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河圖洛書

Jack 在 2017, 十二月 25 - 19:16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欽定四庫全書

三易備遺卷一

宋 朱元昇 撰

河圖洛書

圖書述意

河圖洛書,天授之聖人以覺斯世者也。圖之數四十有五,書之數五十有五。夫子曰:「河出圖,洛出書,聖人則之。」此之謂也。所以則之者何如?曰:聖人則河圖以定八卦,乾南坤北,離東坎西,震巽艮兌居四維者是也。聖人則洛書以定八卦,離南坎北,震東兌西,乾坤艮巽居四維者是也。總天一天三天五之生數為乾之用九,總地二地四之生數為坤之用六,此聖人兼則之河圖洛書者也。河圖之位,乾統三男處成數,坤統三女處生數。洛書之位,乾統三男居東北,坤統三女居西南。分陰分陽,男女有別,此聖人又兼則之河圖洛書者也。象天數之奇而衡聨,故為陽儀之─。象地數之偶而縱對,故為陰儀之- -。此聖人獨則之河圖者也。

數之配五行,有易其方,有不易其方者。故卦之配五行,亦有易其位,有不易其位者。是殆啟納音之微機,具五行之功用。陽數奇居四方之正,陰數偶居四方之維。故卦之居四正者純乎一,卦之居四維者反覆為二。是殆啟反對之微機,具六六之妙用,此聖人又獨則之河圖者也。凡此條目,皆因自然之數,證自然之象,明自然之理,本之夫子《大傳》之辭,而為之圖,與說推往順來逆八卦之旨,以四十五數為河圖推,起震終艮,八卦之旨。以五十五數為洛書,不過闡聖人則天道之自然,與斯世同覺者也。若夫闗子明以四十五數為洛書,以五十五數為河圖,與劉長民所述不同,朱子文公黜長民之說而是。子明愚也。本夫子之辭而符長民,匪曰敢自異于先生長者,亦惟其是而已耳。述圖書備遺。

 

河圖

河圖之數四十有五,一居北而六居西北,其位為水。二居西南而七居西,其位為火。三居東而八居東北,其位為木。四居東南而九居南,其位為金。五居中,其位為土。聖人則之,其設卦之所由,始乎《大傳》曰「參伍以變,錯綜其數」。考之河圖,縱而數之,一五九是為十五,八三四亦十五也,六七二亦十五也。衡而數之,八一六是為十五,三五七亦十五也,四九二亦十五也。交互數之,四五六是為十五,二五八亦十五也。此所謂參伍以變,錯綜其數者也。

 

洛書

洛書之數,五十有五。天一生水,成之者地六。地二生火,成之者天七。天三生木,成之者地八。地四生金,成之者天九。天五生土,成之者地十。聖人則之,其設卦之所由,備乎《大傳》。曰: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地十。又曰:天數五,地數五,五位相得而各有合。考之洛書,天數五,一三五七九是也。地數五,二四六八十是也。一與六合于北,二與七合于南,三與八合于東,四與九合于西,五與十合于中,五位相得而各有合也,此所以成變化而行鬼神也。

 

河圖交九數之圖

易變易也,《大傳》曰:剛柔相推,變在其中矣。河圖之交,其變之始乎。今以河圖奇偶之數,案之先天之圖,蓋可見矣。其為數也,奇數自一左旋至三至五至七,復右旋以至於九。偶數自二右旋至四至六,復左旋以至於八。其為卦也,左位之卦自乾一右旋,至兌二,離三,震四。右位之卦自巽五左旋,至坎六,艮七,坤八。大抵數以逆來則卦以順往,數以順往則卦以逆來。以數之交錯為卦之逆順,剛柔相摩,八卦相盪,變化無窮矣。斯易之所以神歟。

 

洛書聯十數之圖

十數者天地之全數也,河圖中虛十數,四方四維皆具十數。洛書中實十數,四方亦具十數。自今觀之,河圖一對九為十也,而洛書生數之一聨成數之九,交於西北,非十而何。河圖三對七為十也,而洛書生數之三聨成數之七交於東南,非十而何。河圖四對六為十,二對八為十也,而洛書生數之四聨成數之六交於西北,生數之二聨成數之八交於東南,非十而何。交於東南者,不混於西北。交於西北者,不混於東南,豈无其故,蓋一與四生數也,合而為五,位於西北,金水相生也。二與三生數也,合而為五,位於東南,木火相生也。一與四合五數,處於內,而六與九合十五數,周於外。二與三合五數,處於內,而七與八合十五數,周於外。井乎其不相混也。不特此也,中宮之土,寄位於艮坤,分位於東北西南。東之木,南之火,遇坤土而成也。西之金,北之水,遇艮土而成也。會而歸之,則中宮之土,實管攝焉。故以東南之數二十,涵中宮之五數,則與天數之二十五合。涵中宮之十數,則與地數之三十合。以西北之數二十,涵中宮之五數,則與天數之二十五合。涵中宮之十數,則與地數之三十合。此數至十而成,所以為造化之全功也。

