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周易全解】36 明夷卦

Jack 在 2017, 十二月 12 - 20:31 發表

 

  明夷卦 地火明夷

明夷,利艱貞。初九,明夷于飛,垂其翼。君子于行,三日不食。有攸往,主人有言。六二,明夷,夷于左股,用拯馬壯吉。九三,明夷于南狩,得其大首,不可疾貞。六四,入于左腹,獲明夷之心,于出門庭。六五,箕子之明夷,利貞。上六,不明晦,初登于天,後入于地。

 卦辭  初九  六二  九三

 六四  六五  上六  彖傳注


【卦名】

今本:明夷 帛書:明夷 歸藏:明 秦簡:明夷 清華簡:亡

明夷字義為光明隕落,光明消失,引申為黑暗、災難,亂世。

歸藏作明為夷的古文。清華簡作亡,也就是「亡夷」。

《爾雅.釋詁》:「平,均,夷,弟,易也。」〈釋言〉:「夷,悅也。」《說文》:「夷,平也。从大从弓。東方之人也。」夷有兩種主要意思,一是平易。二是東方之人。〈釋言〉說的「夷,悅也」則是平易的引申。段玉裁注對夷字說明甚詳:

各本作平也。「从大从弓,東方之人也」淺人所改耳,今正,《韵會》正如是。羊部曰:南方蠻閩从虫,北方狄从犬,東方貉从豸,西方羌从羊,西南僰人、焦僥从人,蓋在坤地頗有順理之性,惟東夷从大。大,人也。夷俗仁,仁者壽,有君子不死之國。按:天大、地大、人亦大。大象人形,而夷篆从大,則與夏不殊,夏者中國之人也。从弓者,肅愼氏貢楛矢石砮之類也。以脂切。十五部。《出車》、《節南山》、《桑柔》、《召旻》傳皆曰:「夷,平也。」此與君子如夷、有夷之行、降福孔夷,傳夷易也同意,夷即易之叚借也。易亦訓平,故叚夷爲易也。《節南山》一詩中平易分釋者,各依其義所近也。《風雨》傳曰「夷,悅也」者,平之意也。《皇矣》傳曰「夷常也」者,謂夷即彝之叚借也。凡注家云「夷傷也」者,謂夷即痍之假借也。《周禮》注「夷之言尸也」者,謂夷即尸之叚借也。尸,陳也。其他訓釋皆可以類求之。

根據段注,夷字本義為平,與易同為平易的意思,引申有悅義。另亦假借為彝,解釋為常。夷也是尸的假借,尸是陳的意思。現今《周易》以夷為傷,是痍之假借。而夷之所以解釋為東方之人,夷即東夷,可能與上古夏的部族有關。夷字從大從弓,大也是人,夷的風俗仁而壽。

夷的甲骨文字源有兩種說法,一是,象一支綁了繩子的箭,字義不明,但和《說文》的從大從弓有別,似乎從大從弓是文字發展譌變而成。另一說法是,但這個甲骨文也有學者認為是夾或仁。無論夷本字的甲骨文字源,甲金文中,經常都假借為尸,尸字甲骨文和人字很像,而夷另一異體字即尸字的重文,古字的形構也很像仁字。《說文》:「,古文人,或从尸。」段注:「古文夷亦如此。」

綜合以上說法,明夷兩字就原始字義來說,可通「明易」、「明常」、「明仁」,可解釋為在闡明倫常仁愛之道。但這種解釋與《周易》明夷卦義較難關聯。傳統通解以夷為傷,夷可能假借為痍,但個人竊疑,其甲骨文形構是否就有射殺、痍傷之義?《春秋公羊傳》:「敗者稱師,楚何以不稱師?王痍也。王痍者何?傷乎矢也。」痍是被箭所傷的意思,因此或許為夷、痍的本字,上有一矢,本義為箭傷,後引申為傷。

簡言之,傳統以痍傷解釋夷字,和明夷總體卦爻辭及卦義是較為貼切的。另,《老子》:「視之不見名曰夷。」河尚公注:「無色曰夷。」這或許是以平易為夷的典故,引申至平淡而無味。

无夷

清華簡《別卦》卦名作「亡」,改寫為今文即「无夷」或「無夷」。就字義來看,夷為易,無夷即不易,不容易。

《爾雅.釋木》:「無姑,其實夷。」無夷是一種植物,也是種中藥。

此外,無夷也是河伯的名字,在一些古書中名叫「馮夷」,又名「冰夷」,可能是馮(音憑)和冰音近之故。

《穆天子傳》卷一:「戊申,天子西征,鶩行至于陽紆之山,河伯無夷之所都居,是惟河宗氏。」郭注:「無夷,馮夷也。《山海經》云冰夷。」意思是說,穆天子在戊申日西征時,不小心路過了陽紆之山,主管黃河的「河伯」無夷,就住在這裡。

