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家人睽

Jack 在 2018, 九月 23 - 23:07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文, 2, 3, 4, 5, 6, 7


家人

問:「家人彖辭,不盡取象。」曰:「注中所以但取二、五,不及他象者,但只因彖傳而言耳。大抵彖傳取義最精。象中所取,卻恐有假合處。」(榦)

問「風自火出」。曰:「謂如一爐火,必有氣衝上去,便是『風自火出』。然此只是言自內及外之意。」(燾)(學履錄云:「是火中有風,如一堆火在此,氣自薰蒸上出。」)

王假有家,言到這裏,方且得許多物事。有妻有妾,方始成箇家。(淵)

問「王假有家」。曰:「有家之有,只是如『夙夜浚明有家』、『亮采有邦』之『有』。謂有三德者,則夙夜浚明於其家;有六德者,則亮采於其邦。有是虛字,非如『奄有四方』之『有』也。」(銖)

或問:「易傳云,正家之道在於『正倫理,篤恩義』。今欲正倫理,則有傷恩義;欲篤恩義,又有乖於倫理;如何?」曰:「須是於正倫理處篤恩義,篤恩義而不失倫理,方可。」(柄)

睽,皆言始異終同之理。(淵)

問「君子以同而異」。曰:「此是取兩象合體為同,而其性各異,在人則是和而不同之意。蓋其趨則同,而所以為同則異。如伯夷柳下惠伊尹三子所趨不同,而其歸則一。彖辭言睽而同,大象言同而異。在人則出處語默雖不同,而同歸於理;講論文字為說不同,而同於求合義理;立朝論事所見不同,而同於忠君。本義所謂二卦合體者,言同也;而性不同者,言異也。以同而異語意與用晦而明相似。大凡讀易到精熟後,顛倒說來皆合;不然,則是死說耳。」又問:「睽卦無正應,而同德相應者何?」曰:「無正應,所以為睽,當睽之時,當合者既離,其離者卻合也。」(銖)

問:「君子以同而異,作理一分殊看,如何?」曰:「理一分殊,是理之自然如此,這處又就人事之異上說。蓋君子有同處,有異處,如所謂周而不比,群而不黨,是也。大抵易中六十四象,下句皆是就人事之近處說,不必深去求他。此處伊川說得甚好。」(學履)

過舉程子睽之象「君子以同而異」,解曰:「不能大同者,亂常咈理之人也;不能獨異者,隨俗習非之人也。要在同而能異爾。」「又如今之言地理者,必欲擇地之吉,是同也;不似世俗專以求富貴為事,惑亂此心,則異矣。如士人應科舉,則同也;不曲學以阿世,則異矣。事事推去,斯得其旨。」(過)

馬是行底物,初間行不得,後來卻行得。大率睽之諸爻都如此,多說先異而後同。(淵)

問:「睽見惡人,其義何取?」曰:「以其當睽之時,故須見惡人,乃能无咎。」(榦)

天,合作而,剃鬚也。篆文天作,而作。(淵)

宗,如「同人于宗」之「宗」。(淵)

「載鬼一車」等語所以差異者,為他這般事是差異底事,所以卻把世間差異底明之。世間自有這般差異底事。(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