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三國魏志載管輅占驗

Jack 在 2017, 九月 25 - 20:51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三國魏志載管輅占驗

  • 筮郭恩兄弟躄疾所由
  • 筮劉奉林婦病死期
  • 筮王基三怪無患
  • 筮信都令家婦女驚恐疾病
  • 筮王經見怪當遷官
  • 占郭恩家鳩鳴當有小故
  • 占劉長仁鵲鳴之驗
  • 筮王弘直飄風來在庭中當哭子
  • 筮雄雉來登王弘直鈴柱頭當遷官
  • 筮諸葛原射覆皆中
  • 占二客有凶氣當死
  • 自筮見三狸當顯
  • 筮何宴夢青蠅在鼻為顛亡之兆
  • 占劉邠器中覆物及官舍變怪
  • 筮徐季龍行獵得狸及射覆十三種皆中
  • 占毋丘儉墓當滅族
  • 占倪清河問雨期
  • 自以骨相生年占死期

筮郭恩兄弟躄疾所由

輅父為利漕,利漕民郭恩兄弟三人,皆得躄疾1,使輅筮其所由。輅曰:「卦中有君本墓,墓中有女鬼,非君伯母,當叔母也。昔饑荒之世,當有利其數升米者,排著井中,嘖嘖有聲,推一大石,下破其頭,孤魂寃痛,自訴於天。」於是恩涕泣服罪。

*躄:音必,跛腳。

筮劉奉林婦病死期

廣平劉奉林婦病困,已買棺器。時正月也,使輅占,曰:「命在八月辛卯日日中之時。」林謂必不然,而婦漸差*,至秋發動,一如輅言。

*差:釵去聲。病除、病癒。

筮王基三怪無患

輅往見安平太守王基,基令作卦,輅曰:「當有賤婦生一男兒,墮地便走入竈中死。又牀上當有一大蛇啣筆,眼大共視,須臾去之。又烏來入室中,與鷰共鬪,鷰死,烏去。有此三怪。」基大驚,問其吉凶。輅曰:「直官舍久遠,魑魅魍魎為怪耳。兒生便走,非能自走,直宋無忌之妖將其入竈也。大蛇啣筆,直老書佐耳。烏與鷰鬪,直老鈴下耳。今卦中見象而不見其凶,知非妖咎,自無所憂。」後卒無患。

筮信都令家婦女驚恐疾病

時信都令家婦女驚恐,更互疾病,使輅筮之。輅曰:「君此堂西頭,有兩死男子,一男持矛,一男持弓箭,頭在壁內,脚在壁外。持矛者主刺頭,故頭重痛不得舉。持弓箭者主射胷腹,故心中懸痛不得飲食。晝則浮游,夜來病人,故使驚恐。」於是掘地,果見二棺,如所言,徒骸骨。乃皆愈。

筮王經見怪當遷官

清河王經去官還家,輅與相見。經曰:「近有一怪,大不喜之,欲煩作卦。」卦成,輅曰:「爻吉,不為怪也。君夜在堂戶前,有一流光如燕爵者,入居懷中,殷殷有聲,內神不安,解衣彷徉,招呼婦人,覔索餘光。」經大笑曰:「實如君言。」輅曰:「吉,遷官之徵也,其應行至。」頃之,經為江夏太守。

占郭恩家鳩鳴當有小故

輅又至郭恩家,有飛鳩來在梁頭,鳴甚悲。輅曰:「當有老公從東方來,攜豚一頭,酒一壺。主人雖喜,當有小故。」明日果有客,如所占。恩使客節酒、戒肉、慎火,而射鷄作食,箭從樹間激中數歲女子手,流血驚怖。

《輅別傳》曰:義博從輅學鳥鳴之候,輅言君雖好道,天才既少,又不解音律,恐難為師也。輅為說八風之變,五音之數,以律呂為眾鳥之商,六甲為時日之端,反覆譴曲,出入無窮。

占劉長仁鵲鳴之驗

輅至安德令劉長仁家,有鳴鵲來在閣屋上,其聲甚急。輅曰:「鵲言東北有婦昨殺夫,牽引西家人夫,候不過日之際,告者至矣。」到時,果有東北同伍民來告,鄰婦手殺其夫,詐言西家人與夫有嫌,來殺我壻。

筮王弘直飄風來在庭中當哭子

輅至列人典農王弘直許*,有飄風高三尺餘,從申上來,在庭中憧憧回轉,息以復起,良久乃止。直以問輅,輅曰:「東方當有馬吏至,恐父哭子,如何!」明日膠東吏到,直子果亡。直問其故,輅曰:「其日乙卯,則長子之候也。木落於申,斗建甲,申破寅,死喪之候也。日加午而風發,則馬之候也。離為文章,則吏之候也。申未為虎,虎為大人,則父之候也。」