傳說,馮夷是因過河時溺水而亡,天帝封為河伯。另一說,因得道而潛入大川,成為河伯。

如干寶《搜神記》:「宋時弘農馮夷,華陰潼鄉隄首人也。以八月上庚日渡河,溺死。天帝署為河伯。又五行書曰:河伯以庚辰日死,不可治船遠行,溺沒不返。」

《莊子》中則有兩次論及河伯。《大宗師》論道,「馮夷得之,以遊大川」,講的是馮夷得道之後而能夠藉以遊大川。〈秋水篇〉:「秋水時至,百川灌河,涇流之大,兩涘渚崖之間,不辯牛馬。於是焉河伯欣然自喜,以天下之美為盡在己。」成玄英疏:「河伯,河神也,姓馮,名夷,華陰潼堤鄉人,得水仙之道。河既曠大,故欣然懽喜,謂天下榮華盛美,盡在己身。」《釋文》:「河伯,姓馮名夷,一名冰夷,一名馮遲,已見大宗師篇。一云:姓呂,名公子,馮夷是公子之妻。」依《莊子》及歷代的注疏,馮夷是因為得道而變成了河伯,而河伯的個性顯然是有些高傲而自滿的,直至見到了北海才有所收斂而知所不足。

據《山海經》記載,冰夷人面,駕乘兩隻龍。

《山海經.海內北經》:「從極之淵深三百仞,維冰夷恒都焉。冰夷人面,乘兩龍。一曰忠極之淵。陽汙之山,河出其中;淩門之山,河出其中。」郭注:「冰夷,馮夷也。《淮南》云:馮夷得道以潛大川,即河伯也。」

在上古神話中,黃河的河伯和洛水的洛神之間,顯然是有些愛恨情仇。

《竹書紀年.夏紀》:「洛伯用與河伯馮夷鬥。」洛伯曾和河伯爭鬥。洛伯即居洛水之人,後來神化之後成為洛水之神。古史學家或認為,這可能是上古黃河、洛水兩大部族的戰爭。《初學記》:「歸藏曰:昔者河伯筮與洛戰而枚占,昆吾占之不吉也。」當時河伯與洛的戰爭,還曾經用過「枚占」。

但在《楚辭.天問》則又是不一樣的情節:「帝降夷羿,革孽夏民。胡射夫河伯,而妻彼雒嬪。」夷羿有兩種說法,一認為夷羿即后羿,就是接受堯命令而射下九個太陽的后羿。另一說認為后羿是后羿,夷羿是夷羿,是古東夷部族的首領故稱夷羿。無論如何,夷羿曾用箭射河伯,娶了雒嬪,雒嬪即絡水的女神。

《楚辭》傳還說,河伯被夷羿射中左眼,於是向天帝告狀,希望天帝幫他主持公道殺了羿。天帝問說:羿為什麼射你?河伯說:我當時化為一隻白龍出去玩。結果天帝說:假如你乖乖深守你自己的神靈,夷羿怎麼會冒犯到你?你沒事化為爬蟲野獸,讓人射了要怪誰?爬蟲野獸不就是要讓人射的,所以被夷羿射到剛剛好而已,夷羿有什麼罪。

細查《周易》明夷卦,有沒有可能講的就是河伯無夷的故事呢?

雖然從經文總體來看並不像是無夷的典故,但有些若有似無的脈絡證據,恐怕宜於保留此可能,不宜斷然排除。首先就卦象來說,從清華簡《筮法》研究可知,在戰國中期很可能離卦是取像為水的,明夷卦下離水,上坤地,以河伯為典故是有其道理。另泰卦九二說:「包荒,用馮河,不遐遺,朋亡,得尚于中行。」巧的是,泰九二講的很像是馮夷過河溺水而受封為河伯的事績,馮夷可能是取其馮河而夷滅之義,而泰卦該爻爻動之後洽好變成地火明夷。

【卦義】

明為光明。夷為平易,引申為消失不見。《老子》:「視之不見名曰夷。」明夷即光明消失不見。

傳統解釋為傷,《序卦傳》:「晉者進也。進必有所傷,故受之以明夷,夷者傷也。」朱熹:「夷,傷也。為卦下離上坤,日入地中,明而見傷之象,故為明夷。」《雜卦傳》:「明夷,誅也。」以夷為誅殺、剷除的意思。明夷就是光明遭到剷除、光明不見了,指的就是亂世,黑暗的時代。

