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Jack 在 2018, 九月 23 - 18:35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文, 2, 3, 4, 5, 6, 7, 8


石子餘問易數。曰:「都不要說聖人之畫數何以如此。譬之草木,皆是自然恁地生,不待安排。數亦是天地間自然底物事,才說道聖人要如何,便不是了。」(植)

問理與數。曰:「有是理,便有是氣;有是氣,便有是數,蓋數乃是分界限處。」又曰:「『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地十』,是自然如此,走不得。如水數六,雪花便六出,不是安排做底。」又曰:「古者用龜為卜,龜背上紋,中間有五箇,兩邊有八箇,後有二十四箇,亦是自然如此。」(夔孫)

問:「理與數,其本也只是一。」曰:「氣便是數。有是理,便有是氣;有是氣,便有是數,物物皆然。如水數六,雪片也六出,這又不是去做將出來,他是自恁地。如那龜,聖人所以獨取他來用時,也是這箇物事分外靈。嘗有朋友將龜殼來看,背上中心有五條文,出去成八,外面又成二十四,皆是自然恁地,這又未為巧。最是七八九六與一二三四極巧:一是太陽,餘得箇九在後面;二是少陰,後面便是八;三是少陽,後面便是七;四是太陰,後面便是六,無如此恰好。這皆是造化自然如此,都遏他不住。」(義剛)(至錄云:「因一二三四,便見六七八九在裏面。老陽占了第一位,便含箇九;少陰占第二位,便含箇八;少陽占第三位,便含箇七;老陰占第四位,便含箇六;數不過十。惟此一義,先儒未曾發,先儒但只說得他中間進退而已。」)(淵同)

某嘗問季通:「康節之數,伏羲也曾理會否?」曰:「伏羲須理會過。」某以為不然。伏羲只是據他見得一箇道理,恁地便畫出幾畫。他也那裏知得疊出來恁地巧?此伏羲所以為聖。若他也恁地逐一推排,便不是伏羲天然意思。史記曰:「伏羲至淳厚,作易八卦。」那裏恁地巧推排!(賀孫。按:後劉砥先天圖一段,亦與此意同。)

大凡易數皆六十:三十六對二十四,三十二對二十八,皆六十也。以十甲十二辰,亦湊到六十也。鐘律以五聲十二律,亦積為六十也。以此知天地之數,皆至六十為節。(大雅)

數三百六十六。三百六十,天地之正數也(此更不可易)。自餘進退不過六,故陽進不過六分。(人之善亦只進得許多,惡亦只退得許多,大體畢竟不可易。)(端蒙)

季通云:「天下之萬聲,出於一闔一闢(聲音皆出於乾坤。坤音麕,以韻腳反之,乃見)。天下之萬理,出於一動一靜;天下之萬數,出於一奇一耦;天下之萬象,出於一方一圓,盡只起於乾、坤二畫。」(端蒙)

天下道理,只是一箇包兩箇。易便只說到八箇處住。洪範說到十數住。五行五箇,便有十箇:甲乙便是兩箇木,丙丁便是兩箇火,戊己便是兩箇土,金、水亦然。所謂『兼三才而兩之』,便都是如此。大學中明德便包得格物、致知、誠意、正心、脩身五箇;新民便包得齊家、治國、平天下三箇。自暗室屋漏處做得去,到得無所不周,無所不徧,都是這道理。自一心之微,以至於四方之遠,天下之大,也都只是這箇。(義剛)

數只有二,只有易是。老氏言三,亦是二共生三,三其子也。三生萬物,則自此無窮矣。後人破之者非。揚子雲是三數,邵康節是四數,皆不及易也。(楊)

康節數四,孔子數八,料得孔子之數又大也。季通自謂略已見之。(方)

有氣有形便有數。物有衰旺,推其始終,便可知也。有人指一樹問邵先生,先生云:「推未得。」少頃一葉墮,便由此推起。蓋其旺衰已見,方可推其始終。推,亦只是即今年月日時以起數也。(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