*許:所也。

筮雄雉來登王弘直鈴柱頭當遷官

有雄雉飛來,登直內鈴柱頭,直大以不安,令輅作卦,輅曰:「到五月必遷。」時三月也,至期,直果為勃海太守。

筮諸葛原射覆皆中

館陶令諸葛原遷新興太守,輅往祖餞之,賓客並會。原自起取燕卵、蠭窠、蜘蛛著器中,使射覆。卦成,輅曰:「第一物,含氣須變,依乎宇堂,雄雌以形,翅翼舒張,此燕卵也。第二物,家室倒縣,門戶眾多,藏精育毒,得秋乃化,此蠭窠也。第三物,觳觫長足,吐絲成羅,尋網求食,利在昏夜,此蜘蛛也。」舉坐驚喜。(顏師古曰:於器下置諸物,令闇射之,故云「射覆」。)

占二客有凶氣當死

輅族兄孝國,居在厈丘,輅往從之,與二客會。客去,輅謂孝國曰:「此二人天庭及口耳間同有凶氣,異變俱起,雙魂無宅,少許時當並死也。」復數十日,二人飲酒醉,夜共載車,牛驚下道入漳河中,皆即溺死也。

《輅別傳》曰:輅曰:坎為棺槨,兌為喪車。

自筮見三狸當顯

冀州刺史裴徽辟輅為文學從事,徙部鉅鹿,遷治中別駕。初應州召,與弟季儒共載,至武城西,自卦吉凶,語儒云:「當在故城中見三貍,爾者乃顯。」前到河西故城角,正見三貍共踞城側,兄弟並喜。正始九年舉秀才。

筮何宴夢青蠅在鼻為顛亡之兆

十二月二十八日,吏部尚書何宴請之,時鄧颺在。晏謂輅曰:「聞君著爻神妙,試為作一卦,知位當至三公不?」又問:「連夢見青蠅數十頭,來在鼻上,驅之不肯去,有何意故?」

輅曰:「鼻者艮,天中之山,高而不危,所以長守貴。今青蠅臭惡,而集之。位峻者顛,輕豪者亡,不可不思害盈之數,盛衰之期。是故山在地中曰謙,雷在天上曰壯;謙則裒多益寡,壯則非禮弗履。未有損己而不光大,行非而不傷敗。願君侯追思爻象之義,然後三公可決,青蠅可驅也。」颺曰:「此老生之常譚。」輅還邑舍,具以此言語舅氏,舅氏責輅言太切至。輅曰;「與死人語,何所畏邪?」舅大怒,謂輅狂悖。歲朝,西北大風,塵埃蔽天,十餘日,聞晏、颺皆誅,然後舅氏乃服。(舅氏夏大夫。)

占劉邠器中覆物及官舍變怪

平原太守劉邠取印囊及山鷄毛著器中,使筮。輅曰:「內方外圓,五色成文,含寶守信,出則有章,此印囊也。高岳巖巖,有鳥朱身,羽翼玄黃,鳴不失晨,此山鷄毛也。」邠曰:「此郡官舍,連有變怪,使人恐怖,其理何由?」輅曰:「或因漢末之亂,兵馬擾攘,軍尸流血,汙染丘山,故因昏夕,多有怪形也。明府道德高妙,自天祐之,願安百祿,以光休寵。」

筮徐季龍行獵得狸及射覆十三種皆中

清河令徐季龍使人行獵,令輅筮其所得。輅曰:「當獲小獸,復非食禽,雖有爪牙,微而不彊,雖有文章,蔚而不明,非虎非雉,其名曰狸。」獵人暮歸,果如輅言。季龍取十三種物,著大篋中,使輅射。云:「器中藉藉有十三種物。」先說鷄子,後道蠶蛹,遂一一名之,惟以梳為枇耳。

占毌丘儉墓當滅族

輅隨軍西行,過毌丘儉墓下,倚樹哀吟,精神不樂。人問其故,輅曰:「林木雖茂,無形可久;碑誄雖美,無後可守。玄武藏頭,蒼龍無足,白虎銜尸,朱雀悲哭,四危以備,法當滅族。不過二載,其應至矣。」卒如其言。

占倪清河問雨期

輅得休,過清河倪太守。時天旱,倪問輅雨期,輅曰:「今夕當雨。」是日暘燥,晝無形似,府丞及令在坐,咸謂不然。到鼓一中,星月皆沒,風雲並起,竟成快雨。於是倪盛脩主人禮,共為歡樂。