《雜卦傳》:「晉,晝也。」晉為晝,則可推論明夷為夜、黑暗。王弼解明夷卦「為闇之主,在於上六」,此以明夷為闇,並以上六為明夷卦之主爻。明夷卦象為明在地中,黑暗、藏明之象。

六爻以各種不同的情境談不同涵義的「明夷」,因此明夷也當有不同的解釋。其中較特殊的是初九「明夷于飛,垂其翼」,顯然這裡的「明夷」指的是一種鳥,諸如「什麼于飛」的句型在《詩經》等古文中相當常見,都是在描繪鳥的飛行。

「明夷」到底是什麼鳥?現代學者多方考證而提出諸如「鳴鴺」(李鏡池)、「鳴雉」(高亨)一類的解釋,但實在過於迂迴而不可取。

《左傳.昭公五年》記載,叔孫豹初生時他的父親莊叔為他的一生筮了一卦,得到明夷之謙,也就是明夷卦初九爻,當時卜楚丘解釋說:「明夷,日也。日之數十」,「日之謙,當鳥,故曰明夷于飛。」從卜楚丘的回答推論可知,明夷其實就是古代的太陽鳥,也就是金烏,或稱三足烏,因此又稱日,又稱鳥。因此明夷卦與十日的傳說以及后羿射日的神話有些關係。「明夷于飛」正是形容「太陽」(其實是流星)劃過天空,從天空掉下來而消失不見。

根據知名地球科學學者趙丰的研究,后羿射日神話描繪的是古代一場彗星撞地球的天文事件。那麼明夷卦可能就是古代彗星撞地球的記載了!我們可以想像一下,上古曾有過一場彗星撞地球事件,巨大的流星火球有如「小太陽」不斷從天空掉下來,所到之處,一片焦土。古人便以「明夷」,光明消失、太陽隕落來形容這些從天空飛下來的「太陽」。同時這個事件造成了一場大災難,因此明夷就是代表世界黑暗、災難、飢荒的一卦。

甚至個人竊疑,「夷」字也可能一語多關。因為在上古神話研究發現,后羿射日之外可能也曾射殺過河伯馮夷,馮夷又名「無夷」,清華簡卦名即作「亡夷」。另一方面,東夷在上古曾是一群善於射箭的部落,但在周之後對於夷開始給予一種諸如「蠻夷」的鄙視態度,因此明夷卦是否也記載了關於周對於東夷的態度轉變?

卦象為明在地中,光明藏在地底下,黑暗的意思。離也可以象徵聰明、智慧、才能,坤為群眾。那麼明夷就是聰明、智慧、美麗都被埋沒在群眾裡,這是一個是非不分,沒有道理的世界。與明夷相反的則是晉,晉卦是太陽在地面上,日出、白天、才華出眾之象。

《彖傳》說:「明入地中,明夷。內文明而外柔順,以蒙大難,文王以之。利艱貞,晦其明也。內難而能正其志,箕子以之。」這講的是處明夷之道,應當利於艱苦守靜,端正自己的志向,將自己的聰明隱藏起來,如卦象一般明藏地中,智藏腹內,韜光養晦,以渡過這黑暗時期,待生存下去等世道改變之後再找亨通之道。

明夷,利艱貞。

《彖》曰:明入地中,明夷。內文明而外柔順,以蒙大難,文王以之。利艱貞,晦其明也。內難而能正其志,箕子以之。

《象》曰:明入地中,明夷。君子以莅眾,用晦而明。

光明隕落消失,利於艱苦與貞定。

明夷為大型流星墜落,光明火球橫空而出之後又消失於地,並造成災難。

依《易傳》及傳統注解,明夷卦講的可能是商紂無道的故事。

《彖傳》以文王及箕子的故事說明卦義。言文王內心對於事情相當清楚明白,但外在對商紂仍表現出百依百順,以此渡過大難。文王還是西伯時,被商紂囚於羑里,「閎夭之徒患之。乃求有莘氏美女,驪戎之文馬,有熊九駟,他奇怪物,因殷嬖臣費仲而獻之紂」,也就是設法奉獻珍寶美女給紂王,討他歡心,終出羑里。箕子則是裝瘋,將其聰明藏於內而不發,艱苦而堅定守正,此為韜光養晦之大智慧。

鄭玄:「夷,傷也。日出地上,其明乃光。至其入地,明則傷矣,故謂之明夷。日之明傷,猶聖人君子有明德,而遭亂世。抑在下位,則宜自艱,无幹事政,以避小人之害也。」「日出地上,其明乃光」指的是晉卦。