 

大衍五十數本河圖洛書

言大衍者多矣,求合乎河圖之數,則曰貴陽而進五。求合乎洛書之數,則曰賤陰而退五。及究其所進之五,圖无兩五。究其所退之五,書實有五,无者不可有,有者不可无,是殆意揣臆度為之說,非圖書實然之數也。且盈天地間,物物无獨,必有對。洛書乃河圖之對,五十五數乃四十五數之對。分圖書而言,圖多陽也,書多陰也。合圖書而觀,總具百數,五十為陽,五十為陰。陽對陰,陰對陽,无餘也,无欠也。是故以五十陽數配五十陰數,陰陽合徳,為大衍之數五十。由是探之,以神物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胥此焉。生乾坤,合其策,是為三百有六十,當期之日也。二篇合其策,是為萬有一千五百二十,當萬物之數也。大抵皆然。孰謂圖自圖,書自書者乎。不然,筮何取於蓍哉。蓍一本百莖,象圖書之數有百也。置五十而揲五十,象圖書之數配陰陽為五十也。言大衍者,即此觀之,思過半矣。

伏羲則河圖之數定卦位

河圖納音例

一六 水之體數 火之用數

先天卦序坤艮土居之。水以五為用數,故五土之卦。坤艮居一六水數之位,明水納土成音也。

二七 火之體數 土之用數

先天卦序坎水居之。火以一六為用數,故一六水之卦。坎居七火數之位,明火納水成音也。

三八 木之體數 木之用數

先天卦序震木位於本數之八,以木自能成音也。故本卦自居本數之位。

四九 金之體數 金之用數

先天卦序乾金位於本數之九,兌金位於本數之四,以金自能成音,故本卦自居本數之位。

五十 土之體數 水之用數

土居中寄位四季,納火成音。離火以土寄位者也,故火二與木三交互其位,子居母位,母居子位。

案:河圖乾居九數,兌居四數,厥數惟金,厥卦惟金。震居八數,厥數惟木,厥卦惟木。數與卦相合也。至於他數,與卦若不相似焉者,何也?此當於納音求之。金自能成音,故兌乾之金,從本數居四,與九木自能成音,故震之木從本數居八。若夫水一六數,納土成音。水遂從土數五,故坤土艮土往居水之一六位。火二七數,納水成音,火遂從水數一六,故坎水往居火之七位。土納火成音。曷為火不居土五之位?土分旺,寄位者也,故離火遂與巽木交互其位。離火居木三之位,子依母也。巽木居火二之位,母從子也。此八卦之象合河圖之數然也。

 

伏羲則洛書之數定卦位

案:洛書一六水數,厥卦惟坎,厥方惟北。二七火數,厥卦惟離,厥方惟南。三八木數,居東,卦則震巽隸之。四九金數,居西,卦則乾兌隸之。五與十居中,土數也,卦則坤艮隸之。寄位東北與西南,數與卦相合,卦與方相應。五行以之而序,八卦以之而定,四方以之而奠,此八卦之象合洛書之數然也。

  

河圖交八卦之圖

洛書交八卦之圖

夫子言易有聖人之道,曰「非天下之至精,其孰能與於此」,曰「非天下之至變,其孰能與於此」,曰「非天下之至神,其孰能與於此」。觀此二圖,交以河圖,則六十四卦之序,皆乾一兌二離三震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往者順,來者逆也。交以洛書則六十四卦之序皆出震齊巽,見離役坤,說兌戰乾,勞坎成艮也。嗚呼!天出圖書以示聖人,聖人畫卦以法天,非至精至變至神,其孰能與於此。九為河圖,十為洛書,端可證矣。

 

