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師比

Jack 在 2018, 九月 23 - 21:53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文, 2, 3, 4, 5, 6, 7, 8, 9, 10, 11


「吉無咎」,謂如一件事自家做出來好,方得無罪咎;若做得不好,雖是好事,也則有咎。「无咎吉」,謂如一件事元是合做底,自家做出來又好。如所謂「戰則克,祭則受福」,戰而臨事懼,好謀成,祭而恭敬齊肅,便是无咎;克與受福,便是吉。如行師之道既已正了,又用大人率之,如此則是都做得是,便是吉了,還有甚咎?(淵)

師彖辭,亦是說得齊整處。(銖)

「在師中吉」,言以剛中之德在師中,所以吉。(淵)

問:「潘謙之說師九二,欲互說在師中吉,懷萬邦也。王三錫命,承天寵也,何如?」曰:「聖人作易象,只是大概恁地,不是恁地仔細解釋。」(礪)

問:「師或輿尸,伊川說訓為眾主,如何?」曰:「從來有輿尸血刃之說,何必又牽引別說?某自小時未曾識訓詁,只讀白本時,便疑如此說。後來從鄉先生學,皆作眾主說,甚不以為然。今看來,只是兵敗,輿其尸而歸之義。小年更讀左傳『形民之力,而無醉飽之心』,意欲解釋『形』字是割剝之意,醉飽是厭足之意,蓋以為割剝民力而無厭足之心。後來見注解皆以『形』字訓『象』字意,云象民之力,而無已甚,某甚覺不然。但被『形』字無理會,不敢改他底。近看貞觀政要,有引用處皆作『形民』,又看家語亦作『形民』字,方知舊來看得是。此是祭公箴穆王之語,須如某說,其語方切。」(礪)

問:「易爻取意義,如師之五長子帥師,乃是本爻有此象,又卻說弟子輿尸,何也?」曰:「此假設之辭也。若言弟子輿尸,則凶矣。」問:「此例恐與家人嗃嗃而繼以婦子嘻嘻同。」曰:「然。」(榦)

問:「程傳云:『長子謂九二以中正之德合於上,而受任以行。』夫以九之居二,中則是矣,豈得為正?」曰:「此只是錯了一字耳,莫要泥他。」(時舉)

「開國承家」,為是坤有土之象。然屯之「利建侯」,卻都無坤,止有震,此又不可曉。(淵)

「開國承家,小人勿用」,舊時說只作論功行賞之時,不可及小人,今思量看理去不得。他既一例有功,如何不及他得。看來「開國承家」一句,是公共得底,未分別君子小人在。「小人勿用」,則是勿更用他與之謀議經畫爾。漢光武能用此義,自定天下之後,一例論功行封。其所以用之在左右者,則鄧禹耿弇賈復數人,他不與焉。  因問:「古之論功行封,真箇是裂土地與之守,非如後世虛帶爵邑。若使小人參其間,則誠有弊病。」曰:「勢不容不封他得。但聖人別有以處之,未見得如何。如舜封象,則使吏治其國,若是小人,亦自有以處之也。」(先生云:「此義方思量得如此,未曾改入本義,且記取。」)(學履)

李問:「比卦大抵占得之,多是人君為人所比之象。」曰:「也不必拘。若三家村中推一箇人作頭首,也是為人所比。也須自審自家才德可以為之比否。所以『原筮,元永貞』也。」(學履)

「筮」字,說做占決,亦不妨,然亦不必說定不是「龜筮」之「筮」。(淵)

問「不寧方來,後夫凶」。曰:「別人自相比了,己既後於眾人,卻要強去比他,豈不為人所惡?是取凶也。『後夫』猶言後人。春秋傳有云:『先夫當之矣。』亦是占中一義。」(

「後夫」不必如伊川說。左傳齊崔卜娶妻卦云:「入于其宮,不見其妻,凶。」人以為凶,他云:「前夫當之矣。」彼云「前夫」,則此云「後夫」,正是一樣語。陽便是夫,陰便是婦。(礪)

「後夫」只是說後來者。古人亦曾說「先夫當之」,也有喚作夫婦之「夫」底。(淵)

「後夫凶」言九五既為眾陰所歸,若後面更添一箇陽來,則必凶。古人如袁紹劉馥劉繇劉備之事,可見兩雄不並棲之義。(淵)

「比,吉也」,「也」字羨。當云:「比吉。比,輔也,下順從也。」「比輔也」解「比」字,「下順從也」解「吉」字。(廣)

伊川言「建萬國以比民」,言民不可盡得而比,故建諸侯,使比民,而天子所親者諸侯而已,這便是他比天下之道。(淵)

「終來有他」,說將來,似「顯比」,便有那周遍底意思。(淵)

問「比之匪人」。曰:「初應四,四是外比於賢,為比得其人。二應五,五為顯比之君,亦為比得其人。惟三乃應上,上為比之无首者,故為比之匪人也。」(時舉)

問:「伊川解『顯比,王用三驅,失前禽』,所謂來者揜之,去者不追,與失前禽而殺不去者,所譬頗不相類,如何?」曰:「田獵之禮,置旌以為門,刈草以為長圍。田獵者自門驅而入,禽獸向我出者皆免,惟被驅而入者皆獲。故以前禽比去者不追,獲者譬來則取之,大意如此,無緣得一一相似。伊川解此句不須疑。但『邑人不誡吉』一句似可疑,恐易之文義不如此耳。」(洽)

比九五「邑人不誡」,蓋上之人顯明其比道,而不必人之從己;而其私屬亦化之,不相戒約而自然從己也。(礪)

「邑人不誡」,如有聞無聲,言其自不消相告戒,又如「歸市者不止,耕者不變」相似。(淵)

易第六爻在上為首,自下又為尾,兩用。比上六象曰「比之无首,无所終也」是也。(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