【字義】

君子以蒞眾,用晦而明:蒞,臨。虞翻:「而,如也。」「坤爲眾,爲晦,離爲明,故用晦如明也。」君子以明夷之道來蒞臨群眾,以暗昧而為明察。孔穎達:「君子能用此明夷之道,以臨於眾,冕旒垂目,黈纊塞耳,无為清靜,民化不欺。若運其聰明,顯其智慧,民即逃其密網,奸詐愈生,豈非藏明用晦,反得其明也?」程頤:「明所以照,君子无所不照,然用明之過,則傷於察,太察則盡事而无含弘之度,故君子觀明入地中之象,於涖眾也。不極其明察而用晦,然後能容物和眾,眾親而安。是用晦乃所以為明也。若自任其明,无所不察,則己不勝其忿疾,而无寬厚含容之德,人情睽疑而不安,失涖眾之道,適所以為不明也。古之聖人設前旒屏樹者,不欲明之盡乎隱也。」

初九,明夷于飛,垂其翼。君子于行,三日不食。有攸往,主人有言。

《象》曰:君子于行,義不食也。

明夷鳥(金烏)飛過天空,翅膀下垂遮天。君子逃難出行,三天不得飲食。有長遠的路要走,主人以言語相譏。

此處的明夷為金烏鳥,明夷于飛講的是巨大的流星從天而降,古代認為這是會飛的太陽。「垂其翼」形容巨大隕石掉下來時一片焦土與黑暗,有如世界末日。這是關於上古一場天文災難的記載,因為這場災難而造成了飢荒,連君子都要逃難以致於三天都沒有飯吃。

傳統解釋以明夷為夜晚,比喻黑暗的時代,也可指鳥的翅膀受傷。明夷于飛,指鳥在夜晚飛行,喻指君子在亂世逃難,或者鳥受傷仍在飛。垂其翼,翅膀下垂,因為受傷而下垂。此比喻逃難之急迫與狼狽。

《象傳》說:「君子于行,義不食也。」此似在贊美伯夷羞於吃周朝食物的美德。但後世多數看法認為,這是因為逃難的迫切,連停下來吃東西的時間都沒有。

【字義】

明夷于飛:「…于飛」顯然是指鳥在飛,如《詩經》「鴻鴈于飛」、「鳳凰于飛」、「黃鳥于飛」、「雄雉于飛」…多不勝舉,講的都是鳥在飛。同時可能因為不同的鳥飛,而有不同的暗喻。例如「鳳凰于飛」可能指太平盛世。但最多見的,經常是在隱喻人之將遠行。「明夷于飛」顯然是指「明夷」鳥在飛,也是後文「君子于行」、「有攸往」的鋪陳。同時「明夷于飛」也喻指亂世,就如「鳳凰于飛」指的是太平盛世或者是夫妻好合。至於明夷是什麼鳥?古人思想醇樸,凡是天上飛的都認為是鳥,光明消失在眼前的鳥,就是大型的流星。《左傳》昭公五年卜楚丘解釋明夷之謙說:「明夷,日也。日之數十」,「日之謙,當鳥,故曰明夷于飛。明而未融,故曰垂其翼。象日之動,故曰君子于行。」依卜楚丘,明夷于飛指的是太陽鳥(金烏)起飛。垂其翼則是剛要起飛但尚未展翅的樣子,就如太陽尚未上升到地平線上,陽光未綻放光茫,但天已微明。君子于行則是象徵太陽鳥已飛出而開始一天之運行。這是以古代十個太陽的金烏傳說在解釋明夷。李零也以金烏鳥的飛行來解釋明夷,但認為,明夷卦講的是日落過程,對比於晉卦講的是日出。傳統解釋以明夷為黑暗的時代,于飛為以鳥飛來比喻君子逃去。王弼:「初處卦之始,最遠於難也。遠難過甚,明夷遠遯,絕跡匿形,不由軌路,故曰明夷于飛。」孔穎達:「明夷是至闇之卦。上六既居上極,為明夷之主。云飛者,借飛鳥為喻,如鳥飛翔也。初九處於卦始,去上六最遠,是最遠於難。」以飛來形容君子逃離的,還有遯卦上九「肥遯」,古代或作「飛遯」,詳情可參考遯卦