河圖序乾父坤母六子之圖

圖之數有九,卦之位有八。

乾稱父,位成數之九。坤稱母,位生數之一。一涵九也。

震為長男,位成數之八。巽為長女,位生數之二。二涵八也。

坎為中男,位成數之七。離為中女,位生數之三。三涵七也。

艮為少男,位成數之六。兌為少女,位生數之四。四涵六也。

五數居中,又所以總諸數也。是故乾統三男,居成數之位。坤統三女,居生數之位。獨陽不成,獨陰不生,所以配道也。長幼有序,男女有別,所以明倫也。男女正而家道正,正家而天下定,所以致用也。噫!易豈虛玄云乎哉。

 

洛書序乾父坤母六子之圖

河圖置坤母、巽離兌三女於生數之一二三四。置乾父、震坎艮三男於成數之九八七六。是以數之生成,別男女者也。

洛書乾統三男,居東北。坤統三女,居西南,是以位之左右別男女者也。即洛書而方之河圖,金木土之隸乾兌震巽坤艮也。象分生成之數為二,水火之隸坎離也。象合生成之數為一,數同而位不同者,乾兌也。數與位俱不同者,坤艮震巽坎離也。

然則圖書象數,果不同歟?聖人設象以配數,因數以定象,其別男女之序,同一旨耳。

 

河圖洛書異同

河圖洛書皆天之所出,皆聖人之所則,其所以異,所以同者,先儒言之備矣。若夫圖之奇數始於左旋,終於右旋,逆布也。偶數始於右旋,終於左旋,順布也。書則奇偶同一右旋焉,此其異者然耳。

圖之奇居四正,而五居中,貴陽也。偶居四維,而虛其十,賤陰也。書則奇偶得以相配焉,此其異者又然耳。

圖之一也,三也,七也,九也,其象衡而奇,故陽儀之畫則之,至於書則奇之衡无以異於偶焉。

圖之二也,四也,六也,八也,其象縱而偶,故陰儀之畫則之,至於書則偶之衡无以異於奇焉。此其異者又然耳。

其所為同者,圖一生水,而六與一為聨,與書之一六生成合,無以異也。圖二生火,而七與二為聨,與書之二七生成合无以異也。圖三生木,而八與三為聨,與書之三八生成合,无以異也。圖四生金,而九與四為聨,與書之四九生成合,无以異也。惟五生土,圖虛其十,與書不同。然土旺四季,圖一對九為十,二對八為十,三對七為十,四對六為十,十之體不具,十之用已該,與書之五與十生成合,亦何以異。不特此也,河圖之數,奇贏偶乏。洛書之數,奇乏偶贏。人惟見不同耳,豈知黙相脗合之妙。

又當於生成之合者求之,何也?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生數也,合之其為數也,十有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地十,成數也,合之其為數也四十。圖書之周於外者,總其數皆四十,合成數也。圖之虛其中,則涵十有五。書之實其中,則具十有五,合生數也。以體分之,則互於中外各具生成。以數合之,則生數處中,成數處外。於此見生生造化,皆自中起,圖書之异也,同也,可得而言矣。

 

納音方位禹謨洪範五行異同

納音五行之序,曰金火木水土。方位五行之序,曰水木火金土。禹謨五行之序,曰水火金木土。洪範五行之序,曰水火木金土。四者不同,何也?

曰:自河圖洛書求之,則得之矣。納音五行,禹謨五行,其序本於河圖。方位五行,洪範五行,其序本於洛書。何以言之?河圖納音,以乾一兌二,離三震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為序。乾兌金也,離火也,震巽木也,坎水也,艮坤土也,故納音五行之序曰:金火木水土。河圖一六本水數,居北。七二本火數,居西。九四本金數,居南。三八本木數,居東。五土居中。故禹謨五行之序曰:水火金木土。以是知納音五行,禹謨五行,皆以河圖之序為序者也。至若方位五行先言木而後言火,洪範五行先言火而後言木,今以洛書之方觀之,自北方水而之東方木,自東方木而之南方火,自南方火而之西方金,居中寄位於東北西南則土也,故方位五行之序曰:水木火金土。又以洛書之數觀之,自天一水,次以地二火,次以天三木,次以地四金,次以天五土,故洪範五行之序曰:水火木金土。以是知方位五行,洪範五行,皆以洛書之序為序者也。

嗚呼!聖人立言垂世,豈偶然哉。有所本也。不然,何以曰「河出圖,洛出書,聖人則之」。抑於此又知大禹準河圖而明謨,箕子倚洛書而作範,關氏劉氏圖書之辯,於斯可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