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陰陽

Jack 在 2018, 九月 23 - 18:29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朱子語類卷第六十五

易一

綱領上

陰陽

陰陽只是一氣,陽之退便是陰之生。不是陽退了,又別有箇陰生。(淳)

陰陽做一箇看亦得,做兩箇看亦得。做兩箇看是「分陰分陽,兩儀立焉」,做一箇看只是一箇消長。(文蔚)

陰陽各有清濁偏正。(僴)

陰陽之理,有會處,有分處,事皆如此。今浙中學者只說合處、混一處,都不理會分處。(去偽)

天地間道理,有局定底,有流行底。(淵)

陰陽有箇流行底,有箇定位底。一動一靜,互為其根,便是流行底,寒暑往來是也。分陰分陽,兩儀立焉,便是定位底,天地上下四方是也。易有兩義:一是變易,便是流行底;一是交易,便是對待底。魂魄,以二氣言,陽是魂,陰是魄;以一氣言,則伸為魂,屈為魄。(義剛)

[方子錄云:「陰陽,論推行底只是一箇,對峙底則是兩箇。如日月水火之類是兩箇。」

陰陽,有相對而言者,如東陽西陰,南陽北陰是也;有錯綜而言者,如晝夜寒暑,一箇橫,一箇直是也。伊川言「易,變易也」只說得相對底陰陽流轉而已,不說錯綜底陰陽交互之理。言易,須兼此二意。

(體在天地後,用起天地先。對待底是體,流行底是用。體靜而用動。○端蒙○又一條云:「陰陽有相對言者:如夫婦男女,東西南北是也;有錯綜言者,如晝夜,春夏秋冬,弦望晦朔,一箇間一箇輥去是也。」季通云。)

陽氣只是六層,只管上去。上盡後,下面空缺處便是陰。(方子)

方其有陽,那裏知道有陰?有乾卦,那裏知道有坤卦?天地間只是一箇氣,自今年冬至到明年冬至,是他地氣周匝。把來折做兩截時,前面底便是陽,後面底便是陰。又折做四截也如此,便是四時。天地間只有六層陽氣,到地面上時,地下便冷了。只是這六位陽,長到那第六位時,極了無去處,上面只是漸次消了。上面消了些箇時,下面便生了些箇,那便是陰。這只是箇噓吸。噓是陽,吸是陰,喚做一氣,固是如此。然看他日月男女牝牡處,方見得無一物無陰陽,如至微之物也有箇背面。若說流行處,卻只是一氣。(佐○淵同)

徐元震問:「自十一月至正月,方三陽,是陽氣自地上而升否?」曰:「然。只是陽氣既升之後,看看欲絕,便有陰生;陰氣將盡,便有陽生,其已升之氣便散矣。所謂消息之理,其來無窮。」又問:「雷出地奮,豫之後,六陽一半在地下,是天與地平分否?」曰:「若謂平分,則天卻包著地在,此不必論。」因舉康節《漁樵問對》之說甚好。(

陰陽有以動靜言者,有以善惡言者。如「乾元資始」,「坤元資生」,則獨陽不生,獨陰不成,造化周流,須是並用。如「履霜堅冰至」,則一陰之生,便如一賊。這道理在人如何看,直看是一般道理,橫看是一般道理,所以謂之易。(道夫)

天地間無兩立之理,非陰勝陽,即陽勝陰,無物不然,無時不然。[寒暑晝夜,君子小人,天理人欲。](道夫)

陰陽不可分先後說,只要人去其中自主靜。陰為主,陽為客。(僴)

都是陰陽,無物不是陰陽。(淳)

無一物不有陰陽、乾坤。至於至微至細,草木禽獸,亦有牝牡陰陽。康節云:「坤無一,故無首;乾無十,故無後。」所以坤常是得一半。(砥)