垂其翼:當依帛本為「垂其左翼」較佳。明夷爻辭多有稱左者,如六二「夷于左股」,六四「入于左腹」。《莊子》形容大鵬之飛行「其翼若垂天之雲」。垂其左翼或一語雙關,一是形容流星落地,因明夷鳥羽翼受傷而下垂,墜落地面。一是形容明夷鳥垂翼遮天而一片黑暗。《左傳》昭公五年,卜楚丘以「明而未融」描述垂其翼,明而未融是天矇矇亮但太陽光茫未出的樣子,意指太陽鳥(金烏)尚未正式展翅起飛,而是垂翼待飛之勢。傳統解釋以明夷于飛是以鳥飛比喻君子逃難,垂其翼則有兩解。一是指君子離去相當低調,如鳥之垂翼而不敢聲張。王弼:「懷懼而行,行不敢顯,故曰垂其翼也。」二是以垂翼為鳥受傷。程頤:「翼見傷,故垂朵。」朱熹:「 飛而垂翼,見傷之象。」

有攸往:有遠行。攸,作「遠」或「所」。有攸往,有遠往或有所往。

主人有言:主人,路途中接待的人為主人,如到一家客棧或是到某戶人家住宿,接待的人就是主人。有言,有話說,冷言冷語的意思。卜楚丘:「離,火也。艮,山也。離為火,火焚山,山敗。於人為言,敗言為讒,故曰『有攸往,主人有言』,言必讒也。」此以艮為言,初爻變,下卦離變艮,為離火焚山之象,於人即敗言。「有言」的言並不是好話,而是饞言,所以說「言必饞也」。

【卦例】

《左傳》昭公五年,叔孫豹剛出生時他的父親叔孫得臣(莊叔)為他筮了一卦,得到明夷之謙。卜楚丘解釋說:

是將行,而歸為子祀。以讒人入,其名曰牛,卒以餒死。

明夷,日也。日之數十,故有十時,亦當十位。自王已下,其二為公,其三為卿。日上其中,食日為二,旦日為三。明夷之謙,明而未融,其當旦乎,故曰為子祀。日之謙,當鳥,故曰「明夷于飛」。明而未融,故曰「垂其翼」。象日之動,故曰「君子于行」。當三在旦,故曰「三日不食」。離,火也;艮,山也。離為火,火焚山,山敗。於人為言,敗言為讒,故曰「有攸往,主人有言」,言必讒也。純離為牛,世亂讒勝,勝將適離,故曰「其名曰牛」。謙不足,飛不翔,垂不峻,翼不廣,故曰「其為子後乎」。吾子,亞卿也,抑少不終。」

六二,明夷,夷于左股,用拯馬壯吉。

《象》曰:六二之吉,順以則也。

ppp光明消失,傷到了左大腿,要加以拯救,能有強壯的馬則吉。

在流星隕石掉落的這場災難裡,傷到了左大腿而難以逃亡,這時當努力拯救,若有強壯的馬將得以逃離而吉。這裡的「吉」,是指在動亂中逃難生存下來,所以是大難不死的吉,並不是飛黃騰達、萬事如意的吉。或者可以說是不幸中的大幸,真實處境是大凶,只是能夠化險為夷而已。

根據王弼註解,夷于左股是為君王示弱,假裝無法逃離,如此才能夠不受猜疑,再暗中以馬很快地逃離:「夷于左股,示行不能壯也。以柔居中,用夷其明,進不殊類,退不近難,不見疑憚,順以則也,故可用拯馬而壯吉也。不垂其翼,然後乃免也。」

孔穎達:夷于左股,明避難不壯,不為闇主所疑,猶得處位,不至懷懼而行,然後徐徐用馬,以自拯濟而獲其壯吉也,故曰「用拯馬壯吉」也。

朱熹:傷而未切,救之速則免矣,故其象占如此。

【字義】

夷于左股:傷及左大腿,傷腿則難行。夷,通痍,傷也。股,大腿。夷或作「眱」,通睇,轉頭看的意思。股或作「般」,迴旋、盤旋。「眱于左股」,轉頭看左大腿。「夷于左般」,流星從左旋中消失。《釋文》:「夷于子夏作睇,鄭陸同,亦作眱。左股,音古,馬王肅作般,姚作右般。」「馬融王肅云:般,旋也,日隨天左旋也。」《說文》:「睇,目小視也。」段玉裁注:「《周易》『夷於左股』,夷,子夏作睇。鄭、陸同。云旁視曰睇。京作眱。按:眱亦睇字也。《夏小正》:來降燕乃睇,睇者,眄也。《内則》:不敢睇視。鄭曰:睇,傾視也。」鄭玄:「此謂六二有明徳,欲承九三,故云睇于左股。」姚信:「右般,自辰右旋入北。」

