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蹇解

Jack 在 2018, 九月 23 - 23:08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文, 2, 3, 4, 5, 6, 7


「蹇,利西南」,是說坤卦分曉。但不知從何插入這坤卦來,此須是箇變例。聖人到這裏,看見得有箇做坤底道理。大率陽卦多自陰來,陰卦多自陽來。震是坤第一畫變,坎是第二畫變,艮是第三畫變。易之取象,不曾確定了他。(淵)

蹇無坤體,只取坎中爻變,如沈存中論五姓一般。蹇利西南,謂地也。據卦體艮下坎上,無坤,而繇辭言地者,往往只取坎中爻變,變則為坤矣。沈存中論五姓,自古無之,後人既如此呼喚,即便有義可推。(淵)

潘謙之書曰:「蹇與困相似。君子致命遂志,君子反身修德,亦一般。」殊不知不然。象曰:「澤無水,困。」是盡乾燥,處困之極,事無可為者,故只得致命遂志,若山上有水蹇,則猶可進步,如山下之泉曲折多艱阻,然猶可行,故教人以反身修德,豈可以困為比?只觀「澤無水,困」,與「山上有水,蹇」,二句便全不同。(學履)。(僴同)

問:「往蹇來譽」。曰:「來往二字,唯程傳言『上進則為往,不進則為來』,說得極好。今人或謂六四往蹇來連,是來就三;九三往蹇來反,是來就二;上六往蹇來碩,是來就五,亦說得通。但初六來譽,則位居最下,無可來之地,其說不得通矣。故不若程傳好,只是不往為佳耳。(不往者,守而不進。故不進則為來。)諸爻皆不言吉,蓋未離乎蹇中也。至上六『往蹇來碩,吉』,卻是蹇極有可濟之理。既是不往,惟守於蹇,則必得見九五之大人與共濟,蹇而有碩大之功矣。」(銖)

問:「蹇九五,何故為大蹇?」曰:「五是為蹇主。凡人臣之蹇,只是一事。至大蹇,須人主當之。」(礪)

問「大蹇朋來」之義。曰:「處九五尊位,而居蹇之中,所以為大蹇,所謂遺大投艱于朕身。人君當此,則屈群策,用群力,乃可濟也。」(學履)。(僴同)

先生舉「無所往,其來復吉」。程傳以為「天下之難已解,而安平無事,則當修復治道,正紀綱,明法度,復先代明王之治」。「夫禍亂既平,正合修明治道,求復三代之規模,卻只便休了!兩漢以來,人主還有理會正心、誠意否?須得人主如窮閻陋巷之士,治心修身,講明義理,以此應天下之務,用天下之才,方見次第。」因言:「神廟,大有為之主,勵精治道,事事要理會過,是時卻有許多人才。若專用明道為大臣,當大段有可觀。明道天資高,又加以學,誠意感格,聲色不動,而事至立斷。當時用人參差如此,亦是氣數舛逆。」(德明)

「天地解而雷雨作。」陰陽之氣閉結之極,忽然迸散出做這雷雨。只管閉結了,若不解散,如何會有雷雨作。小畜所以不能成雷雨者,畜不極也。雷便是如今一箇爆杖。(淵)

六居三,大率少有好底。負且乘,聖人到這裏,又見得有箇小人乘君子之器底象,故又於此發出這箇道理來。(淵)

問「解而拇,朋至斯孚」。曰:「四與初皆不得正。四能解而拇者,以四雖陰位而才則陽,與初六陰柔則為有間,所以能解去其拇,故得陽剛之朋類至而相信矣。」(銖)

「射隼于高墉」,聖人說易,大概是如此,不似今人說底。向來敬夫書與林艾軒云:「聖人說易,卻則恁地。」此卻似說得易了。(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