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謙豫

Jack 在 2018, 九月 23 - 21:59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文,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謙便能亨,又為「君子有終」之象。(淵)

「虧盈益謙」是自然之理。(淵)

「變盈流謙」,揚子雲言:「山殺瘦,澤增高。」此是說山上之土為水漂流下來,山便瘦,澤便高。(淵)

鬼神言害言福,是有些造化之柄。(淵)

鬼神說害說福。如言「與鬼神合其吉凶」,則鬼神便說箇「吉凶」字。(淵)

問:「謙彖云云。鬼神是造化之跡,既言天地之道,又言鬼神,何邪?」曰:「天道是就寒暑往來上說,地道是就地形高下上說,鬼神是就禍福上說,各自主一事而言耳。」因云:「上古之時,民心昧然不知吉凶之所在,故聖人作易教之卜筮,使吉則行之,凶則避之,此是開物成務之道。故繫辭云:『以通天下之志,以定天下之業,以斷天下之疑。』正謂此也。初但有占而無文,往往如今之环珓相似耳。但如今人因火珠林起課者,但用其爻而不用其辭,則知古者之占,往往不待辭而後見吉凶。至文王周公方作彖爻之辭,使人得此爻者,便觀此辭之吉凶。至孔子,又恐人不知其所以然,故又復逐爻解之,謂此爻所以吉者,謂以中正也;此爻所以凶者,謂不當位也,明明言之,使人易曉耳。至如文言之類,卻是就上面發明道理。非是聖人作易,專為說道理以教人也。須見聖人本意,方可學易。」(時舉)

謙之為義,不知天地人鬼何以皆好尚之。蓋太極中本無物,若事業功勞,又於我何有?觀天地生萬物而不言所利,可見矣。(賀孫)

問「謙尊而光,卑而不可踰」。曰:「恐程先生之說,非周易本文之意。尊字是對卑字說,言能謙,則位處尊而德愈光,位雖卑而莫能踰。如古之賢聖之君,以謙下人,則位尊而愈光;若驕奢自大,則雖尊而不光。」(子蒙)

「謙尊而光,卑而不可踰」,以尊而行謙,則其道光;以卑而行謙,則其德不可踰。尊對卑言,伊川以謙對卑說,非是。但聖人九卦之引此一句,看來大綱說。(僴)

「裒多益寡」便是謙,「稱物平施」便是「裒多益寡」。(淵)

問:「謙裒多益寡。看來謙雖是若放低去,實是損高就低,使教恰好,不是一向低去。」曰:「大抵人多見得在己者高,在人者卑。謙則抑己之高而卑以下人,便是平也。」(學履)

「鳴謙」在六二,又言「貞」者,言謙而有聞,須得其正則吉。蓋六二以陰處陰,所以戒他要貞。謙而不貞,則近於邪佞。上六之鳴卻不同。處謙之極而有聞,則失謙本意。蓋謙本不要人知,況在人之上而有聞乎!此所以「志未得」。(淵)

撝謙,言發揚其謙。蓋四是陰位,又在上卦之下,九三之上,所以更當發撝其謙。不違則,言不違法則。(淵)

六四撝謙,是合如此,不是過分事,故某解其象云:「言不為過。」(礪)

叔重因問:「程易說利用侵伐,蓋以六五柔順謙卑,然君道又當有剛武意,故有利用侵伐之象。然上六亦言利用行師,如何?」曰:「便是此等有不通處。」(時舉)

用之問:「謙上六象曰:志未得也。如何?」曰:「為其志未得,所以行師征邑國,蓋以未盡信從故也。」又問:「謙之五、上專說征伐,何意?」曰:「坤為地、為眾。凡說國邑征伐處,多是因坤。聖人元不曾著意,只是因有此象,方說此事。」(文蔚)

問:「謙上六志未得也。」曰:「志未得,所以行師,亦如六五之意。」問:「謙上六何取象於行師?」曰:「坤為眾,有坤卦處,多言師。如泰上六『城復于隍,勿用師』之類。坤為土,土為國,故云征邑國也。以此見聖人於易不是硬做,皆是取象。因有這象,方就上面說。」(礪)

問:「謙是不與人爭,如何五、上二爻皆言利用侵伐、利用行師?象曰:利用侵伐,征不服也。若以其不服而征,則非所以為謙矣。」曰:「老子言:『大國以下小國,則取小國;小國以下大國,則取大國。』又言:『抗兵相加,哀者勝矣。』孫子曰:『始如處女,敵來閉戶*;後如脫兔,敵不及拒!』大抵謙自是用兵之道,只退處一步耳,所以利用侵伐也。蓋自初六積到六五、上六,謙亦極矣,自宜人人服之。尚更不服,則非人矣,故利用侵伐也。如必也臨事而懼,皆是此意。」(銖)

*按:閉應作開。

「建侯行師」,順動之大者。立箇國君,非舉動而何!(淵)

刑罰不清,民不服。只為舉動不順了,致得民不服。便是徒配了他,亦不服。(淵)

「豫之時義」,言豫之時底道理。(闕)

「雷出地奮」止是象其聲而已。「薦上帝,配祖考」,大概言之。(淵)

先王作樂,無處不用。然用樂之大者,尤在於「薦上帝,配祖考」也。(僴)

問「作樂崇德」。曰:「先生作樂,其功德便自不可掩也。」(時舉)

問:「作樂崇德是自崇其德,如大韶大武之類否?」曰:「是。」(礪)

叔重問:「豫初六與九四為應。九四由豫大有得,本亦自好。但初六恃有強援,不勝其豫,至於自鳴,所以凶否?」曰:「九四自好,自是初六自不好,怎柰他何?」又問:「雷出地奮,豫,先王以作樂崇德。」先生謂:「象其聲者謂雷,取其義者為和。崇德謂著其德,作樂所以發揚其德也。」(時舉)

「介于石」,言兩石相摩擊而出火之意。言介然之頃,不待終日,而便見得此道理。(淵)

「盱豫,悔」言覷著六四之豫,便當速悔,遲時便有悔。「盱豫」是句。(淵)

問:「六三云:『上視於四,而下溺於豫。』下溺之義未曉。」曰:「此如人趨時附勢以得富貴,而自為樂者也。」(榦)

「由豫」猶言「由頤」。(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