用拯馬壯:拯,拯救。此言逃難中大腿受傷而無法逃跑,若有強壯的馬則能快速逃難,得到拯救,因此而吉。拯《子夏易傳》作抍,《說文》亦引作抍:「上舉也,从手升聲。《易》曰:抍馬壯吉。」「撜,抍或从登。」帛書作「用撜馬牀」。徐鉉:「今俗別作拯,非是。」由於壯亦通傷,因此有學者認為,「用拯馬壯」為拯救馬傷而得吉。夷于左股指的是傷到了馬的股。此看法可供參考,但於文義似較不通順。

順以則也:柔順而能有法則。六二柔順而中正。程頤:「六二之得吉者,以其順處而有法則也。則,謂中正之道。」

九三,明夷于南狩,得其大首,不可疾貞。

《象》曰:南狩之志,乃得大也。

光明隕落於往南狩獵的時候,去除了罪魁禍首,不可以急速的方式推行正道。

出征可以有很大的斬獲,遂其所願,但注意凡事不可操之過急。

傳統通解認為南狩是為討伐明夷之主,也就是暗昧無明的君王。王弼:「去闇主也。」

從初九可推斷出明夷講的是十個太陽與后羿射日的故事,那麼南狩講的可能就是傳說中帝堯派遣后羿去射日。離日在南,故曰南狩。

《周易》 升卦「南征吉」。離為南,所以稱南。南又有「前進」的意思,因古君王「南面」,南方在前面。南為光明,南面為向明之義。則南狩,為追求光明。

朱熹:正與上六闇主為應,故有向明除害,得其首惡之象。然不可以亟也,故有不可疾貞之戒。成湯赴於夏臺,文王興於羑里,正合此爻之義,而小事亦有然者。

胡炳文:二之救難,可速也。三之除害,不可速也,故有不可疾貞之戒。

【字義】

明夷于南狩:光明消失於往南狩獵的時候。帛書作「明夷夷于南守」,若依帛書此句應改為「明夷,夷于南狩」,與六二「明夷,夷于左股」句型相似。狩,兩種解釋,原意為歲末的畋獵,這裡則可引申為討伐、征討。程頤:「南狩,謂前進而除害也,當克獲其大首。」《九家易》:「歲終田獵,名曰狩也。南者,九五大陽之位,故稱南也,暗昧道終,三可升上,而獵於五,得據大陽首位,故曰明夷于南狩,得其大首。」

得其大首:殺了罪魁禍首。其,指明夷(亂世)的元凶。大首,兩種解釋,一是首領。二是指元凶的首級,人頭。

不可疾貞:不可急定、不可急正,不可以為推行正道而過於急迫。疾,急迫。甲骨文疾字從矢從大,表達的是急速、快速的意思。亦通現在疾病的疾。貞,正。

六四,入于左腹,獲明夷之心,于出門庭。

《象》曰:入于左腹,獲心意也。

傳統解釋以為,這是以不正的手段接近昏君,成為他的心腹,然後在門外耀武揚威。此言小人以偏邪的方法接近昏君,助紂為虐,為虎作倀。

另一說認為這是微子啟的故事,微子是商紂左右心腹之臣,因看透紂王之心,知道紂王暴民無道,最後必將亡天下,是不值得輔佐的君王,因此毅然遠去。

朱熹直言此爻爻義難懂,無法確認,因此也只是猜想其義,其看法較偏向後者,也就是微子啟之例。

此或可將明夷解釋為明夷鳥,也就是金烏,那麼可能與后羿射日的神話有關。此言射中了明夷的左腹,明夷鳥掉落之後挖取牠的心,並拿出到門庭展示。

根據帛書易傳《謬和》,入於左腹為暗中查訪他國,入於其內。獲明夷之心為看透黑暗中的真相。于出門庭為征伐而克勝。

坤為腹,震為左,坎為心。四為門庭之外。

孔穎達:凡右為用事也。從其左不從其右,是卑順不逆也。腹者,懷情之地。六四體柔處坤,與上六相近,是能執卑順入于左腹,獲明夷之心意也。

程頤:四由隱僻之道深入於君,故云入于左腹。入腹,謂其交深也。其交之深,故得其心。凡奸邪之見信於其君,皆由奪其心也。不奪其心,能无悟乎?于出門庭,既信之於心,而後行之於外也。邪臣之事暗君,必先蠱其心而後能行於外。

胡炳文曰:初二三在暗外,至四則將入暗中。然比之六五,則四尚淺也,猶可得意於遠去。獲明夷之心者,微子之自靖。于出門庭者,微子之行遯也。

【字義】

入于左腹:依帛書《周易》,應作「明夷,夷于左腹」,與六二,九三句型同。古以右為正,左為偏邪,從左而成明夷之主的心腹,即以偏邪的方式討得君王之心。

于出門庭:干寶:「一爲室,二爲戶,三爲庭,四爲門,故曰于出門庭矣。」

【楚莊王伐陳】

帛書易傳《謬和》引用楚莊王伐陳的故事解說明夷這段爻辭:

