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困井

Jack 在 2018, 九月 23 - 23:13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文, 2, 3, 4, 5, 6, 7, 8, 9, 10


朱子語類卷第七十三

易九

「困卦難理會,不可曉。易中有數卦如此。繫辭云:『卦有小大,辭有險易。辭也者,各指其所之。』困是箇極不好底卦,所以卦辭也做得如此難曉。如蹇剝否睽皆是不好卦(林錄云:「卻不好得分明,故易曉。」)只有剝卦分明是剝,所以分曉。困卦(林云:「雖是極不好卦。」)是箇進退不得、窮極底卦,所以難曉。(林錄云:「所以卦辭亦恁地不好,難曉。」)其大意亦可見。」又曰:「看易,不當更去卦爻中尋求道理當如何處置這箇。與人卜筮以決疑惑,若道理當為,固是便為之;若道理不當為,自是不可做,何用更占?卻是有一樣事,或吉或凶,成兩岐道理,處置不得,所以用占。若是放火殺人,此等事終不可為,不成也去占!又如做官贓污邪僻,由徑求進,不成也去占!」(僴)。(學履錄略。)

「不失其所亨」,這句自是說得好。(淵)

李敬子問「致命遂志」。曰:「致命,如論語見危授命與士見危致命之義一般,是送這命與他。自家但遂志循義,都不管生死,不顧身命,猶言致死生於度外也。」(僴)。(池本云:「澤无水,困,君子道窮之時,但當委致其命,以遂吾之志而已。致命,猶送這命與他,不復為我之有。雖委致其命,而志則自遂,無所回屈。伊川解作推致其命,雖說得通,然論語中致命字,都是委致之致。事君能致其身,與士見危致命,見危授命,皆是此意。授亦致字之意,言將這命授與之也。」

問:「臀困於株木,如何?」曰:「在困之下,至困者也。株木不可坐,臀在株木上,其不安可知。」又問:「伊川將株木作初之正應,不能庇他,如何?」曰:「恐說臀字不去。」(學履)

問:「困於酒食,本義作饜飫於所欲如何?」曰:「此是困於好底事。在困之時,有困於好事者,有困於不好事者。此爻是好爻,當困時,則為困於好事。如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花鳥好娛戲底物,這時卻發人不好底意思,是因好物而困也。酒食饜飫亦如此。」又問:「象云中有慶也,是如何?」曰:「他下面有許多好事在。」(學履)

問:「朱紱方來,利用享祀」。曰:「以之事君,則君應之;以之事神,則神應之。」(燾)

「朱紱,赤紱。」若如伊川說,使書傳中說臣下皆是赤紱則可。詩中卻有『朱芾斯皇』一句是說方叔,於理又似不通。某之精力只推得到這裏。(淵)

問:「困二五皆利用祭祀,是如何?」曰:「他得中正,又似取无應而心專一底意思。」(學履)

「祭祀、享祀」,想只說箇祭祀,無那自家活人卻享他人祭之說!(淵)

六三陽之陰,上六陰之陰,故將六三言之,則上六為妻。(淵)

井象只取巽入之義,不取木義。(淵)

井是那掇不動底物事,所以「改邑不改井」。(淵)

「汔至,亦未繘井羸其瓶,凶。」「汔至」作一句。「亦未繘井羸其瓶」是一句。意謂幾至而止,如綆未及井而瓶敗,言功不成也。(學履)

「木上有水,井。說者以為木是汲器,則後面卻有瓶,瓶自是瓦器,此不可曉。怕只是說水之津潤上行,至那木之杪,這便是井水上行之象。」問:「恐是桔橰之類?」曰:「亦恐是如此。」又云:「禾上露珠,便是下面水上去。大率裏面水氣上,則外面底也上。」(淵)

用之問「木上有水,井」。曰:「巽在坎下,便是木在下面,漲得水上上來。如桶中盛得兩斗水,若將大一斗之木沈在水底,則木上之水亦長一斗,便是此義。如草木之生,津潤皆上行,直至樹末,便是木上有水之義。雖至小之物亦然。如菖蒲葉,每晨葉葉尾皆有水(池本作「皆潮水珠」)如珠顆,雖藏之密室亦然,非露水也。」(池本云:「或云:『嘗見野老說,芋葉尾每早亦含水珠,須日出照乾則無害。若太陽未照,為物所挨落,則芋實焦枯無味,或生蟲。此亦菖蒲潮水之類爾。』曰:『然。』」)問:「如此,則井字之義與木上有水何預?」曰:「木上有水便如井中之水。水本在井底,卻能汲上來給人之食,故取象如此。」用之又問:「程子汲水桶之說,是否?」曰:「不然。木上有水,是木穿水中,漲上那水。若作汲桶,則解不通矣,且與後面羸其瓶凶之說不相合也。」(僴)。(學履同而略。又注云:「後親問先生。先生云:『不曾說木在下面漲得水來。這箇話是別人說,不是義理如此。』」)

鮒,程沙隨以為蝸牛,如今廢井中多有之。(淵)

九三「可用汲」以上三句是象,下兩句是占。大概是說理,決不是說汲井。(淵)

若非王明,則無以收拾人才。(淵)

「收」,雖作去聲讀,義只是收也。(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