《輅別傳》曰:輅與倪清河相見,既刻雨期,倪猶未信。輅曰:「夫造化之所以為神,不疾而速,不行而至。十六日壬子,直滿,畢星中已有水氣,水氣之發,動於卯辰,此必至之應也。」至日向暮,了無雲氣,眾人並蚩輅。輅言:「樹上已有少女微風,樹間又有陰鳥和鳴。」日未入,東南有山雲樓起。黃昏之後,雷聲動天。到鼓一中,星月皆沒,風雲並興,玄氣四合,大雨河傾。倪調輅言:「誤中耳,不為神也。」輅曰:「誤中與天期,不亦工乎!」

自以骨相生年占死期

正元二年,弟辰謂輅曰:「大將軍待君意厚,冀當富貴乎?」輅長歎曰:「吾自知有分直耳,然天與我才名,不與我年壽,恐四十七八間,不見女嫁兒娶婦也。若得免此,欲作洛陽令,可使路不拾遺,枹鼓不鳴。但恐至太山治鬼,不得治生人,如何!」辰問其故,輅曰:「吾額上無生骨,眼中無守精,鼻無梁柱,脚無天根,背無三甲,腹無三壬,此皆不壽之驗。又吾本命在寅,加月食夜生。天有常數,不可得諱,但人不知耳。吾前後相當死者過百人,略無錯也。」是歲八月,為少府丞。明年二月卒,年四十八。(八當作七。)

今按:雙湖胡氏歷序春秋以至唐宋占驗,於諸家之術,大略已具,而不一舉梅花數,蓋必非雙湖前書也。然管輅魏人,其世次當在郭璞前。又《三國志》所載而亦不及,焉得無以其書有占無卦,於爻象無所發明邪。輅之術筮,作史者評之謂為玄妙之殊巧,非常之絕技,斯亦安可遺哉。既不言卦,則不知其所用何術。輅嘗自言:「但欲論金木水火土鬼神之情。」則固以五行成變化而行鬼神者也。今觀其占辭,不皆據易理,則亦後世之見耳。其弟辰敘曰:「所載卜占事,雖不識本卦,捃拾殘餘,十得二焉。至於仰觀靈曜,說魏晉興衰,及五運浮沉,兵革災異,十不收一。」即其所收,大意可見矣。蓋輅之斷占,或以骨相,或以氣色,或以墳墓,或以怪異,或以風角,或以鳥鳴,或以日時,或以方位,而率假筮以決之,大抵用火珠林法。中間射覆一術,則東方朔之所已試也。《前漢書‧東方朔傳》云:「上嘗使諸數家射覆,置守宮盂下,射之,皆不能中。朔自贊曰:『臣嘗受易,請射之。』乃別蓍布卦而對:『臣以為:龍又無角,謂之為蛇又有足,跂跂脈脈善緣壁,是非守宮即蜥蜴。』上曰:『善。』復使射他物,連中。」輅之術,蓋不在朔下者,故輅弟辰曰:「往孟荊州為列人典農,嘗問亡兄,東方朔射覆得何卦,乃知守宮、蜥蜴二物邪。亡兄遂為安卦生象,變化相推,會於辰巳,分別龍蛇,各言其理。荊州歎服。」竊謂:辰,龍也。龍陽物,角屬陽。巳,蛇也,蛇陰物,足屬陰。其必上離下艮,而為旅卦乎。離之上九,飛而上,居陽爻。納甲為巳,下比五陰,故曰有足。艮之初六,潛而下居陰爻,納甲為辰,上比二陰則為無角,故知其所用亦火珠林法也。然則火珠林之法在東方朔時已先有之,不獨始於京房也。象以意陳,神從思顯,至於郭璞,應驗尤奇,豈其術則然哉。蓋心體靜虛,乃能通靈顯聖,此誠精而明自然之理也。朔詼諧玩世,言行非純,不足以語誠明之學,而況輅嗜酒戲言,不擇非類,與郭璞不脩威儀,嗜酒好色者同,又其不檢之甚者,亦何以能前知哉。此蓋天所授者,偶有一隙之明,而用意精專,其術亦為神所附耳。此即雙湖所謂如讖辭之適中者,固不能如誠明者之有感必通也。故輅嘗自言:「卜亦不悉中,十得七八。」豈惟來卜者言不足以宣事實哉。故善學易者,當求易理,而不必專求於易數也。求數而不由易理,則將自眩其能而不知進退之幾。京房郭璞皆不得其死,倚數故也。若輅之得免,殆亦幸焉。