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坎離

Jack 在 2018, 九月 23 - 22:18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文, 2, 3, 4, 5, 6, 7, 8, 9, 10, 11


水流不盈,纔是說一坎滿便流出去,一坎又滿,又流出去。行險而不失其信,則是說決定如此。(淵)

坎水只是平,不解滿,盈是滿出來。(淵)

六三險且枕,只是前後皆是枕,便如枕頭之枕。(礪)

問「來之坎坎」。曰:「經文中疊字如『兢兢業業』之類,是重字。來之自是兩字,各有所指,謂下來亦坎,上往亦坎。之,往也。進退皆險也。」又問:「六四,舊讀『樽酒簋』(句),『貳用缶』(句),本義從之,其說如何?」曰:「既曰『樽酒簋貳』,又曰『用缶』,亦不成文理。貳,益之也。六四近尊位而在險之時,剛柔相際,故有但用薄禮,益以誠心,進結自牖之象。」問:「牖非所由之正,乃室中受明之處,豈險難之時,不容由正以進耶?」曰:「非是不可由正。蓋事變不一,勢有不容不自牖者。終无咎者,始雖不甚好,然於義理無害,故終亦无咎。无咎者,善補過之謂也。」又問:「上六徽纆二字,云:三股曰徽,兩股曰纆。」曰:「據釋文如此。」(銖)

「樽酒簋」做一句,自是說文如此。(礪)

問「納約自牖」。曰:「不由戶而自牖,以言艱險之時,不可直致也。」(季札)

納約自牖雖有向明之意,然非是路之正。(淵)

「坎不盈,祗既平」,「祗」字他無說處,看來只得作「抵」字解。復卦亦然。不盈未是平,但將來必會平。二與五雖是陷于陰中,畢竟是陽會動,陷他不得。如「有孚維心亨」,如「行有尚」,皆是也。(礪)

「坎不盈,中未大也。」曰:「水之為物,其在坎只能平,自不能盈,故曰不盈。盈,高之義。中未大者,平則是得中,不盈是未大也。」(學履)

離便是麗,附著之意。易中多說做麗,也有兼說明處,也有單說明處。明是離之體,麗是麗著底意思。離字古人多用做離附說。然而物相離去,也只是這字。富貴不離其身,東坡說道剩箇不字,便是這意。古來自有這般兩用底字,如亂字又喚做治。(淵)

離字不合單用。(淵)

火中虛暗,則離中之陰也;水中虛明,則坎中之陽也。(道夫)

問:「離卦是陽包陰,占利畜牝牛,便也是宜畜柔順之物。」曰:「然。」(礪)

彖辭「重明」,自是五、二兩爻為君臣重明之義。大象又自說繼世重明之義,不同。(淵)

六二中正,六五中而不正。今言「麗乎正」,「麗乎中正」,次第說六二分數多。此卦唯這爻較好,然亦未敢便恁地說,只得且說「未詳」。(淵)。(本義今無「未詳」字。)

問「明兩作,離。」曰:「若做兩明,則是有二箇日,不可也,故曰『明兩作,離』,只是一箇日相繼之義。『明兩作』,如坎卦『水洊至』,非以『明兩』為句也。」(「明」字便是指日而言。)(學履)

「明兩作」猶言「水洊至」。今日明,來日又明。若說兩明,卻是兩箇日頭!(淵)

「明兩作,離。」作,起也。如日然,今日出了,明日又出,是之謂兩作。蓋只是這一箇明,兩番作,非明兩,乃兩作也。(僴)

叔重說離卦,問:「『火體陰而用陽』,是如何?」曰:「此言三畫卦中陰而外陽者也。坎象為陰,水體陽而用陰,蓋三畫卦中陽而外陰者也。惟六二一爻,柔麗乎中而得其正,故元吉。至六五,雖是柔麗乎中,而不得其正,特借中字而包正字耳。」又問「日昃之離」。曰:「死生常理也,若不能安常以自樂,則不免有嗟戚。」曰:「生之有死,猶晝之必夜,故君子當觀日昃之象以自處。」曰:「人固知常理如此,只是臨時自不能安耳。」又問「九四突如其來如」。曰:「九四以剛迫柔,故有突來之象。焚、死、棄,言無所用也。離為火,故有焚如之象。」或曰:「突如其來如與焚如,自當屬上句。死如棄如,自當做一句。」曰:「說時亦少通,但文勢恐不如此。」(時舉)

九四有侵陵六五之象,故曰「突如其來如」。火之象,則有自焚之義,故曰「焚如,死如,棄如」,言其焚死而棄也。(學履)

焚、死、棄,只是說九四陽爻突出來逼拶上爻。焚如是不戢自焚之意。棄是死而棄之之意。(淵)

「焚如,死如,棄如」自成一句,恐不得如伊川之說。(礪)

六五介于兩陽之間,憂懼如此,然處得其中,故不失其吉。(淵)

問:「郭沖晦以為離六五乃文明盛德之君,知天下之治莫大於得賢,故憂之如此。如堯以不得舜為己憂,舜以不得禹皋陶為己憂。是否?」曰:「離六五陷於二剛之中,故其憂如此。只為孟子說得此二句,便取以為說。(金錄云:「恐不是如此,於上下爻不相通。」)所以有牽合之病。解釋經義,最怕如此。」(謨)。(去偽同。)

「有嘉折首」是句。(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