心都愛,所以相應如此。」因云:「潔淨精微之謂易,自是懸空說箇物在這裏,初不惹著那實事。某嘗謂,說易如水上打毬,這頭打來,那頭又打去,都不惹著水方得。今人說,都打入水裏去了。」(胡泳錄云:「讀易如水面打毬,不沾著水方得。若著水,便不活了。今人都要按從泥裏去,如何看得。」)(學履)

鶴鳴子和,亦不可曉。好爵爾靡,亦不知是說甚底。係辭中又說從別處去。(淵)

問:「中孚六三,大義是如何?」曰:「某所以說中孚小過皆不可曉,便是如此。依文解字看來,只是不中不正,所以歌泣喜樂都無常也。」(學履)

小過

中孚有卵之象。小過中間二畫是鳥腹,上下四陰為鳥翼之象。鳥出乎卵,此小過所以次中孚也。(學蒙)

小過大率是過得不多。如大過便說獨立不懼,小過只說這行、喪、用,都只是這般小事。伊川說那禪讓征伐,也未說到這箇。大概都是那過低過小底。飛鳥遺音,雖不見得遺音是如何,大概且恁地說。(淵)

小過是過於慈惠之類,大過則是剛嚴果毅底氣象。(淵)

「小過,小者過而亨」,不知小者是指甚物事?(學蒙)

「飛鳥遺之音,本義謂『致飛鳥遺音之應』,如何?」曰:「看這象,似有羽蟲之孽之意,如賈誼鵩鳥之類。」(學履)

「山上有雷,小過」,是聲在高處下來,是小過之義。「飛鳥遺之音」,也是自高處放聲下來。(學履)

小過是小事,又是過於小。如「行過乎恭,喪過乎哀,用過乎儉」,皆是過於小,退後一步,自貶底意思。(燾)

行過恭,用過儉,皆是宜下之意。(學履)

初六飛鳥以凶,只是取其飛過高了,不是取遺音之義。(學蒙)

三父,四祖,五便當妣。過祖而遇妣,是過陽而遇陰。然而陽不可過,則不能及六五,卻反回來六二上面。(淵)

九四弗過遇之,過遇,猶言加意待之也。上六弗遇過之,疑亦當作弗過遇之,與九三弗過防之,文體正同。(淵)

九四弗過遇之一句曉不得,所以下兩句都沒討頭處。又曰:「此爻小象恐不得如伊川說,以長字為上聲。用永貞便是不可長久。勿用永貞,是莫常常恁地」。又曰:「莫一向要進。」(闕)

終不可長也,爻義未明,此亦當闕。(僴)

密雲不雨,大概是做不得事底意思。(淵)

「弋」是俊壯底意,卻只弋得這般物事。(淵)

問叶韻。曰:「小過初六不可如何也,六二臣不可過也,九三凶如何也,自是叶了。九四又轉韻。若仍從平聲,位不當也,終不可長也,便是叶了。六五已上也,上字作平聲;上六已亢也,便也是平聲。(疑自蓋十一唐中,「上」字無平聲。)若從側聲,但終不可長也,『長』字作音『仗』,則當字、上字、亢字皆叶矣。」皆在四十一漾韻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