荊莊王欲伐陳,使沈尹樹往觀之。沈尹樹反至令曰:「其城廓脩,其倉實,其士好學,其婦人組疾。」君[子□□曰]:「如是則陳不可伐也。城廓脩,則其守固也。倉廩實,則人食足也。其士好學,必死上也。其婦人組[疾則]財足也。如是則陳不可伐也。」沈尹樹曰:「彼若若君之言,則可也。彼與君之言之異。城廓脩,[則]□□人力渴矣。倉廩實,[則取]之人也;其士好學,則又外志也;其婦人組疾,則士祿不足食也。故曰:陳可伐也。」遂舉兵伐陳,克之。易卦其義曰:「入於左腹,穫明夷之心,于出門廷。」

《呂氏春秋》卷二十五也記載了這件事,但詮釋與《謬和》不一樣:

事多似倒而順,多似順而倒。有知順之為倒、倒之為順者,則可與言化矣。至長反短,至短反長,天之道也。

荊莊王欲伐陳,使人視之。使者曰:「陳不可伐也。」莊王曰:「何故?」對曰:「城郭高,溝洫深,蓄積多也。」寧國曰:「陳可伐也。夫陳,小國也,而蓄積多,賦斂重也,則民怨上矣;城郭高,溝洫深,則民力罷矣。興兵伐之,陳可取也。」莊王聽之,遂取陳焉。

楚莊王打算討伐陳國,派遣沈尹樹前往觀察敵情。回來之後跟楚莊王報告說:「他們的城牆修得很高,糧倉儲存得很充實。他們的士人都很好學,婦人都忙著織布。」莊王說:「這麼看來陳國不能討伐了。城牆高代表他們的防衛很堅固,糧倉充實代表人民豐衣足食,士人好學代表上下一心都肯為君王而死,婦人織布代表國家財力厚實。」沈尹樹說:「如果真如大王說的這樣那也就罷了,但陳國可能和大王說的情況不一樣。城牆修得很高,代表人民過勞而枯竭。糧倉滿滿的,這全都是取自百姓的。讀書人好學,是大家已心不在楚國想出外發展。婦人忙著織布,是因為士大夫的食祿實在不夠花用婦女只好努力兼差。所以說:陳國可以討伐。」於是莊公舉兵,果然打敗陳國。

《呂氏春秋》解讀這個故事說,事情的道理經常是似倒而順,似順而倒。看起來是順的卻是倒的,看起來是倒的事實上卻是順的。有智慧的人,就是能看到似順者實際上是倒的,似倒的實際上是順的。就是能夠突破表面的假相,而直接看到實情真相。

依《謬和》來解讀,沈尹樹親自前往陳國考察,是所謂的「入於左腹」,一眼能夠突破表相看穿陳國國情真相即「獲明夷之心」,明夷代表外表的黑暗而難知,心即真相、實情。出於門庭,則是出兵討伐。

六五,箕子之明夷,利貞。

《象》曰:箕子之貞,明不可息也。

箕子處亂世而能隱藏其聰明,韜光養晦,利於貞定。

此以箕子的故事講處亂世之道。箕子為商紂的叔父,雖知商紂無道,但不忍棄之而去,於是亂髮裝瘋,以躲避禍害。此比喻人處亂世,應當要韜光養晦,隱藏自己的聰明,堅定意志,心存正直之心,靜待世局的轉變。武王伐紂之後,向箕子請益,而作《洪範》。

此處明夷的明當指聰明,明夷意指箕子能夠隱藏自己的聰明。

馬融:箕子,紂之諸父,明於天道、《洪範》之九疇,德可以王,故以當五。知紂之惡,无可奈何。同姓恩深,不忍棄去,被髮佯狂,以明爲暗。故曰箕子之明夷。卒以全身,爲武王師,名傳無窮,故曰利貞矣。

孔穎達:六五最比闇君,似箕子之近殷紂,故曰箕子之明夷也。

程頤:箕子,商之舊臣,而同姓之親,可謂切近於紂矣,若不自晦其明,被禍可必也,故佯狂為奴,以免於害。雖晦藏其明而內守,其正所謂內難而能正其志,所以謂之仁與明也。若箕子,可謂貞矣。以五陰柔,故為之戒,云利貞,謂宜如箕子之貞固也。