天地之間,無往而非陰陽,一動一靜,一語一默,皆是陰陽之理。至如搖扇便屬陽,住扇便屬陰,莫不有陰陽之理。「繼之者善」是陽,「成之者性」,是陰。陰陽只是此陰陽,但言之不同。如二氣迭運,此兩相為用,不能相無者也。至以陽為君子,陰為小人,則又自夫剛柔善惡而推之,以言其德之異耳。「繼之者善」是已發之理,「成之者性」是未發之理。自其接續流行而言,故謂之已發。以賦受成性而言,則謂之未發。及其在人,則未發者固是性,而其所發亦只是善。凡此等處,皆須各隨文義所在,變通而觀之。才拘泥,便相梗,說不行。譬如觀山,所謂「橫看成嶺側成峰」也。(謨)

問:「自一陰一陽見一陰一陽。又各生一陰一陽之象。以圖言之,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節節推去,固容易見。就天地間著實處如何驗得?」曰:「一物上又自各有陰陽,如人之男女,陰陽也。逐人身上,又各有這血氣,血陰而氣陽也。如晝夜之間,晝陽而夜陰也,而晝陽自午後又屬陰,夜陰自子後又是陽,便是陰陽各生陰陽之象。」(學履)

「易」字義只是陰陽。(閎祖)

易只消道「陰陽」二字括盡。

易只是箇陰陽。莊生曰「易以道陰陽」,亦不為無見。如奇耦、剛柔,便只是陰陽做了易。等而下之,如醫技養生家之說,皆不離陰陽二者。魏伯陽參同契,恐希夷之學,有些自其源流。(

至之曰:「正義謂:易者變化之總號,代換之殊稱,乃陰陽二氣生生不息之理。竊見此數語亦說得好。」曰:「某以為,易字有二義:有變易,有交易。先天圖一邊本都是陽,一邊本都是陰,陽中有陰,陰中有陽;便是陽往交易陰,陰來交易陽,兩邊各各相對。其實非此往彼來,只是其象如此。然聖人當初亦不恁地思量,只是畫一箇陽,一箇陰,每箇便生兩箇。就一箇陽上,又生一箇陽,一箇陰;就一箇陰上,又生一箇陰,一箇陽。只管恁地去。自一為二,二為四,四為八,八為十六,十六為三十二,三十二為六十四。既成箇物事,便自然如此齊整。皆是天地本然之妙元如此,但略假聖人手畫出來。如乾一索而得震,再索而得坎,三索而得艮;坤一索而得巽,再索而得離,三索而得兌。初間畫卦時,也不是恁地。只是畫成八箇卦後,便見有此象耳。」(義剛)

問:「易有交易、變易之義如何?」曰:「交易是陽交於陰,陰交於陽,是卦圖上底。如『天地定位,山澤通氣』云云者是也。變易是陽變陰,陰變陽,老陽變為少陰,老陰變為少陽,此是占筮之法。如晝夜寒暑,屈伸往來者是也。」又問:「聖人仰觀俯察,或說伏羲見天地奇耦自然之數,於是畫一以為奇,所以象陽;畫兩以為耦,所以象陰。恐於方圓之形見得否?或說以天是渾淪圓底,只是一箇物事;地則便有闕陷分裂處否?」曰:「也不特如此。天自是一,地自是二,凡物皆然。蓋天之形雖包乎地之外,而其氣實透乎地之中。地雖是一塊物事在天之中,然其中實虛,容得天許多氣。」或引先生注易「陽一而實,陰二而虛」為證。曰:「然。所以易中言:『夫乾,其靜也專,其動也直,是以大生焉;夫坤,其靜也翕,其動也闢,是以廣生焉。乾之靜專動直,都是一底意思。他這物事雖大,然無間斷,只是鶻淪一箇大底物事,故曰大生。地則靜翕動闢,便是兩箇物事。其翕也,是兩箇物事之聚;其闢也,是兩箇物事之開。他這中間極闊,盡容得那天之氣,故曰廣生。」(燾)

龜山過黃亭詹季魯家。季魯問易。龜山取一張紙畫箇圈子,用墨塗其半,云:「這便是易。」此說極好。易只是一陰一陽,做出許多般樣。(淵)