【字義】

箕子:蜀才箕子作其。劉向:「今易箕子為荄滋。」鄒湛:「荀爽訓箕為荄,詁子為滋,漫衍無經,不可究詰。」

明不可息:有兩種解釋。一,息為長,明不可息即明不可長,當明夷之世,聰明不可長,必須隱晦其明,如箕子佯狂裝瘋。二,息為熄,不可熄滅。箕子雖藏其聰明與智慧,但此明並不會熄滅,即《大象傳》「用晦而明」的意思。

上六,不明晦,初登于天,後入于地。

《象》曰:初登于天,照四國也;後入于地,失則也。

黑暗至極!明夷鳥先是飛上了天空,接著又墜落地上。

「初登于天,後入于地」應是描繪大的流星從天空出現到墜落的過程。古人將天空飛的都視為鳥,流星墜落前在天空為一團火球、光體,有如太陽。初登於天為流星的火球出現於空中,後入於地為隕石墜落的情況。

傳統以為這是比喻紂王為虐,身處最尊貴的地位,原本應德澤光耀而明照四國。然而行為無道,不只失去天下,還帶來殺身之禍。初登於天,言紂之登基。後入於地,言紂之被殺。

孔穎達:其意在於光照四國,其後由乎不明,遂入於地,謂見誅滅也。

【字義】

不明晦:形容非常黑暗。明夷卦的離明在下方,上六距這道光是最遙遠的,所以也是六爻中最黑暗的。帛書作「不明海」。

【彖傳注】

明入地中,明夷:以上下二體解釋卦義。明夷下卦為離,上卦為坤。離為光明,坤為地,是明入地中,光明隕落之象。

內文明而外柔順,以蒙大難,文王以之:以卦德解釋卦義,並以文王做比喻。內卦為離,有文明之德。外卦為坤,柔順之義。以文明之德而蒙大難(困於羑里),柔順處之,這是文王之明夷。

以有二義,一,用也。文王用之,文王用此明夷之道以應對困於羑里之難。二,似也。文王似之。荀爽:「明在地下,為坤所蔽,大難之象。大難,文王君臣相事,故言大難也。」《釋文》引 鄭玄:「蒙,猶遭也。一云蒙冒也。」「以之」,鄭荀向作「似之」。虞翻:「以,用也。三喻文王。大難謂坤。坤爲弑父,迷亂荒淫,若紂殺比干。三幽坎中,象文王之拘羑里。震爲諸侯,喻從文王者,紂懼出之,故以蒙大難,得身全矣。」「文王以之」王肅作「惟文王能用之」。

利艱貞,晦其明也:以上下二體卦象解釋經文「利艱貞」。坤為腹,離為明。明者聰明也。明夷乃明藏腹中,韜光養晦,晦其明之象。

內難而能正其志,箕子以之:「內難而能正其志」未知卦象基礎來自何處,或以互體坎為難為志,九三當位,故曰正。虞翻以陰陽相反之旁通義來解釋,明夷陰陽相反為訟卦。虞翻:「箕子,紂諸父。故稱內難。五乾天位,今化為坤,箕子之象。坤為晦,箕子正之。出五成坎,體離,重明麗正。坎為志,故正其志,箕子以之,而紂奴之矣。」按:虞翻所講之旁通,指的是卦象之陰陽相反,即來知德所說的「錯」象。

《彖傳》並未指出明夷卦主爻,依王弼《卦略》:「為闇之主,在於上六。」孔穎達:「上六居明夷之極,是至闇之主。」這是以明夷為「黑暗」,並以上六為最黑暗的一爻而言,並用以喻指商紂。後世儒者大抵皆採此說,特別是宋明之後的易學。

其他漢易學家則以卦變來解釋,明夷從臨而來,臨卦九二上行至三而成,那麼當以六二和九三為成卦之主爻。虞翻曰:「夷,傷也。臨二之三而反晉也。」蜀才:「此本臨卦也。」

若以《彖傳》理論來推理則有兩種可能, 一是如前所言,臨卦卦變而來。二是就旁通的陰陽交換來說,小畜卦上九至復三,小畜成需,復變成明夷。小畜為密雲不雨,君子有攸往而先迷不得復之卦,變成需則仍有待而行。復為陽爻生於初,君子復其位之卦,若小畜九二之復五成屯則雲行雨施,利於建侯。但小畜上之復三成明夷則雲行雨不施,為君王無道。以旁通而論,九三為唯一的成卦主爻,九三似乎符合《彖傳》「內難而能正其志」的描述。

與明夷卦成卦相同的卦依理而推有需卦、訟卦,及晉卦。就訟卦「剛來而得中」以九二為主,而晉卦「柔進而上行」以六五為成卦主爻來推斷,似乎當以臨卦卦變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