「諸公且試看天地之間,別有甚事?只是陰與陽兩箇字,看是甚麼物事都離不得。只就身上體看,纔開眼,不是陰,便是陽,密拶拶在這裏,都不著得別物事。不是仁,便是義;不是剛,便是柔。只自家要做向前,便是陽;纔收退,便是陰意思。纔動便是陽,纔靜便是陰。未消別看,只是一動一靜,便是陰陽。伏羲只因此畫卦以示人。若只就一陰一陽,又不足以該眾理,於是錯綜為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初只是許多卦爻,後來聖人又繫許多辭在下。如他書則元有這事,方說出這箇道理。易則未曾有此事,先假託都說在這裏。如書,便有箇堯舜,有箇禹湯文武周公出來做許多事,便說許多事。今易則元未曾有。聖人預先說出,待人占考,大事小事無一能外於此。聖人大抵多是垂戒。」又云:「雖是一陰一陽,易中之辭,大抵陽吉而陰凶。間亦有陽凶而陰吉者,何故。蓋有當為,有不當為。若當為而不為,不當為而為之,雖陽亦凶。」又云:「聖人因卦爻以垂戒,多是利於正,未有不正而利者。如云:『夕惕若厲,无咎。』若占得這爻,必是朝兢夕惕,戒慎恐懼,可以无咎。若自家不曾如此,便自有咎。」又云:「『直方大,不習無不利。』若占得這爻,須是將自身己體看:是直,是方,是大,去做某事必得其利;若自家未是直,不曾方,不曾大,則無所往而得其利,此是本爻辭如此。到孔子又自添說了,如云:『敬以直內,義以方外。』本來只是卜筮,聖人為之辭以曉人,便說許多道理在上。今學易,非必待遇事而占,方有所戒。只平居玩味,看他所說道理,於自家所處地位合是如何。故云:『居則觀其象而玩其辭,動則觀其變而玩其占。』孔子所謂『學易』,正是平日常常學之。想見聖人之所謂讀,異乎人之所謂讀。想見胸中洞然,於易之理無纖毫蔽處,故云『可以無大過』。」又曰:「聖人繫許多辭,包盡天下之理。止緣萬事不離乎陰陽,故因陰陽中而推說萬事之理。今要占考,雖小小事都有。如占得『不利有攸往』,便是不可出路;『利涉大川』,便是可以乘舟。此類不一。」賀孫問:「乾卦《文言》聖人所以重疊四截說在此,見聖人學易,只管體出許多意思。又恐人曉不得,故說以示教。」曰:「大意只管怕人曉不得,故重疊說在裏,大抵多一般,如云『陽在下也』,又云『下也』。」賀孫問:「聖人所以因陰陽說出許多道理,而所說之理皆不離乎陰陽者,蓋緣所以為陰陽者,元本於實然之理。」曰:「陰陽是氣,纔有此理,便有此氣;纔有此氣,便有此理。天下萬物萬化,何者不出於此理?何者不出於陰陽?」賀孫問:「此程先生所以說道:『天下無性外之物。』」曰:「如云:『天地間只是箇感應。』又如云:『誠者,物之終始,不誠無物。』」(賀孫)

程子言:「易中只是言反復、往來、上下。」這只是一箇道理。陰陽之道,一進一退,一長一消,反復、往來、上下,於此見之。(道夫)

易中說到那陽處,便扶助推移他;到陰處,便抑遏壅絕他。(淵)

問:「陰何以比小人?」曰:「有時如此。平看之,則都好;以類言之,則有不好。然亦只是皮不好,骨子卻好。大抵發生都則是一箇陽氣,只是有消長。陽消一分,下面陰生一分。又不是討箇陰來,即是陽消處便是陰。故陽來謂之復,復者是本來物事;陰來謂之姤,姤是偶然相遇。」(夔孫)

天下之理,單便動,兩便靜。且如男必求女,女必求男,自然是動。若一男一女居室後,便定。(端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